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四三 瑶质雕纹束精魂,八弦琴下行鬼神 5

七四三 瑶质雕纹束精魂,八弦琴下行鬼神 5


  ()  “呀!”

  许听cháo将人领到太虚辟出那修行之地时,抱着果儿的胡(蟹)平卉惊呼一声,而后满眼星光地走向前方。

  原来许听cháo从小灵天内待出来的两个灵药化形而来的兄妹正在那草地上玩耍。

  果儿从未见得这般小的娃娃,也如同胡(蟹)平卉一般,喜欢得不得了,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内中光芒闪闪。

  胡绮刃却有些哭笑不得,拉了许听cháo一下,嗔道:“你这孩子,怎用参儿草儿来哄骗你师姑?”

  这狐妖,却是把两个小人认成了“叛(蟹)逃”到芍药身边那两个凝翠园出身的jīng怪。

  许听cháo一笑:“姑姑可看得仔细了,这两个可并非参儿草儿。”

  胡绮刃定睛看去,只见那虎头虎娃的胖娃娃正将瘦弱的女娃护在身后,满脸jǐng惕地注视缓缓靠近的胡(蟹)平卉。

  胡(蟹)平卉轻言软语,极尽善意,依旧不能打消虎娃的戒备。

  “咦?果真不像!”

  胡绮刃也听过草儿参儿的事情,知晓倘若是他们,顶部不会男娃护着女娃,而应该是草儿护着参儿才对。

  “听cháo好运道!竟又寻得这般一对jīng灵!”

  “倒也算不得什么运道。”

  许听cháo只略略说了一句,各种详情,却并未提起。

  能寻得这么一对jīng怪兄妹,的确不是运道使然。在那小灵天中历经种种凶险,于五行混沌之地中找到那等灵药山谷,本就改当如此。

  其实若许听cháo愿意,定然还能多带回几个。只是外界并无那等安稳的修行环境,也无那般天地造化,将其中jīng怪小人儿带出,尚且不知于他们是盖祸♀对兄妹,也只是因为女娃根基孱弱,非得吸纳先天灵气不可恢复,方才一同跟了出来。

  许听cháo如此说话,胡绮刃只当是谦逊,她见自家这养子不愿多说,也就没有追问。

  胡(蟹)平卉果真有一副哄骗孩童的好本事,就在许听cháo与胡绮刃说话的这片刻,已将两个小人儿欣喜地捧在手中。端庄二用略带妩媚的脸上,正散发出惊人美态!

  许听cháo见了,心头也不禁跳了几跳,赶紧扭开头去。

  果儿早被这无良师姑放到地上,不过小丫头却并无半分不满,反倒紧紧靠在她身上,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瞬也不瞬地盯着两个小人儿猛看狗包子更在她面前伸着舌头左右蹦跳,尾巴甩来甩去,极尽讨好之能事。

  胡绮刃心有所感,叹道:“小姐身负灵狐王族血脉,此生想要个孩儿,难上加难。”

  许听cháo从来不知此事,不过也并未太过心上,见胡绮刃如此,便劝慰道:“一入修行,此事便已渺茫,姑姑又何必感叹?”

  胡绮刃摇头:“你却是不懂,等闲修士想要子嗣,总也还有几分可能,你师姑却几无半点消!”

  “可胡姬前辈……”

  “宫主血脉比不得小姐。”此事涉及灵狐宫隐秘,胡绮刃却似乎并不打算隐瞒,“即便如此,当年宫主诞下小姐,亦是九死一生!若非因此伤了元气,宫主早是虚境大妖,灵狐宫又何至落得这般寄人篱下的境地?”

  诈闻这等隐秘,许听cháo也不好接口,因此沉默不语。胡绮刃也并无说下去的打算。

  附近只时不时响起胡(蟹)平卉逗弄两个小人的声音。

  两个小人儿也有了名字,兄长叫“虎儿”,妹妹是“娇儿”,倒也贴切。

  左右无事,许听cháo便就地盘膝坐下,将在定胡城中购来的药材取出,弹动法诀,凭空以真气凝出一座丹炉来。

  此刻有了闲暇,正好将给果儿和包子服用的辟谷丹炼制出来。

  许听cháo真气早已反转先天,且灵xìng十足,此地又有一处先天木行灵脉,区区几种寻常药材,尚未入炉,就已重新焕发生机,品质不知增了几个品阶,而炼制出来的辟谷丹,更是非同寻常,琉若琉璃晶珠,浓郁奇香更远远飘出岛外,引得一行人纷纷侧目来看。

  此物本就是为果儿与包子准备,一人一犬立时就各自得了一粒。虎儿与娇儿眼馋得紧,胡(蟹)平卉便也讨要了些,拿给他们当零嘴吃。

  似虎儿娇儿这等灵药修成的jīng怪,区区辟谷丹,便是品质再好,于他们也是无用,不过也正是此物寻常,一炉出得又多,足有将近两百粒,许听cháo也不在乎分他们些。

  虽说飞梭每次都仅仅挪移一小段,照这般赶路,到得巨人界也只须六七rì,往来两界,尚算得迅捷,但许听cháo不愿浪费了时rì,丹药炼成之后,便入定搬运真气,修炼法术神通去了。

  ……

  一路无事。

  三rì过后,飞梭已到了凤凰、巨人两界中间处,侧面便是那漆黑yīn森的鬼车界。

  域外种种玄奇景象,胡(蟹)平卉胡绮刃等早看得厌了,正感无聊时,虚空中蓦然传来一声铮然弦鸣!

  许听cháo心头jǐng兆大增,猛地站起身来!

  “何方鼠辈藏头露尾!”

  这声呵斥却是出自吕乾阳。

  他在距离青翠小岛不远的环岛之上潜修,闻得此音,也觉出凶险,立时便怒喝出声,声音虽真气远远传开。

  胡(蟹)平卉与胡绮刃修为不济,并未似许听cháo和吕乾阳一般立时起身待敌,而是将果儿与虎儿娇儿三个小人儿护住!

  吕乾阳呵斥,并无人回答,只是虚空中又传出一声铿锵鸣声。

  许听cháo冷哼一声,索xìng将飞梭退,把周天星辰大阵展开,静待来人现身。

  他斗过的合道不在少数,亲手斩杀的虚境更是极多,就算觉出此次来袭之人非同小可,也并不觉得害怕!

  叮叮咚咚的声响忽然密集起来,飞梭正上方,虚空一阵剧烈晃动,走出个赤足红袍的抱琴老者!

  此人身躯高大,须发浓密漆黑,修为不过虚境圆满,一身气息却是坚若磐石,其神sè更狂傲已极,凌空站立,身躯周围数里竟都微微扭曲,似有天地不堪承受之重!

  许听cháo从来不曾见过这等人物!看着声势,哪里是虚境圆满?就连冯粱赫这等合道圆满的积年老怪都要逊sè三分!

  吕乾阳也知对上rì人凶险万分,不过却无半分惧怕,反倒剑眉一挑,身躯上也腾起冲天气势!

  许霆冲啊原以为有元磁极空梭阻隔,此人断然察觉不到什么,哪知吕乾阳身上气势才起,这老怪便两眼一转,目光似乎穿透周天星辰大阵,直直shè入梭中!

  吕乾阳顿时浑身冷汗淋漓,面sè不禁一变!

  这老怪物很快便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许听cháo身上!

  许听cháo只觉好似有万千钢针攒刺而来,又好似浑身赤条条地被人观看,体内如意金卦更是颤动不止,频频示jǐng!

  “哼!”

  冷哼声中,红袍老者视线立时被震碎!

  “好!好!好!”

  老者目光炯炯,连道了三个“好”字,才冷硬道:“老夫枯琴,yù请道友昨个弦上之灵,不知意下如何!”

  此言放肆至极,分明就是要将许听cháo炼作自家宝物的器灵!

  飞梭之中,吕乾阳与胡(蟹)平卉,胡绮刃三人尽皆失sè!果儿及两个jīng怪也是害怕不已,他们不知那老怪物话中的意思,两个小丫头面上失sè,唯独虎娃故作勇敢,昂首挺胸地挡在自家妹妹前方,只是手脚都有些发软。至于小狗包子,早就瘫软在地上呜呜哀鸣不已!

  许听cháo神sè反倒无甚变话,只淡然道:“许某修得周天星辰大(蟹)阵,也正yù请道友前来做个星辰主灵!”

  老怪物似乎知晓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闻言两眼微微一凝,看向脚下璀璨星光的目光多了几许凝重,但并未退避分毫。

  “既如此,你我便各凭本事!”

  “正有此意!”

  说话间,两人身上气势猛增数十倍!

  吕乾阳自忖不是那老怪物对手,飞身遁将过来,将胡(蟹)平卉一干妇孺护住。

  “此地有师叔护持,听cháo只管放心斗法!”

  许听cháo微一点头,便化光腾空而去。

  那老怪已是将怀中古琴一横,右手往其中一根弦上按下,而后轻轻一拨!

  铮之声大作,恍若沙场熬兵,一道锋锐气劲凭空凝聚,往漫天星光急斩而下!

  许听cháo心念动处,道道星力奔涌,往那劲气迎去!

  此音为商,主金,所凝聚劲气正合金行锋锐杀伐之秉xìng,一路斩下,四面涌来的星力无一合之敌,轻易就被斩得崩碎!

  红袍老怪见状哈哈狂笑!

  只这一试探,他已知脚下这星光不过寻常,分明不是修行那门大(蟹)法之人凝聚,当下再无顾忌,五指齐动,弦颤阵阵,宫商角徵羽五音齐下,金木水火土五行汇聚,恍似那山岳崩摧,大江奔腾,瀚恒覆,往星光之上隆隆压下!

  正当得意时,漫天星光猛然扩张,远处座座星辰更是璀璨夺目,浩瀚无匹的星力倾泻而下,只瞬息间,就将方圆数万里变成一座无垠星空!

  “此阵虽妙,焉能困我!”

  红袍老怪大喝一声,那翻滚纠缠的五行气劲也是四面扫荡而出……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