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豪门妖女:军爷撩妻上位! > 【164】呸,无赖!

【164】呸,无赖!

  “玖玖,我的天哪,你快看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庄玖还在想着观景房该怎么设计时,突然听到萧靓靓震惊的喊叫声。

  “怎么了”庄玖转身看向萧靓靓,却发现萧靓靓正惦着脚尖看着下方。

  “玖玖,你快看,那仓库里好像打起来了。”

  闻言,庄玖和售楼部小姐一起来到萧靓靓身旁。

  眺目望去,第一眼看见一片废旧的工厂,第二眼才注意到一个露天的仓库里在激烈的发生纷争。

  三人只看见一群大汉牢牢的困着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面前有个一身西装的男子正低头说着什么,而在西装男人的后方,则绑着一个女学生。

  “玖玖,那被绑着的好像是东林高校的学生,而且还是初二年级的,对,没错,那身校服是属于东林高校初二年级的”萧靓靓说到后面,声音瞬间高昂起来。

  天,竟然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捆绑女学生,胆子简直猖狂

  庄玖闻言,这才注意到那被绑着的的确是一名女学生,顿时眯了眼睛,沉思着这群人的目的。

  “郑大海,你不要怪我无情,要怪就怪你自己,为你的家人惹到了这样的麻烦。”李国祥看着被困住的郑大海,伸手拽了拽对方的衣领,俯视着郑大海。

  郑大海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束缚,奈何三四个大汉的运气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抗衡的。

  看了一眼被绑住连开口都不能开口的女儿,郑大海眼里的仇恨一瞬间迸发。

  只是一瞬间,郑大海却收了所有仇恨的目光,一瞬间眼睛平静下来,让他这一刻显得分外理智“李国祥,有件事我不明白,希望你今日能给我一个答案。”

  “好,老朋友都混到这地步了,再欺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今天只要你问,我就回答。”李国祥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郑大海。

  郑大海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当年我们兄弟几人一起从农村里走出来,我风光时,自问从没亏待过兄弟,不说其他人,只说你李国祥,当年你想要做生意,我便为你做担保,最后你故意溜之大吉,我这个担保人因为你的事倾家荡产,我拿你当兄弟看,为了一同从村里走出的兄弟们都能有好日子过,我也没少出力,我自问没亏待你们任何人,你为什么要这样报复我”

  面对郑大海的回忆和疑问,李国祥却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听完。

  听完后的反应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郑大海,你做人的确是没话说,尤其是为了兄弟,是商场上出了名的讲义气。同村哪个人出了困难,只要你知道了,能出钱的出钱,能出力的出力,这点的确是没话说。可也正因为你这样,才让你显得分外可恨,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从你出事后到现在,你曾经付出的那些人有帮助过你吗”

  郑大海闻言,面容一紧,只是表情很细微,看上去并没什么不同,但暗地里却捏紧了拳头“最起码他们没有像你一样落井下石。”

  “不不不,你错了。”李国祥立马出声,一脸的不赞同“我不是落井下石,落井下石那是无能之辈才做出来的,我是一直在针对你,是我亲手将你从神坛上拉下来的,可不要将我与那些宵小之辈混淆了”

  说到最后,李国祥满脸的得意,似乎为自己做出的事分外骄傲。

  “所以,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做,我自问从没有亏待过你。”郑大海闭上了眼睛,不去看李国祥的表现。

  因为看一个畜生道貌岸然的样子,实在是考验一个人的心智。

  “嗯。”李国祥歪着头陷入某种思考“从某方面来说,郑大海你确实是个完美的人,光是讲义气就让许多人佩服,可是你却不懂人心,同是从一个村子出来的,凭什么你一切都顺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自问学历不比你低,脑子也不比你笨,创业却事事受阻,你事事顺利也就罢了,还娶到了我的梦中情人,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了她多久,凭什么你那么容易就获得了她的芳心。”

  “你简直是个畜生,你竟然喜欢她,为什么”郑大海听到关于自己的妻子的事,甚至忘了初衷,脸上的表情也维持不下去。

  “我就是要让她知道跟了你郑大海,这是她今生做的最大的错误。”

  看着郑大海突然激动起来,李国祥却一脸平静,仿佛吐出的话很家常一般。

  郑大海默默的望着李国祥,慢慢的笑了“活到今日,我算是明白了,原来跟畜生真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你骂的倒也对,事实上我也不怕你骂我,骂,更加证明你是一个失败者,郑大海,只要看见你失败,只要看见你每时每刻都在雨里挣扎,我这心就欢畅无比。”

  “呸”郑大海朝着李国祥喷了一口。

  李国祥瞬间闭上眼睛,慢慢的拿出手巾擦了擦,睁开眼睛的瞬间,看着郑大海眼里冒着火光。

  “啪”

  “不知死活的东西”李国祥冷笑的看着郑大海,伸手解了解自己的衣领“也罢,跟一个失败者也没什么好炫耀的,尤其还是一个连自己妻子被欺负了没有任何办法保护的懦弱的失败者,今天,我就要让你郑大海看看,当年你的老婆是怎么在我的身上”

  “李国祥,你敢乱来,我跟你拼命”

  郑大海目呲欲裂的看着李国祥,家人是他唯一的软肋,别人怎么欺辱他都可以,可是他的家人何其无辜

  他想要努力挣扎出束缚,可不管怎么使力,却只是在做无用功。

  “我有什么不敢乱来的,以我现在的地位,就算做了啥,你什么证据都没有,怎么指控当年我还没有做到这个份上的时候,都可以要了你老婆”

  “李国祥,你个畜生,你会遭报应的”郑大海疯狂的嘶喊。对方一遍一遍提醒他妻子曾经遭受到的伤害,让他没法再保持理智。他现在恨不得亲手撕了这个畜生,尤其想到这头畜生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郑大海恨不得要了自己的命

  “哈哈哈,到了今天我也没看见我李国祥有什么报应,反而你郑大海屡屡遭报应。”面对郑大海的疯狂,李国祥却满脸无所谓。

  因为在他眼中,郑大海现在就是一个失败者,还是一个无能到极点的失败者

  甚至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的向着郑的方向走去。

  “小,别怕啊,叔叔只是跟你玩个游戏,你也不要怪叔叔,要怪就怪你爸爸,谁让他前半生运气那么好,看着就让人讨厌,所以他的下半身注定要还债的。”

  郑手脚被绑在一起,嘴巴也被封堵,但是闻言,那双眼里不由自主的流露出疯狂的恐惧,手脚并抖。

  “李国祥,李国祥你给我住手住手”郑大海目呲欲裂,在这一刻用上了毕生的力气,三四个大汉竟然没能困住他。

  郑大海疯狂的向着李国祥奔去,眼里的杀意满满,在这一刻,他满脑着都是杀了这个畜生的想法。

  然而,下一刻,五六个壮汉牢牢的困住了他,其中一个拿着木棍没有丝毫顾忌的砸向他的后脑勺。

  天旋地转,脑袋像是在一瞬间爆炸,郑大海原地支撑不住,摇晃了几下,努力让自己不倒下去。

  他没有资格倒下去,他的女儿还处在危险中。

  郑大海摇摇晃晃着脑袋,模模糊糊看见李国祥正用冰冷嘲弄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嘲笑他的弱小和无能,连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保护不了。

  “别将人弄死了,我要让他清醒的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李国祥一脸冷漠,转过身来,看见瑟瑟发抖的郑,眼里露出邪异的光芒。

  “你和你妈年轻时候长得真像,实在是太像了。”李国祥一脸惊叹的摸着郑的脸,吓得郑恨不得将脸埋在胸前。

  “别这么紧张,你和你妈长得这么像,叔叔会好好待你的。”李国祥摸着郑的头一脸慈爱,好像来自长辈间的关怀。

  可是下一刻,李国祥毫无预料的突然撕开了郑的校服。

  在这一瞬间,衣服撕裂的声音,无不刺激着郑大海的感官,他拼了命的向着模糊的人影赶去,然而头像是有千斤重,晕晕沉沉的。

  “呜呜呜”郑睁大眼睛恐惧的看着面前的魔鬼,因为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国祥却满脸兴奋,看着郑舔了舔舌头“接下来的事情真是让人期待。”

  眼见着郑惊恐着瞪着一张眼睛,然而嘴上却不能说,李国祥笑了笑,伸手将郑的嘴巴解放。

  “救命爸爸救我”

  “李国祥,不要伤害”郑大海已经辨不清方位,但一双眼睛还不忘寻找着方向。

  面对父女两人的表态,李国祥满脸笑意“这样才有意思嘛。”

  “别怕,叔叔这就来了”

  “啊滚蛋”

  “滚什么滚,让叔叔好好疼你”

  李国祥脱过校服的外套,又一把抓过衬衫,“嘶”一下,女孩子的衬衫顿时毁在他的手里,当那魔掌同样要伸向内衣时,仓库的门突然哗啦一声,被人一脚踢开。

  因为动静过大,让正处于兴奋中的李国祥不由一抖。

  “谁敢打扰我的好事”反应过来后李国祥眯起眼睛,阴骘的转过身子。

  夕阳的余晖下,将少女的身影拉得很长,正对着夕阳的李国祥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莫名感受到一股冷气。

  不过,虽然对方赶来的不是时候,但李国祥在看到只有一个小女生后,心下当即就不以为意,直接向着两边发号施令“让人这样闯进来,你们都死了吗”

  左右两边的人闻言,顿时走出两个手里拿着长棍的壮汉,凶神恶煞的向着庄玖而去。

  “不过是个死丫头片子,哪里凉快哪呆着去”其中一个壮汉扬起手中的木棍,气势汹汹的看着庄玖。

  “救命,救命啊”

  郑的喊叫声再次响起,却是李国祥不管不顾的继续自己的兽行。

  “畜生,我跟你拼了”郑大海摇摇晃晃着身体,撕心裂肺的大喊。

  这边,两个壮汉已来至庄玖面前,木棍高高的扬起,像是对着敌人示威一般。

  壮汉们和郑大海一样根本没将庄玖放在眼里,只等着一人一棍打下去,就能解决这突如其来的麻烦。

  庄玖人虽然在战斗圈,但眼睛却在盯着郑,眼看着郑大海的魔掌已伸向郑的内衣,眼里的冷芒一攸而过。

  高高的木棍将要击落在庄玖头部的瞬间,双掌同时跃起,木棍顿时被庄玖牢牢的固定在手心里。

  两个大汉想要挣脱,庄玖却没时间和这些人玩,掌心稍一用力。

  “哗”两根木棍一瞬间碎成木屑

  不理会一脸茫然的壮汉,庄玖一脚一个,左右击飞。

  似乎没想到庄玖会这么快解决两个壮汉,其余几位还在牢牢的钳制着郑大海。

  等他们反应过来后,庄玖人已经来到李国祥的后背。

  当李国祥将要肆虐暴行的那一刻,突然觉得前方一阵阴影,下一刻,整个人便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击飞。

  一阵天旋地转,砰的一声,整个人从半空中跌倒在地。

  五六个壮汉这才反应过来,同时一涌而来。

  庄玖余光厉芒一闪,双手快速脱下校服外套,直接搭在郑不蔽体的身上,确认郑完好后。

  下一刻,不等几人主动出击,庄玖已经正面迎上。

  风悄悄的来到仓库,似乎被里面的气氛惊扰,吓得一溜烟的窜了出去,只看见仓库门外的杂草快速耸动。

  “啊啊”几声惨叫从仓库传来,三道黑影直接甩至仓库门外,吓得刚找个藏身之地的风一溜烟的窜到了远方。

  仓库内,另外三个壮汉在互相转着圈圈,只见头顶上的少女不停的变换着脚步,每踩一步,下方的壮汉便惨叫连连。

  几分钟后,连连惨叫的壮汉被庄玖耍的终于坚持不住,直接晕倒了下去。

  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少女竟然是如此厉害的角色,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李国祥尽量将自己缩在仓库的角落,双手护着头,身子骨还在瑟瑟发抖。

  此刻的他早已没了刚才的高高在上,甚至眼角的余光在望向庄玖时一脸惊愕。

  庄玖解决完地上的壮汉,不满的踢了踢,成功清理出一条道路后,直接走到郑面前,为她解了绳子。

  郑大海虽然脑袋昏迷,但没了束缚的他,凭着感觉,迈着摇摇晃晃的身体还是连忙来到女儿面前,伸手要拥抱女儿,郑却“啊”的一声,连连向后退去。

  庄玖没理会父女之间的互动,看了一眼李国祥的位置,

  “过来”庄玖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李国祥,伸出手指勾了勾。

  李国祥只看了一眼,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向角落里缩去,尽管他的身体已经缩的角落不能再角落。

  “你最好听话点。”庄玖的声音很轻柔,像是在和对方商量,但是那如炬一样的眼神,看到李国祥的心顿时哇凉哇凉。

  “你是谁,为什么要管这种闲事”颤抖的声音响起,弱小的仿佛和刚刚肆无忌惮的男人不是一人。

  “我再说一次,过来”庄玖似乎失去了耐心,一袭之间上位者的威严与气势向着李国祥涌去。

  在这股不知名的威力下,李国祥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几抖,犹豫了几下,试探的向着庄玖的方向爬了几步。

  庄玖见他这般作态,眯了眯眼睛。

  李国祥似乎察觉到什么,连忙又快速的爬了几步,畏惧的看着庄玖“你要做什么,你要保证不伤害我。”

  “废话这么多,速度给我加快点。”

  庄玖毫无温度的声音传来,这一次,李国祥似乎吓破了胆,连忙连滚带爬向着庄玖的方向而去。

  终于爬到庄玖的脚下,不等庄玖出声,李国祥率先一脸悔意道“我只是一时脑子发热,以后我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真的”

  庄玖冷眼看着李国祥,却不发表任何言语。

  “你是不是和郑是同学所以才帮她”李国祥仍然狼狈的躺在庄玖面前,似乎已经完全被这少女吓破了胆子。

  庄玖轻轻扫过李国祥,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李国祥的双手正在不正常的蠕动,冷笑一闪而过,故作没发现他的小动作,看向一旁。

  庄玖注意力转移的瞬间,男人脸上弱小的表情一瞬间消失,一抹狠意快速浮上眼睛。

  下一刻,男人趁着少女没注意,右手迅速扬起。

  与此同时,一把锋利的小刀向着庄玖的心脏而去。

  “去死吧多管闲事的贱人”

  “小心”在同一时间,郑大海突然觉察气氛不对劲。

  锋利的刀片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锋利的光芒,凭着成年男子的力气,这一刀下去,不死也成废人。

  李国祥眼里的阴骘不再掩饰,一瞬间喷射而出,真以为他李国祥胆子这么点,一个初中小姑娘,稍微一点演技,玩不死她

  锋利的刀片将要穿过肉体的瞬间,李国翔的眼里控制不住的闪烁着兴奋。

  突然

  刀片的前方多出两根纤细白嫩的手指,只见两根手指轻轻一夹,锋利的刀片再也使不出半分前进的力量。

  “去死吧”李国祥握紧刀片,死命的向着庄玖的心脏插去。

  刀片纹身不动,仍然牢牢的夹在两根手指里,这时,其中一根手指轻轻一点刀片,“咔嘣”,细微的断片声传来。

  李国祥的脸上顿时精彩万分

  庄玖戏谑的看着李国祥,自以为瞒天过海,实则不过是个蠢货,这种人,若无必要,她真的觉得连出手都脏了自己的手。

  眼皮轻轻一抬,微微吐道“看在你还算乖的份上,我就下手轻点”

  说完,一抬脚,脚下一个用力,李国祥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被庄玖踢到郑面前。

  “哇啦”一声,李国祥口吐鲜血,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连手指也抬不起来。

  郑在李国祥倒在自己身旁的瞬间,身子便不由自主的一抖,反射性的向后退去。

  “,不怕了”郑大海早已忘记自己昏昏沉沉的头,一心的安慰着女儿。

  然而郑却看都不看郑大海一眼,只双手抱着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郑大海见此,心顿时沉重得像是坠了千斤石,抬眼看向倒在一旁的李国祥,站起身,一步一步慢慢的向着李国祥而去。

  “你不能动他”庄玖一瞬间便察觉到郑大海的动机,当下便阻止。

  仇恨能让一个人失去理智,这男人若真在这片地方杀了此人,只怕日后一家人也绝不好过,别的不说,郑大海的命肯定要赔进去。

  后方传来少女稳重坚定的声音,郑大海脚步仅仅一顿“别拦我,今天一命陪一命,我杀了这个畜生,然后马上去自首”

  说完,郑大海重新抬起了脚步。

  “有什么用”一道弱弱的女声传来,郑大海的脚步再次一顿“,你好些了吗”

  然而郑大海一开口,郑却看也不看郑大海一眼,仿佛刚刚开口的不是她。

  庄玖看着郑的身体仍然控制不住发抖,却还凭着本能提醒自己的父亲不犯错,叹了一口气,走上前伸出了手“起来吧。”

  郑听到庄玖的声音,慢慢的抬起头来,眼里的泪光一闪一闪,虽然身体还在控制不住的发抖,但庄玖却莫名感觉到少女的眼神有了不一样的光泽。

  庄玖又伸了伸手“自己能起来吗”

  “能。”一道如蚊子一般大小的声音响起,一双颤栗的手搭在了庄玖的手上,慢慢的慢慢的,借着庄玖的力量,郑终于站了起来。

  庄玖重新看向郑大海,却发现郑大海若有所思的看着郑,眼里似乎闪过某种疯狂的信念。

  “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但是听我一句劝,恶有恶报,正义总会到来,在那之前,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郑大海闻言身子一抖,怅然若失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眼神带着空洞“小姑娘,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只是,有些人,一命换一命,很值”

  他这条命苟活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有一天能亲手杀了这畜生,报了妻子的仇也能绝了女儿的隐患。

  庄玖若有所思“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真的很愚蠢,而且”庄玖顿了顿,看了一眼郑,又看了一眼郑大海才道“这人是我打昏的,你没有权利对他做什么,否则我第一个不答应。”

  “你”郑大海回身“你救了我女儿,我保证不会将此事牵连在你身上。”

  “你就算牵连在我身上又如何”庄玖摇头。

  “既然如此,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管”

  庄玖耸耸肩“这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就像我出手帮你们,其实不是为了帮助你们,只是看不下去这种事而已。”

  郑大海听了若有所思,旋即低头道“谢谢你小姑娘。”下一刻又抬起头来“只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我今日放了他,以后今日这种事情还会发生,那你今天因为看不下去还出手又有什么意义”

  庄玖听到这种逻辑,轻笑道“世上有那么多解决的办法,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一种。”

  郑大海垂下了头不再发一言。

  他知道自己若动手,这小姑娘一定会阻止,可是如果要放弃,真的很不甘心。

  庄玖看郑大海不出声,便知道对方并没放弃那个疯狂的念头,却也知道对方也有些犹豫,庄玖看了一眼郑,眼里闪过了然。

  一个东林高校的高材生,如果有一个杀人犯父亲,想来对女儿的前程影响太大了

  “你若真的这样选择我也不阻拦什么了,只是不知道让同学们知道了郑有个杀人犯的爸爸会怎么样”

  一句话顿时摁住郑大海的面门,让郑大海浑身僵硬不堪,伫立在那里,像一根柱子似的一动也不动。

  良久良久,郑大海吐了一口气“,我们回家。”

  庄玖闻言,微微一笑。

  郑大海说完话后,试图拉起女儿的手。

  只是,郑却藏在了庄玖身后,似乎并不愿意靠近郑大海。

  郑大海见状身子一顿,眼里的黯然一闪而过。

  庄玖叹了口气,算了,好人做到底。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郑大海刚要拒绝,就发现郑已经拉上了庄玖的衣服,这态度

  庄玖跟着郑大海父女俩离开仓库后,才猛然想起另一件事。

  萧靓靓还被她扔在都市花园的公寓里。

  本来萧靓靓死活要跟来,只是,刚刚那种场合不适合她一个小姑娘,再加上售楼部小姐也不敢前来,庄玖索性让她牵制住萧靓靓,自己独自一人前来。

  想到这会萧靓靓还在被关在都市花园的公寓里,庄玖轻轻一笑,接着便打了电话告知对方自己已经离开。

  没有理会萧靓靓在另一边类似撒娇的抱怨,庄玖快速挂完电话之后,又打了一通电话。

  而这通电话则是打给了席彦之。

  接通的瞬间,庄玖非常自然的开口道“借几个人手,东门工厂的废旧仓库,找人好好教训一下里面躺着的人,而且要狠狠的教训”这种衣冠禽兽,刚刚没有要了他的命,只是因为庄玖有理智,可这么放过他,庄玖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

  席彦之在电话另一端,听到这非常自然的语气,挑了挑眉“庄玖,你在跟谁说话”

  庄玖一顿。

  这才想起两人这世仅仅算普通朋友,还达不到前世那种亲密的地步。

  不过,庄玖并没放弃亦或是尴尬,反而调侃道“怎么,几天没听见我的声音,你欢喜到这种程度了吗,连我和你说话都觉得不可置信”

  “懒得和你贫”席彦之的语气平静,然而面部表情却一脸没好气,握着手机的手更是一紧。

  “那就是答应了”

  无赖,呸,谁答应你了

  席彦之在心里咒骂几声,面上却一本正经道“这事情简单,但是一般人找我做事都有条件。”

  “你说什么,我这边信号突然有些不太好,我就当你答应了,就这样了啊。”庄玖攸的一下挂了电话。

  电话另一边的席彦之看着屏幕黑了脸

  这个女人,气死他了

  通话时间竟然还不到一分钟

  ------题外话------

  小可爱们别生气,米米努力到现在,还没吃晚饭,总算赶出来了。没错,就是出来博同情的。

  其实我好羡慕席少,他有庄庄那么好的女人,像庄庄这样的女人,给我来一个我也死心塌地的爱。咳咳,差点忘了自己的性别。

  感谢

  迪小妞送了1张评价票

  南墙大大送了2个告白气球

  晒太阳的鱼儿送了1张评价票

  晒太阳的鱼儿送了1张月票

  晒太阳的鱼儿送了1张月票

  羽逅彩荭送了5张月票

  eixc9604f8c60送了1张月票

  hyse送了4张月票

  150483送了1张月票

  eixc9604f8c60送了1张月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