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1085章 危机

第1085章 危机


  “大功劳”张献忠撇了撇嘴,有些不屑:“康斯丁这个外国老头能有什么大功劳献给我和高长老他刚才,可是差点儿害得我们丢掉了一个大功劳的。”

  “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手下回答道:“我也曾问过康斯坦丁,究竟有什么大功劳要献给张护法和高长老,但他嘴巴很硬,不肯透露分毫。”

  “装模作样,不用理他。”张献忠冷哼了一声,迈步就往前走。

  几步过后,却又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的嘀咕道:“以康斯坦丁现在面临的局面来说,应该不敢撒谎糊弄我和高长老,说不定,他是真的有一桩大功劳要献给我们”

  功劳这种东西,谁都不会嫌多,张献忠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他叫回了手下,吩咐道:“你去告诉康斯坦丁,等我处理完了手里面的事情就去水牢见他。如果他真的有一桩大功劳要献给我和高长老,那么我可以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但如果,他是在撒谎糊弄我和高长老,那我定然会将他扒皮抽筋,拘其灵魂,让其日夜遭受煞风血毒的侵害,痛苦无比、生不如死的”

  “是,小人会把张护法的话,原原本本告诉给康斯坦丁的。”手下躬身应道。

  “去吧。”张献忠挥了挥手,重新迈开步子朝前走。很快,他便走到了庭院左侧的一个小院落里,轻轻的拍了拍手。

  几道影子在他四周一闪而没,与小院落里的环境,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这等藏匿身形的本领,当真是让人惊叹乍舌。

  张献忠一点儿也不惊讶,他对这个院落里面的人,相当的熟悉,直接下达了命令道:“去,跟踪刚刚离开蜀中分部的闫罗,一旦发现他有什么异常举动或者跟陌生人接触,立刻把消息传回来。另外,千万记住,要小心谨慎,别被他给发现了”

  “是”

  四个阴恻恻的声音,从院落的四个角落中响起。紧接着,一道清风刮过,四道身影飞快的从院落中飞出,很快便冲出了庭院,朝着离去的李思辰追踪而去。

  张献忠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转身朝着四道身影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轻声道:“这四个人是我们蜀中分部里,最擅长匿形追踪的,有了他们,再结合高长老的那串佛珠,闫罗将在我们面前,没有一点儿秘密可言。”

  旋即他转过身,大步朝着水牢的方向走去。

  水牢,位于长生道蜀中分部庭院前方的池塘下。除非是亲眼目睹,恐怕谁也不会想像得到,从上面看着风景秀丽的池塘,实际上却是一个恐怖可怕的水牢。

  当张献忠走进了水牢的时候,康斯坦丁正被绳索紧紧捆着,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池塘中。

  这个池塘里面的水,看上去普通实则不然,在池塘底下,布置着有一个凶绝可怕的风水局,它将四面八方的阴气、煞气都给吸引了过来,融入到了水里面,不仅使得这水无比阴寒刺骨,更使得它会腐蚀、消耗人的灵气、生机。

  如果是普通的人,浸泡在这池塘里面,顶多半天的功夫,就会因为被水里面的阴煞之气腐蚀耗光了生机而亡即便是康斯坦丁这样有着天级实力的人,也不过是多扛上几天,但最终,都逃不过一个死的下场。

  康斯坦丁在刚刚过去的时间里,已经是对这座水牢,有了一个刻骨铭心的认识,他真的是一秒钟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瞧见张献忠走了进来,他急忙叫道:“张护法,我有大功劳要献给您和高长老,只求能够饶我一命。”

  张献忠也不跟他绕弯子讲废话,冷笑了一声后说:“想要我网开一面,饶你一次,并非不行,只是得看你献上来的那个大功劳,值不值得让我那样做了。”

  康斯坦丁急忙回答道:“值得,绝对值得,我要献上来的,是一件稀世珍宝而且这珍宝,对圣人伤势的恢复,有着很大的帮助因为它,蕴含有极其澎湃、精纯的生命力”

  “噢”张献忠眉头一挑,被康斯坦丁这番话,给吊起了好奇心,忙问道:“是什么稀世珍宝”

  “一朵枯萎的牡丹花”康斯坦丁回答道。

  “枯萎的牡丹花”张献忠很是困惑,这牡丹花都枯萎了,说明其生命力已经流失耗尽,可康斯坦丁却说它蕴含着有极其澎湃、精纯的生命力,这不是两相矛盾的事情吗

  康斯坦丁这会儿可不敢卖关子,万一惹得张献忠不快,那就得不偿失了,因此,他急忙解释道:“那牡丹花可不一般,乃是白牡丹遗留下来的一截分身”

  “白牡丹”张献忠皱眉一琢磨,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神情骤然大变,失声惊呼道:“难不成,是吕洞宾三戏白牡丹这一典故里面的白牡丹”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白牡丹。”康斯坦丁忙不迭的点头。

  “白牡丹虽然是妖,但在纯阳祖师的帮助下,最终可是成了仙的。她竟然有分身遗留下来你确定”张献忠的神情变的凝重了起来。

  白牡丹的分身,绝对是好东西,说是稀世珍宝也不为过,如果能够献给圣人,带来的效果,可是要比几十炉万愈丹还要高出许多,也的确称得上是一桩大功劳了。

  要不是手被捆绑着,康斯坦丁肯定会指天画地的发誓。这会儿,他只能是加重语气道:“我确定,我收到一个消息,说是纯阳祖师当年给白牡丹画了一幅画。在那幅画中,就藏着有白牡丹遗留下来的一朵枯萎牡丹花。”

  “那幅画,在什么地方”张献忠问道。

  康斯坦丁不吭声了。

  张献忠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冷笑了一声后,冲着旁边的手下吩咐道:“把他从水牢中拉起来,解开绳索。”

  几个手下立刻照办,几分钟后,康斯坦丁被拉出水牢解开绳索。

  劫后余生的他,长松了一口粗气,正待将自己知晓的情况讲出来,却被张献忠挥手打断:“我也不管那幅画是在什么地方,总之就一句话,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把那幅画给我取来。如果你办不到,又或者取来的画中没有白牡丹的分身,你就自行了断好了,免得遭罪受苦”

  康斯坦丁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忙不迭的点头应道:“是,是,我肯定在一个星期内,把那幅画送到您面前。”

  “废话少说,赶紧去办事吧。”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后,张献忠转身就走。

  等到张献忠走了后,康斯坦丁这才狼狈不堪的离开了蜀中分部。手机用户请访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