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1033章 事情不简单

第1033章 事情不简单


  或许是因为有李思辰在,电话响了好几声孔琳都没敢接,最后还是李思辰发话,她这才从兜里掏出手机。

  一看来电显示,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是她的弟弟孔杰。

  摁下来电显示后,孔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孔杰连珠般的说:“姐,你在哪儿呢?你不是说今天要给那个骗了爷爷的风水师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吗?那风水师已经到了,刚刚爷爷亲自下山去接了他……”

  “等等,你说爷爷下山接了那个骗子?”孔琳愣住了。

  原本她对李思辰的话,还存着有几分怀疑,直到此刻接到孔杰电话,方才确定自己真的是搞错了对象。

  向李思辰做了个抱歉的表情后,她语速飞快的询问道:“那个骗子这会儿在什么地方?”

  孔杰回答道:“已经被爷爷接到了山庄里,正拿着一个罗盘在四处转悠呢。也不知道爷爷是被他给灌了什么**汤,居然对他言听计从,刚刚还命人去把他最喜欢的那片桃林给铲了,就因为那个风水师说,桃林在山庄内会让后人惹上桃花劫……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桃花运我倒是有不少,可什么时候成劫过?”

  孔琳可没有心情听他唠叨,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喝问道:“说具体地址!”

  “听雨轩这边。”孔杰讲出了一个地址。

  挂断了电话后,孔琳望向李思辰,表情很是尴尬。

  不过她的性格虽然冲动,却也敢作敢当,立马便向李思辰赔礼道歉:“对不起,今天这件事情,是我没有调查清楚,把你误认成了骗子,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对了,你刚才说,你是来找我爷爷买药材的对吧?作为赔罪,待会儿我会向爷爷说明情况,让他多给你打点折扣。如果你还是觉得不满足,等我摆平了那个骗子后,再来给你倒茶赔礼……”

  李思辰摆了摆手,大度地说:“算了,都是误会,而且我也没有受伤。”

  一旁的波仔等人听见这话,感觉脸上是一阵火烧火燎的疼。

  妈蛋的,你的确是没有受伤,可我们哥几个却是鼻青脸肿啊……

  “多谢。”孔琳冲李思辰道谢后,向波仔等身上带伤的人说:“波仔,你去让张伯派车,送你们到山下的医院去把伤给治一治。小马,你别录像了,陪着这位……呃……”说到这里,孔琳方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李思辰的姓名呢。

  李思辰瞧出了这一情况,自我介绍道:“我姓李,李思辰。”

  孔琳点了点头,接着先前的话道:“小马,你陪着李先生在山庄里面四处逛逛,等摆平了那个骗子后,我再带你去见爷爷。”

  她前面半句话,是对小马说的。后面半句,则是讲给李思辰听。

  没曾想,李思辰却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这一安排,并说:“你要去揭穿那个骗子的行径?带上我呗。我之前就说过,我也是一个风水师。有我在,那骗子不管玩什么把戏,我都能够看穿道破。”

  李思辰想要跟着一块儿去,并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想做什么滥好人。

  他这样做,有两个原因。

  一来,他刚刚才差点儿就替那骗子背了锅,虽说这一切都是孔琳没有搞清楚状况起了误会所致,但那个骗子也是罪魁祸首之一,他得让对方付出些代价才行!

  没错,李思辰也认为孔孟找的风水师是骗子。因为他在踏入了药林山庄便发现,这里面的风水非常好,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很显然,说风水坏了,完全是那个风水师在欺骗孔孟。

  甚至李思辰还猜测,孔孟之所以对那个风水师言听计从相当信任,多半是因为那个风水师预测出了药林山庄中发生的一些祸事。而那祸事,十有**便是那个风水师暗中所为,这是许多心术不正的风水师,惯用的伎俩!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孔孟了。

  之前在采药客老梁那里,李思辰了解到,孔孟在药材界里面人脉极广,许多珍惜药材都有路子能够搞得到。虽然这次,自己需要的仅仅只是龙血朱砂,但谁也不能保证,接下来会不会需要其它的珍惜药材。跟孔孟结个善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孔琳倒是没有想这么深,她皱着眉头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把心中担忧讲了出来:“你不会帮那个骗子打掩护吧?毕竟你们都是风水师。”

  “放心吧,绝对不会。”李思辰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孔小姐,你难道没有听过‘同行即冤家’这句话吗?”

  孔琳想了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便点了点头道:“行,你跟着我一块儿过去吧。”

  两人立刻出了赤芍阁,快步朝着听雨轩的方向奔去。路上,在李思辰的询问下,孔琳也将整件事情,简明扼要的向李思辰讲述了一遍。

  “雷击?麻烦事?甚至有人生病还差点儿出车祸?”李思辰眉头一挑,暗道:“看来这个骗子,还是有点儿本事的嘛。不过他行骗,仅仅只是为了钱吗?”

  在李思辰看来,孔家最近这段时间的种种麻烦以及雷击,应该都是那个骗子风水师策划的。对方既然能够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说明其的确是有着一定的本事,少说也是地级五品以上的风水师。这种级别的风水师,应该不差钱才对。

  “是孔家有什么好东西,被人给盯上了吗?”李思辰眯起了眼睛,在心里面猜测道。

  孔琳走的很快,跟跑没什么区别,李思辰倒是一副闲庭阔步的样子,可偏偏速度一点儿也不比孔琳慢。

  七八分钟后,两人抵达了位于荷塘旁边的听雨轩。还没进亭子,一个跟李思辰差不多年龄的少年,从从旁边奔了过来,嚷嚷道:“姐,你怎么才来啊?咦,这是?”

  “我朋友。”孔琳没空解释,敷衍了一句后,问道:“爷爷和那骗子呢?在哪?”

  “在荷塘里!”孔杰抬手一指。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李思辰看到了一艘乌篷船漂浮在荷塘中。

  除了撑船的佣人外,乌篷船上还站着两个人,年纪大的显然是孔孟,而那个身穿道袍的家伙,应该就是行骗的风水师了。

  “天级四品?”

  李思辰一眼便瞧出了对方的身份,在惊讶的同时,也越发肯定了自己先前的推测。

  一个天级四品的风水师跑来行骗,绝对不是为了钱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