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煞气离体!

第四百二十八章 煞气离体!


  人们望向李思辰的目光,在这一刻起了变化。再也没有了怀疑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崇拜和尊敬。

  有本事的人,无论在哪儿、无论年龄多大,都是能够得到他人尊敬的。

  这会儿,人们除了尊敬之外,心中也有许多的疑问。不过他们也清楚,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因为李思辰给谭梦施以的治疗,还没有结束。

  在施展了铜钱封穴奇术后,李思辰又从挎包中掏出了几枚铜钱,分别放在了谭梦的小腹、胃脘、咽喉等部位。随后,他又用左手捏开了谭梦的嘴巴,将最后一枚铜钱放到了她的口中,正好是卡着她的口齿,让她无法闭上嘴巴。

  做完了这一切后,李思辰方才转过身来,询问道:“加了绿豆的糯米饭呢?买来了吗?”

  “还没有,我这就打电话给昙儿,催他快点。”谭山回答道,急忙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给谭昙。

  虽然催的急,可是这大晚上的,在医院四周想要买到加了绿豆的糯米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终,当谭昙赶回来时,已经过去快半个钟头了。

  见他抱着饭桶回来,谭家的几个人齐齐松了一口气:“怎么搞了这么久?”

  谭昙苦着一张脸,回答道:“这大晚上的,要买到一桶糯米饭根本就不容易,何况还是加了绿豆的?我跑了很多地方,托了很多朋友帮忙,才买到这么一桶……李同学,你看够吗?”

  谭昙抱回来的这一桶加了绿豆的糯米饭,足足是有二十多斤重!

  “足够了。”李思辰回答道,走过来朝饭桶里面张望了一下,点点头,满意地说:“嗯,不错,糯米煮的刚刚好,又黏又软的,绿豆也加的比较多……”

  “呃……”听见这话,周围的人全都囧了。

  这尼玛怎么听,都像是在点评饭菜,不像是给人治病啊。

  李思辰并没有在意周围人的反应,也不打算给他们解释什么,只是吩咐道:“你们每个人,抓几糯米饭在手中和兜里,然后站到病床旁边去。谭先生,宋女士,你们两位站到谭梦的脑袋两侧,男在左女在右。谭警官,你和笑笑姐站到谭梦的身体两侧,至于谭昙先生嘛,你就站到病床的尾部。其余的人,都退开,至少离病床三米远……”

  谭家的人立刻照办,重症监护室里面的医生、护士们也纷纷是按照李思辰的吩咐,退开了三米左右的距离。

  李思辰走到了病床的左下方,站在谭笑笑身旁,一边从挎包中取出了一道空白的符纸,一边向谭家的人吩咐道:“待会儿,当谭梦的嘴巴里面吐出了东西时,你们就把手中的糯米饭全都给抛起来。注意,是冲着这张病床抛,最好,是能够将病床从上到下所有的位置全都给覆盖住……你们先商量一下,看看这糯米怎么抛比较好吧。”

  谭家的几个人,还真就凑到了一起,开始商量起了各自负责抛洒糯米的范围。

  与此同时,李思辰则是左手拿着符纸,右手捏出一个法诀,飞快的在上面勾画了起来。

  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李思辰的手上根本没有墨水,可是随着他的勾画,符纸上面却是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神秘玄奇的符文来。

  大约两分钟后,李思辰画符完毕,冲着谭家人问道:“怎么样,你们商量好了吗?”

  “商量好了。”谭家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李思辰点了点头,说道:“行,那我们这就开始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逼出煞气,化解煞气!”

  谭家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

  不仅是他们,留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也是一脸的紧张表情。

  李思辰口中飞快的念诵出了一小段咒语,然后手腕一抖,喝道:“去!”

  符箓立刻从他的手中飞出,如翩翩起舞的蝴蝶,飞落在了谭梦腹部的丹田部位。

  “啊——”

  被墨斗给捆住的谭梦,立刻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让重症监护室里所有的人,都听的是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与此同时,谭梦疯狂的挣扎了起来。无论力度还是幅度,都比之前要大出很多很多倍!

  人们不禁很担心,细小的墨斗线,是否能够扛得住?甚至于,几个胆量比较小的护士,还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出了好几步,或是躲在呼吸机、心跳检测仪等设备的后面,或是干脆就退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以防谭梦万一挣断了墨斗线暴起伤人,能够在第一时间逃出去。

  不过,事实证明,她们的这些担忧,根本都是多余的。

  谭梦虽然挣扎的力度、幅度都增加了好几倍,却依旧无法挣脱墨斗线的束缚。

  ‘啪’。

  李思辰打了个响指。

  落在谭梦丹田部位的符箓,立刻爆发出一团绚丽的火光,烧成了灰烬。

  “啊——”谭梦发出的惨叫声,在这一刻更加的高亢刺耳。同时,她的丹田部位,突然是凸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足足有香瓜大小的包块。

  “这是什么?”人们很是惊讶,忍不住小声的猜测了起来。但是猜来猜去,都没有结果。

  而就在凸起包块出现的同时,李思辰安放在谭梦小腹、胃脘以及咽喉和嘴巴四个部位的铜钱,齐齐绽放出了黄绿色的光芒。紧接着,位于谭梦丹田部位的凸起包块,开始移动了起来。从丹田,到胃脘,再到咽喉,一路向上!

  “要出来了,注意!”李思辰出声提醒道。

  站在病床旁边的五个谭家人,顿时紧张了起来,举起了手,随时准备将手中的糯米饭抛洒出去。

  “出来了!抛!”

  伴随着李思辰的一声厉喝,一团暗红色的气息,从谭梦口中含着的那枚铜钱的钱眼中,喷吐了出来。

  重症监护室里面的光线陡然一暗,灯光似乎在这一刻失去了照明的作用,人们只觉得!前一片漆黑!同时温度也在瞬间下降了好几度,让重症监护室变的比冰窖还要阴冷动人!

  围在病床旁的谭家人,也在这一刻,将手中的糯米饭抛洒了出去。

  PS:跪求月票,推荐票,订阅和打赏!!欢迎加入小五的书友群:1683307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