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1220章 惊呆了的众人

第1220章 惊呆了的众人


  “老师,您……您刚才叫他什么?”院*又一次因为惊讶而张大了嘴巴。

  不仅是他,旁边的那些医生和护士,同样也是一副目瞪口呆见了鬼般的表情。

  “我刚才好像听见,肖老管这个少年叫老师?是我产生幻听了吗?”之前质问李思辰的那个年轻医生,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同事,询问道。

  他的同事咽了口唾沫,回答道:“你没有听错,我也听见了……乖乖,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肖老会叫他老师?”

  “不对不对,肖老可是咱们国内医学界里的泰斗级人物!只有他给别人做老师,别人哪有资格当他的老师啊?依我看,咱们应该是误会了。说不定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就是叫‘李老四’之类的呢?”旁边另外一个医生说道。

  这话一出口,立刻得到了不少医生和护士的赞同。

  开玩笑,肖先林是什么人?国内最最顶尖的名医,享誉海内外!这样的一位超级专家,怎么可能会管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叫老师?就是白痴,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啊。

  就在医生和护士们这样想的时候,肖先林也回答了院长的提问:“叫什么?当然是叫老师啊!吕科,你别看李老师的年纪不大,但他在医学上面的造诣相当高。曾经,我受到过他的指点,打那之后,我便管他叫老师了。喔,对了,算起来,你得叫他一声李师叔!”

  “师……师叔?”院长吕科的脸色,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他可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而且还是一院之长,居然要管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叫师叔……这样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恐怕都会感觉不自在。

  至于旁边的医生和护士,也被肖先林的话给惊呆了。

  不是吧?肖老居然真的管这个年轻人叫老师?这世界也太疯狂了吧!

  李思辰摆了摆手,说道:“肖老,咱们以后再闲聊,我这会儿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处理呢。”

  “什么事?我能够帮得上忙吗?”肖先林好奇问道。

  “我要为老师驱毒疗伤。”李思辰指了指担架车上面躺着的慕千秋,回答道。

  “这是你老师?看着好年轻啊。”肖先林向着慕千秋张望了一眼,在看清楚了对方的情况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骇然道:“她中的是什么毒?好厉害啊!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用到了祝由科里面的符针之术,激发了她的潜能,这才将毒性压制住了,没有立刻发作的对吧?”

  肖先林不愧是享誉国内外的名医,望诊之术,早已经锤炼的是炉火纯青,只一眼,便看出了慕千秋此刻的状况,以及李思辰施以的急救之术。

  “这个毒,说了你也不懂。”李思辰说道:“不过,有一点,你却是说对了。我的确是用了符针之术,将毒性暂时给压制住了。所以现在时间很紧迫,我只剩下十个小时,必须在这段时间内,为老师驱逐出毒素才行。”

  周围又一次响起了惊呼声。

  只不过,人们并不是在为慕千秋的状况惊呼,而是在为李思辰前面半句话惊呼。

  好家伙,居然敢说这个毒肖先林不懂……在国内的医学界里,还从来没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叫做李思辰的年轻人,当真是狂的没边了啊!

  当即,几个年轻气盛的医生,就要帮着肖先林讨公道。然而,他们的话还没有讲出口,就看到肖先林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嗯,李老师都这么说了,看来这毒,真的是不一般!”旋即,他扭头冲着吕科吩咐道:“你这医院里面,还有空的治疗室或者病房吗?赶紧准备一下,拿来给李老师用。”

  吕科看了一眼李思辰,又看了一眼肖先林,迟疑道:“老师,他……真的行吗?”

  “怎么,你觉得李老师年纪轻,所以就不相信他的医术?”肖先林一眼就看出了吕科心中是怎么想的,立刻板着脸教训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天才,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标准去衡量的。李老师,就其中之一!我可以保证,他的医术绝对过硬,水平只比我高不比我低!如果你还担心,我可以为他做担保。要是出了问题,由我全权承担。怎么样,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不是,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吕科哪里敢让肖先林担责任?一边哭着老脸赔罪道歉,一边赶紧派人去准备空病房。至于周围的医生和护士,这会儿则齐刷刷的傻了眼,陷入了呆滞状态。

  片刻后,医生和护士们回过神来,顿时爆发出了一轮新的惊呼和议论。

  “我没有听错吧?肖老居然说,那个年轻人的医术,比他只高不低?”

  “你没有听错,我也听到了……天啊,如果肖老不是在开玩笑的话,那岂不是说,这个年轻人的医术水平,已经达到了名家宗师的水准?这也太离谱了吧!”

  “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孽啊?这么年轻,就有着不亚于肖老的医术,让我们这些一把年纪的人怎么活?我这几十年,都活到猪肚子里面去了吗?”

  这会儿,李思辰根本没空听他们讲的话。他亲自推着慕千秋,跟随在吕科的身后,朝着空病房走去。而在他的身后,林暮雪的属下,正提着药材、扛着工具,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他。

  药材并不奇怪,都是普通的中药材而已,甚至连变异药材都没有一样。但工具,可就让不少的医生和护士,都看不懂了。

  因为那工具,根本不是什么医疗器具,而是一只木桶。

  一只泡澡用的大木桶!

  “这木桶,就是驱毒用的工具?”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打算用药浴的方式,来驱毒?啧啧,这种驱毒的方式,我还是头一回见呢,能有用吗?”

  “或许是他用的那些药材,有什么奇特之处?”

  “我刚才已经看过了,他用的这些药材,都很普通。而且,大多都是补气补阳的药材,并没有解毒祛毒的功效。使用这些药材,采取药浴的方式,怎么驱毒啊?”

  别说是这些医生和护士了,肖先林这会儿,同样也是满心好奇。

  犹豫了片刻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请求道:“李老师,你治疗的时候,我能够在一旁观摩学习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