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九六 青丝常在何愁年,雪原琼芳舞翩跹 3

六九六 青丝常在何愁年,雪原琼芳舞翩跹 3


  “门中虚境虽然不显,但元神弟子却是本界第一!”

  韩清言及此事,面上自得之色并不多作掩饰。

  许听潮一脸淡然,道:“原来如此。”

  这小子生就如此脾性,韩清也不以为忤,只微微一笑。

  吕乾阳站在一旁,闻言却是暗自哂笑。

  胡(蟹)平卉见状,传音问道:“夫君为何发笑?”

  吕乾阳回道:“那‘太上忘情篇’诚为天下少有的玄门秘典,可惜若无‘太上感应篇’配合,修习之纵然好处不少,祸害却更大三分。你看这位韩师兄自夸门中元神弟子为凤凰界之首,可这般多元神之中,又有几个入得虚境?凝结元神之时,那作祟心魔纵然是成道大敌,但若能战而胜之,好处言之不尽!似忘情宫这般,修行之初就斩情绝欲,虽能安然凝结元神,却无异于自毁道途,殊为不智!”

  胡(蟹)平卉听了,暗自感叹一声,又问:“然则那‘太上感应篇’是否尚且存世?若如此,又在何处?”

  “当年天地玄门分崩离析,诸般典籍尽皆散逸。我太清门得了一册‘太虚秘录’,忘情宫寻得‘太上忘情篇’,十数万年之后,便成了这灯承洲上排行一二的大派!那‘太上感应篇’与‘太虚秘录’、‘太上忘情篇’乃是一般无二的炼气法门,倘若为人所得,断然不会就此淹没不闻。”

  吕乾阳说道此处,也是叹息摇头不已。言下之意,再是清楚不过。

  “可惜了!”

  “有甚可惜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忘情宫凭借一册‘太上忘情篇’,以有今日之盛,已是福缘不浅……且就算身怀无上大(蟹)法,也不见得就能有所成就。你灵狐宫那‘灵狐心经’不见得比‘太虚秘录’逊色多少,奈何宫中尽是些贪恋凡……”

  胡(蟹)平卉白了正自说教的吕乾阳一眼,嗔道:“夫君不是说千年之内必然晋入虚境么?如今还不是被妾身这狐媚子所迷,徘徊不前?”

  吕乾阳剑眉一挑,嘿然道:“如今我得脱桎梏,美人在怀,只待功行圆满,就是元神破虚之时!”

  胡(蟹)平卉闻言羞恼不已,奈何碍于旁人在侧,不好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拿眼神狠狠在吕乾阳身上戳了七八次。

  他两人暗自传音说话,许听潮已和韩清谈起旁的事情。

  大半月功夫,纷扬大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一行五人终是停在一座朔风呼啸的高峻雪山之前。

  韩清歉然道:“过去这凤凰山,便是北极妖族的地头。忘情宫与妖族有过协定,轻易不得进入彼此辖下,老朽师徒只能送三位到此,还请多多见谅!”

  “韩师伯与莫师兄能一路相送,小子感激不尽,如何还能强求?师伯与师兄自便就是。”

  许听潮如此客套,早在意料之中,韩清将月半所居的大致位置说明之后,便携了自家弟子施礼辞别。

  送走这两人,许听潮才将云头一催,倏忽从凤凰山顶上越过。

  ……

  月半与那金凰乃是人妖相恋,非但在太清门讨不得好,北极凤凰一族也对两人不甚待见,因此两人断然不会在北极妖族领地深处居住,据韩清所说,其洞府隔着忘情宫和北极妖族划定的界线也不太远。

  许听潮三人寻到这对小夫妻时,两人正乘坐一头慢吞吞的漆黑老龟,在雪地之上缓缓飞行。

  月半还是当年那般模样,微微发福的身躯,八字鼠须,灰衫罩体,好似个走南闯北的市侩行商。面上总是嘻嘻而笑,不过如今这笑容中有多出许多之前不曾有过的东西。许听潮三人皆为“过来人”,自然知晓坠入情网就会是这等样子。

  月半身边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圆脸,圆眼睛,略有些婴儿肥,尤其眼下一对卧蚕,让她笑容愈发讨人喜爱。

  “好个月师侄!看上的美人儿也生得和他这般相像!”

  云头停在高空,隐入幢幢铅云之中,月半夫妇并未察觉。吕乾阳见小两口缠绵的模样,不禁哈哈笑出声来,惹得胡(蟹)平卉眼眸儿轻挠,粉袖玉拳也悄然落在他身上。

  这狐妖,一举一动都有千般妩媚,万种风情。许听潮只作不见,肃然而立,两眼直直注视下方黑色玄龟。

  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吕乾阳和胡(蟹)平卉早已见怪不怪。笑闹一阵,吕乾阳才说道:“听潮还要偷窥几时?”

  许听潮闻言,腹诽不已,若非生怕你二人在月师兄面前失态,我早已驾云前去相见了。

  心中如此想法,脚下云头已从黑云中脱出,径直往下方落去。

  月半和那金凰正自御龟赏景,头顶之上陡然生出这般动静,都是大吃一惊,双双抬头来看。

  那少女见尽是些面带笑容的陌生人物,不免有些害怕,下意识往月半身后靠了靠。月半却大喜过望,高声招呼道:“吕师叔,胡师姑,许师弟,你们怎的也找到这苦寒之地来了?”

  “呀!”

  身旁轻呼传来,月半顿时面红过耳,这个那个半天,说话都不利索了。

  吕乾阳和胡(蟹)平卉似笑非笑,盯着他和那少女猛看,更是让两人手足无措,窘迫不已。

  许听潮就要正经些,不过也是满脸微笑,眼中还带了几分戏谑。

  那少女如何受得住这等目光?娇小的身躯全然缩到月半背后,螓首低垂,几乎顶到月半脊梁。

  月半倒地面皮厚了三分,不片刻就恢复了常态,笑嘻嘻将身后少女拉出来:“晴雨,快来见过哥哥门中长辈与兄弟!”

  “哟,月小胖子不害臊,这哥哥哥哥的……噗嗤!”

  胡(蟹)平卉话没说完,就不自禁地笑出声来,原来是那唤作“晴雨”的少女正待上前见礼,听了这般**的调笑,竟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慌得她与月半赶紧伸手扶住!

  这小金凰,怎的如此面嫩?

  “师、师姑……”

  少女怯生生地抬头唤了一声,又赶紧低下头去,面上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胡(蟹)平卉看得有趣,又是一阵咯咯娇笑。

  霎时间,雪地回春,日月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