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七六 可笑南疆螳螂斧,何御钧天隆车隧 10

六七六 可笑南疆螳螂斧,何御钧天隆车隧 10


  全文字无广告?西极教与南疆巫族关系匪浅,当年太清门会盟众派,似西极教、佛门、妖族、巫族这等“异类”,无不人人自危,或远遁亿里,或韬光养晦,或聚众自首。字无广告《》而西极教便径直迁往南疆,全然投靠的巫族。

  许听潮知晓的就这般多,终究也才十来年的功夫,再多的细节就不知晓了。

  眼前西极教三人行事颇为鬼祟,也不知有些什么图谋。

  许听潮却不管这些,正愁不知巫族中情形,便有人送上门来,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只是此刻已在巫族领地之中,贸然动手,不得就要被发觉了踪迹。

  也是被三人这般心翼翼的行径略微影响,许听潮并未立时动手,而是一路跟随,深入南海之中。

  这三人一路埋头飞遁,直到此时,那满面胡须的汉才开了口。

  “龙宫早已有了防备,此番前去,也不知能否成事。”

  言语中不无担心,召如霜和那壮硕汉都不曾接话,许听潮却悄然一惊,西极教何时敢去图谋龙族了?莫非此事与巫族有关?

  正自思量,话那汉便不耐道:“你们两个倒是吱声,这回该如何行事?”

  此人必定是个急性,相比之下,那壮硕如牛的大汉反倒沉稳得多,至于召如霜,就好像她修炼的功法,森冷得很。

  许是被纠缠得无法,那壮硕汉朗声道:“着什么急,且先设法过了琼华派地界再算计不迟!”

  “琼华派算个屁!来来往往十余次,也不见赵天涯那老儿将我等如何!”

  “既如此,你还担心作甚?”

  “哼!若非你两个胆如鼠,俺早就闯到龙宫附近,掳得一头水行真龙,也不须时时挨骂!”

  那汉闻言嘿嘿一笑,也不多言,只是眼中显露一丝鄙夷。

  大胡讨了个没趣,便也只嘴,只兀自声嘀咕着什么。

  许听潮待动手,方才也是听他们话,意欲趁机打探些有用的讯息,哪知竟得了这般教人稀里糊涂的言辞。他也不耐烦跟随,当即就在三人遁光之前劈开虚空,手持青戟走将出来。

  三人见得他一身装扮和气味,登时大惊失色!也不敢逃遁,纷纷停了身形。全文字无广告

  那壮硕汉强压下心头惊慌,上前见礼道:“不知尊驾是哪部大巫,晚辈西极教剁双勐有礼了!”

  许听潮根不管他在什么,只淡然道:“你等从南疆而来,想必也知晓其中情形,且来我听。”

  这番话,语气平和,除了答非所问,半点不教人反感,但那自称剁双勐的汉,却暗中打了个寒噤!这等人物,最是难缠不过!但这大巫似乎并非出身南疆,而是自他处赶来,如此,自己三人的谋划大概能够得以继续。

  剁双勐甚有眼色,又偷偷了一眼,发觉许听潮身上气味与南疆巫族大为不同,愈加笃定心头想法,因而恭敬道:“禀前辈,如今南疆众部之中,以三水部为首。三水部盛极一时,占据南疆八成的土地,族中大巫二十二人,其余各部却仅只六名,因而甚为蛮横。前辈若打算前往,却是不得不防备此部一二!”

  这汉似恭顺,言语中却颇有挑拨之意,许听潮面色登时一沉!

  剁双勐时时都在注意他举动,见状心头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只取出一枚赤红色血玉简,双手奉上。

  “南疆广大,晚辈一时也不清楚,此玉简以特殊法门练就,其中乃是南疆疆域图,有各处地貌风物讯息,使用之时,只须以真气或者巫力灌注便可,还请前辈笑纳!”

  许听潮接过,了一眼面前恭顺非常的剁双勐,方才将真气注入那玉简中。只瞬息功夫,玉简便血光大作,在面前凝出一副活灵活现的十丈方圆山川地理图!

  图中南疆近八成的地方都被黑线圈,用篆字标注为“三水部”。许听潮目光仅仅在这三字上稍作停留,便转移开来,落到最南端近海边的另外三个字之上。

  这三个字,赫然就是“铜石部”!

  铜石部在这图中,仅仅只占了拇指大一个扁圆的黄圈,还不及三水部的万一!此外尚有其余数十个大大各色圆圈,大的有如巴掌,的却仅如豆粒,这些巫部的名字,许听潮懒得去。

  将目光收回,许听潮又问道:“这铜石部究竟怎回事?”

  剁双勐一怔,继而眼中恍然神色闪过:“晚辈也不如何清楚铜石部的事情,只曾听闻乃是百年前三水部从东海之上接来。此部虽,却有一座祖巫殿,只可惜三水部势大,将这传承之物据为己有。”

  这汉一面话,一面偷眼打量,见许听潮面上神色并无变化,登时满心疑惑,难道此人并非出身那铜石部?

  许听潮知他所想,但却不去理会,只又道:“铜石部祖巫殿被安置在何处?”

  剁双勐闻言,心头就是一惊,这大巫来乃是冲着那祖巫殿而来!非只是他,就连召如霜和那满面胡须的汉都显露关怀的神色!

  许听潮冷笑:“怎的,不方便么?”

  剁双勐赶紧躬身施礼:“前辈赎罪,晚辈几人宗门也在南疆之中,难免要顾忌三水部几分!”完见许听潮不为所动,便一咬牙,又道:“既然前辈打探,晚辈自是知无不言,但还请前辈应下,莫要泄露此事乃晚辈三人告知!”

  许听潮着剁双勐半晌,方才淡然道:“便是如此,你且吧!”

  剁双勐和召如霜,以及那大胡无不暗中松了口气。

  “那祖巫殿便在三水部部之中,前辈请图中那首尾相衔的黑蛇。”

  许听潮测过目光,果然在图中见得一条栩栩如的漆黑蛇,曲过躯体,将自家尾巴吞入口中。

  面上显露几丝莫名的笑意,许听潮又问:“三水部中二十二大巫,事如何?”

  剁双勐道:“自前些年霆月大巫师桑在太清门许听潮手中,三水部中便以大泽大巫师为首,其下有兕阳、殇姜、赭哲、辟琅四位大巫!兕阳与大泽一般,都是修炼法巫之术,不过身躯壮硕,也通晓近身搏杀之术,而其余三位大巫,都是走体巫的路。赭哲大巫炼体之术造诣最是高深,体如金石,一双拳头打遍南疆无敌手;而殇姜善使大斧,乃是唯一能与赭哲抗衡的大巫;辟琅大巫相貌俊美,乃是箭术能手,一张硬弓,若以巫力催动,足有千石巨力,最是凶险不过!除此五人,其余大巫不过尔尔,晚辈三人修为低微,但联手之下,也敢与其中任意一名**一二。”

  许听潮闻言,轻笑道:“何必自谦,大巫终究为虚境中人,你三人若无大神通或者至宝傍身,前去招惹,不过突然送死而已。”

  剁双勐不知许听潮意图,虽得了称赞,却只道:“前辈谬赞了!”那满面胡须的汉,则颇为高兴,身躯略微扭动了几分。而召如霜依旧是一副冰冷的容貌,似乎丝毫不为所动。

  许听潮面上笑容散去,神色中显露几分不善:“若非如此,怎会不将琼华赵天涯放在眼中,还敢前去招惹东海龙族?”

  三人面色齐齐一变,剁双勐眼神闪烁:“前辈这是何意?”

  “你你三人联手,可与大巫相斗,便让某尔等事!”

  许听潮将手中青戟抬起,虚虚指向三人,身上气味也陡然一变,凌厉非常!

  剁双勐离得最近,见状慌不及地抽身疾退!一片血红煞光之中,已是化作浑身鳞甲,指爪尖利,头牛角,口长獠牙的怪物!

  召如霜和那大胡也纷纷施展出手段!霎时间,方圆数百丈就被无尽阴魂和蛊虫充斥!

  这两人终究心有顾忌,不敢抢先对许听潮动手,只将阴魂和毒蛊唤来护自身!

  许听潮却没那般客气,青戟一挥,便向剁双勐刺去!似漫不经心,枪头戟刃所过,虚空纷纷碎裂成一片绚烂霞彩!

  剁双勐面色煞白,满眼惊惧,想也不想,架了遁光便退!

  青戟前端破入虚空,诡异地在剁双勐前方刺出!

  这汉猝不及防,立时被伤了右肩,惨呼一声,跌入海中!

  如此干脆利落就败北,召如霜和那大胡更是惊恐不已!

  比之三水部五大巫,此人愈加可怕!

  不需多言,两人便将阴魂和蛊虫尽数催动,往许听潮叽叽喳喳凄凄沥沥地扑来!

  许听潮眉头微皱,青戟虽然厉害,但对上这等数量众多的物事,便显出不足。他挥动青戟,将周围虚空搅得一片紊乱,口中突然吐出诸般晦涩古朴的音节,却是施展起了巫咒!

  方圆十里之内,天地灵气蜂拥而来,形成诸般异象!

  不待两人反应过来,便化作天风烈火、洪水黄沙肆虐搅动!

  漫天阴魂和蛊虫登时似纸糊一般,不是葬身水火,便是被风沙磨碎!

  召如霜也就罢了,阴魂终究是自阴司召唤而来,死了便死了,那大胡见自家蛊虫大片大片死亡,却是心痛如绞……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字电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