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七七 钧天血府幽冥主,犁庭扫穴号万屠 18

七七七 钧天血府幽冥主,犁庭扫穴号万屠 18


  “吕师叔驾驭元磁极空梭,携天罡峰四座,地煞峰八座,从域外遁入虚灵、飞灵二道中部,各以两座天罡峰、四座地煞峰布下禁断大阵,已将两条通道封堵!”

  “太清门之内,亦是禁阵重重,又有灯承洲上近两百虚境驻守,九界断然攻之不破,败退只是迟早!后路断绝,九界众修已被困死,插翅难飞!”

  九脉阴龙炼尸大阵内,钧天血府之中,血妖召集巨人、鬼车两界修士,通报此刻战况。众修听闻,无不大吃一惊!

  融灵、虚灵和飞灵三天虚空通道,是天地玄门、神霄紫府和水府龙门共同修建。当年的三派何其兴盛,加起来或许比不得那在凡界之中就有金仙出世的天道界混元派,但门中天仙玄仙亦是多有,这等人物建造的虚空通道,天仙以下,都只能往来行走,想要中途去往域外,也只摩陀老道这等阵道宗师能勉强做到!

  神霄紫府毁于一旦,水府龙门举族飞升,只留下东海龙族一脉弱支,而天地玄门祸起萧墙,旦夕间烟消云散,灯承洲上,各大派多有得其传承者。尤其太清门,连清虚灵阙这等藏宝之所都掌控手中,所得好处更大!诸派合力,能驱使三条虚空通道禁制,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诸派之前秘而不宣,此次骤然发动,便将九界精英置于死地!

  虚境老怪为何难以扑杀?只因其能挪移虚空,一去数十上百万里,斗法不过,大可抽身离去!而如今九界虚境尽数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只须太清门与灯承各派,再加上巨人、鬼车两界缓缓逼压,总有将之全部擒杀的时候!

  当真好狠辣的算计!

  鬼车界未曾依附玉骨魔君而转投钧天上院的一干老怪,无不心头发凉,同时又庆幸无比!

  其实血妖等未尝不心惊!

  事到如今,血妖早已清楚天罡地煞封魔大阵被毁,与太清门行事愈发盛气凌人,并独占新近出世的凝翠园不无关系。灯承洲上各大派想在凝翠园中分一杯羹而不得,好些也都曾参与到毁阵一事之中,但如今却能太清门并肩抗敌,虽说未尝没有趁火打劫的心思,但也足见太清门手腕!

  血妖不信此次各派前来相助,太清门就会放弃追责,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且与钧天上院关系也不大,此刻他却在想另外一处关窍。

  太清门与各派弄出这般大的阵仗,打定主意要将九界精英斩尽杀绝,比自己之前所想的斩杀大部,击溃余众更狠绝,只怕图谋不小!九界精英尽丧,自然就要效法当年天地玄门、神霄紫府和水府龙门三派了。

  此事陶万淳传来讯息时并未提起,但血妖不得不防。太清门如今虽然可说是百废俱兴,连失落的天罡地煞灵峰都威能尽数寻回,但以那些个长辈的行事作风,又怎会不垂涎魔獍八界诸般财货,生生放过这等搜刮良机?况且除了太清门,还有其余各派。陶万淳等钧天上院前去相助的人手不知,应该是并未被告知。

  但这事也并非就是如此。以太清门拉拢灯承各派的手腕,也不会在这等关键时刻背着钧天上院吃独食。毕竟无论与钧天上院有何等龃龉,但彼此同根同源,太清门虽只将钧天上院视作一不听话的别院,也比与灯承各派来得亲近。

  血妖决定等上一等,看太清门是否会正式相告,但此事涉及利益庞大,也须得顾及巨人、鬼车两界各派……

  血妖将事情一说,在座各老怪却仅仅只是稍稍骚动。

  府中虚境,大半都出自当年留在巨人界的凤凰界灯承洲各派,就算当真如此,一同得利的也不过加上本宗而已,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而鬼车界二十多个虚境所求甚少,能在这般动荡中得以存身,其实便已足够,也不敢再作那非份之想,且就算凤凰界各派要参与搜刮魔獍八界,己方无非就是所得财货少些而已,左右算来,都是赚了。

  余者诸派,似那九地血府,只求生灵精血,各界灵物于其作用不大,可有可无;天尸门得以在鬼车界落足,也是心满意足;而苍山别院、龙宫、玉渊阁别院,以及吴霏虹术数一脉,都与钧天上院交情匪浅,自认就算太清门等凤凰界宗门要来分一杯羹,也不会少了自家好处;雾海宗前来相助的,不过聊聊数人,贲艺卓怎好意思做那等狮子大开口的事情,其志也只是将自家腰包装满而已,不管多出多少人分润好处,于他影响都不大;至于那夸父族,本就认血妖做了一族之长,心思较之其余老怪也单纯,因此只将此行看做护卫族长的分内之事,并不打算谋取什么好处;幽云洲太玄殿各派更不必多说,太玄丈人等一干老怪受制于血妖,只得任凭驱使。

  见众人如此反应,血妖倒是松了口气,说道:“诸位道友尽管放心,我等戮力同心,总不会教大伙吃了亏去!”

  众老怪闻言,皆是面现喜色。

  血府老人似乎等得颇为不耐,这时起身说道:“师叔,何时攻打?”

  “事不宜迟,还请诸位道友这便依计行事!”

  众老怪纷纷答应,起身告辞,前去调遣人手。

  此次九地血府充当先锋,解决兀自连绵不绝的兽潮,所以血府老人带了三个徒儿先一步离去。

  血妖并未急着出发,只叫果儿将芍药、谢瑶儿,以及敖琲、方晓筱等一干晚辈唤至跟前,吩咐道:“大战已至,你等暂且留在阵中,待门内长老押送物资前来,便乘飞舟回去。”

  芍药、谢瑶儿等女子早已怕了这尸骸满地,阴森邪煞的所在,当即就答应下来,连性子跳脱的方晓筱都不例外,唯独敖琲、乔雄、扶风等纷纷请愿,说是要留下为门派出力。

  血妖嗤笑道:“你几人修为不过区区炼气,留下也是累赘,一个不甚,说不得就凭白送了自家小命!我意已决,不得多言!”

  他语气严厉,却偏有那不信邪的,敖琲梗着脖子争辩道:“袁伙师弟也只炼气境,前番为何能随行?”

  血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本院已罚他打扫山门百年,你若愿一同享受,留下倒也无妨。”

  钧天上院山门多大?大大小小零零总总二十八个山头!以袁伙炼气境的修为,光只洒扫一遍,就要用去大半日时光!似这般,还如何修行?

  血妖也是见袁伙这小辈性子野得很,根本不好管束,方才以此惩戒打磨其性子。反正妖修寿元都比人族长得多,袁伙更是异种火猿得道,虽只炼气境,活蹦乱跳逍遥个数千上万年不成问题,区区百年修行耽搁,倒也耗得起,且倘若有效,于他有无穷好处。只不过以袁伙的性子,开头的年月必定要大吃苦头!

  敖琲身世奇特,因此性子乖戾,大约也难以忍受这等束缚。

  血妖是这么想的。

  出乎预料,敖琲并未“知难而退”,反倒冷冰冰说道:“若恩师答应带弟子去凤凰界寻找母亲,弟子便打扫山门千年又如何?”

  在场之人面色都微微一变。

  敖琲性情怪异,在门中极不得人缘,无论芍药、谢瑶儿等长辈,还是方晓筱等同门,都不愿与他交往,方才见他顶撞血妖,还人人面有不满,此刻听闻他竟是为了寻母,神色都变作诧异,也没了往日那般疏远。

  血妖收了面上嬉笑,敖琲趁机拜倒:“求恩师成全!”

  “好哥哥,你就应了琲儿吧!”

  芍药最是心软,当先开口求情,谢瑶儿、方晓筱等也都纷纷附和。

  “难得你一片孝心!”血妖将敖琲扶起,“然此番大战祸福难料,凶险之时,为师只怕护不得你周全。此战要完结,须得不少时日,你且先回转门中,只等时机合适,为师便带你前往凤凰界一行!”

  敖琲大喜,再拜道:“多谢恩师!”

  血妖一挥手:“去吧!莫要惹事!”

  芍药、谢瑶儿领了一干晚辈施礼辞出。

  血妖这才请了在九脉阴龙炼尸大阵中主持的摩陀老道,也驾驭钧天血府,往融灵道中赶去。

  ……

  他遁速奇快,不一刻,便赶至前线交战之地。

  血府老人与他那三名爱徒血灵、血嗜、血狂,及九地血府其余几名虚境都已纷纷出手。

  一合道加上将近十名虚境,兽潮哪里抵挡得住?血妖到时,数百万妖兽妖禽已是伏尸千里!

  休说血府老人,就是血灵血嗜血狂等虚境都看不上炼气境妖兽妖禽的精血,几人将诸般血道神通轮番使出,又驱使都天血灵幡、血煞妖、血灵子等宝物傀儡,只管往前杀戮,留在半空的精血,任凭门下弟子取用。

  这等狠辣手段,让紧随其后的苍山别院,天尸门,以及妖域各派弟子胸闷气短,面色发白!

  血妖也觉九地血府杀性太重,不过还是出言安慰道:“这些禽兽被九界种下那等恶毒法术,虚境中人也难救,早晚逃不过一死。其神魂迷乱,癫狂不可驯服,阻绝前路,非如此不得通过!”

  众修未尝不知此事,他们怪不到九地血府身上,便纷纷咒骂九界丧心病狂,只为迟滞己方行动,便做下如此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