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899章 马小玲?不,是僵尸!

第899章 马小玲?不,是僵尸!


  很快,两个人便在一个舱室前面停住身形,那悠扬动听的琴声,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李思辰向郜晋做了个手势,郜晋点点头,端起了水下弩枪。李思辰在弩枪的箭头上面裹了一道符箓,然后双手抓着走廊的顶部一荡,用脚,砰的一下将这道舱门踹开。

  一片尘埃从舱门上面掉落了下来,在海水中飘散。

  悠扬的琴声并没有停歇,依旧在弹奏,完全没有受影响。而在舱门被踹开了之后,李思辰和郜晋也看到了这间舱室里面的情况。

  舱室里面,长满了海藻、水草等物。乍一看,仿佛是在丛林中,而非是在海下沉船里。在舱室的中央,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正低着头,在专心致意的抚琴。那悠扬的琴声,就是从她手指间流淌出来的。而那张古琴上面,虽然布满了藤壶、珊瑚等物,却并未影响到音色,十分的古怪不合理。

  骤然看到这么一个古怪的情况,纵然郜晋见多识广、胆识过人,也泛起了一丝惧怕,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蹦出嗓子眼,头皮更是瞬间发麻发炸,下意识的就要扣动水下弩枪的扳机。

  就在这个时候,弹琴的女人抬起了头。

  在看到了她的容貌后,郜晋整个人都呆住了,惊呼道:“这是马小姐”

  舱室里面,那个身着白衣抚琴的女人,居然是马小玲

  “马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军哥人呢”郜晋叫嚷道,也不管对方能否听得见,同就要收起水下弩枪。

  但李思辰却在这个时候,向他下达了命令:“开枪”

  “开枪”郜晋一愣:“李大师,这可是马小姐啊”

  他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李思辰给打断了:“她不是马小玲你看仔细了,她并没有穿戴潜水服和氧气瓶。如果真是马小玲,没有了这些玩意儿,哪里还能够弹奏这么久的琴早就已经窒息而亡了”

  郜晋刚才也是太过震惊与激动,所以才忽略了这一关键性的因素。此刻听李思辰一提醒,立刻便反应了过来,舱室里面这个女人,并没有带着氧气瓶等呼吸装置,如果是在陆地上面,那是正常的,可是在三百米的海下,不带氧气瓶等呼吸装置,怎么可能表现的这样若无其事,还弹琴奏乐

  郜晋不再犹豫,立刻扣动了扳机。

  箭矢出膛,射向了舱室里面这个跟马小玲非常相似的白衣女人。

  察觉到危险,白衣女人猛地张口发出了一声尖啸。

  她的嘴巴张的极大,甚至是大过了脑袋,露出了两排尖利如刀的牙齿一片血雾,从她的口中蹿出,化作了一条狰狞血蟒,迎向箭矢。

  李思辰手中握着的金刚杵,也在这个时候绽放出了一道青芒。

  一股劲风卷向了箭矢,让它在海水中穿行的速度瞬间暴涨,并且还旋转了起来。

  血雾根本没有挨到箭矢,就被笼罩在它四周的旋风与水刀,给冲的七零八落。

  穿过了血雾的阻挡,箭矢速度丝毫未见减缓,反而是在旋转的过程中又加快了许多,飞射向白衣女人。

  看到这一幕,白衣女人尖叫连连,急忙朝着一旁闪避。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一侧身,李思辰也通过金刚杵上面的驭风咒,改变了笼罩在箭矢上面的风向与风力,让箭矢在水中划出了一道弧线,继续追着她而来。

  白衣女人知道自己躲不过,尖叫着抬起了手,想要用双臂挡住这一箭。

  眨眼的功夫,箭矢射到了她面前。笼罩在箭矢四周的风刃水刀,将白衣女人的衣袖绞的支离破碎,露出了她的手臂。

  这一双手臂已经不似人形,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藤壶、珊瑚与海藻水草,跟戴船长照片中,那些站在甲板上面进行神秘仪式的僵尸,一模一样。

  “当”

  箭矢射到了藤壶、珊瑚上面,立刻就被卡住了。

  箍些生长在白衣女人手臂上面的藤壶、珊瑚,就像是一层坚固的铠甲,保护着她的身躯。

  看到箭矢受制,白衣女人的脸上,闪现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此刻,她的容貌也起了变化,不再是马小玲的样子,而是一张遍布藤壶的怪脸,看上去非常恶心,让人难受欲呕。

  “破”

  就在这个时候,李思辰双手结出了一个法印,口吐咒语。

  “轰”

  裹在箭头上面的符箓,立刻爆发出了宛如太阳般灼目的强光。这些光芒,化作了一道道的利刃,不仅绞碎了白衣女人手臂上面的藤壶、珊瑚,还斩断了她的双臂,并带着箭矢一起,命中了她的面门。

  “砰”

  强光带着箭矢,从白衣女人的脑袋中爆炸,瞬间就将她的头颅炸的支离破碎。

  脑袋,同样也是僵尸的命门。

  脑袋被毁,白衣女人的身体顿时僵住,紧接着就像是高温下的雪糕一样,飞速的融化成了一滩乌黑的败血。原本那些生长在她身上的藤壶、珊瑚和海藻水草等物,全都因为没有了附着点,四散在了海水中。

  郜晋一边给水下弩枪换上新的箭矢,一边担忧的说道:“这头水尸为什么会装扮成马小姐的样子难不成,马小姐和军哥两人,是被这些水尸给绑架了”

  李思辰没有吭声,他也被这些问题困扰着。他游向舱室,想要在这里面搜寻一番,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咦”

  刚游进舱室,李思辰立刻又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在自己的右后方,有一道古怪的水流波动袭来。

  李思辰飞快的转身,朝着右后方望去。然而那里却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李大师,怎么了”郜晋问道。

  “没什么。”李思辰怕郜晋紧张而打草惊蛇,所以没有急着将自己的感觉讲出来,在盯着右后方的舱壁、舱顶以及地板,认真看了好一会儿后,他方才转身,朝着舱室内进发。

  然而这一转身,右后方立刻就又出现了古怪的水流波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