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零二 何虑多情损梵行,不负我佛不负卿 5

七零二 何虑多情损梵行,不负我佛不负卿 5


  ?元元问空一言一行无不是魔道修士的做派,但那老和尚口口声声说他“愧对列祖列宗”,也不知两人究竟有何纠葛。-< ="" ="">-

  此事许听潮无意多作理会,只要不妨碍向那老僧借取慧光一用便可。

  老僧正自盛怒不已,唾沫横飞,这时贸然道明来意,定然讨不了好去,许听潮便安心等待。

  “哈……”

  媚姹哈欠展臂,玲珑浮凸的身躯立时显现出惊人的美好。

  老僧的训斥声顿时为之一滞。似他这等参透佛理的老僧,自不会被媚姹姿色迷惑,而是训斥了半晌,已差不多回复了平和心境。

  “问空,你当真要气死为兄不成?”

  元问空直起身躯,笑道:“兄长何出此言?”

  “既如此,便与这三个妖女一刀两断,随为兄苦心修持,也好得成正果!”

  元问空止住想要反唇相讥的媚姹,说道:“三百年前,我便几乎将一身魔功修至虚境圆满,却被你巧言诓骗,慧光临体,七千年苦修毁于一旦!三百年后,我又将佛功修至这般境界,反观兄长你,纵然佛法精深,却依旧不过凡人之躯!该好生修持怕正是师兄你,否定那一日到来时,幻梦成空,徒然教人伤感。”

  老僧不为所动,只道:“此事为兄自有计较,不劳师弟费心。你心念繁杂,不守戒律,终究不能成就菩提金身!”

  “菩提罗汉于我如浮云!”元问空用小指在耳中掏了掏,而后往侧面一弹,“大自在天魔方为我所求!既然此路已断,我哪里管得上仙界的事情?且顾着眼前欢乐吧!”

  “阿弥陀佛!”

  老僧不再劝说,只道:“终有一日,为兄要将你心中执念化解!”

  言罢,翻身上了马背。那天马四蹄一扬,踏云而去。

  许听潮见状,坐下云头一盛,方才动身,耳边就传来那元问空的声音:“小兄弟留步!”

  “不知元道友有何见教?”

  许听潮神色漠然,语气颇为不善。

  罗姹先前就被他所恶,此时有了靠山,当即就要发怒,却被元问空一把拉住了手腕。

  这汉子又恢复了之前嘻笑的模样:“小兄弟莫要误会,并非元某刻意拦你。你若打算向那老和尚求取慧光,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许听潮神色微动,问道:“此话怎讲?”

  元问空哈哈大笑,一指他云头上醉卧酣睡的本尘:“那老和尚将佛门清规戒律看得极重,你既邀佛门中人共饮,莫非还指望他给你好脸色?”

  此节倒是一桩麻烦!

  观方才那老僧的脾性行径,这元问空所说八成不会错了。

  许听潮眉头微皱,暗自懊恼不该贪图一时之快,口中却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子诚心相求,定能让大师赐下灵光。”

  “小友既然如此有把握,不妨前往一试?”

  元问空脸上笑容变作戏谑,双手重又环在胸前。

  许听潮拱手:“还请道友教我!”

  “唉?”显然许听潮的反应让元问空很是诧异,颇为失望地啧啧两声,而后才说道:“其实也不用那般麻烦!元某时时与那老和尚争执,收了他不知多少慧光,不论你有何用途,尽都够了!”

  说话之时,随手往身旁一划!虚空动荡,立时就裂开一道半丈来长的缝隙,其中精白一片,正是无尽慧光被束缚其中,涌动不休!

  许听潮见状,心下已是大喜!人力有时而穷,如此之多的慧光,便是寻到方才那老僧,也并非能在短短时日之内能够聚齐!倘若能将之尽数换到手中,大约也足敷使用了。只是若不寻到正主,这运用之法便是一桩碍难……

  不容他多作思索,元问空便笑道:“如何?小友只须与我等斗法几场,这些慧光便任凭取去!”

  “问空哥哥……”

  “美人儿休得多言!”

  元问空在媚姹下巴上捏了一把,便将这魔女制服。而罗姹和乌兰瓦兰看着许听潮,都是一副便宜你了的模样。

  许听潮微微一笑,这姓元的如此做派,分明就是要为自家红颜讨个公道。先前他故意以言语挑衅不成,此刻便用手头的慧光引诱。也幸好之前只是一路尾随双姹,否则此时或许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必定是这一家四口齐上阵,来战我这他洲来人!

  如此想法并非胡乱臆测,魔修心性向来如此。

  自以为想通其中关窍,许听潮便站起身来,遥遥一礼:“请!”

  “小兄弟果然痛快!”元问空大步向前,“这一阵便由元某接下了!”

  说话之际,他身上已是金光大作,原本漆黑的阴魔袍变作赤金之色,发髻上的白骨簪也是佛光湛湛,梵唱声声,浑身上下,哪里还有方才那般痞赖模样?倘若不知道的,定要以为此人乃是佛门大德高僧!

  许听潮观他行走间踩得虚空晃动不休,已知其修炼的佛功为势大力沉一类,心念动处,浑身上下也浮起灿灿金光!

  却是施展了金身神通!

  “嘿嘿!且吃我一拳!”

  分明一身纯正的道门真气,到头来却使出佛门金身,忒也瞧不起人!

  元问空眼中厉色一现,挥拳当胸打去!

  他右手迎风长作十数丈大小,拳头将虚空带出无数细密的彩色裂纹!

  许听潮把那太昊金母炼入金身之中,体内佛门真气已尽数用来喂养镇压,无法施展分毫佛门法术,因此也是争锋相对地一拳打出!闷雷响处,一只金蒙蒙的丈许大拳影脱手飞出,迎向元问空拳头!

  此并非法术,而是金身大力汇聚而成的拳劲!

  休看这金拳不及元问空的十分之一,其中蕴含的力道却要远远超出!这一路往前,沿途虚空尽数扭曲,而后破碎成凌乱的幻彩逆流!

  “好本事!”

  元问空大喝一声,右手已是变拳为掌,四面拍下!

  只听噗噗噗一阵轻响,金色拳劲消弭无踪,元问空衣袖粉碎,指掌颤抖!

  “不打了不打了!”这汉子甚是光棍,径直就停了手,只口中兀自不服输,“小兄弟搏击之术低劣得很,不过仗了一身蛮力,倒也勉强能胜我!”

  许听潮不在意一笑,将金身收起。

  元问空又嘿嘿笑道:“下面由我家罗姹姐姐出场,小兄弟可莫要动用这般赖皮手段!”

  “好!”

  许听潮回答得甚是干脆,半点犹疑也没有!

  元问空反倒干笑一声:“我家姐姐到底是一介女流,占点便宜也应该!”

  许听潮面色淡然,微一点头:“罗姹道友只管放手施为。”

  好大的口气!

  “哼!”

  罗姹面上煞气一现,不理会元问空递来的眼色,飞身上前,两只紧闭的眼睛蓦然睁开,现出一片深邃的魔渊,勾魂摄魄!

  许听潮不由自主地定睛一看,却只微微眩晕,就便恢复了清明。

  原来所谓的阴阳瞳魔是这般模样!

  心中念头才现,罗姹双眼中已是飞出一黑一白两道魔烟!左眼黑烟汇聚凝凝,瞬息化作一头身高七丈,头生螺纹三角,体覆金紫鳞甲,鸩面赤眼,尖牙利爪,尾如锚戟的魔怪!右眼白烟则迅速消散,顷刻就没了踪影!

  罗姹素手连扬,两道黑光射向那鳞甲魔怪,其中一件正是她先前使用那魔幡,另一件却是一袭墨金重铠!

  铠甲穿在魔怪身上,魔幡却斜插其背后,猎猎招展!

  那魔怪得了宝物,连声桀桀怪笑,身躯一摇,背后魔幡立时煞气腾腾,成千上万的魔物争先恐后汹涌而出!它双手在胸前虚虚握住,而后向两旁一拉,顿时凝出一支黑缨月牙长戟!

  众魔簇拥之下,这魔怪抬眼,不怀好意地向许听潮看来!

  许听潮怡然一笑,也不见有何动作,身上气息又是大变!

  惨惨阴风呼号,密密麻麻的阴魂鬼物蓦然凝聚,许听潮摇身一变,化作个面色苍白、指生利爪的百丈红眼厉鬼!

  “好兄弟!”

  许听潮瞬息三变,直把元问空看得欢喜不尽,“好小子”直接就成了“好兄弟”!似乎这等道佛妖鬼不忌的人物让他很有好感!

  非只是他,罗姹媚姹姐妹和乌兰瓦兰也惊愕不已!惊诧过后,就是赞赏,先前那般浓烈的敌意悄然化解大半。

  许听潮原本是打算逐一施展对应的手段,将四人尽数击败,以便之后谈及慧光时好说话,不曾想动用通幽指环施展冥府玉册上的鬼道玄功后,还未开打便取得这般效果。此为好事,但之前定下的几种厉害手段就不便施展了。

  他稍稍犹豫,那魔怪却是动了!手中长戟一指,簇拥在身旁的众多魔物便鬼叫狼嚎,一窝蜂往许听潮招来的群鬼冲杀而去!

  魔修就是魔修,不似佛道两门修士那般懂得谦让。如今见猎心喜,自是要好生争斗一番!

  许听潮也将心头犹豫收起,把手一挥,群鬼亦是嘶吼利啸向前,转瞬便与群魔绞杀一处!

  这些阴风凝成的鬼怪没有实在躯体,甫一与群魔接触,便被打得溃散开来,被魔物大军冲杀入阵中数里!但并非群鬼就这般败了,阴风吹拂不断,鬼物随散随聚,不等罗姹和媚姹面露喜色,已和群魔混成一团,彼此乱战!

  许听潮根本就不看这边战场,一双血眼四下游移。

  并非他刻意轻视,而是罗姹方才放出的乃是阴阳双魔,如今阳魔正聚众来攻,而那阴魔便隐匿了身形,四处游走,打算伺机而动,却不想一举一动尽数落入他眼中……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 ="">-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