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七一 钧天血府幽冥主,犁庭扫穴号万屠 12

七七一 钧天血府幽冥主,犁庭扫穴号万屠 12


  细柳来势汹汹,琥珀仙子双手往面前一捧,并拢的双掌中就出现一枚紫光莹莹的透明宝石!

  琥珀仙子出身紫烟琥珀界,所驱使的宝物也是一枚琥珀!

  她凝视五道激射而来的云雾剑气,也不见其余动作,虚空中就忽然溢出硕大一滴粘稠的紫色液体!

  细柳一惊,慌忙将五云剑气催动,堪堪从紫液一旁掠过,并未落入其中!

  琥珀仙子已将视线转开,落到细柳遁光之上!

  半空那团紫液微微一个模糊,便不见了踪影!

  细柳心头直跳,身躯周围蓦地燃起数尺高的透亮清冽火焰!

  这火焰正是当年许听潮赠与的太上空灵火,方一燃起,方圆数十丈内的虚空就好似熔融一般!

  这般灵焰的源头还在太虚身上,细柳没有太虚那般演化乾坤的神通,但也足以让身旁这数十丈方圆暂时从周围天地剥离!

  琥珀仙子见此,眼中却露出几分嘲讽。

  细柳只觉四面八方紫光一闪,就被凝固在百丈大小一块紫晶之中!

  这般变故,让巨人界一干修士吓了一跳!尤其是元上,见得自家爱侣被那紫晶凝住,一颗心都提到了嗓门,面上满是焦急担忧!

  好在不等他有所动作,细柳的身形便在紫晶前方出现!

  她浑身依旧透明火焰熊熊,却不曾有之前那般从天地间剥离的异象。

  尽管安然脱困,她却没有半点好脸色,只伸指往那不知何时迂回斩到琥珀仙子身旁里许的五道云雾剑气虚虚一点!

  “散!”

  五道剑气应声爆碎,瞬息化作弥天大雾,将方圆十余里尽数笼罩!

  琥珀仙子虽觉出不妙,却也来不及避走,只顷刻就被浓雾吞没!

  滚滚浓雾之中锐啸阵阵,好似有无数飞剑攒刺斩击,把随同琥珀仙子前来的三十多个虚境看得面色发白!反之,巨人界一方则几乎人人舒气,元上更是面露笑容,目光落在细柳身上,柔和如水。

  他这般含情脉脉的模样只维持了片刻就变作凝重。

  那琥珀仙子竟将自身封在一枚一般无二的紫晶之中,生生顶着无尽剑气斩击,不急不缓地自云雾之中飘出!

  她这一现身,随同而来的三十余虚境立时心气大振!

  细柳面色微沉,把身躯一摇,便化作一头翼展两百余丈的硕大青鸾,仰头清唳!

  霎时间,融灵道中风云汇聚!方圆百里之内,阴邪煞气急剧退避,天空之中有星星点点的赤光凝聚!

  琥珀仙子再不复方才那般从容,不过却是散了神通,对身后三十余人轻声道:“走!”

  言罢,当先破开虚空挪移而走!

  其余虚境也依法施为,片刻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细柳显然不甘心,召回五云剑气一斩,顿时也将虚空破开,振翅窜了进去!

  元上生怕她吃亏,也赶紧挪移追去!

  血妖嘿嘿一笑,身躯陡然化作漫天血雾,而后纷纷没入虚空之中,正是那“碎空遁法”!

  其余老怪自然不会看着,也都纷纷挪移跟上!

  这次追赶并未行出多远,仅仅万余里,血妖就见到元上和细柳的身躯。

  细柳已然变回了人身,正掐动法诀,向前方地下射出密密匝匝的赤红火矢!

  下方有一眼看不到边际的低阶妖兽潮汹涌而来,空中也有密密麻麻的妖禽振翅飞疾飞!

  这些妖兽妖禽也不知被施展了何等法术,头头血脉喷张,眼珠赤红!见得火矢临头,根本不知躲避,反倒奋起迎上,身躯也随之膨胀!堪堪撞上火箭,就轰隆一声爆成漫天血雾!

  元上也是一般做法,不过射出却是一支支犹自带着叶片的新鲜木箭!

  其余老怪随后赶到,见了这等规模的妖兽潮,个个都直抽冷气!

  低阶妖兽其实不可怕,在场的虚境老怪,随便一人挥手就能灭杀成百上千,根本不虞有半点凶险。但融灵道中却又不同。

  似这等虚空通道,纵然宽达万余里,也还是有个限度,如今兽潮已将通道塞得满满当当,这般悍不畏死的冲击,众老怪也不愿直缨其锋,只得一面绞杀,一面缓缓后退!

  他们可自保无虞,后方的低阶弟子却没这般本事。

  一干老怪纷纷传回讯息,让门下弟子赶紧退避!

  没有阵法作为依托,血妖也不愿小辈们徒自送命,众老怪也并非真个受他节制,所以对一干老怪擅自行动并未多说什么,只向摩陀老道发出一道传音符,将眼前情形说明,让他尽快将九脉阴龙炼尸大阵料理妥当,赶来相助。

  阵法无疑是对付这等兽潮的极佳方式,不过血妖的手段也不差。

  “诸位,我等还需稍作阻拦!”

  其实根本不用多说,数十老怪早已自行分散开来,在兽潮前方排成一线,各自施展法术,往兽潮劈头盖脸打去!

  风刀金剑,洪水黄沙,烈焰阴雾……漫天低阶法术顿时将兽潮冲势阻住!

  在场几乎都是虚境中人,哪个不会几种拿手的低阶法术?似这等法术,单个的威能差强人意,不过用来对付低阶妖兽却是正好!众老怪人人都是一挥手就一大片!

  看似威风,兽潮前方此起彼伏的轰响与腾腾而起的血雾,却让大半老怪都十分不适。

  众老怪也不是没有杀过生,但似这般一把法术下去,就能结果数千生灵性命的事情,还当真鲜少遇到,况且照兽潮疯狂的架势,也不知还要杀戮多少!

  除非所修功法特别,否则造下杀孽多了,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自家心性,于修行大有妨害!

  血妖却似乎没这般顾忌。

  他将都天血灵幡祭出,化作一汪千里方圆的血湖,横亘融灵道正中半空!兽潮涌来,不拘是地上跑的,还是天上飞的,都被血湖吸噬而来,纷纷爆碎成一团团血雾!

  都天血灵幡是他在天道界中以大荒玄蛇之血炼制,品阶极高,吸纳这等低阶妖兽的精血,只会污了本质。所以漫天血雾只被另外凝成一层,虚虚悬在血湖上下!

  其余老怪都不愿动用厉害手段,是以尽管连施法术,也抵挡不住这疯狂兽潮的冲击,逐渐往后退走,唯独血妖稳居血湖,好似磐石般纹丝不动!而从血湖上下及附近路过的妖兽,也都逃不脱血湖吸噬,早早就引动了体内被种下的法术,爆成漫天精血,汇入血湖上下的血雾之中!

  这等杀戮速度,委实惊人至极!短短一刻,那血雾就粘稠至极,凝出一滴滴嫣红血珠!

  血妖看得直皱眉,无奈只得施展炼血之术,去芜存菁,往往数百丈一大团裹挟了无数血珠的血雾,只剩得拇指大的馨香一团!

  “何必呢?何苦呢?”

  血妖喃喃自语,挥手摄来一头锦羽铁喙勾爪的丈许大不知名妖禽,以真气生生压制住其体内的法术,凝神探查起来。

  他到底出身人族,如今修行妖道,虽说并不忌讳杀戮,但也不愿真个将自身变作狂魔!

  “嘿嘿,好歹毒!”

  只片刻,血妖就弄清楚了妖禽体内的法术根脚。

  这法术种下十分简单,却已深入妖禽血肉骨髓及神魂,想要解除,就算虚境修士,也很是要耗费一番力气!

  兽潮规模如此之大,依靠解除法术来消弭其狂乱,便是许听潮在此,也绝无可能!

  ……

  血妖与一干老怪并未坚持多久,摩陀老道与血府老人便联袂而来。

  血府老人见得如此之多的妖兽,眼中尽是火热!摩陀老道则二话不说,翻手取出总阵旗,一摇将之变作三丈高下,持住了踏罡布斗,一座繁复大阵便从他脚下延伸而出,瞬息将整个融灵道阻断,前后绵延足足百余里!

  狂乱妖兽妖禽撞入其中,立时迷了方向,只在阵中四处乱窜!

  此阵仅是个简单幻阵,困不住虚境中人,一干老怪顾不得惊叹摩陀老道手段,纷纷抽身退出大阵!

  这些个老怪面色都不大好看!就这片刻,他们每一人都斩杀了数万生灵,个个身上煞气凝结,很是狰狞!

  “老弟,兽潮势大,我这阵法顶多支撑半个时辰就要被填满!”

  听得此言,众老怪面色更是难看!倘若要再行杀戮,他们可不愿了!

  血府老人很是善解人意,当即说道:“诸位道友何须担忧?如今有阵法相助,我血府弟子正可前来杀敌!”也不等旁人说话,这老怪挥手就往上空打出一道血光!

  众老怪平素极是看不惯九地血府门人行事,如今却是个个都松了口气,口中称谢。

  血府老人坦然受了,目光看向融灵道通往鬼车界一方。

  天地交汇处处,一点血光已然闪现!

  血府弟子已然结队而来!

  其余老怪无心关注,各自凌空盘坐,运转真气,施展各式法门,驱逐身上煞气。

  许恋碟与钟离晚秋、褚逸夫对视一眼,便将许听潮赠送那串佛珠祭起!

  霎时间,尸骸遍地的融灵道中佛光大作,梵唱阵阵!众老怪吃佛光一照,身上凝结的煞气顿时看得见地消散,无不惊喜睁眼!

  这佛珠乃广佛界合道老僧相赠,自然威能非凡!

  “多谢许姑娘!”

  夙怨夫人起头,众老怪纷纷致谢……

  此时血妖正好靠近血府老人,挥手将之前凝练的精血抛给他。

  “此物我拿着也是无用,正好送与老师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