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五一 寂寥星辰摇落处,问君何事到天涯 6

七五一 寂寥星辰摇落处,问君何事到天涯 6


  许听潮曾在那藏镜阁中得了太阴太阳两面星辰幡,稍稍观瞧,就看出面前这巨幡的根脚,赫然也是一面!只不过其所主星辰唤作“精吴”,而汇聚星力与太阴星幡接近,同为阴柔。

  他目光一转,落在脚下两名被制住的妖修身上,他们方才分明就是在祭炼此幡!

  就不知此间人有何来头,竟然懂得祭炼星辰幡这等秘法,却是不可小觑!

  许听潮双目五色清光闪闪,眉心祖窍也有神念涌出,四面散去,如此良久,自忖将周围禁制查探得清楚,方才收了神念法术,挥手往高坛打出几道法诀。

  这座巨山之上,除了脚下高坛,余处并无什么禁制,而这高坛似乎也是专为祭炼精吴星幡所造,无有囚困、杀伐、迷幻之能,不过许听潮还是按照自家推测,打出法诀,将坛上禁制关闭。

  他也是初次见得这等高坛,此前虽将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练得小成,心头有些体悟,但也并不指望能够一时凑效,但此刻来看,似乎有些低估了自家本事。

  再仔细检查了一番,许听潮一挥手,五色清光洒到两名瘫倒的妖修身上,撤去口舌禁制。

  “大胆蟊贼,竟敢拘束我等,擅动法坛,真当我主金翎杀不得人乎?!”

  口舌甫一得了便利,那女子便喝骂出声!男子大急,斥道:“小妹休得胡言,还不住口!”

  许听潮神色已冷了几分,淡然道:“我自练法,干尔等何事?妄自搅扰,可知某亦有杀伐手段?”

  两妖面色一变,男子忙道:“道友息怒!蔽兄妹身受禁制,囚困于此遭人驱策,实在身不由己!得罪之处,还望道友海涵!”

  “哦?”

  许听潮面色不变,只道:“此间主人有何根脚,你且说来。”

  “这……”男子迟疑片刻,神色就变得决然,“事涉身家性命,在下不敢妄言!”

  许听潮面色再冷,男子双目一黯,女子却是焦急不已,嗫嚅不知如何开口。

  就不知这兄妹二人被种下了何种禁制,就算知晓许听潮不怀好意,也不肯透露此地主人的分毫讯息。

  许听潮观瞧一阵,知晓再是逼迫也不会有结果,便挥手将两人重新禁制,迈步上前,伸手扶住那星幡。

  那兄妹二人见得许听潮这般举动,皆是大惊失色!奈何浑身无力,体内真气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星幡逐渐缩小,化作三尺长短,落到许听潮手中。

  精吴星幡到手,许听潮也不管坛上兄妹,脚下云头一起,便往下一处星力充沛处遁去。就方才所见,可知此间主人待下当是甚为刻薄,如今失了星幡,这兄妹二人断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牧云遁法迅捷无伦,不片刻,许听潮就又到了一座虚悬巨山之前。此山山巅之上,也有一方九层高坛,坛上却无人驻守,也无星幡,只一团迷蒙星力翻翻滚滚,极是磅礴浩瀚。

  这般情形有些出乎预料,许听潮左右查探一阵,便将那星光收了。他修炼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正需海量星力来增进修为,这高坛上的星力,虽只针对一特定星辰,却也是大补,断然不会放过了。

  似这般,许听潮往来奔走,数日之间,就洗劫了千余座巨山高坛,共得星辰幡一十四面,其余皆是浩瀚星力,收获不菲。只是除了当初遇见那兄妹二人,就再不曾见过任何修士。

  许听潮不知此地主人为何这般沉得住气,不过剩余星力充沛处尚有两千余处,一一拾掇过去,将其中星力星幡尽数取了,大概那人就会出来相见。

  又七日,许听潮已来到最后一处高坛。

  这高坛并无任何不同,坛上也只一团璀璨的浩瀚星力。

  之前所料却是全然错了,三千余处高坛均被洗劫,只余这一处,那隐在幕后的老怪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许听潮心头颇为不安,暗自以精血催动那如意金卦,却不曾得到任何警示。

  在凤凰界小灵天内,如意金卦曾被蒙蔽过一回,但许听潮自忖修为今非昔比,又练成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这等无上法门,凡界之中,便是隐修天仙想要对自己施展蒙蔽天机之法,十有**也不会得逞。此地主人不过区区一合道,断然没这本事,因此如意金卦所示,九成九不会错了……此地主人究竟是何打算,委实教人猜想不透。

  左右此行几乎没有凶险,许听潮也不再顾忌,挥手将坛上星力收了,脚下云头一起,便往浓雾深处遁去。

  这十余天,他已将此地走了个遍,只余深处不曾去过,而那故弄玄虚的合道老怪正隐身其中。

  那老怪丝毫没有掩饰自家气息的打算,许听潮驾云飞遁,一路奔驰,半日之后,便来到一处云蒸霞蔚,上不见顶,下不见底的巨山之前。

  此山一改之前见过巨山的冷清,处处亭台楼阁,禁阵森严,修士数目极多,怕不下百万!观其气息,尽是妖修,不见半个人族!其中有三千余人赫然更是虚境!好在合道老怪仅只一人,其气息自山峰上方云霞中隐隐传来,和煦温婉,不类男子。

  许听潮不敢贸然闯入,便在山腰前方停了云头,驻足观看。

  早有修士察觉,赶上前来迎接。

  来人是一皓首红面的虚境老者,其身后还跟了五女四男九名元神,皆是美貌俊秀之辈。

  老者未语先笑,远远稽首道:“道友远道而来,我家小姐恭候多时,特地着老夫前来相请!还望道友不吝玉趾,随老夫前往相见!”

  这老妖伸手肃客,许听潮却无甚表情,淡然道了声“有劳”,便将云头催动,跟在他身后缓缓飞遁。

  此举惹得那九名元神十分不满,许听潮只作不见。自家此来并未抱有任何善意,又何必在乎旁人感受?

  老者来迎接时十分热情,一路上却不说话。山间阁楼中的修士也对一行人指指点点。

  许听潮用心观察,只见满山修士大都郁郁不欢,其神色也各不相同,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叹息同情,或是木然冷漠……不一而足。

  似这般,却对自身有利。

  许听潮留了个心思,暗自思忖那合道老妖婆究竟做了何等天怒人怨的事情,教满山修士尽皆心怀愤懑……

  “前方便是小姐所居之群芳阁,道友且自去,恕老夫不能作陪了。”

  老妖往前指了指,抱拳施了一礼,便自退去。那九名男女亦是跟随,只临去时好几人都冷哼出声。

  许听潮看也不看,双目直视山坳间那群芳阁。

  飞瀑流泉环绕左右,绿树芳草掩映其中,簇簇姹紫嫣红竞相绽放,三五奇石,几条小径错落其间,有蜂蝶蹁跹,鸣禽嬉闹。廊檐横斜,曲折通至那临水小榭。

  榭中一肤白如玉的丰腴女子斜倚玉榻,左手支颌,右手持一流光溢彩的金色长翎,正笑盈盈地往这边看来。

  许听潮两眼微微一眯,目光落在那金翎之上。

  前些日炼法时那金光,定然就是此翎所发!

  那女子微一抿嘴,丹蔻般的指头在金翎上轻轻抚动,珠玉相溅般的声音也自响起。

  “道友将妾身三千启星坛劫掠一空,有多大的怨气也该消了,怎的还对妾身冷脸相向?”

  虽然早有预料,许听潮闻言还是神色一僵,暗恼这些时日尽做了无用功。体内真气运转,将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转接到金身之上,方才一抖袖,凌空踏步,径直穿入那小榭之中,在女子面前的圆凳上坐了,冷声问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这般相请许某来此,有何贵干?”

  “原来道友姓许。”

  女子嫣然一笑,也不起身,只坐直身躯伸个懒腰,曼妙毕现,幽香暗浮。

  “妾身彩雀,本为百禽界修士,为避仇家,特地远涉域外,来此开辟小百禽界,秘炼宝物玄法,以图昭雪。此番冒昧延请,却是要借助道友妙法,炼制一套周天星幡!”

  这老妖婆果真通晓全套星辰幡祭炼之法!

  许听潮心头不禁微微一跳,似这等法门,与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不相上下,而持有者断然不会是小门小派!

  “这百灵大界之内,通晓周天星幡完整祭炼法门的,也只妾身一人。道友若应下此事,妾身便以此法作为酬谢!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许听潮心念电转,若能当真学得这等法门,于自身无疑有绝大好处,钧天上院也将受惠,只是为此惹上一方绝大势力,似乎得不偿失……

  彩雀见许听潮犹豫,也不催促,又慵懒地躺倒,饶有兴味地托腮观看。

  这位小道友不止修为惊人,本身也着实俊朗不凡,耐看得很……

  许听潮心下踌躇,但委实舍不得这等法门,强行将一肚子怒气压下,抬眼来看,却见得彩雀怔怔凝视自己,目光迷离,当下神色就一冷!

  彩雀立时惊醒,却并未恼怒,而是咯咯娇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道友切莫如此。”

  分辨了一句,许听潮面色反而更见冰冷,彩雀便转了话题,说道:“道友且听妾身将前事一一道来,再作决断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