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九八 何虑多情损梵行,不负我佛不负卿 1

六九八 何虑多情损梵行,不负我佛不负卿 1


  月半这回春谷中,吃喝玩乐样样俱全,不过自从得了玄冥真水和玄冥真火后,他已用功了许多,虽说时时陪伴许听潮三人游玩,但每日总有四五个时辰用来修炼。他那小妻子慕晴雨孩童心性,也忙着祭炼四十九枚太白金针,而许听潮等都并非贪好逸乐之辈,谷中风气顿时为之一改。

  吕乾阳见此,以为是自家的教导起了些作用,心中很是高兴。

  这天,许听潮正在屋中搬运真气,吕乾阳和胡(蟹)平卉却踱步来到他房前。

  察觉两人到来,许听潮将真气缓缓收敛,正要起身,门上就传来笃笃的敲击声。

  “听潮可在?”

  “师叔且稍待。”

  许听潮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打开房门,将他二人迎入房中。

  方才坐定,吕乾阳便径直道:“今日我观你心神颇为不宁,可是心生去意?”

  许听潮微微点头,道:“此番小侄前来凤凰界,却是为了几件要紧事。如今师叔师姑无恙,月师兄夫妇也见过了,正该离去。”

  “既如此,还是早些上路的好。”吕乾阳说完,翻手将元水幡、炽炼金瓜兜元锤和青狐刃三件宝物取出,放到案几之上,“此去说不得要遇上什么凶险,这些物事你且收回。”

  许听潮却并未伸手来接,而是出声询问:“小侄别后,师叔与师姑意欲何往?”

  吕乾阳笑道:“此界中尚有不少恩怨未了,大约须得逗留十余年。”

  许听潮闻言,沉吟道:“如今世道也并非太平,师叔师姑若要停留,正需宝物护身。”

  吕乾阳面现傲色:“莫要小看了你家师叔!便是赤手空拳,区区虚境也不见得能奈何了我!反倒是你这小子,无论到得何处,总会惹出天大麻烦来,身边不多带些宝物,如何教人放心?”

  许听潮闻言,颇为腹诽,只觉这吕师叔委实狂傲过了头,若非担心你老人家万一有个好歹,回转巨人界之后不好交待,我怎会如此多事?

  他心中这般想法,嘴上却说:“师叔放心便是。小侄尚有炼魔仙剑、**界域圭、固灵匣、如意金卦等诸多宝物护身,不拘遇上何种凶险,总能应对。而此刻师叔师姑处境却有碍难,纵然太虚师伯不会过问,倘若李渺师叔祖前来,又该如何抵挡?”

  之前从太清门逃遁,吕乾阳已见过李渺的本事,知晓就算自家仗了陨雷尺,也断然讨不了好去,况且此时身边还有胡(蟹)平卉,更照应不过来。思及此处,已是变了脸色。

  胡(蟹)平卉见状,也轻轻扯了扯他衣袖,柔声道:“既是听潮好意,你我也莫要推辞了。”

  “也罢,暂且如此。下次见面时,你家师叔定然已是虚境中人!”

  ……

  苍茫北极,大地上的雪色晃得人目眩神驰。

  许听潮端坐云头之上,将手中百花点缀的竹篮收起,嘴上露出些许笑容。

  他方才从回春古出来,架了云头往西方而去,打算径直前往那佛门兴盛之地西元洲。临行时,月半和慕晴雨前来相送,这花篮便是便是慕晴雨小师嫂特地编制,内中盛了些谷中出产的吃喝赏玩之物。

  许听潮如今已是虚境,这些东西在他眼中不过寻常之物,但此中拳拳心意,却是教人开心。

  “吕师叔性子性子着实要强了些。”

  心念一转,他如此想到。

  按照本意,临行前他是打算用阳生扇将元水幡换回来的,但稍作思索,便知颇为不妥,生怕惹得吕乾阳将三宝尽数送还。如此,十有**要坏事,说不得这位师叔就要那些个长辈被擒住,押回门中“按门规论处”。万一料中,也不知胡(蟹)平卉师姑会落得什么下场。如此,自是万万不能因元水幡用得顺手而贸然行事,以致铸成大错。

  其实此事也说不准,就算提出来,吕乾阳也不一定会觉着面上挂不住;且就算他翻脸,将宝物还来,也并非就会遭了灾厄。但只要有些许可能,还是不要那般做的好,免得到时无法交待。

  凭借自己一身本事,没了元水幡,也无甚大碍。

  念及此处,许听潮将元磁极空梭祭出,把云头收敛,化作一道五色氤氲的清光遁入梭中,倏忽挪移而走。

  ……

  西元洲上,北庭乃九边蛮夷之地,便是西元佛国号称普渡众生,也并无多少高僧前来此处传经布道。

  在生活于此的游牧蛮族口中,北庭并非北庭,而被唤作做“札萨克”。

  札萨克是广袤得看不到边际的丰美草场,青葱的牧草能够养活数不尽的牛羊马匹。牧民们以其肉奶为食,筋骨皮毛为器,再猎取些豺狼猛兽,采摘些奇花药草,春暖花开时南下佛国边市,用此等物事换取茶盐布匹,针线衣物,诸般铁器,便可安稳度日。如此世世代代相传,已不知多少年月。

  许听潮从西元洲东北处而入,正逢佛国与北庭边市开易的时节。

  他隐在云端,俯视下方芸芸众生奔波忙碌,但见称心的喜笑颜开,失意的垂头丧气,有酒酣耳热称兄道弟的,有争执过度而拔刀相向的,更有倚楼独坐悠然品茗的……凡此种种,数不胜数。

  众生万相,烟火气十足。

  许听潮忽然一笑。

  怎的心中会生出这般念头?莫非是因为将要与佛门交道,这一路行来,多想了些佛家的经籍理念?

  大约就是如此了。

  不过此事并无坏处。自家虽是道门弟子,但亦曾习得佛经,方才这般体悟,似乎大有益处,金身之内那舍利子,竟少了些往日里的生硬滞涩。

  似这般,此番前来这西元洲,纵然寻不到炼化那长生魔藤的秘法,也不枉一行了。

  许听潮正待再行参悟,忽然神色一动,扭头看向北方天际。

  数万里之外,有两名虚境动起手来,且并非佛门中人,而是凶焰冲天的积年老魔!

  竟有魔修来西元洲上撒野,当真有趣!

  许听潮心念急转,架了云头就往北方疾行。

  此次前来,正是要寻得佛家大能,讨取一两门合用的秘术,有魔修明目张胆地争斗,说不得就能引来佛门虚境。如此机会,自是不容错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