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七三 可笑南疆螳螂斧,何御钧天隆车隧 7

六七三 可笑南疆螳螂斧,何御钧天隆车隧 7


  修行之人高高在上,视苍生如蝼蚁者数不胜数,但到头来,终究还要从凡人中招收弟。书迷群4∴8065修行稍有成就自视甚高者,岂不可笑?

  许听潮之前还不曾细细想过,此刻见到各派竟因为治下无凡人而宗门传承岌岌可危,登时惊雷入脑,又有体悟。

  殿中其余人等,也都各有所思。

  须臾,许听潮回过神来,道:“若师伯答应对四方妖族一视同仁,各派便可自行从幽云洲迁移最多三十万丁口,男女各办!”

  此言一出,兜梓穰不及答应,细柳、元上,以及白灵素等几个妖修无不凝神注视。

  兜梓穰见状,悚然一惊,听了这一条,他第一反应便是随便答应下来,做些面皮工程了事,但见到这殿中的三名同阶妖修,才知这般做法,无异于自掘坟墓!钧天上院是什么门派?只因院主血妖和许听潮身世离奇,由人族改修妖道,从来都是两族并重,真要让其在日后见得各派一般无二地残虐妖族,后果如何,不问自知!

  想通此节,这老道压下心中凉意,起身肃然道:“人、妖两族同为天地生灵,本就无高下贵贱之分,我等修行之人自该上体天心!老道在此立誓,从今而后,我等诸派必将两族一视同仁,虽不会收妖族弟入门,但决然不敢加害!若有违背,天人共戮!”

  兜梓穰也是奸猾,考虑自己这各派盟主算是做到头了,便不愿担责。此刻就把话说死,回转之后再刻意宣扬一番,他日若有哪家门派违背,被钧天上院找上门去,也赖不到自家头上。

  许听潮果然不曾让他“失望”!

  “不需倚仗那虚无缥缈的老天,本院自会前往清算!”

  “师侄有此恒心,妖族幸甚,人族幸甚!”

  “当不得师伯夸奖,巨人界地广人稀,当能平静十数万年。此乃天地造化,小侄不敢居功!”许听潮谦虚了一句,又道:“若师伯再无异议,不妨就此立下盟契,也好及时送归各派延览。”

  “如此也好。”兜梓穰并未再次恭维,而是立即就答应下来。

  方才就已几乎商谈妥当,订立诸般条款顷刻而就,只是多加了些双方友好往来的东西。且因为各派在不算一个整体,因而滕录了七百余份。

  事情办妥,兜梓穰心头沉重之余,总算也放下一块大石,面上唯有轻松的神色,道:“还请贵院派遣一名长老与某同去,也好做个公正。”

  殿中众人稍稍商议,便请邵元修和元上与兜梓穰同去。

  三人也不耽搁,立时就出了如归殿。

  “那些门派留下来,终究是祸害,师弟为何又忽然心软了?”

  细柳方才就不大同意与各派讲和,此时兜梓穰已然离开,便将闷下的话说了出来。

  许听潮一笑;“师姐稍安勿躁,那些个老怪想要安定下来,须得先行将魔獍八界赶走,做成此事,只怕也剩不下多少元气。如此再分而治之,难不成还能与本院相争?若日后门中弟连这等货色都比不过,钧天上院还有何面貌自立于世?小弟便将之解散,诸般基业赠与孟言师弟,自携仙府与众位逍遥去!”

  “此节我未尝不知?”细柳却是蹙眉,“各派那般多积年老怪,你可莫要被他们一番苦求示弱蒙蔽了心智!谋算虽好,旁人也不是傻!”

  “本院所行乃是阳谋,大势如此,何人能挡?其间纵有波折,最终结局必然不会太过偏差。”

  “说得轻巧,岂不知我等修士逆天而行,逆的便是这天下大势!如何能小觑了旁人?”

  许听潮无奈,只得道:“有师姐和诸位长老,以及众弟戮力同心,凤凰界各派总有此心,又焉能得逞?”

  细柳心中略有些欢喜,但很快反应过来,瞪眼道:“事情都让我们做了,你又要去何处?”

  “却是瞒不过师姐。”许听潮面色重又变作淡然,“小弟前世有些物事遗落在凤凰界中,如今得空,自当前往找寻。若能得手,自能修为大进,千年之后,应对那玄煞勾武也好多些把握。”

  玄煞勾武的事情,知晓的人不少,那老怪物很可能有天仙修为,乃是一口悬在钧天上院头上的魔刀!虽然许听潮早早就开始修炼那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但此法有成,少说也要数百年时光,那老魔说是千年之后会再回来寻仇,焉知不会得了旁的机缘,将时间提前?

  许听潮在那藏经阁中的经历,并未对敖珊敖凤和许恋碟隐瞒,而细柳与敖珊敖凤交好,因而也略微知道些。此刻许听潮将这事儿抬出来,细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反倒很是叮嘱了几句。

  这青鸾,虽与许听潮有些不对付,但那等陈年旧账终究已成为过去,自身反倒因而得了偌大机缘,怎会不知好歹?

  许听潮安然受下细柳的好意,便起身与众人告辞,径自往域外去了。这一回,却是独自一人上路,谁也不曾带在身边!

  “许小这一去,也不知何时能够回转。”祁尧感叹一声,便呼唤唐季甫,“唐兄,那丹药也该差不多了吧,还需快些回去看顾!”

  唐季甫哈哈一笑,起身道:“自当如此!”

  这两个老头急急忙忙地离开,把细柳看得暗恨不已!偌大钧天上院之中,尽是这等“闲人”!幸亏那小未曾将两位妹妹带走,否则一定要他好看!

  许听潮先前讲道甚是频仍,细柳还当是他心忧门派,因而格外用心,哪知竟是早有预谋,方便此时溜号……

  却说许听潮一路遁行,冲出九天罡风之后,并未立时动身前往凤凰界,而是靠近那元气长河,施展神通将其中金土二行灵气摄来飞梭之中。

  他为何会有这般奇怪的举动?其实还因为想要偷懒。那炼入金身的太昊金母实在默磨人,既然只须灌注灵气便可使其凝练太昊精金,又何必只耗费自家真气?以太昊金母的大胃口,巨人界中怕是没多少灵脉能经得住消耗,在这域外,却没那般顾忌。

  滚滚灵气奔腾而来,好似一头庞然大物的黄白大龙,许听潮肃立半空,浑身上下金光闪闪,尽力将诸般灵气纳入身躯,供给金身中那太昊金母!

  太昊金母又名太昊真焰,本在他金身胸中安静燃烧,得了这般补益,立时一盛,陡然窜起一尺多高!不拘多少灵气,统统都吞吃一空!

  许听潮见状,却是眉头大皱。休看此焰动静不小,但颜色却比自己用真气关注黯淡得多,而凝练太昊精金的速度,以至略有不及!

  想来也是,自家真气早已反转先天,质量比这后天灵气不知高出凡几,虽然数量不多,效果却半点不差!

  这般算计成空,许听潮心情颇坏。稍稍考虑,便又将魂元同心羊脂欲壶取出,对准滚滚而来的黄白灵气一吸,偌大长龙登时一头扎进径不足一寸的壶嘴之中!

  许听潮催动欲壶将之炼化,半月之后,方才在壶腹中聚起拇指大小一团灰扑扑的灵气。

  这灵气看似生机勃勃,又死气沉沉,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洪荒古韵,正是那魂沌灵气!天地宇宙都是自鸿蒙之中生出,魂沌灵气可算得万物之母,质量之高,自不待言!方才纳入壶中的金土二行灵气,足有一条十里长的绝品灵脉百年散逸之总量,返本归元之后,就只剩下多么大一团!

  心念一动,这团灵气便没入金身之中,喂了太昊金母。

  如豆的银焰闪亮一下,便又恢复了平静,只是火焰中跌出极小一点亮银色的太昊精金。

  许听潮神念一扫,顿知只相当于自家不眠不休努力七八天的结果。

  此路亦是不通!

  一阵皱眉之后,许听潮只好不做他想,收起金身和欲壶,架了飞梭径直往凤凰界而去。

  他本已放弃,但行出百亿里之后,忽然心念一动,若有足数先天灵气时时灌注,凝练太昊精金的速度岂非能够更快?

  几乎是同时,他就想到当年与敖珊同闯那祖巫殿!

  这小本性算不得多坏,之前诸事缠身,炼入金身的太昊金母也要打磨,因而凝练太昊精金虽然缓慢,但想到的办法中,并无夺取旁人物事这一条,此刻一心想要处理这个麻烦,却动起了歪心思。

  东海铜石部似是被南疆巫族接了去,祖巫殿自然也落在其手中!

  此番前去凤凰界找寻前世被打得四散的元气,也没个特定的去处,正好先往巫族一行……

  四天之后,许听潮已在凤凰界之外现了身形。

  虽然亲友根基早都迁往巨人界,但站在此处,心中还是不免颇为欢喜。

  他不愿惊动了太虚,便将飞梭一收,掩去气味,架起一朵洁白如雪的云絮,往灯承洲东南方落去。

  一路穿过烈烈罡风,许听潮并不急着赶往南疆,而是去了东海龙宫。

  早在四年前,他就曾抽空驾驭飞梭,将一干最终靠拢了太清门的小派、散修,寥芳洲陈欲书,龙宫诸人,凤凰族中长老慕芳台,以及灵狐宫胡姬和雷闯等送回。此番前来,却是须得先行拜会一番岳父泰山老丈人,顺便打听打听当年铜石部的确切下落。

  龙族精锐远去巨人界,龙宫的守御却是松散了许多。许听潮落在海面之上,一时兴起,分波而行了大半个时辰,也不曾遇见半个巡海夜叉。

  他也不介意,打算就这般走到龙宫去。

  正行间,忽然神色一动,原来是前方千里之外正有一头七八十丈长的黑龙正自兴风作浪。看它动作粗野,将数万丈深的海水都搅得浑浊一片,显是受了什么冤枉,独自一人跑来这深海之中发脾气。

  许听潮悄然一笑,这黑龙他却认识,乃是敖珊同父异母的弟弟敖乾。这黑龙化chéng人形,却是个帅小伙,面貌与敖珊颇有几分类似,就是为人倨傲了些,并不如何讨喜。

  尽老龙王敖舜只一后一妃,且妃早逝,留下的一双儿女,便是敖乾和敖萝。敖乾倨傲,敖萝却甚是招人喜爱。

  许听潮也很稀罕这小姨,见了敖乾在此,便也不打算避开,不过前行的速度却不见半点加快,依旧一路优哉游哉,欣赏海上风物生灵。

  “兀那小,不知此处乃是你家青鳞大王的地盘么?竟敢在此处闲晃!”

  海中有些修为的妖兽极多,许听潮只顾自家前行,却并未多作留意。他早将浑身气味收敛,因而一路上的海妖不知其修为深浅,多有投来不善目光的,但最终都心有顾忌,不曾上得前来阻拦,却不曾料到竟然还会被一头小妖喝骂。

  许听潮面色古怪,放眼看去,只见拦路的是一头青鳞鼓眼的鱼妖,登时淡然一笑:“青鳞大王此名,倒是贴切。”

  那鱼妖勃然大怒,瞠目喝道:“小不知好歹,且吃我一叉!呔!”

  喊声未落,果真掣出一杆漆黑的三股钢叉,破开水浪,直往许听潮胸腹刺来!看这钢叉的制式,分明就出自龙宫!

  这鱼妖龇牙咧嘴,在许听潮看来,不像是愤怒,反倒有几分滑稽。因而他也不生气,屈指悄然一点,那鱼妖便被一根碧蓝的水索缚住双脚,噗通一声栽进海水之中!

  鱼妖自然不会被咸水呛着,但一番狼狈却是免不了的。

  许听潮看得有趣,面上笑容更盛了几分。

  那鱼妖识得厉害,不敢再行张狂,把身躯潜在水中,兀自叫嚷:“你这道人好生无礼,可知本大王乃是东海龙宫亲封的巡海夜叉?与我为难,便是和龙宫过不去!”口中说话,手下却悄然捏碎了一枚贝壳。

  许听潮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只笑道:“莫要嘴硬,你区区一个水兵头领,如何能代表了整个龙宫?”

  见许听潮似乎并无恶意,这鱼妖胆登时大了几分,傲然道:“好叫你知晓,我龙宫敖珊大公主嫁了太清门百万年不见的天才许听潮,一同去了亿亿里之外的大人界,还建了偌大一个门派,门中合道修士便有几十位,悉数听从我家公主号令!东海龙宫今非昔比,便是我小小一名巡海夜叉,也非你等人族修士能随便欺凌!”

  许听潮一时哭笑不得,问道:“这般传言,你从何处听来?”

  “自然是龙宫真龙!”

  这鱼妖挺胸叠肚,将钢叉往肩头一扛,两眼复又瞪大向天,若非浑身鳞片密布,又有黏哒哒的液体悬挂,倒颇有几分气势。

  “莫要胡扯,到底从何处听来?”

  许听潮面上笑容不再,那鱼妖登时被吓得一缩脖颈,讪讪道:“前辈莫怪,小的乃是从大统领口中听得。”

  这小妖满脸谄媚,许听潮的心思却已不在他身上。数百里之外,敖乾和一头蟹精正往这边赶来。

  二者皆是海中生长,遁速极快,数百里路程,不过须臾便至。

  蟹精修为更深厚些,从稍远的另一方赶来,却先一步赶到,见着许听潮肃立水上,立时大吃一惊,慌不及地见礼:“小将见过驸马爷!”

  许听潮一挥手,淡然道:“蟹将军请起,无须多礼!”

  那鱼妖两眼却蓦然瞪大,几乎要从眼眶中跳出!方才吹嘘的对象就在面前,他也不知,竟反倒瞪大两眼,似乎要将传说中的人物看得清楚!

  许听潮不在意,那蟹精却是大为火光,一巴掌腾空将那小妖抽飞数里,而后赶紧向许听潮赔罪:“驸马爷请勿见怪!这几年龙宫人手短缺,找了些不懂事的小妖,冲撞大驾!”

  “无妨,那小妖说话甚是有趣。”

  见许听潮如此说话,蟹精方才松了口气,又道:“驸马远道而来,请随小将前往龙宫,拜见王上。”

  “将军公务在身,无须这般麻烦。”许听潮淡淡一笑,目光忽然转向前方,“领路之人来了。”

  被这惊才绝艳的驸马爷一口一个“将军”叫着,蟹精心中自是高兴,正想借机攀上些关系,哪知竟然有人前来抢夺好处,登时大为不喜。但往许听潮注视的方向一看,就变了脸色,慌不及地拜倒在地:“小将见过三太!”

  一条七八十丈的细长黑影在水中蜿蜒而来,原来是敖乾到了。

  敖乾轰然破浪而出,在半空现了身形,也不去管恭敬参见的蟹精,两眼直视许听潮:“姐夫远道而来,竟有这般好兴致,不如与小弟斗法一回!”

  这黑龙吃了果真不通人事,但许听潮却不算计,只道:“乾弟相邀,敢不从命?”

  言罢,施展千机变法,将体内敖珊赠送那龙珠一催,登时化作一头浑身鳞片明亮的百丈冰龙!

  敖乾见状,两样光芒一闪,复又现了真龙之躯,摇头摆尾间掀起千丈巨浪,往许听潮当头撞去!

  许听潮张嘴喷出一道明亮寒光,瞬息就将那水浪冻成一快巨大的玄冰……

  蟹精早已悄然退出十里之外,顺便将那他打得七荤八素的小妖提溜了去。

  这蟹精满面兴奋地观看二龙斗法,随口问道:“方才你与驸马爷都说了些什么?”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