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一一 西方虎形鸣金鼓,玄冥厚土起战尘 8

七一一 西方虎形鸣金鼓,玄冥厚土起战尘 8


  此晶石大如婴孩拳头,草草看来不过一般,但只需稍稍留意,便能觉出玄妙。{./书友上传更新}其中蕴含沉凝厚重之势,生生造化之意,便是鹤老道自忖修为精深、见多识广,也只能窥得十之一二。

  “老朽汗颜!”

  这老道面现惭色,当即就把施加在两枚玉简上的禁制告知,而后才小心将元德精晶接过,拿在手中细细查探。

  许听潮微微一笑,随手将禁制破去,神念再次涌出,往玉简一探,片刻功夫就将其中所载诸般法门记住。

  此时,鹤老道也正将元德精晶收起。他面上满是笑意,道:“事不宜迟,小友快些施展手段,将这些磁母取来吧<="con_r">!”

  许听潮道声“鹤翁稍待”,便将那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取出,抛给坤德元火包裹中的青玉剑蝶。

  这妖蝶身躯变幻,倏忽就成了个数尺高下,背声双翼的小人儿,眉眼面目与许听潮颇为相似。它接住玉壶,运起真气一催,壶嘴中便喷出一道灰蒙蒙的烟气。烟气破开虚空,在梭外重又钻出,也忙着往那巢穴探去,只在附近兜转,将巢穴中逸散来的气息渐渐收摄。

  鹤老道凝神观看,亲眼见得壶中喷吐出来的灰烟气息变得与前方凶兽巢穴一般无二,前后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顿时知晓许听潮的打算。

  似这般炼化伪装气息的宝物固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鹤老道并未往深处去想,只觉得这回收取那磁母定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了。

  青玉剑蝶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将手中玉壶催动,在梭外逡巡的灰烟方向一折,径直往前方巢穴探去!一路畅通无阻,不片刻就深入其中!

  照气息来看,这处巢穴归之前见过的五头凶兽中那两道紧挨在一起的模糊黑影所有,正中放置那一堆磁母周围,有漆黑的凶煞气息萦绕不去,却是它们设下的禁制。

  青玉剑蝶操控灰烟轻轻一触,许听潮立时就知晓其中玄妙。这黑煞哪里能称作禁制?不过是那两头不知名凶兽将自家丹气喷吐而出,拘束在此而已!

  说来也不奇怪,这些凶兽在磁脉中自生自长,炼气修行全靠自家摸索,并无哪个传授,兼且灵智也不算多高,除了天赋本能,又怎会通晓什么厉害的术法神通?

  霎时间,许听潮心头陡然轻松,一道意念传出,青玉剑蝶便将灰烟催动,毫不避讳地探入那黑煞丹气,将其中那大如磨盘的磁母摄住!

  鹤老道见状,面色微微一变,想要出声提醒,却见灰烟已把那磁母从黑煞之中摄出,缩回虚空之内!而黑煞丹气却半点反应也无!

  这老道叫了一声“好”,目光从面前影像上挪开,落在不远处灰烟没入虚空的地方。*.*泡!书。吧*

  片刻之后,虚空一阵晃动,丝丝漆黑的元磁精气先行散逸而出,那磁母紧接着被灰烟拖出虚空!

  精纯浓郁的元磁精气吞吐不休,许听潮三人体内真气一阵紊乱!

  三人都非寻常,各自施展法门,将躁动的真气压制。青玉剑蝶也径直将那磁母拖入坤德元火,放到自家脚下。它修炼的正是元磁真气,如今偌大一块磁母就在身边,精神都为之一振!

  鹤老道已是哈哈大笑:“小友好巧妙的手段!”

  “微末伎俩,不足挂齿。”

  许听潮在谦逊,青玉剑蝶却很是振奋,不需提点,自行就将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催动,灰蒙蒙的烟索从壶嘴中喷出,探入虚空把前方巢穴中的磁母一块块卷住了摄到自家身旁!

  如此不过片刻,那巢穴中就已找不到比拇指更大的磁母。

  “来了。”

  青玉剑蝶兀自不肯放弃,许听潮却忽然如此说。

  鹤老道面色微凛,太虚身上有淡淡的煞气涌动<="con_r">。

  三人太过贪心,也不曾出声阻拦,任由青玉剑蝶将人家的巢几乎搬空,终究招来祸患。

  虽然仅仅察觉到些许动静,但无疑是那两头身形模糊的凶兽正往这边悄然赶来。

  它们也不曾循着磁脉洞穴行路,而是似三人乘坐飞梭一般,径直将土石视作无物,一路穿行无阻。

  也幸好来的只是它们。

  两头凶兽潜形匿影,意欲暗中偷袭,不需商议,许听潮三人便打算将计就计,杀它个措手不及!

  三人都是灵觉敏锐之辈,尽管二兽潜行本事高妙,但几次呼吸过后,均都觉出飞梭上的元磁精气微微一振,却是其中一头凶兽遁入了梭体之中!

  另一头却在梭外缓缓徘徊。

  鹤老道眉头一皱,太虚看向许听潮。

  许听潮会意,心念动处,飞梭震动,那潜入梭体元磁精气中的凶兽已被一道漆黑太极圈住了腰身,旋转磨动!

  他这法门学自藏镜阁中那元磁宝镜内的两头元磁真鳅,威能极大,此兽被裹住,急切间挣脱不得,发出一声恍若鬼啸凄厉尖叫!

  梭外那凶兽身形一滞,立时尖啸应和,浑身爆散成一团凶煞元磁黑雾!梭中被困住那凶兽也随之化作黑烟,瞬间就从阴阳鱼中脱身而出!

  此法似是一门连体同修的天赋神通,甚是玄妙!

  许听潮驱使梭体内两仪元磁层层阻拦,依旧被其逃出去大半!

  眼看两兽就要汇合,太虚忽然消失不见!

  梭外那焦急接应同伴的凶兽连同身旁数十丈方圆的土石,也几乎同时被莫大吸扯之力摄入虚空之中!

  鹤老道惊诧莫名,两眼白光闪动,关注虚空中的变化。许听潮却知晓那凶兽已然没了活路,挥手将梭体内另一头凶兽留下的小半元磁黑烟摄来,打入一枚元磁精金之中,而后十指弹动,道道符文连珠飞出,印在那精金之上,须臾炼成个面目模糊的四寸人形怪物。

  这傀儡小人儿甫一成型,许听潮便屈指弹出一道符文明灭的五色清光剑气!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傀儡碎成两片,梭外方才逃过一劫的凶兽亦是惨叫一声,身形也分成两半,化作一蓬黑烟散入泥土之中!

  此兽身死,立时有三道凶横的煞气滚滚而来!

  许听潮把动念一催,飞梭掉头便往地面飞遁而去,不数刻,已然破地而出,冲入高空云霄之中!

  穿山甲、毒蝎和那怪虫追至地面,破开土石,却纷纷停住了身形,只仰头对准高空中的飞梭咆哮不已,不敢真个追将上来。

  飞梭之中,桌旁那石凳上一阵光影晃动,太虚复又现出身形,除去身上煞气微微盛了几分,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鹤老道却早看得分明,太虚将那凶兽摄入一处神通幻化的小天地后,祭出一方灰白石碑,只一击就将之斩杀!仿佛丝毫不受其元磁真气的克制!

  这老道自忖根本就没这等本事,尤其太虚那石碑,虽只隔着虚空看了一眼,却刺得他元神隐隐作痛,一时震骇莫名<="con_r">。

  “师伯,如何?”

  许听潮看了一眼下方岛上那三头兀自咆哮不休的元磁凶兽。

  太虚淡然道:“随它们去吧。”

  虽只洗劫了一处巢穴,但得来的磁母却有大大小小的百余块,足够炼宝之用了。

  许听潮将目光转向鹤老道。

  鹤老道本想这一老一小两个怪物偌大本事,大可一鼓作气,将三头凶兽尽数擒杀了,从容收取磁母,但听得太虚如此说,只好将这般念头压下,不舍道:“就如此吧。”

  许听潮一笑,把飞梭催动,倏忽往东方挪移出将近千万里,再把鹤老道惊得瞪大了双眼!

  既然打算前往小灵天,玉渊阁却不需着急去了,当务之急,是要寻一处清静的灵地祭炼宝物。

  一去千万里,那三头只敢龟缩在磁脉之中的凶兽自然不会前来搅扰。两头凶兽被斩杀,空出偌大一块地盘,说不定此刻它们已经在争夺瓜分了。

  许听潮任凭飞梭在瀚海碧涛上空缓缓而行,对太虚和和鹤老道说道:“此次取得如此多磁母,小子打算在梭中建一座‘元磁化灵池’,不知师伯与鹤翁意下如何?”

  “你自拿主意便是。”

  无极七杀碑太过凶煞,太虚动用过一次之后,须得耗费些力气炼化侵入体内的煞气,鹤老道如今对他两人敬畏皆有,说话行事不免有些拘谨,也顺着许听潮的话道:“造成此池,在小灵天内抵御那灵潮再好不过,老朽愿全力相助!”

  “鹤翁有心了。”许听潮逊谢,不等他说话便又道,“不过小子只以半数磁母炼制此宝,余者还要劳烦鹤翁酌情处置,祭炼些合用的宝物。”

  “该当如此!”

  鹤老道总算找回些了心气,笑着应下差事。

  ……

  定下诸事,许听潮便驾驭飞梭小幅挪移,找寻合适的灵地。

  海中厉害妖兽众多,见得这在附近兜转的漆黑物事,不免前来侵扰一番,许听潮全不理会,最多几次挪移就能摆脱。

  如此半月,终是寻到一处五行齐备之地。

  此地深处海中一条奇寒奇深的峡谷底部,有金木水火土五条灵脉彼此勾连,生生循环不息。

  许听潮催动飞梭遁入其中,除了密密麻麻的沉阴藻,一路不见半个生灵。

  这沉阴藻也是一味颇为稀罕的灵药,尤其适合修行寒性功法的修士服用,太虚只作不见,许听潮照着年月最久远的收取了些。鹤老道同为合道境中人,也看不上这等物事,不过神色间似有期盼。

  如此灵秀之地,又无妖兽糟践,自然不会只孕育沉阴藻一种灵物……

  <="_r">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七一一西方虎形鸣金鼓,玄冥厚土起战尘(八))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离经叛道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