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八一 撞破牢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1

六八一 撞破牢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1


  “我要它!”

  许听潮声音依旧平淡,却不容半分质疑。

  殇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见到那夺自铜石部的祖巫殿!

  这汉先是心头一跳,面上肌肉抽动,而后便生生压下,沉声道:“此事我不能做主,还需将大巫师及族中诸位大巫请来,方能定夺。”

  许听潮也说话,挥手往后方一抓,十数条百丈粗细,长不知几何的黑色水龙澎湃而来!

  殇姜还以为是自己违逆了这小的心意,让他恼恨之下悍然出手!正待动作,耳中忽然传来刀彩鸾的声音,定睛看去,果然见到那黑水之中裹挟了一个个人影,正是先前被打得倒地不起的大巫!

  南疆大巫近四十,几乎都在此处了!

  殇姜登时倒抽一口凉气!

  惊恐之余,又是一阵悲凉。以上古时巫族之盛,竟落到今日这般境地,实在凄凉!

  这汉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十多道黑水裹挟的人影已然扑簌簌落下,其中便有兕阳和大巫师大泽,看他们一副萎靡的容貌,实在受创不轻,修行炼体之术的大巫也就罢了,两位巫师身极弱,若不上前接住,摔倒地上怕就会丢了性命!

  他这般担心有些多余。许听潮虽然将一众大巫从黑水中甩下,但都施展了一道法术护持,看似急剧坠落,落到地上却分毫无伤。而兕阳和大泽,以及其余几名巫师,下落到一半的时候,脚下便自行生出洁白云霞,托住了慢慢下降。

  殇姜见状,面色稍稍和缓,迎上前去,将事情也大泽说了。大泽又将一干萎靡不振的大巫召集起来,争论一阵,最终答应了许听潮的要求。

  许听潮心中颇觉诧异,他本以为讨要祖巫殿这等涉及族群传承的物事,八成不会被接受,巫族必定拼死一战,如今看来,却是高估了他们。

  虽然心中略有鄙夷,许听潮面色却并无变化,只将巫咒念动,开始召唤祖巫殿。

  那祖巫殿立时就生出感应,通体轰隆隆摇动,连带周围虚空也动荡不休!顷刻之后,便从地上慢慢升入高空,周围好似有个浑圆的水泡包裹。

  许听潮把元磁极空梭祭起,漫天星光一兜,便将之收摄到飞梭之内!

  神念稍稍往其中一弹,许听潮顿知这三水部为何如此大方!原来殿中存储的诸多巫族精气,几乎都消逝一空!

  方才施展那禁术,所抽取的精气一定就来自此殿之中!

  其余物事倒几乎无甚损伤,但对巫族来说,都比不得本族精气来得重要!

  许听潮想要的也不是殿中那些个或强或弱的巫族精气,因而也不算计,淡然看了那百余以秘术生生拔入大巫境中的巫族一眼,身旁如雪云霞一起,倏忽消失在东南天际!

  “铜石部我自接走,你等无须再问!”

  平淡的声音远远传来,一干巫族登时面面相觑!

  许听潮与那铜石小部的关系,他们自是知晓的,莫非此番劫难,便是因为之前谋夺此部的祖巫殿么?但那小走之前似乎察觉到殿中变化,为何又不追究?

  众巫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

  殇姜和赭哲看着倒在地上哼哼唧唧那百余命身上气味忽强忽弱动荡不定的“大巫”,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其笑声愈见畅快,及至后来,引得众巫附和,声震九霄!

  许听潮一路向东南飞遁,不旋踵便来到铜石部领地之内。

  他也不曾遮掩身形,径直踏云降在那石块垒砌的村落中。

  这般异象,自然吓得大大小小的巫人狼奔豕突,只有几个在路旁大树下乘凉的老巫人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颤颤巍巍地指着许听潮,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百多年过去,终究还是有人记得当年那替本部闯入祖巫殿中,寻得传承功法的外族年轻人!

  “是你!”

  说话的是个手持大斧气势汹汹赶来的壮硕汉!

  巫族寿命本就较人族长,认得许听潮的巫人不在少说,只是当年能记事不是老去,存活于世者聊聊,就是长大chéng人,修得一身好本事,大都出去为族中生计奔波了。

  “是我。”

  许听潮向他淡然点头,又道:“你部祖巫殿在我手中,可愿随我离开此地?”

  祖巫殿对巫族何等重要?

  一村巫人听闻这个消息,无不又哭又笑,如癫似狂!闹腾了半晌,那持斧汉和几位老人方才走到许听潮面前,说是要亲眼看一看族中圣物。他们相信当年被大长老传下的巫杖的人断然不会前来刻意戏弄,但不曾见到祖巫殿之前,总是患得患失。

  许听潮倒甚是干脆,心念一动,便将那元磁极空梭祭起,漫天璀璨星芒之中,如被水泡包裹的古朴石殿虚立星空,蛮荒古朴的气味自随熠熠星光洒将下来,浸入每个巫人的毛孔肌肤,惹起一阵阵如潮的喝彩狂嚎!

  铜石部最终决定随同许听潮迁往巨人界。

  这百多年来,族中过的凄惨日,已将原本十万众的部族折磨得只剩下万余人!如若再这般下去,最多五十年,必定传承断绝,族群泯灭!

  万余人的部族想要迁徙,事情自然极多,外出狩猎捕鱼樵采的族人需要召回,细软须得收拾,前往它族交换生活所需的更要通知,一番忙乱,少不得要个把月时光方能妥当。

  许听潮却也不急,就留在村中等待。

  与几位前来拜见的长老交谈了一阵,他才知晓铜石部之所以落得这般境地,还是因为当年取得那“磐石巫诀”和完整的“天地大殇咒”。

  铜石部的祖巫殿,只能铜石部的传承巫诀方能催动,虽然当年许听潮只传下两般巫诀的基础篇,但也足够族中长老侍弄祖巫殿了。

  只是好景不长,这消息不知怎的,被南疆巫族得了去,三水部十八个大巫名巫师忽然从天而降,不但迫得铜石部将传承巫诀献出,还夺了祖巫殿!就连举族十万人,也都被迁到此处圈禁!

  一干长老说到此处,不免唏嘘出声,咒骂三水部如何如何狠毒,继而又称赞许听潮如何如何仁义。

  许听潮略作安慰,便将几个老巫人打发走了。

  当年从我从祖巫殿中出来,你等谋划那龌龊事怎的就不说了?三水部狠辣残毒,你铜石部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许听潮面露一丝冷笑,便将这般念头抛到脑后,挥手一道法术将石屋禁制住,方才淡然道:“三位前辈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哈哈!”虚空中蓦然传出一声爽朗的大笑,“百年不见,小友竟修得这般神通,惊才绝艳至斯,古往今来也见不到几个!”

  一面貌方正的中年人在屋内凝出身形,含笑看着许听潮,满面都是抑制不住的赞扬!他身旁也有两个人影凝结,左边一个是白须皓首的老者,右边却是个神色微冷的高挑美人。

  许听潮目光并未落在那说话的中年人身上,第一眼就看向那白须白发的老者。

  此老一身气味冰寒森冷,许听潮十分熟悉,正是纯正的冰龙,为神龙之属!

  当年他带敖珊进入祖巫殿,最大的图谋便是他那一身精气,只是时移势迁,敖珊如今修得三尸元神之法,已将自家冰凤血脉斩出,化作了敖凤,自身也修成真龙之躯,再也用不着了。且只从纯正来看,这老者一身精气只相当于敖珊**成!

  心中如此想,许听潮还是略略施礼:“三位前辈健朗依旧,当真可喜可贺!”

  这般做法,实在无礼!

  那老者被许听潮看得浑身不舒服,闻言沉声道:“何喜之有?”

  许听潮也是神色微冷:“小修得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正欲请三位前辈走上一遭,做个守护一方星辰的星灵神!”

  什么是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老者三人尽皆茫然,但只听眼前这小的语气,便知那星灵神决然不会是什么好货,想来便与器灵一般,终身都要受人驱策!

  老者和中年人面色难看,那高挑女却是柳眉倒竖:“小辈休得狂妄!我三人肯出来见你,也不知是你几辈修来的福分!识相的便乖乖听从吩咐,否则便教你身死道消,这一身躯壳也要被他人所用!”

  许听潮最恨的便是夺舍!

  当年在祖巫殿中,这三人便不怀好意!神念探来,那般赤(蟹)裸裸的贪欲丝毫不作掩饰!许听潮却是记得再清楚不过!当年他不过区区炼气修士,能有什么值得这三个老怪觊觎的?三个老怪不过各为一道精气所化,恍若孤魂野鬼一般,想来自己除了一身皮囊,大概也没有其它了。

  及至之前从剁双勐和帕暹答口中获悉这三个老怪的图谋,许听潮才更肯定了当年的猜测,心中愈发恼恨,因而才会第一反应便是将他们捉来炼成星灵神!

  此刻这女竟然如此要挟,正好触到了他痛处!

  许听潮一言不发,挥手就是一道玄门一气大擒拿!

  五色氤氲的清光大手凭空凝结,对准那女抓下……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