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1018章 阴寒外放,邪火内蕴

第1018章 阴寒外放,邪火内蕴


  李思辰拿手在小女孩的额头上面一探,冰冷刺骨,与她面颊发红、额头冒汗的情况截然不符。

  如果是其他人,瞧见这一古怪的情况恐怕当场就得懵了,但李思辰没有。他仅仅只是眉头挑了一下,小声道:“Y寒外放,邪火内蕴?有意思……”

  采药客急忙问道:“李小哥,你说的这个‘Y寒外放、邪火内蕴’,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李思辰头也不回的答道:“就是你女儿当前的情况,具体的专业解释,说了你也不会懂。”

  听到这话,采药客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相当的激动与高兴,只因为李思辰道出了他女儿的病因病机。虽然他也不能确定,李思辰的判断是否正确,但总归是有了判断,比之前那些只知道皱眉摇头的名医,好出了很多倍。

  “是,是,是……您看,我女儿的这个怪病,能治吗?”采药客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李思辰会给出一个否定的答复。

  “现在还不能下定论,我还需要再看看。”李思辰回答道,左手放在小女孩的鼻翼下探呼吸,右手则放在了她的腕部寸关尺三脉上,诊断起了脉象。

  一番检查过后,李思辰发现,小女孩的呼吸、脉搏,都要比正常人慢出许多。

  拿脉搏来说,正常人的脉搏应该是一分钟六十到一百,而这个昏迷中的小女孩,一分钟脉搏仅仅只有六次!基本上,是每隔十秒钟,才会有一次脉搏出现。与脉搏次数少不同的是,每次脉搏的力道,都是相当大、相当强,甚至就连手腕上面的肌R,都会随之颤上几颤。

  呼吸的情况,与脉搏差不多,都是次数减少、力道增大!

  除了呼吸与脉搏之外,李思辰还发现,小女孩全身都有高热症状出现,但偏偏体温却是极低,如同是死尸一般!

  想必,正是这种Y寒外放、热邪内蕴的情况,才让采药客遍访名医都没有结果吧?

  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患了什么怪病出现的症状,而是中了邪术的表现!

  李思辰心里面有了计较,收回了检查的手,转身望着采药客,询问道:“你女儿是什么时候发病的?”

  “四个月前,那时候还不太严重。”采药客赶忙回答道。

  “在她发病之前,你或者她,有得罪过什么人吗?”李思辰又问道。

  采药客皱着眉头回忆了片刻,摇头道:“没有啊。像我们这种走南闯北四处采药为生的人,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深山老林里面钻,很少会与人接触,也很少会得罪人。而且在她发病之前,刚好是暑假,我没有进山采药,而是带着她四处游玩,以弥补平时没空陪她的遗憾。有她在身边,我又怎么可能去得罪人呢?而她也是非常的可爱懂事,更加不会去得罪谁……”

  “没有得罪人吗……”李思辰眯起了眼睛,琢磨着另外的可能。

  采药客的心中充满了困惑,询问道:“李小哥,我女儿的病,跟是否得罪了人,有什么关系吗?”

  李思辰点了点头道:“我怀疑,你女儿的这个情况,根本不是患病造成的,而是被人给施了邪术所致!”

  “邪……邪术?”采药客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和普通人不同,采药客因为工作的原因,也有接触过一些奇人异士,自然也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着一些匪夷所思的术法存在。

  事实上,在此之前,他也曾怀疑过自己的女儿是中了邪惹了煞,还带着女儿去请过神婆巫师,只可惜,他请的这些人,骗钱的本事很厉害,可在玄学一道上,却没有什么真能耐,自然也就不会让他女儿的情况,有什么好转缓解。

  “没错,就是邪术!”李思辰肯定的说,旋即又问:“你好生回忆一下,在你女儿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之前,究竟有没有得罪过人。又或者,有没有遇到过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

  采药客点点头,开始认真的回忆了起来。

  李思辰也没有闲着,从随身挎包中取出了勘天盘,脚踏罡步,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转悠了起来,以测定此地的风水。李思辰的做法,让采药客很惊讶也很纳闷,但他并没有多言,而是继续回忆女儿发病前的一桩桩事情。

  十多分钟过去,在李思辰刚把房间内风水情况勘测完毕后没多久,采药客猛地一拍大腿,叫道:“我想起来了,在那之前,还真有发生过一件古怪的事情……不,准确的说,是遇到了一个怪人!”

  李思辰道:“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这样的……”

  采药客一边回忆,一边讲述:“那一天,我带着女儿去游乐园玩,突然有一个年龄大约在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跑到了我面前,说什么我女儿跟他有缘,非要让我把女儿交给他,还说可以给我一笔丰厚的报酬,并且可以带我踏上长生之路。

  这样的事情,我当然不会答应了,而且我看他说的那些话,也不像是正常人讲的,多半是精神有问题,便护着女儿想要离开,结果他却不依不饶,还追了上来继续纠缠,直到周围人都围了过来指责他,并且有人拨打电话报警后,他才放弃离开。不过在走的时候,他冲着我冷笑了一下,并说了一句话……”

  采药客打了个哆嗦,脸色很是难看。

  当初那人的冷笑,实在是太诡异太恐怖,时至今日,依旧让他想起便害怕。

  “他说了什么?”李思辰追问道,同时对那中年男子的身份,产生了浓烈的好奇。

  长生不死?

  又是长生不死?

  那个中年男子,该不会是和徐福有什么关系吧?

  采药客颤声道:“那个怪人说:‘既然你执迷不悟,就等着后悔吧!你以为,不把女儿交给我,就没事了吗?她不在我身边,我一样可以用她来炼药!’我当时,并没有把这个怪人的话放在心上,只以为他是个疯子。可是现在一想,我女儿的怪病,似乎就是在那之后没几天,便发生了……李小哥,该不会是这个人,给我女儿施放了什么邪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