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七九一 明修栈道执妖朔,暗渡陈仓谋玄蛇 8

七九一 明修栈道执妖朔,暗渡陈仓谋玄蛇 8


  (忽然发现粉丝榜中竟有五位“天才魔术师”同学,真的灰常灰常感谢!同样感谢所有订阅了的童鞋,谢谢大家!)

  夏静白也不是矫情之人,心中有所想,就对许听潮说了。

  许听潮稍稍沉吟,就取出一方玉坯,当场炼成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符,而后投入自家一缕神念。

  “倘若有事,贤弟只须将此符捏碎,愚兄有周天挪移大(蟹)法,瞬息可至。”

  夏静白欢喜接下:“多谢大哥!”

  许听潮只微微一笑……

  内莽苍,苍龙泽中依旧是一副蛟龙翔空、蛇蟒潜底的繁盛景象。

  上空三万丈处,忽然有一点星光绽放,继而璀璨星光盖过头顶煌煌烈日,把苍龙泽中一干龙蛇蛟蟒吓得四处奔窜,噗通噗通入水之声不绝于耳!

  “哪里来的小辈,竟敢到我苍龙泽撒野!”

  一白发青衣的老道在半空现了身形,口中叱喝,面上却尽是惊疑不定。

  这老道正是敖珊在此界之中拜的师傅老龙敖瑞!

  “弟子许听潮见过师伯!”

  许听潮的声音从星光中传来,敖瑞面上惊疑化作佯怒,喝道:“好你个小子,来就来了,偏生要弄出偌大动静!我问你,我那乖乖徒儿可好?”

  待这老龙话音落下,许听潮身边星光方才散尽。

  “珊儿一切安好,这些年修行也还顺遂,再过百十年,约莫就能将元神修至圆满。”

  “怎的这般快法?”

  由不得敖瑞不奇怪。敖珊真龙血脉那般浑厚,一身真气又已反转先天,修行起来必定缓慢至极,他又不知许听潮有一座钧天仙府,府中阴阳五行池内虽不能生出先天灵气,但却偶有仙灵气混杂,效用只强不弱。

  在天道界中,许听潮也不敢随意泄露仙府的事情,便含糊道:“此番回转巨人界,弟子等颇得了些机缘……”

  敖瑞怎看不出他在敷衍,不过也并不打算深究,只道:“原来如此。”而后面现不悦:“终究不是老龙的乖乖徒儿,你这小子来了半晌,也不知问我老人家安好!”

  许听潮淡然一笑:“弟子却是不肖至极,非但未能尽得礼数,还给师伯惹来一桩绝大麻烦!”

  敖瑞神色变得古怪,向许听潮招招手:“且随我来!”言罢转身就走,往苍龙泽畔的洞府而去。

  许听潮凌空踏步,不紧不慢地跟上。

  进得那晶莹剔透的宫殿之中,许听潮左右环顾,问道:“师伯,尤师叔不在?”

  敖瑞没好气道:“凤丫头被人拐走,她还留在老龙府中作甚?”

  许听潮施礼告饶,这老龙哼了声,继续往前。

  老少两人一前一后来至客厅之中,分主客坐好,敖瑞才道:“你究竟惹下何等祸事,跑来老龙这里躲避?先说好,当年你一身本事就不逊于合道境中人,老龙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师伯定然帮得上!”许听潮满面淡然,“弟子已与鬼仙门郑文锦老儿相约下月初七在域外相见……”

  “什么?!”

  敖瑞大惊失色,不自禁地站起身来,戟指指向许听潮,嘴唇颤动不休!

  “好你个背时小子!那郑文锦何等人物,岂是你区区一虚境小辈能招惹的?!”

  老龙越想越是气急败坏,见许听潮兀自一副淡漠无所谓的模样,更是伸手就打!

  “我打死你这不知深浅的混账小子!”

  许听潮也不还手,只将身躯淡去,挪移到客厅正中,施礼道:“师伯稍安勿躁,且听弟子慢慢道来!”

  敖瑞失手,也不再追打,只板着一张老脸生硬道:“说!”

  他虽然做出这副姿态,心头却在盘算如何请动谷中前辈,来给许听潮料理首尾。

  许听潮淡笑道:“师伯可知前一刻弟子身处何方?”

  “休要卖弄,快快说来!”

  许听潮无奈,只得道:“弟子方才正是从西海极南接近无归海处一次挪移而来……”

  “你再说一遍?!”

  敖瑞悚然动容,但分明就不相信许听潮有这本事!

  西海距此不下五亿里路程,而天道界虚空稳固,便是合道境中的顶尖人物,一次挪移也不过六七百万里,你小子说一次挪移就能挪移五亿里,教人如何相信?

  许听潮正色道:“弟子并非哄骗师伯,而是新近炼成‘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可借助周天星辰之力,来去颇为自如。”

  听得此言,敖瑞几乎嘴歪眼斜,抽气道:“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亏得你有耐性去修行那等鸡肋!”而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抽搐道:“当年那摩陀小辈与你同去,莫不是你为了修行这法门生生耗去一套周天星核?!”

  老龙语气虽是询问,但神色间分明就已经确认了。

  “败家子!败家子啊!你可知一套星核就是一艘诸天星辰银河飞梭?!哪有这般胡乱使用的!”

  敖瑞颇有暴跳如雷的征兆!

  需知诸天星辰银河飞梭这等无上至宝,万妖谷中也只得一艘,被宝贝得不得了,都是由谷中五位妖仙轮流保管,生怕有个闪失!而面前这小王八蛋为只修行一门鸡肋功法,就生生耗去一艘,如何不教人痛彻心肺?!

  想想元磁极空梭那般威能与便利,许听潮也觉自家做法实在奢侈,但当初为应对那玄煞勾武,委实迫不得已,且用来修行此法的那套周天星核已在巨人界逸仙洲上西神都中损毁不少,即便不用,也几乎废了。

  敖瑞如此模样,分明就是不再认为许听潮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物,反倒心疼起他练功消耗来!

  许听潮面现笑意,又施礼道:“还请师伯将此事告知谷中几位天仙前辈!”

  敖瑞还在为被许听潮用去那周天星核心痛如绞,闻言冷哼道:“你还知晓害怕,要几位前辈前去撑腰啊?”抱怨之后,也不说答应不答应,只问道:“你这小子究竟要做何事,非得闹出这般大动静?”

  许听潮也不隐瞒,直言道:“弟子不过想要在天道界中建一方道场,也好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

  敖瑞老大不乐。

  “万妖谷还不够你容身?也是,如今你这小混蛋修成那等法门,翅膀自是硬了!老龙可以为你通报,不过你若立派,须是万妖谷一脉!”

  许听潮毫不犹豫地答道:“自当如此!还请师伯赐下名号!”

  敖瑞面色稍和,不过并未答应,只道:“此事重大,非老龙一人能够决断,还需禀明五位前辈,召集我妖族众位长老共议!你且好生等着,师伯这就去求见本谷刘前辈,不出三五日,必定回转!”

  这老龙说完,浑身青光一起,便没了踪影,当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

  许听潮面上微带笑意,也不在客厅中多待,只身出得水晶宫殿,认准夸父族领地,便架了遁光而去。

  此番回转内莽苍,理应前去拜会夸父族中长辈。

  ……

  许听潮毕竟不是血妖,在夸父族中见了前任族长及诸位长老,通禀血妖及迁往巨人界的族人近况,再稍稍说了会儿闲话,便告辞离开,循着周辰五人的禁神牌,往他们洞府而去。

  当年五人及门下徒子徒孙被许听潮带到内莽苍中,就在苍龙泽附近开辟洞府,潜心修炼,如今数百年过去,依旧不曾变动。

  许听潮到时,周辰、鲁宜鹤、解复斌、石种峦、梵紫芸,以及钱处苍一齐出迎,显然早有准备。

  周辰上前施礼道:“老朽等恭迎公子!”

  许听潮虚扶一记:“不需多礼!”

  目光在除去钱处苍的五人身上扫过,面上不禁露出笑意。

  “数百年不见,五位道友功候大进,当真可喜可贺!”

  周辰慌忙道:“全耐公子赐下冥府玉册,老朽等方有今日!”

  鲁宜鹤、解复斌和石种峦也纷纷道谢,唯独梵紫芸面上颇有惭色。原来她与钱处苍耽于情事,这些年来虽有长进,但比起周辰四名师兄未免差得太远。

  许听潮倒不愿管这些,只略略说了几句谦逊的话。

  寒暄已毕,周辰和解复斌对视一眼,忽然双双拜倒半空,齐声道:“老朽管教不严,致使孽徒出逃,泄露冥府玉册一事,引来鬼仙门多次窥视,还请公子责罚!”

  鲁宜鹤、石种峦和梵紫芸见状,都是面现惭色,也跟着拜倒!

  钱处苍对许听潮以禁神牌拘束自家爱侣梵紫芸十分不满,但形势比人强,此刻也深施一礼,沉声道:“此事非周、解两位道友之过,还请……公子从轻发落!”

  他这一声“公子”叫得委实勉强,但许听潮如今一身本事,哪里还会计较,只挥手淡然道:“此事我已知晓,都起来吧!”

  周辰等拿不准他心思,却也只得谢过起身,但心中未免忐忑。

  许听潮又道:“你二人叛逃的弟子可是曹宛眉与澹台明镜?我记得当年他两人便颇多微词。”

  周辰和解复斌面色微变,又要拜倒请罪。

  许听潮不耐,挥手打出一道真气,将两人托起。

  “这两人得传多少?”

  周、解两人见许听潮这般做派,心头已然安定,听得此问,周辰便上前答话。

  “禀公子,老朽与解师弟知晓两个孽障心思不定,都只传了冥府玉册炼气境些许皮毛。”

  许听潮缓缓点头:“如此倒当真怪不得你二人。易地而处,我亦会心生怨念,设法逃走!”

  “多谢公子体谅!”

  周、解两人这才放了心,又恭敬施礼。

  许听潮坦然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