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五五 太虚真人破空去,封魔大阵始崩离 3

七五五 太虚真人破空去,封魔大阵始崩离 3


  数百年不见,当年的侍剑老魔与如今的玄煞勾武判若两人。[>

  大红衣袍下是青紫肌肤,两只眼眸漆黑似无底深渊,望之死寂一片,身旁有灰黑煞气环绕,凶威极盛!

  血妖远远见得,大笑道:“前次还不觉着,道友身上尸臭愈发浓郁了也!”

  玄煞勾武见一干合道老怪遁来,便停了攻打五行灵坛,听得血妖如此说话,却不曾有半点情绪流露,只说道:“此战便定生死!”

  许听潮必然正往回赶,玄煞勾武自忖修为未复,无法应对那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不得不如此急切。话音才落,身旁灰黑烟气便凝出十二头凶兽来,正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

  这老怪物干脆,血妖几人也爽快,不过最先出手的却是血府老人!

  血妖这便宜师侄在西神都中得了莫大好处,一出手就是数件仙府奇珍!袖中飞出九柄血焰飞叉,六只摄魂螟虫,各寻一头凶兽扑去!其脚边轰隆一声巨响,凭空落下一口黑色晶棺,棺盖打开,蹦出头四眼利爪的魔尸来!

  这魔尸正是冯粱赫赠送的玄离秘魔傀儡,修为也是合道,一身凶焰比之玄煞勾武凝出那十二头凶兽半点不差!嘶吼一声,便选那老牛撞去!

  便是如此,血府老人手段也未尽出!只见他翻手取出一卷黑绢,喃喃念咒做法,方圆数里之内阴气大作,也不知多少冥府鬼物悄然蜂拥而来,将那十二头凶兽尽皆围住!

  这黑绢名唤幽冥引,也是在西神都中得来的仙府奇珍,当年相助太虚与冯粱赫收取无极七杀碑和太昊无极钟时几乎毁去,血府老人也是花费了偌大力气方才重新炼好!

  铺天盖地的鬼物最多不过元神修为,但胜在数量众多、悍不畏死,被那十二头凶兽一扫便灭去一片,依旧源源不绝涌上!

  比这些鬼物更凶悍的却还是一道道血色身影!

  血府老人得了血妖通天大(蟹)法真传,利用幽冥血海的便利,这数百年来炼了不知多少元神境的血煞妖,此刻放出,只管冲上去抱住那十二头凶兽,而后自行炸开!

  在一干合道老怪眼中,元神境的血煞妖只能算修为低劣,但以这等惨烈的手段将浑身修为在瞬息之间尽数释放,每一次都不比虚境圆满修士倾力一击逊色!玄煞勾武凝出那十二头凶兽固然厉害,也抵挡不住,不一刻便都被炸散了身形,周围围攻的鬼物更是被误伤无数!之前冲上前那玄离秘魔傀儡不敢多作停留,早早抽身退走!九柄血焰飞叉和六只摄魂螟虫不过佯攻,也已被血府老人收回。[.看小说就到~]!

  如此狠厉的手段,惹得一干合道老怪人人侧目,玄煞勾武周身灰黑烟气环绕,似是根本不在乎漫天接连爆开的血光,死寂双目直直盯住血府老人!

  不等他有所举动,冯粱赫与太虚双双出手!

  两人一个祭起无极七杀碑,无匹灰芒往玄煞勾武激射!一个催动太昊无极钟,幻化诸天,封禁虚空,堵住四面退路!

  鹤老道也将几件元磁宝物祭起,却不攻敌,只把几人身形护住!

  李笑春似是受惊不小,正自瞠目结舌,手中驭兽斋也无半点动静!

  血妖嘿然一笑,摇身变作三千丈巨人,手持一柄千五百丈的湛金巨斧,兜头便砍!花花儿和哼哈老祖都被当作了护身符、替死鬼,容不得先出意外,他惯用的都天血灵幡威能大减,是以并未祭出。

  五人联手来攻,玄煞勾武却只冷哼一声,身形一阵闪动,避过那太虚所发那灰色剑气,而后张嘴吐出十二点色泽各异的光团。

  这些光团分明就是类似修士元神的物事,血妖两眼一亮,暗中催动秘法,两道通体血红,手持厚背鬼头大刀的身影在玄煞勾武面前现了身形,抡刀便往其中一团金光砍下!

  玄煞勾武终是变了脸色,双手齐动,闪电般插入两道血色人影体内!

  下一刻,两道人影轰然爆碎!

  虽如此,那金光还是被鬼头大刀斩中,气息立时衰弱小半!

  金光受创,其余十一团却已收拢周围煞气,凝聚了身躯!

  玄煞勾武这才不慌不忙往上方一挥袖,灰黑煞气汹涌而动,将血妖劈下的巨斧抵住!

  冯粱赫眼睁睁看着一团白光化作白毛旋角的三丈巨羊,面色立时变了!

  “鬼金羊?!”

  这老道连忙往别处看出,面色就又难看几分!

  血妖与太虚、血府老人、鹤老道三人的面色也不怎样,唯独李笑春不明所以。[看小说就到~]

  绿箭老祖已被他唤出,却只在周围游走。而他则满脸审慎,目光在十一头凝聚出身形的凶兽身上逡巡。

  险些被方才那两道血影斩杀一头煞妖元灵,玄煞勾武自然不会高兴到

  哪里去。他不管血妖等人如何吃惊,只张嘴喷出一口黝黑精血,让面前金色光团吸纳,稍稍补充其元气。

  那金光吸纳了精血,气息顿时为之一盛,约莫回复到之前**成,也自聚敛煞气,幻化成一头浑身金鳞的神龙!

  “果真是亢金龙!”

  尽管早有预料,血妖与冯粱赫、太虚等合道老怪还是不禁心头一沉。

  “你等既知本尊这十二煞妖根脚,也该知晓死于它们之手算不得冤枉!去!”

  一声敕令,龙蛇虎兔,鼠牛鸡狗,马羊猪猴,十二凶兽齐声嘶吼,四头合围太虚,两头夹击冯粱赫,两头追逐血府老人,两头牵制血妖,剩余两头,却各自往鹤老道、李笑春而去!

  太虚一催无极七杀碑,灰色利芒四射,四头煞妖不敢直缨锋芒,纷纷避走!血妖嘿嘿而笑,一斧就将左面大公鸡斩成两半!方才被玄煞勾武抓碎那两道血影也凭空凝聚,往右边的赤毛猴子杀去!

  那猴子见得两道血影往自己奔来,似乎十分害怕,转身便走!

  这两道血影,正是血妖夺自鬼车界玄阴老祖那斩灵台上的两名斩灵神卫,就似许听潮那玄元斩魂刀一般,斩杀元神灵体,无往不利!数百年已过,血妖口中的“钧天血府”已然炼成,斩灵台也已成了此府的一个部件,两名斩灵神卫早非原本面目,被血妖重新祭炼,成了“血神卫”,更增神通!

  此刻牵制血妖的一鸡一猴,乃是仙界二十八宿神兽中的昴日鸡与觜火猴!若非只余元神,身躯也不过区区玄阴煞气凝就,如何会怕了血神卫?

  太虚与血妖皆是大占上风,其余四人却没这般便宜!

  冯粱赫已将太昊无极钟祭出封禁虚空,以防玄煞勾武逃走,此时身上无甚厉害宝物,便有些吃不住两头煞妖围攻,只得借取太昊无极钟些许威能阻拦牵绊,且战且走,看似不敌,其实无甚凶险。

  血府老人有诸多宝物傍身,加上众多悍不畏死的冥府鬼物与自家祭炼的血煞妖,对上两头煞妖,还算有攻有守。

  鹤老道虽只应付一头,却依旧抵挡不住,只凭了身上元磁诸宝守住阵脚,偶尔方能反击一回。

  最不济的便是李笑春。

  他那役兽绿箭老祖没有族群相助,本事低微得很,哪里是上界神兽的对手?只一个照面,就遍体鳞伤,落荒而逃!若非他乘坐一头极善飞遁的灵禽四处躲避,早丧身在那室火猪獠牙之下!

  玄煞勾武放眼一看,立时就盯上这枚软柿子,身上煞气一盛,竟强行撕破虚空,挪移而去!

  血妖心头对李笑春这等小人即是不屑,只是碍于身份,不能不救,正要挪移过去,昴日鸡与觜火猴便冲将过来,瞬息就到了面前,一副搏命的架势!血妖无奈,只得挥斧将两兽赶走。如此耽搁,却是错过了搭救时机!

  冯粱赫、鹤老道与血府老人一时三刻也抽不开身,便是有心来救,十有**也赶不上。

  李笑春惊惧不已,深悔当初为何不多取一枚“借物代形神符”,若如此,加上修成的“替劫大(蟹)法”,便可抵挡两次殒身之厄!此刻多想也是无益,他心中急急呼唤,要将绿箭老祖召回身旁,说不得关键时刻还能再挡下致命一击!

  这般念头还不曾转完,玄煞勾武就已从他身旁虚空走出,挥手就是数道灰黑煞气四面围住绞杀!

  李笑春大呼一声,不管不顾地往上飞遁!

  狂莽一般的煞气合围,先将他座下飞禽绞成漫天血雨,再盘旋而上,裹住他身躯!

  又是一蓬血雨飞散!

  玄煞勾武双目中冷光一闪,还待绞杀,身后却有灰色利芒激射而至!

  正是太虚迫退四头煞妖来救!

  无极七杀碑乃杀伐之宝,品阶还在仙府奇珍之上,威能至大,玄煞勾武不敢多留,架了遁光避走!

  灰黑煞气散开,李笑春重又凝出身形,面色惨白如纸!

  玄煞勾武何等老怪?便是有替劫大(蟹)法,依旧不免身受重创!

  他这般脸色,倒也不全是因为伤势沉重,少说也有小半是被吓的!

  “师兄救我!!”

  这声呼唤凄厉至极,好似杜鹃啼血!

  血妖只觉面上无光,扭头追上那觜火猴抡斧便砍!

  太虚淡淡看了李笑春一眼,大袖一拂,背后无极七杀碑立时射出数道碗口粗的剑芒,往血府老人而去!

  血府老人附近虚空微微一晃,玄煞勾武踉跄跌出!灰芒恰好射至,这老怪慌忙躲避,却还是吃其中一道擦中,半只手掌被削去!

  冯粱赫见状冷哼一声,面色方才好看了几分。

  他以太昊无极钟封禁虚空,竟还教玄煞勾武施展出挪移之法,险些将李笑春斩杀,面上哪里挂得住?此番与太虚配合,伤了这老怪手掌,才算出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