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四百一十章 歹毒血戾

第四百一十章 歹毒血戾


  李思辰双手结出一个法印,点在了这个由灰烬聚成的风水布局图上。

  他点的位置,正好是风水布局图中,南山中学教学楼所在的地点!

  站在一旁的程浩宇,突然是生出了一个异样的感觉——课桌上面的风水布局图,似乎一下子就‘活’了过来。不再是由灰烬画出来的死物,而是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他的感觉没有错。

  课桌上面的风水布局图,在此刻的确是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的。因为整个雍城市里的天地灵气,都被它给吸了过来!

  李思辰施展的袖里乾坤,只吸收了天地灵气,并没有强夺生灵活力。因为强夺生灵活力有伤天和阴德,李思辰不愿、也不屑为之。

  虽然吸收来的只是天地灵气,可是足足一整座城市的天地灵气,其量也是相当惊人的,涛涛如汪洋一般!别的不说,光是从课桌上这张风水布局图中溢出的天地灵气,就让南山中学里面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在瞬间出现了惊人的异变——枯萎的花草,在这一刻恢复了碧绿与嫣红;垂暮的老树,也在这一刻长出了鲜嫩的新芽。其余的花草树木,更是在眨眼间枝繁叶茂、鲜花怒放!

  一时间,南山中学里面,不管是应季还是不应季的花,全都绽放了,真的是百花盛开、繁花似锦。醉人的花香味,更是笼罩了方圆数十里的范围,让每一个闻到的人,都从身心感到了舒爽。

  高一三班的教室,同样也是被花香味笼罩。不过,无论李思辰还是程浩宇,都没有心情去赏闻花香。他们的目光,全都放在了风水布局图以及傀儡人偶上面。

  随着天地灵气涌入风水布局图,傀儡人偶上面也出现了变化。

  熊熊燃烧的九幽业火,似乎遭到了某个无形之力的压力,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面,便由强转弱,最终熄灭。

  此刻,傀儡人偶已经被烧的只剩下了心胸部位。不过,在天地灵气涌入后,残留的柳枝立刻焕发出了活力,开始疯狂的发芽、生了起来。三五秒钟过后,傀儡人偶便重新‘长’出了脑袋、腰腹和四肢来。

  李思辰在这个时候,将五帝钱分别套在了傀儡人偶的头部和四肢上面,然后抬手一点它的胸口。

  洋溢在风水布局图中的强大天地灵气,就像是有了目标,蜂拥而来,通过李思辰的手,钻进到了傀儡人偶的心胸里。

  常家别墅中,正在得意大笑的宋猜,突然是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从常俊的胸口中狂涌而出。

  他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就如同是被人突然卡住了脖子无法发声一般。表情更是在瞬间由得意变作了惊恐,失声叫道:“这股强大的力量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比我引来的天地灵气和生灵活力还要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所能够拥有的力量啊!那个叫做李思辰的家伙,到底是做了什么?”

  这股力量,的确不是一个人类所能够拥有的,因为它根本就是由一个城市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成!宋猜引来的,不过是方圆十里内的天地灵气和生灵活力,又怎么能够跟整整一座城市的天地灵气相抗衡呢?

  瞬间,宋猜降魔杵上面笼罩着的火焰便被扑熄,紧接着,原本已经崩解的血色符文,也恢复如初。

  宋猜的攻击,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但是他不甘心。

  “可恶啊,要是连一个傀儡人偶都无法破解,我还有什么颜面在风水界里混?不行,这个傀儡人偶,必须要破掉!必须要给我破!”宋猜后退几步,到了行李箱前,从中取出了一只密封着的铁罐子,打开后,浓烈的腥臭味立刻弥漫在了整个常家别墅中。

  铁罐子里面装着的,是一团猩红色的肉酱。

  这些不是普通的肉酱,而是用九九八十一个用出生未足月的婴儿脏腑,捣碎后加入各种材料秘制而成的血戾!刚出生的婴儿,生命才刚刚起步,就惨遭害死,其戾气大的惊人!八十一个婴儿的戾气汇聚在一起,使得?戾成为了极其恐怖的邪物!

  宋猜将降魔杵伸入铁罐子,蘸了许多血戾在上面,然后口诵咒语脚踏罡步,重新冲到了常俊身前,将降魔杵再度刺向他胸口的血色符文。

  这一次,降魔杵和血色符文撞击,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姓李的小子,我就不信,你还能够破得了我的血戾!”宋猜冷笑着说道,表情狰狞到了极点。

  南山中学,摆在李思辰书桌上面的傀儡人偶,突然是流淌出了一滴滴腥臭无比的污血来。

  程浩宇很是惊诧:“血!辰哥,这傀儡人偶不是柳枝编成的吗?怎么还会流血?”

  李思辰眉头一挑,冲他喝道:“快退!退的越远越好!”

  程浩宇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立刻照办,飞快后退。

  就在同一时间,污血从傀儡人偶身上滴落了出来。刚一接触到空气,还没落到桌面,便纷纷蒸腾气化,变作了一团团腥臭逼人的血雾,翻滚着化作了一个又一个狰狞恐怖的血雾骷髅头,蜂拥着飞扑向了李思辰,势要将其撕咬成碎渣。

  “血戾?真是好歹毒啊!”李思辰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语气也变的阴冷。

  他飞快伸手,从挎包中取出了一大摞的铜钱来。一边闪躲着飞扑而来的血雾骷髅头,一边扯出上次对付僵尸用剩下的、浸染了雄鸡血的墨斗线,用它将这一大摞的铜钱串了起来,编成了一把长约半米左右的铜钱剑。

  一个血雾骷髅头,正好是在这个时候,飞扑到了李思辰面前。

  这一回,李思辰没有闪躲,而是挥剑刺了上去。

  “呲!”

  一声轻响,被刺中的血雾骷髅头立刻变回到了污血的模样,朝向地面滴落。

  李思辰左手飞快探出,捏着一道黄纸,将污血接在了黄纸上面。

  这滴污血一旦落地,立刻就会重新变作血雾骷髅头发起进攻。只有用黄纸接住它,才能够避免。

  李思辰就这样右手挥铜钱剑,左手持黄符纸,将一个又一个的血雾骷髅头全都给击破,使之变回到了血滴状态。等到所有的血雾骷髅头都被搞定后,他左手那张黄符纸中,已经是盛了有足足一大碗的污血。

  李思辰放下铜钱剑,又取了一道黄符纸,盖在了鲜血的上面。紧接着,他双手合十,将黄符纸并鲜血全都给夹在了手掌中,轻声的念诵起了《太上三生解冤妙经》。

  “尘归尘,土归土……安息吧!”

  当李思辰双手重新张开时,无论是黄符纸还是鲜血,全都没有了踪影,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