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四七 尊客流连风光好,东来灵狐献妖庭 8

六、四七 尊客流连风光好,东来灵狐献妖庭 8


  “只怕也不尽然吧!”

  沉默半晌,血妖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许听潮神色未曾有多少变化,只略略摇头:“师伯说,本宗诸多谋划,他也不曾参与。”

  太虚那等人物,自然不会撒谎来哄骗一个小辈,血妖再无话说,只满脸悻悻地闭口不言。

  “如何与自己争执?太虚师弟修炼太上无为之道,定然不会插手门派事务,两不相帮,方为正理。”

  冯粱赫温声出言相劝,殿中众人都觉得有些好笑。许听潮和血妖不就是一个人么?似这等自己与自己争吵的场面,倒是十分少见。

  许恋碟却有些担忧,弟弟两道分神如此模样,天长日久,说不得就会分成全然独立的两人。一个亲弟变成两个,固然有好的一面,但总归有悖伦常,教人难以接受,况且万一留下什么隐患,岂不糟糕至极?

  殿中主人都在思索太清门之事,并无哪个注意到她的异常。

  而血妖比许听潮还与太清门不对付,今次如此说话,很大原因是继承了血海老妖的衣钵,一干长辈同门都以许听潮为主,下意识将其当做一道分神。其实按照血缘来算,许听潮乃是一头转世的魅灵,他才是原来那许听潮一身血脉所化!

  如此“主次颠倒”,着实让人不爽!

  但经冯粱赫如此一说,他仔细一想,记忆中太虚出面的事情不过聊聊两三件。其一为当初那东海虚境柳连筠到极乐宫寻仇,剩下两桩便是阮清转世重修与率众前来参加钧天上院开派大典。其余时候,无不都在闭门苦修,便是与数年前与灯承洲众派会盟,都不曾出面,任由一干虚境太上长老借用自家名头行事。

  尽管心中颇多不忿,血妖却再寻不到找茬的理由。其实他也是因为修炼血妖通天大(蟹)法,才会喜怒爱憎皆形于色,如此方能契合妖修的心境,虽说这般模样教人担心,但处置起正事来,不见得就真个粗枝大叶。

  这小微微做了些怪相,才道:“诸位以为该当如何?”

  “钧天上院乃清静之地,虽不欲争斗,却容不得本宗凌迫。”

  先说的竟是细柳,引得众人纷纷附和,便是老龙敖泽、冰凤慕芳台这样的外援,也都委婉表示该当如此。细柳这般说话,已全然将自己当做钧天上院之人,而敖泽和慕芳台却另有盘算,太清门在凤凰界已经势力极大,让他们觉着十分压抑,两个老怪自然不希望钧天上院再与太清门亲近,以增其威势。

  “既如此,就按之前议定的章程行事,与太清别院划地而治。至于如何应付凤凰界那些个没面皮的,我钧天上院不牵头,便由得太清门去做恶人吧!”

  这话听来不免有些让人丧气,奈何钧天上院根基浅薄得很,着实不宜与各派相争。先前得知凤凰界各派的打算和太清门的算计,几人激愤之下定下的策略偏重依靠自家力量,但如今既然本宗找上门来,正好让它去顶缸!想来以本宗之中一干老怪的权势之欲,也定然乐意钧天上院“恭顺”一回,乖乖听从调遣。

  眼见众人吵吵嚷嚷地商讨撺掇法门,冯粱赫不禁摇头叹息:“你们呀……终究不曾领会太虚师弟的苦心。”

  血妖和许听潮对视一眼,知晓冯粱赫这话大半是对他们说的。许听潮沉吟思索,血妖却双眉一挑:“敢问师伯,何以见得?”

  冯粱赫嘿嘿一笑:“你且说说,太清门之中为何会有这般多贪慕权欲之辈?”

  “这个……”

  血妖从来只觉得本宗压迫过甚,想起来就觉着厌烦,哪里还会往深里思索?相比人族修士胸中多少有些城府丘壑,妖修更相信自家一双拳头。血妖也是这般。

  片刻之后,他只讷讷道:“便是修行之辈,心中也有诸般**,说不定太清门中那些个老家伙不热衷自家修为,只喜欢执掌大权的爽快!”

  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但言语中总有几分虚软。

  冯粱赫摇头:“你如此想法,倒也算不得错,不过却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不等血妖说话,这老道又道:“我且问你,太清门独占凤凰界最后三成精华,在诸多门派中崛起为道门第一大派,若似你这般,只顾自家修行,其可得否?”

  血妖和许听潮一怔,也似殿中诸人一般,都是恍然大悟!

  那般多门派虎视眈眈之下,若不耍弄些权术手段,太清门说不定早就被人赶出天罡地煞封魔大阵,甚至灭了传承!门中前人在如此环境之中修行,难免会沾染诸般勾心斗角的事情,久而久之,权术上瘾,想要戒掉,难上加难!

  太清门中诸般设定,也与这等境地大有干系。掌门无不是修为高绝,神通广大之辈,且一代更胜一代,平日里只顾修行,却是为了保证对周围窥伺的门派有足够的震慑之力。执事长老总领日常事务,不仅要保证门派兴盛,还须得与各派周旋,权责极重,非经纬之才不得担任。非而掌刑长老麾下的掌刑弟,虽然不曾见过,但却听过不少传闻,专修杀伐之道,乃是凤凰界一等一的煞神!

  而数年前能那般快速地召集各派会盟,固然有太虚晋阶合道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怕还是太清门早将各派玩弄于鼓掌,呼之可来,挥之即去!

  如此构建维持的门派,难免会生出倚仗长辈权势胡作非为的人物。当年四十化形围太清的故事,许听潮和血妖知之不详,但也约略知晓乃是因为太虚妻儿弟仗势欺人,对灵狐宫宫主之女胡(蟹)平卉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一场纷争过后,太虚妻儿弟尽数陨落,三代天才弟吕乾阳身遭雷刑,至今仍在那聚雷台上受苦。

  其实到得今日,就算许听潮和血妖一心修行,不喜理会这等勾心斗角的事情,但也模模糊糊有了些认知,假以时日,必定能想得通透。此刻经过冯粱赫提点,诸般迷雾豁然开朗!

  思及本宗的艰难处境及前辈的拼搏,许听潮和血妖心中成见陡然消散了许多。

  “原来到得今日,我方才将本宗看得通透……”

  血妖自嘲一笑,许听潮亦是面现惭愧。如今想来,之前自家种种作为,确实有些过分了。

  “混小,为何作这等感叹?”冯粱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血妖一眼,“你又不是世俗中那一国宰辅,时刻都在想这些龌龊!既然只求乐道逍遥,于此事上糊涂些,也情有可原。”

  血妖听得劝慰,面上神色稍霁,冯粱赫语气却猛然一转!

  “可知你家太虚师伯深意?”

  血妖顿时面现疑惑:“您老不是已说得这般清楚了……”

  “当真朽木不可雕也!”

  冯粱赫似是全然失望,一副美髯随着脑袋左右直摇晃。

  “想想那太清符母!”

  “啊!”

  血妖好似屁股上被刺了一剑,猛然跳将起来,满脸神色变幻!

  许听潮也是如遭雷亟,怔怔半晌,而后整肃衣衫,对准东方太清门驻地所在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及至站起身来,已是满面感怀。

  太清符母中记载了太清门九成以上的法门,可说传承之根本。当年阮清的转世孟言开创太清别院,都不曾得太虚赐下!

  许听潮和血妖顿时觉得存放在仙府中那枚普普通通的玉符重若万钧,紧紧压在心头!

  钧天上院何德何能,竟能承受如此沉重之寄望!

  当初太虚在开派大典上将太清符母作为贺礼,许听潮和血妖也只当是这位师伯假公济私了一回,以这种方式来承认钧天上院的地位。而当时太清门一干人等的反应,也坐实了两人这般想法,只是他们哪个都不曾领会到更深一层的寓意。

  太清门本宗携天罡地煞封魔大阵和三条虚空通道自重,在群狼环伺中生生开辟出这般局面,执道门牛耳,乃是了不起的功绩!但这过程中,门人弟大都养成了贪慕权势的习性,非修道人本份。数万年来,已是积重难返。

  长此以往,门中弟碍于心障,修为如何增进?积弊深时,说不定还会有灭派之祸!此事并非杞人忧天,好似这次门中诸多虚境意欲效仿天地玄门威凌一界,大肆会盟各派,谋算不成,反倒惹得各派窥伺,便是明证!

  这一回,尚有他这合道境修士震慑,钧天上院可供化解,但如此好运道不会次次都有。

  太虚身为掌门,利弊种种都看得清楚,知晓想要革新门中风气,着实太过艰难。阮清转世,巨人界天地大变,让他寻得了一方补救的途径,于是亲自扶持阮清转世孟言在巨人界立下太清别院,另辟一番崭新的气象。

  别院既立,便须诸多人手前来辅佐,这等好事儿,自然少不得门中一干权欲之辈的掺和。而这些人,又几乎都可化归玉虚一系!

  孟言应是知道自家恩师的盘算,虽不曾与任何人说起,但也竭力与本宗周旋,请来别院中的长辈同门,都是些正儿八经心系修行之辈,但终究根基薄弱,抵挡不住侵蚀,被权势之辈占据了许多要紧的位置。

  许听潮和血妖从天道界返回,见到太清别院中泾渭分明地化作两派,便是这般缘由。

  似这般,太清别院倒勉强能当起拨乱反正的职责。

  但许听潮和血妖回转,立下钧天上院,让太虚寻到了另外一个机会。

  钧天上院之中,玉虚一系全然没有插手的机会。许听潮招揽的,又都是似邵元修、皇甫珏、江玉凤、皇甫斌、江应龙、摩陀老道之流,一心修行的人物。更要紧的是,许听潮和血妖也无什么野心,若非门中逼迫太甚,定然只顾自家逍遥,也不会似这般自立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