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馒头我先干了,你们随意

第四百五十八章 馒头我先干了,你们随意


  看完了日记后,李思辰久久不能平静,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日记中提到的一个又一个的名词。

  蜀王墓、奇书、九大风水宝地、改天换命、传说中的风水宝地……

  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望着外面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陷入了沉思。

  纵观中国历史,蜀王有许多位。不知道在吴秋雨日记中提到的蜀王墓,究竟是哪朝哪代哪一位蜀王所有。更不知道,从蜀王墓中拿出来的那本奇书,到底是记载了些怎样的内容。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书中一定是有风水玄学方面的知识,而且还是相当的精湛高深。不然的话,吴秋雨也不可能按照书中记录的方法,来给李思辰塑造命格。

  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吴秋雨多半是成功的给李思辰塑造出了紫微帝星命格。只是也因此,遭到了心怀不轨者的窥窃,在李思辰刚刚出生的时候,强行夺去了紫微帝星命格,让李思辰沦为了一个没有命格的‘活死人’!

  想到这里,李思辰便不由得想起了吴秋雨在离开白云市之前,卜的那两卦。

  “不归?无命?这两卦,还真是算得准啊……”

  李思辰的命格被人给夺去,做了许多年的‘活死人’,可不就是卦象中所显示的‘无命’吗?至于吴秋雨的‘不归’卦,多半是指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从这个卦象来看,吴秋雨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想想也是,从这本日记中可以看出,吴秋雨对腹中胎儿也就是李思辰,是非常的喜爱和期待。而且作为一个宁愿遭受天谴也要让自己儿子有个好命格的母亲,吴秋雨又怎么可能会舍得将自己的儿子遗弃呢?十有**,是心怀不轨者趁着吴秋雨分娩后虚弱的时机,夺走了紫微帝星命格,然后将‘已死’的李思辰抛入河中……

  只是这个人万万没有想到,失去了命格的李思辰,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毙命。反而还被他的师父收留,从此活了下来……

  “我一定要找出这个凶手,为自己报仇,也为我的母亲报仇!”李思辰握紧了双拳,在心中暗暗发誓。

  深吸了几口气后,李思辰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旋即,又想起了日记中提到过的那个传说中的风水宝地。

  只可惜,在吴秋雨的日记中,并没有将这个风水宝地的详细情况写出来。因此李思辰也就不知道,这个传说中的风水宝地,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又是在哪儿。不过,根据后面发生的事情推测,去寻找传说中的风水宝地的李怀远,多半也是一个凶多吉少的下场。否则,吴秋雨分娩产子的时候,作为丈夫的他,不可能不守在身旁。

  他要是在吴秋雨身旁守着,说不定这件事情,就会朝着一个迥然不同的方向发展。

  “可惜啊,这一次没能够在谭家的别墅中,找到更多的和紫薇帝星长生牌位主人有关的线索。”李思辰叹了一口气,多少有些遗憾。

  而且在看完了日记后他还发现,吴秋雨在白云市里居住的时间,多半是在去凌云镇之前。因为在日记中,吴秋雨没有丝毫的紧张,仅仅是在最后一天的日记中,提到了一个占卜的结果,并且还将日记从容的给藏到了树洞里。完全不像是在凌云镇时,跟逃跑似的焦急匆忙,将用过的地图都给几把撕碎,就更不要说是留下什么日记线索了。

  “没关系,我下周就要去雾岚山了,那里也是母亲曾经住过的地方。说不定,我在那里,就能够找到更多的、更准确的线索!总之,夺走了我命格、害死了我家人的凶手,我一定会让他用百倍、千倍的代价来偿还谢罪的!”李思辰咬牙切齿的说道,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凌烈的杀气,将酒店房间里面的照明灯,都被影响的一明一暗,‘噼啪’作响。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谭山一家人,悉数到了李思辰的房间外,请他去餐厅就餐。

  而这个时候,李思辰也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要不然,谭山一家人,肯定会被他散发出的凌烈气,给震慑的呼吸不畅汗流浃背。

  到了餐厅,看到那满满一桌丰盛的佳肴,李思辰不由得是面露苦笑。

  看到他的表情,谭山顿时急了,忙问道:“李同学,怎么了,这些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李思辰还没有开口,谭笑笑就帮他说道:“二伯,你这一桌菜,弄的太丰盛,太高档了,小李子他是不会吃的。那啥,你问问厨房,有没有青菜稀饭馒头之类的,让他给端些出来吧。”

  谭山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呢,摇了摇头,说道:“笑笑,别开这种玩笑,李同学可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我要是让他吃稀饭青菜馒头,那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李思辰在这个时候说道:“谭叔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这个人呢,好菜好酒是不吃的,粗菜淡饭就行了。”

  “啊?”谭山一下子愣住了。

  在确定李思辰是认真的并非开玩笑后,他赶紧让人去厨房端来了稀饭馒头青菜,同时颇为感慨地说道:“我明白了,李同学你吃粗茶淡饭,应该也是一种修行的方式吧?难怪你的修为这么高,原来时时刻刻,都在磨砺着自己啊!”

  坐在一旁的冯永和马元昊,齐齐点头。

  他们两人很认同谭山的话,都认为李思辰吃粗菜淡饭,是一种磨砺修行。

  “看来我们的修行,真的是还不够啊。以后得多向李大师学习,多吃粗菜淡饭才行!”两人不约而同的这样想,旋即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也只吃稀饭青菜馒头。”

  “这……”见自己要宴请的三个主角,都换上了稀饭青菜馒头,谭山也不好意思就自己一家人吃好的喝辣的。迟疑了片刻后,他干脆是叫来服务员,将桌子上的好酒好菜都给撤走,换上了满满一桌的稀饭青菜馒头。

  既然要吃粗菜淡饭,那就大伙儿一块好了。

  “那啥,这只馒头,我先干为敬,大伙儿随意啊!”

  等到饭菜端上来后,作为主人的谭山拿起了一块馒头,高声说道。

  只是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PS:跪求月票,推荐票,订阅和打赏!!欢迎加入小五的书友群:1683307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