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序章三 观军容使

序章三 观军容使


  自大正朝开国以来,除非皇帝御驾亲征,当然也只有高祖皇帝创业时有过亲征,

  其他将领统兵出征必须挑选御马监太监,在皇帝同意后入军监军,人称观军容使。

  为防止宦官抽调军中精锐自保,影响军队作战,观军容使安全由台城卫负责。

  同时为防止宦官拥兵自重,观军容使都为临时头衔,只在出征作战时委派,战事结束立即撤回。大正两百年来从无例外。

  兰千军听到哥哥吩咐,应了一声正准备亲自去请,大帐门外已经传来了尖细的笑声

  “不劳四将军动腿了,老奴睡觉本来就轻,此地又热又潮,哪能睡得着?一听见动静我也就起来了,这不过来凑凑热闹嘛。”

  兰家兄弟换了个眼色,都略显吃惊,不过监军本就代表皇帝监视军队动向,兄弟两人也都无话可说。

  兰千军小布跑到门口,掀起帐门。

  只见一中年太监身穿纨绔,乱扎了发髻就走了进来。

  此人身材虽然不高,但步伐宽大,动起来像风一样,眼神犀利,犹如猎犬,嘴角总是似笑非笑,灯火闪烁下,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像是天牢里审问犯人的判官。

  尾随而入的是两个头顶乌沙,身披蟒袍,手按鱼嘴雁翎刀的台城卫。

  天气炎热,两个台城卫前心后背全都渗出汗来,但两人依旧穿戴的整整齐齐,大汗淋漓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见鱼公公入帐,兰千阵赶紧过去抱拳行礼,顺势要把鱼公公迎上帅位。

  鱼公公伸手止住兰千阵,说道:

  “三将军一军统帅,那位置也就你能做。老夫我是刑余之人,若是坐上帅位传出去还怕人笑话,我坐下面就好。“

  说完自顾自的坐到了刚才兰千军的椅子上,两名台城卫移步到鱼公公身后站住,一动不动。

  兰千阵见状也不好推辞,只好向鱼公公行了礼自己做到帅位上去。

  同时卫兵已经搬进来另一把椅子放到鱼公公对面,兰千军向鱼公公行过礼后便做了过去。

  鱼公公坐下后伸了伸懒腰,一边打哈欠一边说:

  “鸡肉炖的不错,就是葱放少了点。“

  兰千军听到后赶忙说:

  “哎呀,公公,实在不好意思,行军仓促,家畜带的本就不多,再加上林中又潮又热,那只鸡是唯一剩下的,就是为了见茅人留的。您请稍等,小子我待会就带人出去给公公您猎点野味回来!“

  兰千阵也跟着附和道

  “就是公公,咱好不容易来趟这地方,总得吃点有特色的。前几天行军时有兵士见过蟒蛇,我听说这蟒蛇肉味道鲜美,蛇胆还能名目,咱明早就吃蛇肉吧。千军!赶紧带上人带上网出去抓蛇!“

  “是!”说罢兰千军就起身往帐外冲去。

  “慢着~”鱼公公靠在椅子背上挥了挥手,慢悠悠的说道“皇上让我来是帮你们打仗的,不是来打秋草的。自从我在落雁关传了圣旨跟着你们马不停蹄的跑来,一路上看到你兰千阵、兰千军两兄弟可是和众将士吃的一口锅里的饭。刚才那只鸡是你兰千阵出了梨南后吃的第一口肉吧。”

  说完鱼公公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兰千军赶忙递过去一杯水。

  鱼公公喝了兰千军递过来的水,端着杯子看了看,接着说:

  “你们两兄弟这么爱兵如子,我要是吃喝玩乐岂不显得朝廷里都是些酒囊饭袋了?”

  兰千阵、兰千军听罢齐声说道

  “不敢不敢!”

  鱼公公把水杯递给旁边的台城卫,瞅了一眼兰千阵,话锋一转,厉声问道:

  “兰老三,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刚从落雁关出来时火急火燎,星夜兼程往梨南赶路。赶了过来又没了动静,自出梨南以来一个月,每天只是跟在茅人屁股后面,他走你走,他停你停,怎么,要唱戏吗?”

  兰千阵听罢赶忙抱拳行礼,回话道:

  “公公息怒,小子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公公来落雁关传旨时茅人已经进入了天府道境内,兵部发给小子的文书显示茅人离边境大雨林越来越近,小子猜测茅人可能是要逃离大正,如果真是如此就不能让茅人在天府道停留太久,以免茅人备齐逃跑物资。兵法有云:兵贵神速。所以小子前面赶路就赶得紧。”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我军行军迅速,打乱了茅人的计划,让他们走的非常狼狈。看今天茅人使者的惨样,断粮有些日子了。”兰千军插话道

  兰千阵朝他兄弟点了点头,接着说:

  “公公监军少说有二十个年头,见过的阵仗比小子吃的盐都多,我大正东西南北各方镇军公公哪个没见过?我领的北镇兵战术以骑兵突袭为主,步兵多配合虎蹲炮结阵作战,善用长枪,兼用弓箭火铳。这种部队长于开阔地形野战,攻城,但到了南方别说在这种雨林中了,就是在稻田分割,水系密布的大江以南都施展不开拳脚,再加上这次为了赶路带的全是骑兵,到了林子里连马都骑不了。而茅人自古便在深山老林中生活,熟悉丛林,在这里进攻便是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乃是兵法大忌。所以我便结营寨,打笨仗,追着茅人走,困死他。”

  兰千军补充道:

  “虽然雨林粮草难以运上来,可我们好歹还有粮草供应,茅人那几千人只能吃树皮,如今前来求和,可见已是穷途末路。”

  鱼公公一边听一边不断大量两兄弟,似乎想要把两人的心给看穿了。

  听兰千军说完便顺势接过话茬,问道:

  “他们凭什么和?”

  兰千阵与兰千军听到这句,相视一笑,兰千军走到一个箱子前拉开箱盖,说道:

  “凭这个。”

  大帐内瞬时金碧辉煌,只不过鱼公公并没有太惊讶,只瞅了一眼金子,就又盯上了兰千阵

  “那你打算怎么办?”鱼公公阴森森的说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当然是放人了。”兰千阵答道

  鱼公公眼神几乎要剜进兰千阵肉里,兰千阵也是毫不相让,两人对视许久忽然朗声大笑

  “好个兰老三,不愧为将门之后,用兵颇有乃父风范。”鱼公公赞道

  “公公过奖了。”兰千阵抱拳回礼

  “想当年你父亲兄弟七人勇冠一时,人称葫芦七兄弟。”

  鱼公公说到这,兰千军不禁插话道:

  “公公,小子有一事不解,为何老要叫我们父亲葫芦兄弟呢?”

  鱼公公笑道:

  “这是老人们常说的一个传说。据说当时天地初开,四方妖孽横行,民不聊生。上苍怜悯,降下一颗葫芦种子,结出了七个兄弟,这七位兄弟结伴荡平四海妖孽,最后化作旧都南面的七峰山将妖王镇压,从此才有我中土天下。当年你们父亲兄弟七人镇守落雁关时喏喏是望风而逃,十余年不敢寇关,当时人们就叫他们兄弟七人葫芦兄弟。唉,只可惜……”

  听到这里,兰千阵一脸哀伤,兰千军更是几乎落泪

  鱼公公又喝了口水,接着说:

  “只可惜十六年前喏喏攻破天女关,一路南下渡过大河,兵指旧都,北方几乎不保。你父亲他们兄弟七人加你两位兄长帅三万骑兵火速回援,不成想中了埋伏,被喏喏围在藏马坡,血战十五日,结果一门父子尽忠烈,举家殉国。当时你们娘生千军难产,听到这消息悲不自胜,产下千军后就一命呜呼了。”

  听到这里,兰千军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

  鱼公公叹了口气,或许是为了调节气氛,话锋一转问道:

  “千阵,后面打算怎么办?”

  兰千阵看了看自己弟弟,见弟弟擦了眼泪后答道:

  “还请公公稍等,明日今时茅人绝对已经束手就擒!”

  “好!那这金子……”

  兰千军定了定神,接话道:

  “这十六个箱子都是公公您自己的行李,小子们只是代为看管而已。”

  “好!好!好!你们小子辈果然识相。当年你们爹在时可没有这般冰雪聪明啊。”鱼公公连说了三个好,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着帐外喊道:

  “传令全军,立刻集合,老夫有话要说!”

  门口卫兵听到后赶忙入帐,望着兰千阵不知该如何是好。

  兰千阵与兰千军听到鱼公公这么说也是面面相觑,但监军训话,本是职责所在,兰家兄弟也无话可说,虽然搞不清这到底唱得是哪一出,还是吩咐照办了。

  两万人集合到中军帐前时兰千阵、兰千军还有鱼公公已经站在了点将台上,旁边放着十五个大木箱子。

  虽然此时天已发白,但依旧需要点火照明。

  火把声烈烈作响,鱼公公则命台城卫打开了箱子,台下众军瞬时哗然。

  鱼公公声音虽然尖细,但狠劲十足,一声“将士们!”吼出,两万人顿时鸦雀无声

  鱼公公说道:

  “将士们!你们离家千里,为国讨贼,实在是劳苦功高!这里的金子,是皇上赏赐给众将士的,我军即将班师回朝,尔等好好听从兰将军安排,不可寻衅滋事!散了!”

  众将士听罢立刻齐齐跪倒,高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兰千军似乎优化要说被兰千阵打手势止住,

  鱼公公转身走到兰千阵旁边低声说:

  “兵是皇上的兵,将也是皇上的将,你们可给我记住喽!”

  兰千阵、兰千军赶忙附和道

  “小子绝不敢造次。”

  之后鱼公公又说:

  “十六个箱子太沉,带回去不好看,我带一个就够了。”

  说罢径直走下台去,兰家兄弟赶忙跟上,兰千军说道:

  “公公真乃社稷之臣!”

  “小子,拍马屁别过了~”鱼公公笑呵呵的回到

  ===================================================================================

  新人首次发书,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好记得收藏、打赏、推荐。如有兴趣可以加入我组建的读者交流群,群号299820403,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