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八五 撞破牢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5

六八五 撞破牢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5


  果不其然,那声音未落,前方半空已然现出个身形干瘦,精神矍铄,身着蓝色道袍的老者。

  吕乾阳不认得此人,见得他拦住自家去路,却是神色一冷,扬手就是一道张牙舞爪的灿银雷霆击出!

  虽是随意而发,这到雷霆的的威能却半点不可小视!

  那老者先就知晓此番前来拦截的凶险,不过心中另有盘算,因此有恃无恐,却不曾料到吕乾阳这般狠绝,甫一见面就痛下杀手!抽身疾退的同时,连忙传音道:“吕道友莫要误会,周某此番前来,明为拦截,实则暗中相助!”

  吕乾阳恍若不觉,反倒面现厌恶,两手一撮,便有一道丈许粗的雷芒劈出,足足是之前那道的数十倍!

  逃遁之时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就算说明特来相助,又有几人会相信?那老者以为是方才所言还不够分量,便又急急道:“道友可知你闯出山门那一刻,大阵为何会忽然失灵?便是我等做了些手脚!年前为道友通传讯息那人,也是受我等所遣……”

  “周道友且请暂退一旁,太清门的家师,旁人还是莫要理会得好!”

  传音还未曾说完,李渺便已然追到近前,见状没有半分好脸色,径直冷声如此说道。

  这老者姓周名子骏,乃天遁门虚境太上长老。天遁门也是当年会盟的门派之一,几年前钧天上院开府,还曾派人前往恭贺,到得如今,自是与其余门派一道,合力图谋太清门基业,此番相见,李渺哪里会有好脸色?

  周子骏先前还勉强将“李道友”三字呼喊得颇为亲热,如今却是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更兼被吕乾阳法术迫得手忙脚乱,心情一时大坏!若说仇怨,还是一众巴巴赶来的会盟的门派多些,且不说之前一统凤凰界的图谋落得个功亏一篑的下场,便是最近,太清门在凤凰、巨人两界的作为,也着实欺人太甚!

  诸般烦躁一同迸发,这老儿当即就冷笑一声:“天下事自有天下人来管!吕道友且去,周某虽然本领低微,却也还打算与李道友切磋一番!”

  “老贼好大的口气!”李渺亦是冷哼一声,讥讽道:“莫非就不怕数万年苦修毁于一旦?”

  “你太清门将一界气运尽数占尽,周某勉强修至这般境界,想要再进一步,转无可能,早已不将自家性命放在心上!会同众位道友一搏,或者还有一线希冀,至不济也能为后人搏个光明前程!”

  “也好,便让李某掂量掂量道友究竟有多少斤两!”

  李渺言罢,径直就将大日焚天镜取出,浑身真气汩汩注入,镜中顿时喷出一道赤红火龙,往周子骏咆哮燎去!附近虚空,尽被灼烧得扭曲晃动不已!

  周子骏一番话说得着实硬气,其实不过赌气的成分居多,并非真个活得不耐烦了,见得李渺一出手就是这般声势,顿时心中发寒!

  这姓李的究竟得了什么机缘,竟寻到如此厉害的宝物?

  心中念头才动,这老儿身形便有一阵模糊,倏忽不见了踪影。

  他出身天遁门,自然精擅遁术,正面相争不是李渺敌手,只好仗了遁法精妙游斗……

  两个老怪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吕乾阳却早已收敛了雷霆,继续往东南方而去。

  李渺被周子骏绊住,尚有朱衍等人随后跟来,吕乾阳又无挪移虚空的本事,早晚还是会被追上。

  事情也正是如此。

  李渺与周子骏争斗的同时,朱衍等一干老怪已然分头堵截,最快早就接连挪移,深入东南海中去了。

  吕乾阳如何不知虚境中人的本事?但事已至此,只可向前,断然不能后退。且正是因为一干老怪挪移虚空来去自如,任何兜转绕行的法子都无用,还不如就这般径直往前,倘若遇上拦截,打过去便是!

  最先堵住他去路的却不是太清门中的虚境太上长老,而是两个陌生的道人。

  其中一位须发灰白,偏偏生了一张宛若十五六岁少年的面皮,脸颊上还长有几粒通红的面疮通俗的说法是“青春痘”,另一位则是个头戴进贤冠,唇上两撇八字鼠须的三十许圆脸男子。

  这两人都是虚境,吕乾阳不得不停下遁光,挑眉问道:“两位道友阻住前路,是何说法?”

  那圆脸男子和善一笑:“无他,只为助道友脱困而已!”

  吕乾阳神色一厉:“诸位不嫌多事么?吕某人自认与你等并无交情,还请让开前路,切莫自误!”

  那男子眼光闪了一闪,终是打个哈哈:“道友何必如此?我等此番前来,可是真心相助,全无恶意……”

  吕乾阳面露不屑:“吕某此番闯出山门,不过身遭不平,又听闻今生挚爱在南海遭遇凶险,却无叛出师门的心思,你等诸般盘算尽可收起!让开!”

  “让开”两字出口,已是声色俱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圆脸男子和那童颜老者便知再无转圜的余地,都是垮了脸色!

  童颜老者阴沉道:“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你不从!你惦记那妖狐好端端的在南海,有桃花圣母和雷政庇护,能有何凶险?此番传讯与你之人,不过某等利用掌控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峰的便利,刻意捏造而已,就是要引得你触犯门规,再不见容与太清门!”

  “此时此刻,这天地之大,可有你容身之处?”

  这老儿说得半点不错,之前功法肆契洲,将幻行宗断绝了传承一事,太清门早把本界修士尽数得罪,后又与会盟诸派翻脸,如今但凡出身太清门之人,也只在这灯承洲上还能有些活动的地方。

  吕乾阳却不吃这番胁迫,只见他傲然一笑,挥手就是数十道银灿灿的雷电击下,竟将面前两个老怪尽数笼罩!

  圆脸男子和童颜老者哪里料到吕乾阳竟然这般大胆?猝不及防之下,只得祭出宝物护身,同时抽身后退!

  吕乾阳欺身向前,通体雷光大作,数之不尽的雷霆电芒四下激射蔓延,瞬息就笼罩了十里方圆!

  两个老怪全然被包裹其中!

  灿银雷芒相互交织成网,已将这方天地隔绝,便是虚境,想要破开虚空挪移遁走,也须得耗费一番手脚!但只要这些许耽搁,吕乾阳便能携带万千雷霆杀到,若想保得性命,只得避开锋芒!

  在这方雷霆天地之中,吕乾阳便是那天地神主,翻江倒海,逆乱时空,只在一念之间!

  两个老怪顿时被杀得狼狈逃窜,根本没有半分抵挡的本事!

  就这片刻,漫天雷霆又向外扩张了里许!

  两个老怪独力难支,只得聚在一处,相互扶持策应。圆脸男子祭出的乃是一只橙黄玉盘,玉盘中升腾起滚滚黄烟,缭绕在两人身旁,时刻都在与来袭的银色雷霆相互湮灭!而童颜老者则双手齐动,用尽全力将虚空抓开数尺大的裂缝,从中摄来团团精纯的土行灵气,一同注入那玉盘之中!

  “丰三郎,我且与你护法一阵,快些打开个缺口!”

  圆脸男子面色很是不好看!自家这件方寸盘虽是土行宝物,妙用却不在守御之上,如今驱使来抵挡漫天雷芒,却是吃力得很!再不想个法子遁走,说不得就要被那姓吕的用雷电劈成飞灰了!

  两个虚境老怪被区区一个元神修士困杀,说不得就会是一桩贻笑万年的丑事!

  那童颜老者也晓得厉害,闻言二话不说,张嘴喷出一大口精血,以之为凭,念咒作符,呲啦一声就将虚空撕裂出丈许大一个缺口!

  这缺口中黄蒙蒙一片,显是通往某处土行元气丰沛的所在!老者也不忙着遁入,而是伸手一引,滚滚黄龙便从裂缝之中咆哮而出,尽数注入圆脸男子那方寸盘中!

  方寸盘一时橙黄光芒大作,腾起的黄烟也蓦然浓郁粘稠了十数倍,竟迅速向外扩展,将周围肆虐的银雷迫开数十丈!

  “走!”

  圆脸男子口中呼喝,将方寸盘中冒出的黄烟收束,裹住两人身形,便一头往那裂缝中扎去!

  吕乾阳两眼中灿银雷光闪动,早看得真切!

  就在两个老怪投入虚空裂缝的霎那,忽然低喝一声,身旁立时就凝聚出数百枚银电缭绕的飞针,往那裂缝激射而去!

  这一次,他并未刻意掩饰,密密麻麻的飞针拉出道道绚丽的尾迹,瞬息就射至那裂缝处!

  此刻,两个老怪刚好闯入裂缝之中,裂缝方才开始封闭!

  但听一阵噗噗乱响,裂缝崩碎,两个老怪的身躯也被射得血柱飞溅!

  惨呼声中,橙黄,五彩两道元神齐齐投入那方寸盘中,生生另行撕裂一个尺许大的裂缝,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吕乾阳只看着两个老怪逃遁,并未再行出手赶尽杀绝。待得虚空逆乱平息,方才将漫天雷霆尽数收拢。

  再看他身上气息,已然降下不少,不复之前的虚境圆满。

  吕乾阳却毫不在意,面上尽是昂扬,目视前方上空,道:“诸位师叔师伯,可是当真要阻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