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970章 被调包了

第970章 被调包了


  白孟兴的反应,实在是出乎李思辰预料,让他忍不住在心头猜测:“难道白孟兴是真的不知道,他身上的命格,不是紫微帝星命格?”

  心念转动间,李思辰干脆是用上了观相术的本事,仔细打量起了白孟兴的神态表情,最终他确定,白孟兴不是作伪,也没有撒谎,而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命格,并非是紫微帝星命格!

  很显然,白孟兴被人给骗了,紫微帝星命格,早就被人用假货给调了包。壹??看书?·1?·cc就是不知道,那个掉包走紫微帝星命格的人,究竟是谁。

  “当初夺走我的命格时,你还有同伙一起行动?”李思辰问道。

  他之前一直在纳闷,自己父母在风水玄学上面的本事,应该很强才对。要不然,王羽轩在面对他母亲吴秋雨的时候,也不会被虐的毫无还手之力了。要知道,在琉璃仙境里面虐王羽轩这样的事情,就是李思辰,也办不到啊。

  就算白孟兴是游尸,就算他趁着吴秋雨刚刚分娩完身体虚弱之际动偷袭,也不见得就能够成功得手,夺走自己的命格。毕竟一个母亲在保护她的孩子时,就算身体再怎么虚弱,也会爆出极强的、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出来。更何况,吴秋雨分娩之时,身为丈夫的李怀远,不可能不在她的身边。一看书·1·cc

  之前李思辰猜测白孟兴夺走命格成功,是靠着阴谋诡计或者陷阱,但是现在看来,在这些因素之外,白孟兴肯定还有帮手,而且这帮手的实力,非比寻常!肯定,是要比白孟兴这个游尸强出许多!

  听到了李思辰的询问,白孟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惊呼道:“他的意思是,他夺走了紫微帝星命格?”

  呆了几秒钟后,他猛地摇头,连声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我知道了,你小子是在套我的话,想要从我口中,问出他的消息来,所以才故意编造出了这么一个谎言来诈我!好小子,还真是有够狡猾的,我差一点,就中了你的道。不过现在,我已经看穿了你的谎言,你休想能够骗到我!”

  “我在骗你?”李思辰冷笑连连:“白孟兴,亏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被人给卖了居然不自知者,还要帮着别人数钱,真是可笑又可叹!你说我在撒谎是吧?好,我现在就把你身上的命格拿出来,让你看看,究竟是个什么命格!”

  命格这种东西,普通的风水相师,能够运用易经八卦之数将其算出来,从而知晓一个人的祸兮旦福,指点其避祸就福。而高深的风水相师,则能够通过秘术改命,让人的命运祸福,从根本上产生变化。一看书?·1k?a?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人,他们能够直接将人的命格剥夺出来,又或者是人为塑造一个命格放入人的身体之中,让本该死掉的人,得以起死回生!这样的人,在风水相师圈子里,是极少数的存在,同样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白孟兴是其中之一,李思辰同样也是其中之一。

  此刻,李思辰左手端着勘天盘,右手结出一个法印,在勘天盘上面飞快的虚画着。

  一缕缕赤红色的粉末,从他指间飘下,落在了勘天盘上面。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勘天盘上,便出现了一道奇妙的符文咒语。

  紧接着,李思辰口中飞快念诵出了一句咒语,然后扬起画完符的右手,点在了白孟兴的眉间,骤然喝道:“命格离体!”

  旁边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摒住了呼吸。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纯粹在看热闹。而马晓玲和姜军这两个风水师,则是一脸的严肃紧张,仿佛是在朝圣一般。因为他们知道,剥夺一个人的命格,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哪怕这个命格,是在本该死了没有命格的僵尸身上,想要剥夺它,同样也是十分的困难和不易!

  “剥夺命格这种事情,从来就是存在于传说中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够亲眼目睹了……”马小玲和姜军,心中不约而同浮现出了这样一句话来。两个人,都因为激动和紧张,在不停地战抖。

  李思辰的右手食指,并没有在白孟兴的眉间停留太久,几秒钟过后,便收了回来。

  一簇金光璀璨的火苗,出现在了他的指尖,不停跃动。

  火苗虽小,但其产生的光热却非常大,让靠近它的人,感觉很温暖、很舒服。

  “这就是命格?一簇小火苗?”姚乐乐很惊讶。

  好为人师的马小玲,在这个时候,主动承担起了讲解的工作:“命格又叫命火,当然是火苗形状了,你可别小看它,人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全都跟它有关。当它弱小无力的时候,就说明你要生病走霉运了。而它在熊熊燃烧的时候,则昭示着你一切都很顺利并且还会越来越好蒸蒸日上。一旦它熄灭,那么你的性命,也就走到了尽头。要不然,古人怎么会拿油尽灯枯这个词,来形容人之将死呢?”

  “原来是这样。”

  不仅是姚乐乐,就连船员和考古工作者们,也都在恍然大悟的点头。

  白孟兴和姜军两人,则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

  两个人的目光,从一开始,便紧紧盯住了这个命格。

  “姓李的,这不是紫微帝星命格又是什么?”白孟兴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了这个命格的身份,越认定李思辰是在骗他。

  “这命格金光璀璨,灵气盎然,富贵无比,的确是紫微帝星命格没错啊……”就连姜军,也觉得这个命格就是紫微帝星命格,但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看法讲出口,只是在心里面嘀咕。因为他不知道,李思辰‘指鹿为马’,究竟是有什么意图,也就不敢胡乱开口,免得坏了李思辰的计划。

  “什么紫微帝星命格,不过是伪造的而已,白孟兴,你就这眼力,难怪当初会上当受骗。”李思辰嗤笑了一声,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勘天盘上面的指针,便立刻转动了起来。盘面上朱砂画着的符文咒语,立刻绽放出了缕缕光华,变作了一柄柄小光刀,飞快的在金色火焰上面舞动了起来。

  转眼间的功夫,火焰上面的金光,便纷纷掉落,火光的颜色,随之变成了红紫色。

  白孟兴瞪大了眼睛,惊呼道:“这是……飞天禄马命格?怎……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当初他,真的是把紫微帝星命格给我调了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