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八一三 明修栈道执妖朔,暗渡陈仓谋玄蛇 31

八一三 明修栈道执妖朔,暗渡陈仓谋玄蛇 31


  “两个老儿运道好,小爷不便动用真正手段,否则定将你两个擒下了好生炮制!”

  到手的小鼎没了用处,血妖只得放弃追逐,不过擒拿太阴教弟子的心思依旧不改,他震散鼎内精血,将魔魂收回鼎中,返身往战场挪移而去。

  被五名虚境舍弃那二十来个修士,经过之前攻打鬼云时淘汰,元神占了大半,其中就有七名是太阴教门下!这些修士虽存了死志,不过就这么短短不到一刻的时光,只凭一干脓包血魔,决计不能将之尽数拾掇了!

  血妖赶回战场时,果然见到十余名元神修士正在血魔群中放手大杀!

  在这十多位存心拼命的元神修士面前,炼气境血魔将“炮灰”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只见数十道宝光漫天穿插纵横,一众炼气血魔粘着就死,挨着就亡,顷刻间就不知被斩杀了多少!死伤如此惨重,众血魔兀自源源不绝涌上,竟连分毫害怕的心思也无,十分合格!

  元神境血魔也不敢与这十余名一人就御使了数件宝物的凶人冲突,都远远躲在后方,眼睁睁看着炼气境的同类前去送死!

  虚境血魔若敢冒些风险,几个合力出手对付一人,倒是能迅速将这十余名外界元神拿下,不过血魔之间相互提防得紧,又哪里敢轻易受伤?否则一个不好,便是被同类吞噬的下场!

  不过场中那十余名外界元神的凶威必定不能长久,只须等上一等,便可趁其真气衰竭的时候一击而中!如此虽说仍就免不得要与同阶相争,总也比起现在就上前行险要安稳得多!

  正是因为一干虚境血魔存了如此心思,这十余名元神才能存活至今!

  不过最先占得这便宜的并非血妖,而是一样去而复返的司徒明堂!

  这老魔追赶的虚境与元神出自鬼仙门,比血妖还要先一步赶回战场,定是撞上了铁板,他面色不大好看,径直捉了两名元神,就匆匆挪移遁走!

  一干虚境与元神血魔不敢在这老怪面前放肆,血妖却眼尖,看出他受创不浅!否则以其能与那陈婆婆相比的资历,断然不会只捉走两名元神意思意思!

  血妖占得伍齐昌这庐舍,混入血魔圈子的路途已然畅通无阻,便打算安心将伍齐昌这角色扮演好,断时间内并不打算再擒杀同阶,因此只坐视司徒明堂离去。

  司徒老怪才遁走片刻,他便认准场中的太阴教修士下了手!

  伍齐昌虽然与其余血魔一般蹩脚,不过修为好歹比元神高出两个境界,又无虚境修士在旁掣肘,所以轻易就摄取了一名太阴教元神弟子的精血!

  他随手将摄来的精血的投入小鼎之中,本不大在意,哪知魔魂凝形之后竟十分凶悍,生生顶住那元神三件宝物连环砍砸斩削,欺到近前,一巴掌将他打落血河!

  血妖一愣,而后便哈哈大笑,施施然挪移到血河之中,将那元神擒住禁制!

  尝到了甜头,血妖心怀大畅,依法施为,将其余四名尚存的太阴教元神打落血河,尽数擒到手中!

  “伍小子,独自享用这般好处,是否太不厚道了?”

  陈婆婆忽然挪移到战场,满是褐斑的右手握一柄月牙短戟,颇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血妖刚刚收回手中那小鼎!

  太阴教元神已被尽数擒住,血妖正打算收手,见陈婆婆如此说话,便打个哈哈:“恭喜陈前辈夺得宝物!晚辈已得五人,剩余的便让与您了!告辞!”

  血妖带了五名俘虏挪移而去,陈婆婆却是松了口气,将右手短戟举到面前,皱巴巴的老脸顿时绽放成一朵败色残菊!

  她与血妖一样,虽说让追逐的虚境与元神跑了,却花费偌大代价伤得那元神,夺下这柄短戟!

  短戟的威能她亲自领教过,当真是“惊世骇俗”!本来还有些心疼损耗掉那几千年的修为,不过亲眼见到血妖的夸赞与退避,便立时高兴起来,只觉这次买卖实在大赚特赚!

  既然那小辈都能凭借一口小破鼎擒下五人,婆婆我又怎会做不到?

  陈婆婆精神大振,看向剩余九名兀自顽抗的元神,心头霎时变得火热!

  只须将这些外来的小辈尽数擒了,逼问出修行法门来,便是修至天仙境也不在话下!

  这老婆婆立时就出手了,然而事情远没有她想象的那般容易……

  ……

  血妖擒了五名太阴教元神,便不欲多事,在大荒玄蛇接近体表处选了个僻静的位置,开始拷问五人。

  其间过程自然不会顺利,不过血妖威逼利诱双管齐下,还是问出了两门功法,其中一门正是“阴灵秘魔玄经”,而另一门却只是颇为实用的神通,唤作“九命不死青冥气”。奈何因为五人都仅仅只有元神修为,这炼气诀与神通法门俱都不全,只有炼气、元神两境的法诀。

  尽管如此,血妖还是十分满意。

  他本就不贪求别派功法,只是打算弄出个可光明正大使用法术神通的借口,如今得逞,功法完整与否便不重要了。

  五名元神与之前擒住那鬼仙门炼气修士一般,只得元灵转世而去,他们遗蜕之上的宝物共有一十六件,不过血妖只看中了一面唤作“太阴令魔幡”的幡旗。

  顾名思义,此幡的效用自然就是召唤魔头前来助战!回想之前那鬼云中远远不绝涌出的魔物,虽然修为低劣得很,却头头都悍不畏死,且单个实力也比炼气境血魔高出不知一筹,放在眼下,当真就是一件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利器!

  血妖欢喜之下,操控伍齐昌这傀儡祭炼小鼎和太阴令魔幡,自己则凝神参悟得来的两门功法。

  以他虚境的修为与算得上广博的见识,区区炼气、元神两境的法门,不过半个时辰就弄清楚了七七八八,那小鼎的名目自然也弄清楚了,唤作“饲魔追魂鼎”,当真十分贴切!

  才做出了如此“大事”,血妖打算就此蛰伏一段时日,操控伍齐昌修行“阴灵秘魔玄经”,还将这法门传了无荼,令其也修炼一二,说是将来用得上,而他自身则吸摄血河之水,缓缓锤炼都天血灵幡。

  如此数日,血妖忽然心神一动,冥冥中感觉好似有什么紧要的物事正往这边飞遁而来!

  尽管心头并无警兆,但还是收了法术,操控伍齐昌站起身来!

  一点璀璨七彩自血河下游激射而来,稳稳停在伍齐昌面前!

  “这是……”

  这七彩中是一尺许大的水滴形鲜红物事,晶莹剔透,好似冰晶琉璃,七彩霞光说说吞吐,只看了一眼,血妖立时就觉出其中蕴含的磅礴精气!

  “……大荒玄蛇本命精血?!”

  血妖倒抽一口凉气!

  如此血道重宝,于他修行的血道大(蟹)法来说,正是绝佳的大补之物!

  为何这东西会跑到此处?

  血妖固然有被馅儿饼砸中的欣喜,但更多还是惊疑不定!

  他心头还在疑神疑鬼地挣扎,伍齐昌体内的血蛇魔相却已蠢蠢欲动,好似见了什么美味至极的物事一般,想要将面前这晶化了的精血吞吃!

  非只这死鬼老怪的魔像有这般反应,就连血灵幡中的二十余头血蛇魔相也是一般模样!

  “莫不是小爷击溃鬼云擒杀了许多外界修士的奖励?”

  念头才起,血妖就是一凛!

  “这积年老蛇似乎并不是像预料那般沉睡得深!”

  既然大荒玄蛇还有些意识,那么这精血就断然得收下了!

  “小爷就不相信有十四位天仙集天道界举界之力布置的阵法还压制不住你!”

  血妖眉头一挑,将神念注入伍齐昌魔像之中隐藏起来,才操控他将天灵打开。

  七彩祥光之中,细鳞小蛇夭矫腾起,迫不及待地一口咬向面前玄蛇精血!

  那精血似乎比小蛇还要急切,咻地一声激射而起,正正冲入蛇口之中!

  小蛇浑身立时一个颤抖,身形急剧长大,倏忽就化作二十余丈粗,近千丈长,将这处血管挤满撑破,方才罢休!

  伍齐昌的身躯也被压到破裂的肌肉之中,血妖藏身他体内,倒是不受影响,分毫没有逼仄之感。

  “原来如此!”

  血妖藏才伍齐昌魔像之中的神念截获了从精血中传来的讯息,顿时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最关心的大荒玄蛇神智,其实最不用担忧。受识海中那禁断大阵压制迷惑,这大蛇虽有些意识,却昏聩模糊得很,还时断时续,连传个都要独立分作数份,好彼此补充,以防遗漏!似这般,和没有意识也差不太远!

  正如方才猜测,这一滴本命精血是大荒玄蛇对伍齐昌绞杀来犯之敌的奖励,其中还复有一门神通的修行之法。不过这般奖励也只是大荒玄蛇身躯亿万年来的本能作祟,用以奖励体内有功血魔,实在不足为虑。

  血妖真正感兴趣的是精血中附带那门神通。

  虽然因为要主意其余信息,只匆匆看了一遍,其间蛮横的荒古气息却清晰无误!

  这是一门真正的大神通!

  血妖心中已有论断,却并不急着参悟,而是将融入这魔像“小蛇”体内的精血汩汩抽取!

  “这等宝贝,岂是一头废物傀儡生受得起的?”

  血妖知晓了大荒玄蛇现状,行事便有些肆无忌惮——他打算将玄蛇精血拿来自家炼化。

  不一刻,长至千丈之巨的“小蛇”恢复了原状,十分不甘地重新遁入伍齐昌天灵。

  血妖右手紧紧握住一团七彩,口中嘿嘿有声。

  “幸好小爷见机得快,否则便修不成这门绝大神通!”

  原来方才他尝试修行了一回,几乎瞬间就发现了这门神通非得以大荒玄蛇精血作为根本,否则必定威能大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