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八一一 明修栈道执妖朔,暗渡陈仓谋玄蛇 28

八一一 明修栈道执妖朔,暗渡陈仓谋玄蛇 28


  噼啪!

  血妖将手中绳索当做长鞭挥下,正正抽在那落入网中的虚境血魔身上!

  那血魔正自哀声惨嚎,吃了这一鞭,脑袋一歪,就此晕厥过去!

  血妖伸手将之摄到面前,头顶天灵之中七彩霞光大作,一头浑身细鳞的七彩小蛇腾跃而起,对准面前昏迷不醒的血魔一吸,顿时将其血蛇魔相自天灵中吸出,而后一口吞下!

  小蛇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身躯一扭,重新遁入血妖天灵!

  其余三十几个血魔见“伍齐昌”如此轻易就擒杀吞噬了一名同阶,个个震骇不已!

  “伍前辈息怒,我等这就前去攻打!”

  一头发梳作无数小辫的虚境血魔慌忙拱手施礼,而后起身往众炼气血魔包围之中的鬼云遁去!

  其余血魔生怕“伍齐昌”老儿也将自家打杀了,半点不敢怠慢,也纷纷架了遁光,往那鬼云而去!

  血妖一抖鳞霞衣袖,冷声道:“早些如此,老夫也不至下这般辣手!”

  三十几名虚境遁速又快了些。

  有这般多虚境加入,那鬼云顿时剧烈摇晃起来!

  血妖与陈婆婆等三名合道对视一眼,就将目光转开,落到那鬼云之上!

  “你等也去!”

  陈婆婆也不知有何打算,忽然对她周围那四十虚境与七百多元神这般说道。

  这老虔婆果真积威甚深,一声令下,七百多元神虚境半点不敢违拗,争先恐后地起身往那鬼云扑去!

  其余两名合道就没这般威望,虽说最终也让附近虚境与元神加入围攻,却是威逼利诱的结果,且还是在血妖装扮的伍齐昌及陈婆婆两方先行动手的前提之下!

  无论如何,血妖的算计已然得逞。就算鬼仙门与太阴教携来的鬼云如何玄妙,有一百五十多名虚境及三千元神攻打,一时间也是左支右绌!

  血妖在一旁虎视眈眈,只等鬼云露出破绽,便会行那雷霆一击,擒捉一名或者数名修士来逼问修行法门!

  想要修士透露本门修行法诀,十分不易。

  不过血妖通晓冥府玉册,最合适擒捉的莫过于鬼仙门修士。鬼仙门只以一部幽冥大(蟹)法立派,而这法门似乎只是冥府玉册的简化版本,且还有周辰师兄妹五名投靠来的虚境,鬼仙门修士落入他手中,根本就用不着逼问,只须做个样子即可,十分省力!

  当真去捉鬼仙门修士,却也有些缺憾。血妖之前从那名唤喀哈的虚境血魔手中得了一口秘魔剑,对太阴教鬼、魔两道同修的法门颇为好奇,正有一窥究竟的心思。尽管逼问法门不易,血妖却还有些信心,了不得就多捉拿几名太阴教修士!

  他心头才泛起这念头,嘴角就不禁抽了抽。

  一头虚境血魔后来先至,不知死活地径直冲到那鬼云近前,还不等施展手段,就被鬼云中射出的乱刃分尸万段!尽管有化身血水的神通,但还是短短三息功夫内耗尽元气,连血蛇魔相都被一道黑光收了去!

  若非其余虚境见状纷纷收敛气焰,只远远站定了施展法术攻打,血妖就不得不怀疑这些“同类”的灵智有多高!

  不过当看到堂堂虚境血魔的法术扔到鬼物之中,依旧好似石沉大海一般,血妖忽然觉得之前“多擒捉几名太阴教修士”的打算有些不实在。

  “一群废物!”

  有这般感觉非只他一人,那陈婆婆怒斥一声,飞身挪移上前,随手往下方血河一抓,摄起一道百余丈长的血水,往鬼云之中扔去!

  这血水轰隆射向前方,拦路的炼气境血魔避之不及,全都被撞得粉身碎骨!

  鬼云之中的修士也见得这道七彩光芒环绕的血水十分厉害,两名虚境对视一眼,同时出手!

  一道百丈黑气,一团漆黑冷焰,两般法术突出鬼云,迎向血水,顷刻间三者就撞到一起!

  相比血水的呆板,黑气好似凶戾怪蟒!七彩祥光环绕的百丈血水被分化成千百道的黑气往来绞缠,一时动弹不得!那漆黑冷焰更是厉害,落在血水之上悄无声息地燃烧,血水彩芒看得见地黯淡下来!

  陈婆婆此举虽然不过是试探,但见到区区两名虚境小辈就能以法术将自己死死克制,面上便有些不好看,冷哼一声,折身遁入血河之中掀起数百丈高的七彩血浪,一道道往那鬼云拍去!

  一干炼气境血魔立时附身血浪之中,试图借此冲入鬼云之内!

  鬼云立时翻腾起来,陡然扩张十余倍,内中鬼声啾啾,魔啸阵阵,数之不尽的鬼物魔头冲将出来,悍不畏死地遁入血浪,与藏身其中的血魔厮杀起来!

  血魔面对同阶时的蹩脚立时展现无疑!

  虽说鬼云中窜出的鬼物魔头都是一般的炼气境,却并非血肉之躯,丝毫不惧血魔的控血法术,瞬间就占得上风!

  一干鬼物魔头,根本就不理会打来的迎面法术,径直扑到血魔身上,大口啃噬起来!

  血魔释放的法术并无半点作用也无,相反,因为数量众多,将好些鬼物魔头打得形体溃散!奈何这等鬼物魔头无形无质,身躯随散随聚,拼着元气大损,也要扑到血魔身上张口大嚼,不一刻就能将损失的元气补足,运道好的甚至修为都有些长进!

  眼见鬼物魔头越打越强,一干合道、虚境的血魔个个面色难看,也顾不得自矜身份,纷纷加入战团,各自掐诀念咒,血水、七彩霞光、鳞片状的七彩利刃蜂拥而出,顿时将侵入血浪的鬼物魔头斩杀一片!

  鬼云中四十七名修士立时还以颜色,非但召唤来的鬼物魔头更多,五名虚境与十七位元神还祭起宝物远远攻打,瞬间就斩杀了二十几头元神境血魔!

  “你们三个愣着作甚,还不赶紧出手?!”

  陈婆婆很是气急败坏,昏花老眼一扫“伍齐昌”三名合道,如此厉声大喝!

  血妖心头不屑这老虔婆耍弄威风弄巧成拙,却也还是尽力扮演好伍齐昌的角色,翻身遁入血河之中,也掀起一阵阵三百丈高的血浪,往那扩张至千余丈方圆的鬼云汹涌而去!

  其余两名合道也是一般做法,看得血妖直咂嘴。

  “这些血魔当真凄惨,连法术都只翻来覆去那几样!”

  目光落到争先恐后遁入血浪中的炮灰炼气境血魔,心头又是一动。

  “不过这催浪之术倒是极好用!”

  炼气境血魔藏身血浪之中,只须血浪冲入鬼云之内,这些炮灰便能发挥奇效!

  此番前来的四十七名修士,可全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被血魔靠近身旁,多少都会有所损伤!如此积少成多,早晚能将鬼云攻破!

  心头打着这般主意,血妖便格外卖力,同时也分出心神关注陈婆婆等三个老怪,希冀那边也能有所进展。

  为何是希冀?只因血妖自信能攻入鬼云!

  照修为来说,血妖装扮这伍齐昌是四名合道血魔中修为最低的一名,掀起的血浪声势也最小,不过他还大把有旁的手段……

  因为之前对那被唤作“平儿”的鬼仙门炼气弟子动过心思,更悍然动用飞针、大网和绳索三件宝物斩杀吞噬了一头虚境血魔,鬼云中五个老怪都对他戒心十足!血妖掀起的血浪,也得他们重点关注。不过十数波浪头一过,五名虚境就发现他鼓弄的浪头不过如此,休说与那老妪状的血魔相比,就是其余两头合道血魔掀起的血浪也有将近四百丈高,声势潜力俱都更甚一筹!

  五名虚境渐渐放松了对他的关注,血妖却也并不急着出手,只不紧不慢地鼓动浪头,如此数个时辰,他才悄然将千枚血色飞针融入血浪之内。

  此次血妖长了记性,并不去打那几名一看就知有强硬后台的炼气修士,只对那几个明显身处边缘的下手!

  这几名炼气修士修为低劣,哪里知晓血妖暗中做下的手脚,依旧照之前的法子应对,立时就被这浪头拍入鬼云之中!

  “有飞针……啊!”

  那最先察觉不妥的修士方才呼喊出口,声音就戛然而止!

  两百枚飞针刺穿了他前方的数百鬼物魔头,将他扎得千疮百孔!

  飞针毕竟威能较小,有是血妖随手炼制,那炼气修士虽然倒下,却并未死去,只是浑身气血逆乱,真气也被十余枚刺入气海的飞针禁制,身躯半点不能动弹?

  “哈哈哈……”

  血妖身形一晃,瞬间就挪移到了那修士旁边,挥手祭起绳索,顿时将之捆缚!

  “魔头休要猖狂!”

  一瘦高虚境老者趋身向前,兜头打来一柄黝黑大锤!锤头之上劲气四溢,嗤嗤作响!

  这宝物血妖却认识,正是周辰师兄妹五人中老四石种峦使用那种神锋鬼头槌!

  这瘦高老者也是鬼仙门修士,法宝与石种峦相同并不奇怪!

  血妖只是为了捉人,并不打算与他纠缠,扬手将血色大网祭起,往黑锤罩去,自身则提着擒来的炼气修士返身遁入血浪之中,倏忽不见了踪影!

  瘦高老者先去救援其余几名受飞针攒刺的弟子,终究是来晚了一步,心头又惊又怒,掐动法诀一催,神锋鬼头槌黑光大盛,锤头之上劲气四下切割,顿时将血网撕扯得七零八落!

  舍弃一件厉害宝物,却只擒住一名炼气境小辈,在陈婆婆三人眼中,这等买卖实在亏到了姥姥家!

  血妖却不理会三个老怪或嘲弄或幸灾乐祸的目光,施施然在血河水下站稳了身形,一面漫不经心地鼓动血浪,一面施展法术催动那炼气修士体内精血,逼供拷问。

  陈婆婆三个老怪,以及一干虚境血魔,对此都不屑一顾,他们多少都知晓这些外来修士嘴硬得很,想要从其口中抠出东西,难比登天!

  鬼云中其余一十九名鬼仙门修士,则个个愤怒欲狂,下手之际立时狠辣数倍,接连斩杀了三十七名元神境血魔,还有两名虚境血魔受创不浅,狼狈逃入血河之中,瞬息就挪移远去!尤其那唤作“平儿”的炼气修士更是面色铁青,双手连扬,打出数十枚阴雷珠!这类雷珠威能极为惊人,瞬间将九头元神境血魔炸得灰飞烟灭,受波及的炼气境血魔不计其数!

  下手击伤两头虚境血魔的,自然就是鬼仙门那两个虚境老怪!若非顾忌其余三头合道血魔趁机再来偷袭,这两头虚境血魔就不仅仅只是手上遁逃这般好运了!

  一番交手,血魔这边的损失可说是数千倍于己方,但鬼仙门两名虚境兀自不肯罢休,俱都凝目向血妖看来,目光好似时时都会择人而噬的毒蛇猛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