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一四 西方虎形鸣金鼓,玄冥厚土起战尘 11

七一四 西方虎形鸣金鼓,玄冥厚土起战尘 11


  因是木行灵气转化而来,这些元磁精气兀自带有一股勃勃生机与绵长韧劲!

  许听潮面上露出笑容,元磁化灵池的功效倒是与“元磁百宝”中记载的一般无二!一挥手,灵池周围便生成一道漆黑屏障,将内外隔绝,正是那元磁绝灵神幕。

  青碧灵气依旧在滚滚汇聚而来,徘徊不去,池边砂土中无端萌出诸多嫩黄的幼芽,看得见地长作高矮大小不一的草木,郁郁葱葱,好不茂盛!

  许听潮见状,面上笑意更盛,心念动处,一截青碧藤蔓自袖中飞出。

  这藤蔓甫一接触翻滚不休的木灵气,便发疯一般生长起来,几个眨眼的功夫,枝桠就已蔓延覆盖了数里方圆,根须更是扎入土地数百丈!

  此藤自然就是那被慧光炼化之后的长生魔藤,只因损了几分元气,被许听潮养在剩余的慧光之中。如今有这等绝佳的木行灵气滋养,这般疯长,不足为奇,只是它似乎甚是惧怕元磁化灵池,根茎都远远避开十多丈远,在这灵池周围又圈出一个宽阔的圆环,不敢越雷池一步。

  许听潮走上前,伸手搭在此藤虬结的粗茎上,细细查探半晌,才满意地放开。略略思忖,又挥手取出三个玉瓶来。

  这三个玉瓶,其中两个寒气四溢,剩余一个也有迷蒙黄气缭绕,唯一相同之处,就是瓶中都隐隐有凶煞戾气透出,吞吐不休,好似找牙舞爪的冥府厉鬼!

  都过去将近三十年,这三个老怪还是那般不肯安分。

  许听潮面上笑容敛去,面前虚空忽然裂开,一抹精白的光芒投射而出,将三个玉瓶团团包裹。

  瓶中那凶煞气息顿时为之一敛!

  到底是上古大妖的精气修行而来,多少还知道些轻重。

  许听潮没有半点怜悯之心,伸指连点,玉瓶上的禁制已被解去。不过三名老怪好似将玉瓶当做了救命稻草,龟缩不出。

  三道符文明灭的清光五色剑气射入慧光之中,直取瓶腹!两道寒气,一抹黄光急急从瓶中喷出,想要拦截剑气,却先被慧光化去小半!

  惊怒吼声中,三个玉瓶砰然破碎!两白一黄三道光芒作冰凰、冰龙、土麒麟之状,各自选了一个方向激射而走!四面慧光一拥而上,只听得几声恶毒地咒骂,三道光芒中便没了声息,待得精白慧光消耗殆尽,只余冰凰、冰龙、麒麟三头巴掌大的小兽静静浮在半空,身上哪里还有半分灵动与凶戾?

  三个老怪已被抹去记忆,投入轮回了。

  许听潮十分满意这般效果,目光掠过冰凰冰龙,在那土麒麟身上多停留了一阵,但最终还是一挥手,三道星光飞出,将三兽分别摄住,而后倏忽不见。继那烟火音风四奇,这是他第二次出手收取星灵神。

  长生魔藤有这无尽木行灵气滋养,正自缓缓回复,又将三个老怪拾掇了,许听潮心头不免畅快,放眼看去,入眼尽是郁郁葱葱。

  为今之计,是要设法寻到太虚师伯与鹤老道两人,只是这小灵天好似那鸿蒙混沌,不辨上下左右,也不知该从何处寻起。接连施展了数种联络之法,也如同石沉大海,许听潮只得将此事暂且放下,专心接引木行灵气,滋养那长生魔藤时,自家也顺便修行起来。

  这灵气虽然比不得先天元水之精,但总要好过寻常,对自身也大有助益……

  不知过了多久,盘膝坐在元磁化灵池边的许听潮忽然睁开双眼。

  长生魔藤损耗元气已然回复了七七八八,神妙不在初遇那时之下,而他自身也颇得了些好处。这灵气果真是有效的,尽管所起作用微乎其微,但也算聊胜于无。

  继续修行,无论长生魔藤还是许听潮均会受益,但却不是段时日内能有效果的,这等时候,也不好耽搁。

  静静漂浮在青碧灵气的漆黑飞梭忽然微微一颤,通体星光闪耀,吃力地破开虚空,一头钻了进去。

  再次出现时,已在七万里之外。

  飞梭之中,许听潮心头不禁一沉!

  虽然早知这小灵天内五行灵气充裕得不像话,虚空也必然稳固无比,但以元磁极空梭之能,全力一次挪移竟然也只这点距离,他却不曾想到。且此地无法借助周天星力,每挪移一次,都要消耗梭中周天星核之力,却不能像在外界那般肆无忌惮地使用。

  许听潮万般无奈,只好将飞梭收起,将那牧云遁法施展,脚下聚起一团青碧色的云朵,瞬间激射而去!

  天地元气充裕如斯,这遁法威能自是大增!全力施展之下,虽然比不得在外界催动飞梭全力挪移,却也差不多有一半迅捷,倒是意外之喜。

  如此遁速快绝,许听潮倒是放心了些。纵然遇上应付不过来的凶险,也大可仗了这神通脱身而去。

  飞遁之际,他也时时将元磁护命衣催动,手中握住**界域圭,炼魔仙剑则化作一道紫芒在身旁盘旋环绕。

  一连遁行了数月时光,不说鹤老道谈之色变的灵潮,便是半个鬼影也不曾见到,似乎这地方就是个幽冥绝域,生灵不存。

  许听潮也不是半点异常都不曾察觉,行出这般远的距离,他隐约觉出周围灵气似乎稀疏了一些。若如此行进,总能脱出这死寂之地……

  这一日,许听潮正像往常一般乘云飞遁,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教人心悸的动荡!恍似山岳崩塌,大地倾覆!

  这大约就是那灵潮了!

  许听潮不敢大意,立即停了云头,将元磁极空梭祭出,一头遁入其中!

  片刻之后,原本平静安宁的青碧灵气陡然沸腾起来,倏忽就乱作一团!

  若说之前的天地是静水微澜,此刻便是惊涛骇浪!

  身处飞梭之中,许听潮双目五色清光闪动,见得梭外木行灵气变得狂躁暴虐,冲突动荡之间,生出无匹巨力肆意撕扯,虚空就好似一块腐朽的破布,不住褶皱崩裂,现出道道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缝!

  每道裂缝都是单色,或白或黑或青或黄或红,绝无掺杂,其中又以黄色最少,白色最多!

  许听潮看得元神突突直跳!这般天地之威,便是在域外那元气长河中也不多见!即便修得金身,又有元磁护命衣等宝物,怕难在其中护得自身周全!幸好元磁极空梭坚固异常,更能克制天下五行,尽管在这动荡中浮沉摇晃,却并无一丝倾覆的征兆。

  这番灵潮持续时间极长,足足三天两夜,也不见停歇的迹象。看得得多了,也能淡然处之,细细思之,也大约推断出了这小灵天的几分情形。

  灵潮中生出的虚空裂缝均是单彩,呈现白黑青红黄五色,正好对应天地五行,岂不是说这小灵天中金水木火土五行并非彼此混杂,而是各自聚拢一起?此刻所在,正是那木行之地,倘若这般缓缓飞遁,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出去,如今却有个大好的机会。

  许听潮目光落在一道炽烈如火的裂缝上。

  驾驭飞梭穿入其中,该能去到那火行之地吧?

  将目光移开,许听潮沉思起来。

  如今自是要离开木行之地的,但去往何处,却须得好生计较一番。

  火行之地定是修行火行法术的绝好去处,体内几种火行灵焰正好趁机培炼一番。但火性最是暴虐,那火行之地断然不会似这此处这般,大半时间都十分平和,去得其中,遭遇凶险也不知有多少。

  同理,金行主杀伐,只怕比火行之地还要凶险几分。剩下的便只水、土二行了。

  因为之前曾炼化过先天元水之精,自家五行再不平衡,以水行最佳,且身上又有水云道袍,此去水行之地最是安稳不过,但也绝无什么好处。那么就剩下土行之地一处了。

  许听潮紧了紧手中的**界域圭,把飞梭一催,投入一道橙黄裂缝之中!

  天旋地转,乾坤颠倒!

  牵拉撕扯中,飞梭已然来到一处黄蒙蒙的所在。

  背后虚空裂缝中有狂躁的青碧灵气汹涌而出,周围土行灵气也不甘示弱,化作道道洪流聚拢而来!似这般,虽被木行克制,但土行最是稳重,凭借数量,依旧很快将木行灵气消弭殆尽,那虚空裂缝也缓缓合拢!

  许听潮并未多关注两种灵气争斗,只放眼打量这方天地。

  看起来,与当娘藏镜阁中那坤元镜幻化的小世界十分相似,只是土行灵气精纯浓郁之处要远远超出!

  这等天地中,虚空必然更加稳固。

  此事无须查探,只看之前那木行之地因灵潮生出的虚空裂缝中,黄色最少便能看出。

  照理说,在如此环境中,行动应当极为不便,但许听潮却毫不在意,径直将飞梭收起,浑身上下蓦地燃起一层明黄火焰!

  火焰方才腾起,许听潮神色便是一凝!

  周围土行灵气不见半点驯顺,反倒闻到血腥的恶鲨一般奔涌而来,化作橙黄土石堆叠充填!

  这等架势,分明就是要将他囚困拘禁!

  许听潮眉头一挑,散去身上火焰的同时,将手中**界域圭一挥……。.。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