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六七 可笑南疆螳螂斧,何御钧天隆车隧 1

六六七 可笑南疆螳螂斧,何御钧天隆车隧 1


  又有长老开坛讲道了。()

  每当这个时候,四年前的天妖殿,现在的钧天上院山场,总是万人空巷,万妖空巢,将近五万人妖两族弟早早赶到妖王峰南面的牧云原上。

  这般积极,按理说应当是人人期盼,精神振奋才对,但云海之上得自,大都将施展法术,将脚下云霞摆弄拉扯成床榻抑或躺椅的模样,而后一个个悠闲地爬将上去,满面轻松的模样。

  靠近妖王峰的云霞之上,有个干瘦矮小的少年却坐得笔直,其面容看来甚是年轻,只十六七岁,唇上稀稀拉拉有些淡黄色的绒毛,一副乳臭未干的模样,偏生神色严肃老成。

  他身边有个肤色白皙,意态懒散的俊朗青年,虽不似其余同门那般,径直弄出床榻躺椅来享受,但也在面前堆敛云气,布置成了一方长条形的案桌。案上三五碟鲜果肉脯,盏碟考究,内中所盛物事也摆放得甚是齐整。案桌后面那人,斜躺在背后隆起的云霞之上,左手玉壶,右手玉杯,浅斟小酌,那双手竟比女还要保养得好看!

  这两个弟为数万弟中中上之辈,感受少年名唤李猖,出身贫寒,资质也算不得如何上乘。而那贵家公哥模样的,叫做王伯艺,资质也算不得好,却生就一双巧手,绘制符箓的本事,为众弟之首,成品符箓投诸坊市,往往能被一干同门争相抢购,因此很是赚取了不少宗门符箓,支撑得起他这般富裕的生活。

  倘若在凡俗之中,王伯艺与李猖这般身份差距,几乎没有可能搭上关系,但钧天上院之中,两人却成了好友。

  王伯艺懒洋洋地看了李猖几眼,总觉得他这般模样很是累人,便说道:“此番讲道的乃是许师叔,师弟何必如此?且与为兄共饮一杯!”

  也不见他入得动作,面前云霞案桌之上又浮现一只莹润剔透的玉杯,左手真气一催,壶嘴中顿时飙出一道青碧的酒液,正正落进那玉杯之中,将其注满。

  一股清爽的草木馨香顿时弥散开来,惹得周围十几个人妖两族同门回首来看。

  李猖却眉头微皱,鼻端萦绕的草木清香似乎对他没有半点影响,只道:“此事饮酒,未免不妥。”

  王伯艺微微一笑:“许师叔不是邵老祖,怎会计较这等小事?”

  这弟口中的许师叔,自然就是许听潮。许听潮整日里顶着倚仗淡漠的面皮,讲起道来也用语简洁,能当场明白的只是极少数,在大多数弟看来,他的讲解干巴巴的甚是无趣,因此并不如何受众弟欢迎,不过门中弟却最喜来听他讲道!

  许听潮知晓自家缺陷,所以讲道之时索性用上法术,将所讲内容径直印入众弟脑中,供其日后好生体悟。又几乎没有什么规矩,牧云原上前来听讲的弟,做什么都可以,而且讲道耗费的时日也最是短暂。

  这般偷懒的法,旁人却是学不去的。无他,钧天上院其余虚境,甚至是合道境的老怪,最多就是在讲道之时统一用些振聋发聩的辅助法术,想要似许听潮一般,同时施展五万来道法术,精确照顾到每个弟,难如登天!当然血妖与许听潮同根同源,就算不曾继承了魅灵之躯,但想要这样施展法术也不是不能,但血妖却有点话唠的倾向,宁可与众弟狂吹海侃,也不会使用这等生硬填塞的法。

  许听潮终究是有其长处的,如此干脆的师长,哪个弟不爱戴?

  ……

  虽然不曾听过几回,但李猖也知晓这位师叔的脾性,听了王伯艺的话,只摇摇头,继续正襟危坐,并未去理会案桌上的盛满佳酿的玉杯。

  王伯艺只是一笑,也不再强求。自家这位师弟什么脾性,这些年来他已经看得通透。而正是因为这股坚持,他才与李师弟成了莫逆之交。

  王伯艺认为自己虽然表象懒散了些,但骨里却和李师弟是同一类人,不过他还是以设法让这位师弟“破戒”为乐,尽管从来没有得逞过。

  执着酒杯,王伯艺忽然想起去年血妖师叔所讲的魔道。但凡生灵,心中皆有魔,人人亦可修魔。就好比当年受了那无相天魔侵染,转而修行魔功的褚逸夫师叔,以一执念铸就魔心,进境奇快,听说今年已几乎恢复了原先的修为。自己心中也有执念,不知转修魔道会是如何光景?

  心念及此,却是轻笑摇头。钧天上院之中人妖两族功法不缺,甚至鬼修法门也有不少,唯独魔功和佛门法诀奇缺。且执念人人都有,除了当做修行魔功的倚仗,还可顺而化之……是魔是道,不过一念之间而已!

  王伯艺将玉杯举到口边,不及饮下,耳边就传来“滋溜”一声脆响!

  “火猴儿,又来抢我酒喝!”

  王伯艺心情大坏,玉杯就在唇边,却已没了品尝的心思。

  “师兄腰缠万贯,不过些许酒钱,怎的如此吝啬?”

  来人没有半分自觉,随手将玉杯往云霞案上一抛,仰天打个哈哈:“还是师兄你的好喝!”

  这人尖嘴猴腮,面容粗犷,身躯壮硕,足有李猖的三个大,本体乃是一头异种火猿,五年前在天妖录之下开了灵智,得了一门地部火行妖法,也算数万妖族弟中的杰出之辈。他开灵之后,也和其余绝大多数小妖一样,一副野性难驯的模样,被指派给王伯艺教导,取了个名字,唤作袁伙,贴切得很。两人的关系其实颇为亲近。

  但王伯艺并不打算给自家这位师弟好脸色,嗤笑一声:“好坏都不会与你糟蹋!”

  袁伙丝毫没有自觉,嘿嘿一笑,便毛手毛脚地将王伯艺左手玉壶抢过和右手玉杯同时抢过,也不嫌自家师兄用过,一屁股坐在案桌之旁,向李猖打个招呼,便自斟自饮起来。

  没有径直提起玉壶往喉咙中灌,已是妖修弟中少有的“文雅”之辈。

  王伯艺看得眉头直皱。

  正当这时,许听潮悄然来到牧云原上,在最靠近妖王峰处聚敛云霞,铸成一方高台。他身后还跟了几个少年男女,却是两个徒儿敖琲和方晓筱,赖着不走的小姨敖萝,乔痴家的的一双儿女乔雄和乔绣,以及高小七十二岁的孩儿高小宝。

  许听潮自是迈步登台,一干后辈和敖萝却被赶到台下,与众弟混在而坐。

  讲道之事,并无什么好说的。就像往常一样,他根本不理会台下弟在做什么,屈指弹出玉磬声响,便自顾自地一字一顿说起来。半日之后,又是一声玉磬脆响,起身离开。

  众弟见状,大都一哄而散,只有那玩耍得兴起的,还在牧云原上逗留。

  “姐夫讲课当真无趣!”

  敖萝顶了一双青玉也似的半寸龙角,小大人般直摇头,而后架起遁光衔尾直追!

  “姐夫等等我呀……”

  这般做派,将不明就里的一干弟看得目瞪口呆!

  许听潮已然停下,只因李渺半路现身,拦住了去路。

  “许师侄,那接引仙阵建造已几近完成,须得早些前去了。”

  敖萝追到近前,就听到李渺如此说。

  “我也要去!”

  许听潮回头淡然一瞪,敖萝立时蔫瘪:“姐夫……”

  “找你姐姐去!”

  “哦……”

  毫不客气地将将敖萝赶走,许听潮才将目光转回李渺身上。

  李渺玩味一笑,身上光芒大作,化作一道黑红二色惊虹,往诸岳神峰禁法出口遁去。

  许听潮脚下也生出一朵百丈云霞,随后跟进。

  “我呸!什么玩意!白吃白住这么多年,也不见开坛讲个道什么的!”

  袁伙三人依旧留在牧云原上,因为李猖似乎有所领悟,正自入定参悟。这小妖见不惯李渺的样,远远朝他遁光吐了一口浓痰。

  这一回,王伯艺并未理会自家师弟的粗鲁。那位李师叔祖委实有些不是东西,只将一干妖族同门当成畜生看待。前年有位青雀师妹无意间得罪了他,就被打成重伤,险些不治!为此,细柳长老还与他狠狠斗了一场,只可惜姓李的神通宝物都不俗,细柳长老奈何不得他!

  门中弟对李渺很是不爽,许听潮同样对这位师叔没有什么好的感观。因此出了护派大阵,只安静跟在他遁光之后,并不打算将元磁极空梭祭出。

  而李渺只当许听潮没有那般飞遁至宝,只顾闷头赶路。

  如此六日夜之后,两人才来到凤凰界各派设下的临时驻地百万里外。

  此时距凤凰界各派被赶至这妖域之上已有五年,五年来,各派与魔獍八界不知争斗了多少回,双方都是伤亡惨重!

  拿凤凰界各派来说,当初前来的三百虚境,如今只剩下两百三十五位,而魔獍八界的虚境也锐减到一百七十四名,其中还都包含了肉身被毁,逃得元神之辈!

  趁此机会,太清门虚境施展手腕,将当初会盟时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峰分出去的权柄收回近半。这等趁火打劫的行径,自然惹得各派极为不满!加之派往巨人界开创支脉的精锐被太清门害得与魔獍八界惨烈火拼,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各派爆发出来的力量极为惊人!太清门吃不住,朱衍,傅传清,李笑春,苏瑶宜等一干虚境都先后乘坐接引仙阵回转,甚至太虚也在月前悄然返回坐镇。

  太虚这般做法,并非是门中其余虚境压不住场面,而是已打算在两界同时夺取接引仙阵,朱衍等须得他这合道修士以防万一。

  凤凰界各派之所以苦苦支持到现在,就是因为手中掌握了接引仙阵这唯一的指望!一旦此阵建成,是攻是守,进退之际便会从容许多。倘若这般几乎等同于救命稻草的物事都被夺取,各派不狗急跳墙才怪!

  巨人界这边有钧天上院,还有正与各派交战的魔獍八界,且妖域远离东极洲,就算事发,也不会立时就波及到太清别院。但远在凤凰界的本宗却不同。

  当年会盟的时候,为了让彼此利益更趋一致,一百零八座灵峰已然被拿出来与各派分润,各派因此而掌控了极大的权势,虽然最近这些年收回了半数,但此番只要接引仙阵被夺,各派说不得就会群起而攻!

  太清门毕竟根基薄弱了些,就算掌控了天罡地煞封魔大阵,门中虚境数量也太过稀少,只有太虚亲自出面,方才能让各派忌惮,不敢拼个鱼死网破!

  早知如此,当年还弄那劳什会盟作甚?但谁又想得到凤凰界其余大洲上的各家门派竟然有那般深厚?光只一个顶尖虚境被斩杀了的肆契洲,都能阻挡各派三年多,虽说其中有各派爱惜羽翼,不肯花费大代价强攻的原因,但也足以说明各派底蕴的深厚。那雄心勃勃一统凤凰界的谋划,不过眨眼之间,看起来就显得如此可笑!

  盘算失败,众派联盟其实已有分崩离析的趋势,若太清门手腕高超,说不定还能趁此机会将各派整合。奈何太清门根脚太浅,外界也无足够的压迫之力,促使各派强行糅合,天时人和皆不存,只靠些许地利,又怎能统御其余各派?甚至连维持现状都不能,各派自恃实力远超,竟反倒意图谋求更多的好处!

  这些年,许听潮早已将其中关键想得明白。太清门贪心不足蛇吞象,自取其祸,而会盟各派也是利欲熏心之辈,仰仗自家实力,竟想反客为主,但却还是小瞧了太清门的手段!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非自己的钧天上院不与本宗内讧,借各派十个胆也不敢如此做!他们也不会有生出这般念头的机会,因为只须钧天上院全力相助,想要打下凤凰界,纵然会遇上诸般艰难,但也必定能够成功。

  许听潮有这自信!

  不过终究是本宗之中那些个长老作孽在先,落到今日这般场面,也不值得同情。

  但抢夺接引仙阵这事儿,就算夺来后要拱手想让,却还是必须要做。

  巨人界该是钧天上院的,断然容不得他人觊觎!就算要分润些好处,也要钧天上院点头!

  许听潮忽然嘴角一扯,有了门派,想法果真就大不一样。不过也只如此,方才契合大道。享用门派诸多好处,就须得为门派之事担待,此事天经地义!

  ……

  两人隐去身形,围着距离那驻地百万里的界线转了一圈,只见处处守备严密。虽然外围都只是些炼气弟,想要潜入容易得很,但越往前,负责警戒的修士修为越高,被发现的几率大增!

  以各派如今的情形,两人仗了一身神通宝物自然能来去自如,但打草惊蛇之后,各派会将接引仙阵如何处置,就不得而知。

  接引仙阵太清门尚有大用,李渺断然不愿冒这般大的风险,因此顾不得这些年累积的不快,皱眉对许听潮道:“师侄可有妙法?”

  许听潮稍稍沉吟,便道:“若只弟一人,有气氛把握潜至接引仙阵处。”如此说法,其实多有保留,而李渺如此问,也不过出于礼节。太清门觊觎接引仙阵五年,岂能没有万全之策?其中一桩便是依靠许听潮的本事!

  见许听潮如此好说话,李渺面上顿时露出几分笑容,道:“既如此,师叔就暂且到你飞梭中避一避。”

  许听潮闻言,拱手道:“得罪了!”

  话音才落,李渺身边顿时五色清光闪动,倏忽不见了踪影!

  没了这位讨人嫌的师叔在一旁碍眼,许听潮便能自如施展手段,也不虞被人瞧了去。只见他周身云霞大作,不往各派驻地而去,反倒背向而行!

  许听潮并非是失心疯了,而是打算前往各派与魔獍八界交战的战场。

  牧云遁法遁速奇快,就算不曾动用元磁极空梭,也只慢了小半。

  双方交战之所,在一亿七千万里外。许听潮仅仅用了小半日功夫,就行出一亿五千万里!

  到得此处,已然可以见到有凤凰界各派修士往来飞遁,甚至会遭遇前来劫杀的魔獍八界修士。许听潮遮掩好身形,将神念放出四下查探,仅仅片刻之后,就抽身往东南方遁去……

  一白发苍苍的黑袍老道正在云间遁行,遁光足足拉扯出两千多丈,浑身气势也毫无保留地放出,将林间山头的诸般妖兽骇得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般行径,甚是嚣张!

  但在妖域之上,虚境便可称王称霸,这老道正是虚境中人,且并非方才晋阶虚境不久的货色,自有其张狂的本钱。

  这老道心情似乎很是不好,阴沉的老脸上,尽是疲惫之色,身上气息也少有不稳,定是与人恶斗之后,打算回转驻地中修养。

  凤凰界各派如今前来与魔獍八界交战的,均为虚境修士。他们带来巨人界的元神炼气弟数量不多,且为门中精心培养的后辈,可舍不得用来像魔獍八界驱使的妖兽妖禽一般消耗。且虚境修士只须有了防备,来去自如,就算被数位同阶围攻,也能跑得掉,再适合这等差事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