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677章 肉身为鼎,焚烧邪魍

第677章 肉身为鼎,焚烧邪魍


  “小姑奶奶,你可算是醒了。放心吧,你没死,偶像把你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你是不知道,刚才你脖子都快要被咬断了,那血呀,跟喷泉似的一个劲往外冒,别提是有多吓人了……”郜晋满嘴跑火车,极尽夸张。

  不过经过他这么一说,姚乐乐也记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顿时瑟瑟发抖了起来。

  就在她准备询问自己老师究竟是中了什么邪,为什么会咬伤自己的时候,郜晋却迫不及待的将她扶坐起来,指着趴在地上的考古队员和警察,说道:“快帮我们证实一下,这些瞎了眼的家伙非说我们是坏人,害了你和白教授的性命。”

  看着趴在地上的这些人,姚乐乐很惊讶:“他们是什么人?”

  “据说是方亭县文化局派来的考古队,以及过来保护古墓的警察。”郜晋回答道。

  考古队中,认识姚乐乐的人高声叫道:“姚小姐,你没事吧?放心,我们一定会从这两个歹徒的手中,将你和你老师救出来的”

  “歹徒?”姚乐乐愕然一愣,再结合郜晋先前讲的话,顿时明白了。急忙替李思辰和郜晋澄清:“你们误会了,李同学和郜先生并不是坏人,更不是歹徒。全靠了他们两位的帮忙,我和老师才能够找到蜀王墓的主墓室同样也是全靠了他们帮忙,我们才能够从机关遍布危机四伏的蜀王墓中活着走出来”

  这一席话,让趴在地上的考古队员和警察们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这两个家伙竟然不是谋财害命的歹徒,而是救人救命的侠客?这剧情也反转的太彻底了吧?

  人们并没有立刻相信姚乐乐的话,还提出了质疑:“可是我们刚才来的时候,明明看见这两个人在害你们啊……你看,白教授的手脚,这会儿都还被钉子给钉着呢”

  姚乐乐扭头一看,可不是吗?她老师的手腕脚腕上面,全都钉着铜钉,乍一看,非常的残忍可怕。

  郜晋哼哼着说道:“你们懂什么?白教授现在,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如果不是这四枚铜钉将他钉在地上,你们恐怕早就被他给咬死了”

  “白教授又不是野兽,怎么可能会咬人?”

  “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你不如直接说白教授鬼附身,简直荒谬。这谎撒的,也太没有水平了”

  “你这个歹徒实在太可恶,害了白教授不说,还要污蔑诋毁他的形象”

  考古队员们义愤填膺,没人相信郜晋的话。

  不过姚乐乐却是强撑着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郜先生讲得没错,我老师的身体,的确已经不受他自己控制了,他是真的会咬人……”

  她一把扯开了脖子上面包扎着的纱布,将缺了一块肉的伤口暴露在了众人面前:“你们看,我脖子就是被老师给咬伤了的。当时颈动脉都断了,血流如注,我一度认为自己死定了,全靠李同学帮我缝合了断裂的血管,这才救回了我的性命”

  人们不约而同的用手电筒照向姚乐乐,一时间,姚乐乐身上光芒大盛,也让众人看清楚了她脖子上的情况。顿时,阴冷的山坳中响起了一大片惊呼和倒吸冷气的声音。

  “白教授为什么会咬人?不会是真的中邪被鬼上身了吧?”有人失声惊呼。

  从这句话就能够看出,考古队员们的心态已经有了变化,开始相信郜晋的话了。

  不过也有人仍旧存着怀疑:“可是我们刚才明明看见,蹲在白教授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在用刀切割着白教授的身体啊”

  对此,李思辰开口了。

  他头也不回的说道:“白教授不是中邪,也不是鬼上身,而是中了三笑尸蛊我刚才是在用刀,切掉他腰部伤口处被三笑尸蛊腐蚀了的毒肉那肉要是不除,等上面的毒素扩散到白教授的全身,他就会变成一具毒尸,彻底没救。”

  “什么?三笑尸蛊?”

  “那不是传说中古滇国的恐怖蛊虫吗?它已经早就灭绝了才对的。为什么会出现在白教授的身上?”

  “按照古代文献中的描述,中了三笑尸蛊的人,会变成行走如风力大无穷的怪物,嗜血成性见人就杀这种恐怖的蛊虫完全无解,只能是将中了三笑尸蛊的人用铁链锁住,拿烈火焚烧成灰才行……”

  方亭县在西蜀省和滇省交界的位置,因此这里的考古工作者们,对古滇国的历史都有研究和了解。对三笑尸蛊,他们同样不陌生,都有听说过这种蛊虫的恐怖传说。

  “这里的古墓,是前蜀王建修筑。三笑尸蛊,就藏在他的白玉棺材里面,趁我们不备,钻进到了白教授的身体里。在三次发笑过后,三笑尸蛊彻底控制了白教授的身体……”李思辰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原因,双手的动作却丝毫未受影响,飞快的将扎有符纸的银针,刺入到了铜钱的方孔中。

  李思辰在白孟兴的身上,总共是放了七枚铜钱。

  这七个铜钱的位置,对应着人身七魄。而扎有符纸的银针,则是以三枚为一组,扎到了铜钱方孔中后,看着就像是在缩小版的香炉中插入了三支缩小版的香……

  当七个铜钱的方孔中,都被扎上了符纸和银针后,李思辰左手掐了个法印,右手食指和中指在白孟兴头顶三枚银针上拂过,同时喝道:“改躯体之五行,以肉身为炉鼎,壮阳火之旺盛,焚阴邪与妖妄”

  “嗡”

  三枚银针立刻晃动了起来,发出一片嗡鸣。

  另外六个铜钱方孔中的银针,就跟是受到了共振一样,都跟着一块儿晃动了起来。

  随着银针的晃动,之前一直稳稳平躺着的铜钱,则是以银针为轴,飞快的盘旋了起来,发出阵阵尖锐的哨声。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诡异无比,让考古队员和警察们全都惊呆了。

  轰轰轰……

  七道符纸同时燃烧了起来,幽紫色的火焰在夜幕下异常神秘,如同魂火一般。

  白孟兴散大的瞳孔,瞬间缩小如同针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