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1016章 不对劲!

第1016章 不对劲!


  “啊?”

  章洛被训的一下子呆住了。

  不单是他,周围人的反应也差不多如此,大伙儿此刻的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懵*。

  不约而同的在心中想到:“什么情况啊?难不成章老认为,五十万的价钱很值?不会吧!要知道,普通的磁石,一斤的价钱,也就在一块钱左右。磁石晶作为磁石中的变种,卖个几千块钱一斤,就算是相当的了不得了!磁灵就算是磁石晶的变异品种,顶天了也就两三万块钱一斤吧?那个采药客,可是喊出了十斤五十万的价,等于一斤五万块钱……这哪里值了?”

  章老一眼就看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冷哼了一声道:“你们都觉得,十斤磁灵不值五十万?真是愚蠢!别说五十万了,就是五百万,它也值!我给你们说一个事儿吧,五年前的时候,在西部的一次中药材拍卖中,曾出现过磁灵。当时大约是三斤左右,你们猜,拍出了一个什么价来?”

  众人齐齐摇头,这事儿哪里可能猜得准?

  章老竖起了两个手指头道:“两百万!”

  “嘶……”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三斤两百万?那一斤差不多六七十万?这么算下来,十斤磁灵,岂不是能卖到六七百万?”

  “就算斤数多了价钱下跌,卖不到六七百万,至少也能够卖个四五百万!”

  “磁灵这么值钱?啊啊啊,真是后悔死我了!如果刚才,我花五十万买下那十斤磁灵,转手四五百万卖出去,那可是近十倍的利润啊!好好的一个赚钱机会,就这么从手指缝隙中漏走了,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人群中,有惊叹的,有懊恼的,当然也少不了质疑的:“磁灵值这么多钱?就算它再怎么变异、再怎么效果好,也是磁石中的一种。按理说,用到的地方并不多啊。”

  章老解释道:“现在的情况,跟以前不同,因为工作压力大、生活压力大,肝阳亢肾Y虚的情况,在许多人身上都有,反映在病情上,就是头昏耳鸣、急躁易怒、失眠多梦等等症状,而磁灵在这些症状上面,有着奇效,只需要极少的分量,便能够达到平肝潜阳、聪耳明目的效果。当然,除了它在治病上面的奇效外,据说它还被许多奇人异士奉为灵宝。而这些奇人异士,是最不缺钱的……”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明白了。

  作为****跟药材打交道的人,他们就算没有见过章老口中说的奇人异士,也听过不少相关的故事与传说。当然,这些故事与传说,全都是跟药材有关的。毕竟那些奇人异士,对于药材的需求,远比普通人更多。

  也因为这,人们相信了磁灵的价值,一个个的,全都在后悔懊恼。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因此他们这会儿就算再怎么事后诸葛,也是没用,只能酸溜溜的嫉妒一下李思辰的运气好。

  他们却是嫉妒错了,李思辰好的,并非运气,而是眼力!他们也是因为没有李思辰这样的眼力,所以才不敢下手。

  磁灵的异象,也吸引来了一些其他人围观。

  这其中,有那么十几个人,是经常在中药材市场中流窜的混混,靠着肯蒙拐骗和行窃维持生计。这会儿,当他们听说采药客那袋磁灵,居然是价值数百万后,一个个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哥几个,你们都听到了吗?之前那个土老冒提来卖的药材,居然是这样的值钱!”

  “当然听到了!四五百万啊!乖乖,我们要是有了这么多钱,还不得发啊!”

  “要不咱们干一票,去把那什么磁灵抢过来?就算不能卖四五百万,卖个百来万块钱,也足够咱们哥几个逍遥快活许久了!”

  “干了!”

  “采药客是孤身一人,那个买药的小子也同样如此。咱们哥几个,足以摆平他们!”

  这十几个人在议论纷纷的同时,都将目光投向了一旁啃着甘蔗的光头中年男子。

  很显然,中年男子便是他们这一伙人的头儿。

  “强哥,这一票干不干,您发句话吧!”众人几乎是齐声说道。

  “干!当然干!”强哥将口中的甘蔗渣吐掉,挥舞着甘蔗就像是挥舞着宝剑一般:“所有人都给我散开,去寻找采药客和那年轻小子的踪影,一旦发现,边跟踪边通知其余人。好了,现在就行动起来吧!”

  “行动!”十几个混混齐声应道,旋即便分头钻入到了人潮中。

  虽然李思辰和采药客走了已经有小半个钟头,但他们是地头蛇,只要两个人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他们就有信心把对方给找出来。

  对于自己走后发生的这些事情,李思辰和采药客都不知情。

  这会儿,他们已经抵达了采药客于这座城市中的临时住所——一个位于城乡结合部里的简陋旅馆。

  采药客的钱,应该全都用在给女儿看病上面了,他没有钱,就算有,估计也是留下来给女儿看病,舍不得去住好点的酒店。不过这家旅馆里的房间,虽然布置十分简单,除了两张床和一台老旧的电视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但卫生状况,却是打理的相当不错。

  两人刚进旅馆门,坐在前台上面看着电视剧磕着瓜子的胖老板娘,便抬起头来,冲着采药客抱怨了起来:“老梁啊,你在房间里面究竟是放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一股子寒气从里面飘出来,冻的人十分难受?原本住在你那房间周围的客人,这两天一直在向我投诉。我呢,也不管你是在房间里面放了什么,赶紧给处理掉,别影响了我这旅馆的生意。否则,我就只能是请你另选别地儿住了。”

  李思辰这才知道,采药客原来姓梁。听着胖老板娘的斥责,采药客的表情十分古怪,但并没有解释什么,在道了几句歉后,便领着李思辰朝他和女儿入住的房间走去。

  越靠近他们的房间,温度就越发的Y寒冻人。

  “这寒气,不对劲啊……”李思辰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