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813章 理直气壮的承认了……

第813章 理直气壮的承认了……


  就在李思辰和姜军走出悬魂梯的同时,鬼楼八层的一个房间中,程牧、辛亮和童刚三人,正聚在一个监视器前,看着李思辰和姜军的一举一动。

  这栋鬼楼经过王偶君的改造后,在许多地方都藏的有监控摄像头,楼梯间中自然也不例外。

  “没想到这个叫做李思辰的小子,竟是如此的厉害,连师尊精心布置的悬魂梯,居然也被他给走了出来……”程牧叹了一口气,很是失望。

  童刚哼了一声,说道:“说起来,这一切都该怪辛师兄,要不是他急不可耐,派他的那些个宝贝去给李思辰和姜军下毒,李思辰也不可能扔出一道火符。要不是那道火符,扶手也不会被烧坏,他们也别想发现自己是在同一个地方来回打转。”

  辛亮不爽了,瞪了自己这个师弟一眼,怪声怪气的说道:“怪我?哼,就算我不派宝贝去下毒,李思辰和姜军也会察觉到不对劲的。毕竟这栋楼,只有九层,怎么也不可能一直走不到头吧?要怪,也只能是怪这个叫做李思辰的小子太过妖孽,居然连悬魂梯的原理都懂,还能够破解……”

  见童刚和辛亮有要吵起来的趋势,程牧急忙当起了和事佬,劝说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吵了!李思辰和姜军已经走出了悬魂梯,咱们也该动手了!要是让他们两人走上了九楼,师尊肯定会发怒。他的怒火,我们可承受不住!”

  “你们就歇着吧,我一个人动手就能够灭掉他们了!”辛亮盯着监控器里的李思辰和姜军,狞笑着说道:“正好我的宝贝们,也饿了许久,该吃点儿血食了!”

  “你一个人行吗?”童刚瞄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任。

  看的出来,王偶君手底下的这几个徒弟,相互间的关系,也并不怎么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要取笑我实力弱?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师兄!”辛亮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寒光,冷冷的说道:“这个李思辰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在师尊布下的冥煞局影响下,他的实力已经被大大削弱。而我宝贝们刚才给他下毒,又进一步削弱了他的实力。现在的他,正处在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我都不需要亲自动手,只用派宝贝们去,就能够把他给灭了!”

  “口气倒是挺大。”童刚哼了一声,没有再多言。

  虽然嘴巴上跟辛亮做对,但他心中的想法,却是跟辛亮一样。也是认为李思辰现在极度虚弱,处在一种任人宰割的状态。

  辛亮用怀中掏出了一只骨哨,含在口中吹响。

  一阵轻音,立刻飘了出去,伴随着一片悉悉索索让人头皮发麻的响动。

  “师尊交待下来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程牧伸了个懒腰说道。

  相比起李思辰,他对另外一件事情,要更加的关注一些。

  眯着眼睛,他小声的说道:“没想到,师尊居然在安全楼道里面布下了一个悬魂梯,而我们以前竟是毫不知情。要不是这一次,李思辰和姜军闯入到鬼楼中,说不定,我们还会被一直的瞒下去……”

  “程师兄,慎言!”童刚眉头一挑,提醒了一句后,紧张的环顾四周,用细若蚊鸣的声音说道:“你们应该很清楚,师尊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我们……不,准确的说,他是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任何人。所以,我对他瞒着我们在鬼楼中设下机关陷阱的事情,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我敢肯定,除了悬魂梯外,在这栋鬼楼中,还有着许多其它我们不知道的机关陷阱!”

  房间中,三人都不在吭声说话,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与此同时,楼道中的李思辰和姜军,则是重新开始了爬楼。

  这一回,姜军一边爬,一边在墙壁上面划出印子做记号,生怕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又一次陷入到了古怪而有神秘的悬魂梯中。

  看到这一幕,李思辰摇头轻笑,却没有阻止。

  很快,两人便上到了四楼。

  转过弯,正准备继续祖上走,姜军的脚下突然一软,人立刻跌倒,幸亏李思辰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要不然,他非得跟阶梯来个亲密接触,磕个头破血流不可。

  “谢谢,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脚软乏力,呼吸也有点儿喘……”姜军回过头来,冲李思辰说道。不过是短短一句话,他却喘了好几口气,显得异常虚弱。

  借助手机的灯光,李思辰发现姜军的面色很不对劲,双颊透着病态的潮红,脑门上面却笼罩着一团黑霾。他眉头一挑,扶着姜军的手,立刻挪到了姜军的腕部,扣着寸关尺,开始诊断起了脉象。

  片刻之后,李思辰说道:“从脉象来看,有中毒的迹象,并且这毒已经入了经络。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包经,都受到了损害……”

  “中毒?”姜军愕然一愣。

  “对。”李思辰点了点头:“还记得刚才滴落在你后劲的水珠吗?那很可能就是毒汁。”

  姜军很是惊诧:“你不是说,那是错觉吗?”

  李思辰回答道:“刚开始,我的确觉得是错觉。但后来,我也感觉到后颈落下了一滴水准。要不然,我干嘛平白无故的,朝天花板上扔出一道火符呢?”

  “那你岂不是也中毒了?”姜军顿时紧张了起来。

  在他心中,李思辰就是保命符。因为他是绝对打不过王偶君的,想要活命,只能靠李思辰。要是李思辰也中了毒,那他的下场,除了死,也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我用银针封住了穴位,没有让它扩散。”李思辰微微侧身,让姜军看到了他后颈上面的情况。

  姜军迟疑的问道:“那你怎么不给我也扎几针?”

  李思辰回答道:“因为我需要看到这毒生效后的反应,才能够给与对症的治疗!”

  呆了片刻后,姜军明白了:“呃……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把我当作是病理实验用的小白鼠了?”

  “可以这么理解。”李思辰点了点头。

  承认了?这家伙居然承认了?而且还承认的这样理直气壮!

  姜军的心情,当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