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四八 寂寥星辰摇落处,问君何事到天涯 3

七四八 寂寥星辰摇落处,问君何事到天涯 3


  周天星辰大阵之中,数十弟子来来往往,搬运许听潮这些年搜罗来的诸般物事。(,--网)

  吕乾阳见得诸多同门,自有许多话说。

  胡(蟹)平卉、胡绮刃与白灵素均为狐妖,这两日也早已熟识,又有虎儿娇儿两个小人儿牵线搭桥,几乎立时就成了无话不说的闺中密友。

  芍药早早跑来迎接自家哥哥,正主儿没见着,却先瞧见了与草儿参儿一般涅的两个小人儿,立时就忘了本意,自来熟地挤入三只美女狐中咋呼起来。而草儿参儿虎儿娇儿陡然见到同类,也是高兴得很,不一刻,虎儿与草儿玩到了一起,娇儿与参儿则还在呆呆傻傻地互相对视……

  一月之后,许听潮伤势才告痊愈。他与敖珊一别数十年,此番再见,自是情浓似蜜,先前身上有伤也就罢了,此刻好转,哪里还把持得住?多少旖旎,说之不尽。

  沉湎数日,许听潮方才与敖珊收起元磁极空梭,来与众人相见。其间种种,无非是些嘘寒问暖的事情,倒也不须赘述。只是黎元禾与高婶两位长辈见得许听潮已然无恙,十分高兴,而陶万淳得了许听潮这些年炼出的太昊精金以及那记载“元磁百宝”的玉简,也是老怀大慰。至于祁尧,早被那些产自小灵天的灵药吸引了全副心神,带了乖巧的二弟子谢瑶儿躲在丹房炼药,照这般架势,没个七八上十年不会出来。

  与门中亲友好生聚了十余日,许听潮又与敖珊乘坐小挪移阵法前往东极洲。见得许恋碟,姐弟自是不免一番亲近,而与郭雄狮铁黑虎等交好同门走访游玩,也是一桩乐事。只敖凤不满敖珊“吃独食”,生生将许听潮“霸占”了好几天,即便被好一阵嘲笑,也是不管不顾。

  许听潮本来打算留下帮忙的,却被许恋碟赶走,要他好生修行,以应对那玄煞勾武千年之约。此事十分紧要,甚至关乎钧天上院生死存亡,许听潮也就没有坚持,辞别众人,回到了钧天上院↓十年才得一聚,敖珊敖凤委实不愿与他分开,但也知轻重,都没有随同回转,而是留在东极洲,相助苍山缴开府。

  苍山缴不似太清门那般底蕴雄厚,开府一事又非同小可,尽管有太清别院和钧天上院相助,人手也略显不足。

  巨人界自从数十万年前就开始衰微,及至百多年前血妖收取雷霆绝域那神魔躯壳,方才陡然好转,说句地广人稀,半点不为过↓因界内诸般灵地数不胜数,苍山缴想要寻一处来作为门派根本,并不算多难,只是布置护派大阵与弟子来源却是个难题。

  护派大阵所需灵材极多,常见的就算用量极大,众弟子缓缓收集也就是了,且还有那逸仙洲上的被逐渐破开了禁制的西神都,总有集齐的一天。但有些稀罕之物却着实不易寻找,这等物事,西神都中定是有的,且数量不少,但都藏在极凶险的禁制深处,便是虚境老怪前往,也不见得能薄性命。

  许恋碟与转修了幻日大(蟹)法,且炼成魔剑的褚逸夫绝不比虚境逊色,但修行界环境好转,各方势力都在埋头扩展,数千年以内,断然不会有什么大的风波,因此纵然护派大阵十分紧要,也不必急着建成,钟离晚秋自然不允两名如此有潜力的后辈去行险№听潮与血妖更不会答应嫡亲姐姐做这等事情。

  西神都一途不同,其次就是向钧天上院与太清别院求助了。但两派动用各自关系,效果都不大。

  太清别院开府不过区区百余年,在本界并无交好的大派,只与些散修和小门小户往来密切,这些人物门派都不富足,也都帮不上多少忙。太清别院还能依靠本宗,但本宗建造两座接引仙阵就几乎耗尽了财货,且自从钧天上院立派,宿璇玑转而交好许听潮,两派交情也就淡了,想要本宗拿出珍惜物事来助苍山缴开府,如何能成?至于向本界大派去信借取,也是应者寥寥,只得了无足轻重的些许。

  而钧天上院开派虽晚,但血妖已将幽云洲上各派及散修中的虚境尽数掌控,加之他与许听潮都还有些积蓄,倒是拿了不少出来№恋碟性子好强,在许听潮血妖眼中,支援姐姐天经地义,她却认准这些物事都是借的,将来定要还上。其中未尝没有顾虑褚逸夫脸面的心思——此人本就被当做苍山缴下一任掌门,已受了许听潮几桩好处,此事力所能及,自然不愿再白拿。

  许听潮闭关修炼,许恋碟便找上血妖说道,血妖拗不过她,就将拿出的东西都折算了货值,提议可由苍山弟子前来领取钧天上院门派事务,以完成后获取的宗门符箓来偿还∫为了不让苍山弟子觉着此为苦差,每次获取的符箓也只逢十抽一,并不完全收缴,其自身濒的,亦可到东极洲那周天星辰大阵中的坊市购买货物,抑或径直到鸿胪殿(钧天上院设八执事、考功、明德、典型、掌刑、直授、登仙、鸿胪八殿,法、丹、器、药、符、阵、乐、灵、冥九房,鸿胪殿专事对外)换取所需物事。丹药法器,符箓傀儡,灵材灵药,法术功法,修行心得……甚至到门内听诸位长老**的资格,但凡展示出来的,皆可兑得。

  此事两方都能受益,许恋碟自无异议,回转一说,钟离晚秋便做主定下。哪知施行方才数月,就有散修听闻,纷纷找上门来,也要如同苍山弟子那般,接取钧天上院宗门事务来完成。

  散修无依无靠,修行诸般物事都紧缺得很,旁的也就罢了,作为根本的炼气法门往往极为粗劣,平日里也几乎不得前辈传授,修行甚是艰难,如今有了这等机会,怎不牢牢抓紧?即使此事不一定能成,也要尽力争取一回。

  钧天上院因此生出了争执,不过很快就有了回应。鸿胪殿中又另外列出诸多事务,多是在外界搜集灵材,种植灵物,勘察山川地理,传信护送,悬赏征收灵材、术法、功诀之类的事情,也有些炼丹制器的差事、修接取完成后,却是照事先评定的符箓数量足额付给,不受盘剥。

  此举不能说尽善尽美,但也赢得一片赞誉,乃长远大计。

  如今巨人界个大陆洲之间有小挪移乾坤阵连通,虽说这等挪移阵法大都掌握在各家门派手中,不过只须支付些财货,倒也能够使用,因此各洲往来也算方便。

  钧天上院颁布差事的消息传开后,有散修不远亿万里乘坐阵法挪移而来。东极洲夸父族附近的周天星辰大阵内外,整日里熙熙攘攘,好生兴旺♀般势头,甚至逐渐向妖域转移。

  夸父族本来极为排外,但有血妖从中斡旋,与外界修士接触得久了,也觉着其实这些异族并非那般可怕,彼此间的交流逐渐也多了起来。

  任何族群都不乏天才,只是少了让其驰骋的疆场,短短数十年,夸父族中就有人琢磨出了新的神文法术,比之前的粗疏大有改进。

  修行界风气渐改,此种变化,多不胜数。苍山缴开府的两大难事,护派大阵的布置只怕要拖延不少年月,但弟子来源却要好办得多。

  弟子从何而来?苍山缴不似钧天上院兼容并蓄,自然只有凡人。

  东极洲上人烟稀少,钧天上院却将幽云洲富足之地掌控,苍山缴想要收徒,前往幽云洲就成。不过苍山弟子大都只有炼气修为,不能辟谷,衣食住行却不能全然脱离了凡俗,如今还有钧天上院与太清别院支应着,待得将来别府立起,却不能如此,从幽云洲迁移人口势在必行。

  此事之前留在巨人界的凤凰界各派做过,也算有了参照。

  修士体质不知胜过凡人多少倍,且往来之际人数也不会太多,故能乘坐挪移阵法,苍山缴要大量移民,却是不可能了。就算能以宝物护住了凡人,使其不受虚空挪移之际种种外力所害,但开启挪移阵法的消耗就大得惊人,实在得不偿失↓是因此,苍山缴也学着各派当年,砍伐万年灵木,采掘金铁玉石,收割棉麻丝诸般纤材,合举派之力炼制了几艘硕大无朋的飞舟,径直驶往幽云洲。

  苍山缴虽不似各派那般,多有虚境老怪坐镇,但许恋碟与褚逸夫一身本事却远远胜过等闲虚境,还有众多亲友相助,护卫飞舟穿洋过海的人手极多,更有东极洲西方海中的龙宫遣来一支水族大军沿途护卫,安稳得很。唯一坏处就是飞舟笨拙,在两大陆洲之间来回一次就需数年时光……

  凤凰界在巨人界上开立别府的远不止苍山缴一家。除去栾凌真的天尸门早早就举派迁来,灯承洲上素来的与太清门交好的忘情宫,寥芳洲玉渊阁,吴霏虹开创的术数一脉,以及找上太清门的几家上古大派,甚至灯承洲南糊族也都走通吕乾阳的关系,遣了些资质绝佳的弟子,由两名虚境大妖带了来。

  这两名大妖许听潮都认识,正是他未成道时惹得冥府夔牛闯南海遇见那“见面分一半”的胖孔雀,以及黑身漆黑长毛的沧水猿。沧水猿甚至见过两次了,数十年前他陪同吕乾阳前往南海与胡(蟹)平卉,这老怪就是桃花圣母遣来阻挠试探之人……[(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