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八二零 世间几多真情谊,混元载道且徐行

八二零 世间几多真情谊,混元载道且徐行


  ()  ?大荒玄蛇元神太过庞大,之前虽被打散,却也经得住消磨,直至许听cháo与血妖使出和光同尘术,它才觉出不妙,果断舍弃一部,以自家魂魄重新在霞光深处凝结分神!

  它却不知许听cháo早早就在等待这机会!

  许听cháo修习望海族神魂秘术,大荒玄蛇魂魄也如同元神一般强健得不可思议,从始至终都在他关注之下。【全文字阅读】而血妖与他心神相通,大荒玄蛇才将魂魄凝结,血妖几乎与许听cháo同时察觉,挥手祭出御兽台,一举摄住!

  御兽台乃正儿八经的仙界法器,大荒玄蛇纵然凶悍绝伦,也只是凡界荒兽,此番魂魄受缚,再无翻盘之能!

  尽管如此,此蛇魂魄也挣扎不休,血妖想要将之降服,尚需花费偌大力气。

  之后就是水磨工夫了。

  众修均都松了口气,个个面露喜sè,诸般宝物神通,运使得越发从容,尽量削弱大荒玄蛇元神……

  人族八名仙人尚未到来。

  高空之上,刘岐向下方一看,只见绿翠内莽苍上一块硕大黄斑,黄斑之中,一团刺目七彩吞吐不定,正是大荒玄蛇元神受创,身躯下意识地挣扎,奈何遇袭太快,只堪堪将头颅钻出大地。这团七彩,就是它那本命神通荒蛇七霞神罡,尽管忽强忽弱,威能依旧惊人至极!四周人族修士只能远远躲开,满脸惊骇yù绝,不敢靠近分毫!

  正如这老妖之前所说,大荒玄蛇此等上古凶兽蛰伏门口,长离万妖谷如骨鲠在喉,说句寝食难安也半点不过,如今这般威胁即将去除,实在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不过刘岐心中却有隐忧。

  钧天上院跨界而来,联合巨人、鬼车与凤凰三界修士建成了钧合万妖谷,门中却人妖修士混杂,总归不能算作一路人。本来就有修成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的许听cháo,如今血妖又要收服大荒玄蛇,倘若将来起了异心,只怕为祸更甚!

  “刘道友何必忧心,我等不是早早就准备好那物了么?”扶余知晓刘岐心中所想,就出声劝慰,“当务之急,却是要早些将人族八个老不死料理妥当。”

  “来了!”

  扶余话音才落,管浥尘就神sè一凝,凝目看向远方。

  大荒玄蛇有异动,人族被吓得不轻,八名天仙哪里还坐得住,自是火急火燎地赶来!正因如此,刘岐五个老妖才说句话的功夫,他们就到了地头。

  “几位道友,此獠究竟怎生回事?”

  说话的是那赤发红眉的燃宗道人,他见得地上露出头颅的大荒玄蛇,自然瞧得出此蛇情形十分不妙,元神也在急剧衰弱。其余七名仙人,也都个个惊疑不定。

  大荒玄蛇如此模样,他们使尽诸般手段,却查探不出个究竟,若说不是被动了手脚,谁也不会相信。而刘岐等人的本事,他们自是清楚得很!

  妖族断然没这能耐,能混淆天机,将己方八人尽数蒙蔽!

  那么,出手之人就是是谁?与妖族可有关联?

  “许小友为何不在?”

  不等刘岐五人回答,yīn菱便又出声询问。

  燃宗道人等七名老怪面sè顿时微微一变!

  刘岐与季平戈四人换了个眼sè,悠然道:“yīn仙子倒是对听cháo这孩子青眼有加!”

  “哼!”

  yīn菱冷哼,刘岐却面露笑容,一指地上那闪烁吞吐的七彩霞光:“正如道友所想,那孩子正在这孽畜紫府之中,此刻大约已然得手……”

  单凭许听cháo一己之力就能将大荒玄蛇伤成这般模样?人族八个老怪哪里肯信!

  燃宗道人嘿嘿一笑:“此事关乎我天道界安危存亡,我等怎可袖手旁观,说不得要出些力气,还请几位道友领路!”

  尽管事前早有决断,刘岐却不擅自决断,只向季平戈四人看去,见得四人一一点头,便笑道:“诸位道友如此盛情,蔽族求之不得!不过……”

  “有话就说,却没那功夫给你拖延!”

  燃宗道人yīn着脸,刘岐也不生气,续道:“燃宗道友莫要误会,老妖等也只是想要给诸位试演一番新近修成的神通。”

  八名人族老怪顿时心生凛然,燃宗道人两眼一眯:“正要一观!”

  刘岐也不说话,袖袍一挥,一道青碧烟岚袅袅而出,在他面前凝聚不散!

  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人族八名老怪体内真气就为之一滞,隐隐还要消散的征兆,无不大惊失sè!

  “素yīn窍绝散灵气?!”

  正当其余七人惊疑不定的时候,郑文锦忽然惊呼出声!

  燃宗道人等显然知晓这门神通,无不脸sè难看,刘岐呵呵一笑,赞道:“郑道友好见识!”

  郑文锦已是面黑如锅底!

  倘若在仙界,他也不见得怕了刘岐新炼这“素yīn窍绝散灵气”,奈何身处凡界,一身本事顶多只能使出三两成,却是决计挡不住的。其余七名老怪也是一般模样,只比郑文锦稍好些而已。

  扶余却不肯放过八人,笑呵呵地上前一步,翻手取出一叠金光灿灿的符箓。

  “还请诸位品鉴品鉴老妖这门符术!”

  他从一沓符箓中抽出一张,随手抛出,金光闪动中,六名甲士凝聚而出,个个都有虚境圆满的修为!

  “好个丁甲神符!”

  人族八个老怪面sè又难看了几分,燃宗道人却高声赞叹,只是此类符箓种类极多,他也看不出扶余所习究竟是哪一门。

  扶余这“六甲飞灵混常神符”唤来的丁甲神将,虽说因其修行火候与炼制灵材的关系,只有虚境圆满修为,却胜在六人一体,jīng擅分进合击之道,且根本不惧伤损,应付起来十分麻烦!只要数量多些,缠住一名天仙,甚至将其击伤都不在话下!

  “三位道友都得了何种神通,不妨一次使出,好教我等瞧个痛快!”

  燃宗道人忽然静下了心思,目视季平戈、管浥尘和浮丘怡宸。

  “诸位道友且看好了!”

  季平戈长笑一声,举手做抚琴状,阵阵仙音叮咚轻蘸。管浥尘静立不动,身旁却陡然涌起一阵砭骨寒煞!浮丘怡宸玉指轻捻,一道纤细雷霆顿时在指间蜿蜒浮现!

  “好!”燃宗道人抚掌赞叹,“诸位如此神通,皆可以一当二,你我两族联手,此獠伏诛,当在今rì!”

  ……

  “刘师伯祖,这是何意?”

  刘岐五个老妖去而复返,还带来人族八名仙人,便是万妖谷一干合道都惊疑不定,钧天上院诸人更是大惊失sè!血妖许听cháo惊怒交集,许听cháoxìng情内敛,血妖却不管这许多,径直出声质问!

  “许小友稍安勿躁,我等此来,只为这孽畜。”

  燃宗道人面sè冷峻,一指上方翻腾不休的七彩霞光,指尖赤焰激shè,霎时间便将彩霞烧去一片!

  事已至此,还要你等出手?

  血妖心头怒极,奈何还有诸多同门好友在场,倘若动起手来,就算许听cháo炼成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也没有把握能护得众人周全,只得强行按捺,只得冷声道:“不劳几位前辈费心!”言罢,也不多作理会,只将双目盯住刘岐:“刘前辈,我钧天上院与三界道友可有对不住贵谷之处?”

  刘岐面sè不变,轻咳一声道:“事到如今,老妖也是迫不得已。这大荒玄蛇有毁灭一界之能,蛰伏沉眠尚且教我等提心吊胆,又如何能放任他人驯服掌控?”

  血妖神sè变幻,半晌自嘲一笑:“嘿!我钧合万妖谷终究只是他人!”

  刘岐见血妖向自己看来,长叹道:“许小谷主,此兽元神定然不能存留,躯壳你却可取了去。除此之外,妖族还有一宝相送!”

  这老妖取出一似纱非纱,似革非革的图卷,郑重用真气托了,缓缓向血妖推来。

  五个老妖早有预谋,除了面上多有不舍,倒也没甚异状,而人族八名仙人却无不动容,显然认得物事!

  血妖毫不客气地将图卷摄到手中,展开定睛一看,只见其上灰蒙蒙一片,若隐若现的山川湖海、原野林木变幻不休。此物品质如何,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那等鸿蒙混沌气息却异常浓厚!

  虽然早知刘岐拿来赔偿的物事不会差了,但此物的珍贵之处还是出乎意料!

  “此宝出自混元派,名为‘混元勘界载道舆图’,只须与一界形神相合,便可招引域外灵机、深空混沌,天长rì久,界中自然灵气大增,天材地宝衍生不断。倘若时rì足够长久,达至天道界这般光景也不无可能。”

  这番话,将万妖谷一干合道及钧天上院主人说得目瞪口呆!持有此图,等若万载基业在握,如何不教人心动?

  血妖真气一催,此图便卷成一束。

  “师伯祖好大手笔!”

  刘岐笑道:“此图于天道界无用,能换得万妖谷与钧天上院盟约依旧,正得其所!”

  “好!”血妖将手中图卷收起,“钧合万妖谷还可与妖族五谷守望相助!”

  刘岐闻言,心下却是叹息,经此一事,万妖谷与这小子再不可能亲密无间,不过他并不后悔,只施礼道:“许小谷主高义,老妖承情了!”

  血妖摆摆手:“师伯祖不必如此,倘若易地而处,晚辈也会如此行事。”说到此处,他看了其余十二名天仙一眼,将话锋一转:“诸位尽管动手就是,能从晚辈手中抢下多少元神魂魄,就看各自手段!”

  他终究不肯全然屈服,还打算争取一番,能得多少算多少。

  “且慢!”燃宗道人忽然出声,“此獠体内那血神教与我人族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可不诛之!”

  血妖嘿嘿一笑道:“诸位前辈若有本事,不妨前去剿灭!”

  ……

  七月,流火。大荒玄蛇起蛰,归于钧合。

  这等传言,委实言过其实,血妖与许听cháo使尽浑身解数,最终也只堪堪保住大荒玄蛇不到一成的元神,御兽台之下也只得三缕残魂,七魄全被打散!

  似这般,纵使大荒玄蛇如何凶猛,也不过一堆堪堪可维持老命的死肉罢了。

  大荒玄蛇身躯固然庞大至极,但有刘岐五名妖仙,以及万妖谷一干老妖相助,搬运回钧合万妖谷倒也不算艰难。万妖谷虽不肯让血妖掌控大荒玄蛇,却也不愿就此与钧天上院断了交情,所以径直包办了此事,其中敖瑞和尤寒梅出力最大。

  而血妖鼓捣那血神教,在八名人族仙人剿杀之下,已然十去其九,不过其中得了大荒玄蛇jīng血,修成荒蛇七霞神罡的紧要人物,却仗了本身神通与血妖刻意庇护逃过此劫。这些副教主护法长老的,都是上佳的血煞妖,比之普通合道,也不会差了,血妖自然不会让其被人族毁去。

  人族自然知晓血神教余孽犹存,但他们尚不清楚血神教与血妖关如何,只是心中存疑,因此留下了后手,暗中扶持那陈婆婆建起“玄蛇正宗”,盘踞大荒玄蛇体内。

  大荒玄蛇残魂及元神在手,血妖对此不屑一顾,不过还是任其存在,以安人族之心。

  将大荒玄蛇沉入大阵之下安置妥当,血妖与许听cháo就会同钧天上院及巨人、鬼车、凤凰三界修士回转巨人界,召集各派修士会盟,以混元勘界载道舆图摄取巨人界形神,分派灵山福地。

  三界之中,鬼车界最弱,而李渺虽有意经营凤凰界,但又如何能说服血妖许听cháo舍去舆图,只好厚着面皮在巨人界中又圈了偌大一处灵地,作为太清门另一处别院所在。

  此事并非分派之后就算完结,各派还需耗费偌大苦功,rì夜分得的灵山福地,才能借助舆图之力提升其品阶。

  这也正是天道界妖族将混元勘界载道舆图送与血妖的缘由,若非如此,又如何能将钧天上院jīng力羁绊在巨人界?

  不止妖族,人族也害怕天道界中再出现个混元派,而钧天上院显然有这等潜力。

  妖族依旧势弱,虽然因大荒玄蛇这事与钧天上院生了偌大隔阂,却也在设法弥补。

  这般举措却是对许听cháo来的。

  刘岐五名老妖邀请钧天上院百年之后共探混元旧地,此行直指混元派那“造化归元池”!这灵池诚然及不上五行灵果树,但对许听cháo五行魅灵之躯也有莫大好处。

  万妖谷前来邀约之人正是敖瑞与尤寒梅,他们还再次代妖族向血妖致歉。

  将两个老妖请去休息后,许听cháo持信沉吟不语。

  冯粱赫开口道:“如此也好,我钧天上院正可安心经营,百万年之内,定然一片太平!只是委屈了血师侄……”

  血妖一笑:“大荒玄蛇尚有三缕残魂,元神也未尽散,只须花费些功夫,以我钧天上院的手段,定可让其复原!其间弟子正可好生祭炼,却比囫囵吞下好得多了。可惜大功告成之时,本门早已强盛以及,却是没有此刻就炼成那等助力了。”

  冯粱赫道:“师侄不必惋惜,本门如今自保有余,再进一步,或许也并非好事。”

  钧天上院在座长老弟子,都深有此感。前番只是图谋大荒玄蛇,就引得天道界人妖两族共同干预,动作再大些,少不得要有争斗,争斗一起,必有伤损,于修行之人来说,万万算不得好事。钧天上院窜起势头太过迅猛,早已根基不稳,相比庞大的弟子数量,门中虚境元神委实也太过稀少,合道更只有冯粱赫一人,缓上一缓,好处极多。

  “就如此了,都散了吧!”

  冯粱赫交待一声,径直挪移而去。含晖殿中众人也纷纷施礼离去,只血妖和许听cháo落在最后。

  “当年九界大战,我曾答应敖琲携他前往凤凰界找寻其母,奈何这些年都无有结果,如今我须得前往天道界闭关炼法,只得托付给你。”

  许听cháo道:“琲儿本是我弟子,此事自当由我cāo持。”口中如此说话,心头却在想是否要前往藏镜阁中将三弟子许元磁接回来。

  “元锋顽劣了些,你这做老师的,也须得好生管教一番。”

  许元锋正是当初(蟹)血妖遇见那团通灵先天庚金jīng气化形而来,已被血妖收入门下。

  “安心便是。”

  许听cháo语气冷淡,血妖哈哈一笑,浑身血光一起,顺乎遁走不见。

  “才数百年时光,元磁只怕连形体都还未能稳固,这时去接,未免早了些……还是过些年再去看一看吧,也好就近照应……”

  血妖离去,许听cháo不为所动,只顾着想心事,不知不觉,已然走至一处小湖。

  湖边凉亭中,月半正旁若无人地将耳朵贴在慕晴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专注倾听,慕晴雨面sè酡红,一手搭在小腹上,略略撑住月半脸颊,眉宇间有羞涩,有喜意,也有慈爱。

  “也不知这位小师嫂会给月师兄生下个什么宝贝?”

  许听cháo不愿打扰两人,面现微笑,悄然转身走开,心中如此想到。

  “可惜珊儿凤儿的肚子一直都没甚动静……”

  蓦地,许听cháo愕然!

  从何时起,自己竟会有这般悠闲的杂念的了?

  但这何尝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在逍遥?

  自从修行一来,却是忙碌习惯了。

  逍遥难得,那混元舆图,果真是件好宝贝!

  ……………………………………………………

  全剧终。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