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十五章 桃花园

第十五章 桃花园


  等到呼延浩和独孤豹两人的脚步声都远离之后,兰千阵才和兰子义走出地窖。

  父子两人钻出假山洞时,月已西沉。

  兰子义望着月亮问道:

  “父亲,密室只有这一条通路吗?如果这样的话轻易就会被人抓住了。”

  兰千阵答道:

  “还有几条路,有事的时候才用。有一条还通到你在花园的书房底下呢。”

  兰千阵转头看了看自己儿子,见到兰子义脸色凝重,明显的满腹心事,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来吧,我们父子聊会天吧。”

  说着沿着假山的小道爬了上去,走进顶上凉亭。

  兰子义随着父亲来到凉亭坐下。

  虽然已经到了春天,但落雁关的夜晚依旧寒冷,

  一阵北风吹过满园桃树都随风轻轻摇摆,

  兰子义坐在凉亭里有紧了紧领口,

  他俯视着花园,看到花园里曲折的小溪上,冰已经融化,

  河边青草开始抽芽,桃树上的花苞也已经鼓得饱饱的,随时都会绽放,

  身后高大的落雁关城墙将关内和关外分割开来,

  远远望去还能看到巡逻的士兵在上面举着火把来回走动,

  哪怕今天大胜而归开了庆功宴,兰千阵还是提前安排好人手巡夜,以防万一。

  夜是寂静的,尤其是在一轮明月还挂在天上时更显得宁静。

  以往这个时候兰子义都会停止读书,抬头看看月亮,

  因为月亮总是能把人的倒影照回心里去,

  让人在孤独的时候体会那份属于自己的宁静。

  兰千阵也在望着月亮发呆,几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有些日子没有好好赏月了,整天都在想着征战厮杀,粮草补给,哪里有时间一个人静一静呢。”

  兰子义听着,没有说话。一阵寂静后兰子义问道: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忠信忠义的好汉子,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是个阴谋家。”

  兰千阵听罢朗声笑了一声

  “哈!在我看来这两个身份不矛盾。”

  兰子义叹气道:

  “父亲,圣人有云:木讷忠信近仁;君子之中庸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小人而无忌惮也。父亲身为一方镇将,手握重兵,应当心向朝廷,想着匡扶社稷。今天听到父亲在密室里的讨论才发现原来你想的是争权夺利,勾心斗角。”

  兰千阵等着儿子把话说完,笑道:

  “我把权争到手里才有能力匡扶社稷,如果我先死了还怎么去匡扶社稷?”

  “狡辩!”兰子义说道。

  兰千阵接着说:

  “我如今的地位是靠着在边关一刀一刀砍出来的,要说我和人争权,没有,我的权不是争出来的。一个月前王庭大战那会我每天只想着一件事,就是怎么带着手下二十万人活下去,打赢了之后我想的是披征入京安享太平,至于说拥兵自重,恃功邀赏我没想过。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想退皇上却不给我退的机会。刚才你也听到了,我所做的所有事的出发点都是活下去,让我活下去,让你和你娘与我一起活下去。争权夺利?呵!笑话!京城的的那些自诩为圣人门生的大臣们倒是喜欢争,我没那兴趣。“

  兰子义说道:

  “可是父亲,你为了活下去用的是阴谋诡计,圣人不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你这样做难道不违背自己良心吗?“

  兰千阵说道:

  “你活着就会吃饭喝水,而以你的的身份你现在每天吃的东西至少可以养活三个饿的半死的贫民,那你要是现在自杀岂不是能省下许多粮食救别人?又何必活着去害人呢?“

  兰子义一时语塞,说道:

  “父亲,话不能这么说。“

  兰千阵接着说:

  “圣人教诲是为世间立一标杆,世人皆以此为准,努力向善。但规则好定,做不做就看个人了。有人喜欢舍生取义,有人能够杀生成仁,我带兵打仗这么多年,多少人替我挡过刀,多少人为了大正旗号奋勇向前,舍生忘死,我心里都很清楚。每个人都有生得权利,有些人只想好好活好自己那份,有些人希望带领大家活的更好,还有些人则希望把别人的那份巧取豪夺到自己手里来活好自己。我只是拼尽全力活下去,保护我的人和我一起活下去,为此我对我所做的一切负责,我问心无愧。“

  兰子义听得没有话说,虽然圣人的教诲就在肚子里,但却这么也说不出来。

  沉默了一会后兰千阵说道:

  “子义,你出塞后在室韦部落里的选择证明了你有选择正确道路的能力,这才是为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正因为如此我不在强迫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是你涉世未深,你还没能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世界,去洞察人心。这次去京城是你人生的开始,但也极有可能走成人生的终点。京城啊,简直就是江湖险恶。你去了之后要尽快找到自己的路,因为你不是一个人,你身后是将军府上下百口人的姓名。“

  兰子义深吸一口气,说道:

  “父亲,我还是觉得做人应当以忠孝仁义为本,我不会用阴谋诡计去害人的。“

  兰千阵起身走到凉亭边,俯瞰花园,背对着兰子义说:

  “阴谋诡计和害人是两件事,前者是手段,后者是目的。你有能力做出选择,你有这个潜力。世间万物都有他存在的原因,所有事情都有运行的原理,等到你找到自己道路的时候自然就会选择合适的手段了。你是自由的,你终将选择自己的道路。“

  兰子义回答道:

  “我选择成为忠臣英烈这条路。“

  “你选择活在别人的评价里。“兰千阵立马回答道“至少你现在这么选。等你发现无论你怎么讨好别人也无法让人损害自己时,你就明白了,忠诚英烈不是靠别人说,还是要靠自己做的。”

  兰千阵沉默了一会,等兰子义平复了一会心情后又坐了回去,说道:

  “你知道你爷爷吗?知道他们葫芦兄弟的名号吗?”

  兰子义点了点头,说道:

  “当年喏喏从天女关南下,大军直指旧都,爷爷他们兄弟七人还有父亲你的两位哥哥率领轻骑南下,被围在藏马坡前,血战十余日最后全军覆没。”

  兰千阵说:

  “怎么样?壮烈吧?忠义吧?”

  兰子义点了点头,

  兰千阵接着咬牙切齿的说:

  “可这壮烈是早就安排好的!”

  兰子义被父亲突如其来的激烈语气吓了一跳,兰千阵接着说:

  “天女关小小的一个隘口,易守难攻,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结果莫名其妙被攻破。当年你爷爷也是威震草原,坐在北方五镇都督的位置上,京城那边不问青红皂白就连续降旨问责你爷爷。这也就罢了,更神奇的是喏喏大军居然就从天女关南下了,一路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就打到了旧都。兵部问责的文书一封接着一封,可就是没有调兵回援的文书,最后兵临旧都城下时才命令你爷爷率部回援。三万人一接到命令就火速南下,三万人,除了平城与我落雁关离得近,一向有联系,所以给备了粮草,其他州府县衙一概紧闭城门,说是防备喏喏,等到藏马坡前已是人困马乏,突然就中了埋伏。当时援助旧都的军队加上京城附近来的禁军有三十万人啊,你爷爷被困的那十多天每天都派出信使突围求援,可是那三十万援军就像是看戏一样只是驻守观望,你奶奶当时临盆要生产,还提笔上书请求兵部、皇上火速派兵救援,可结果如何?血战十五日,一门父子尽忠烈,真他妈好听!这么好听的消息传回落雁关,你奶奶刚生完孩子,就被气死了!”

  说着兰千阵已经义愤填膺,开始抽泣。

  兰子义听到自己奶奶生产,心想难道父亲还有兄弟?自己还有个叔叔?可为何从来没有人提起过。

  等过了会后兰千阵平复了心情,接着说:

  “当年你爷爷也是功勋卓著,四方武将还有禁军没有那个将领能比得过你爷爷。他老人家倒是以忠义为先,可朝廷不这么觉得呀,所以就战死在了藏马坡。我大正自继承大统以来一直都有武勋守边疆的传统,可武勋世家做大怎么办?朝廷为了防止武勋造反,一是在有人显露出做大势头时扶持其他军镇年轻武将代替老将;二是征召老将入朝做三公,给个最高荣誉让在京城养老;三是通过战争消耗掉。你爷爷当年耿直,以为自己年轻,而且嗜好游猎,喜欢塞北,不喜欢江东风俗,所以上书拒绝入朝,想在边关戍边到死,好嘛,不听话就让你提前死。”

  说完兰千阵沉默了下来,一时低着头发呆。

  兰子义正想着该怎么安慰他父亲时,兰千阵又开口了

  “你知道你娘的事情吗?”

  兰子义一时诧异,看着父亲点了点头。

  兰千阵把目光投向远方,缓缓地说:

  “我兰千阵一生磊落,求得是问心无愧,只有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我做的对不起自己良心。当年皇上降旨,让我征讨茅人,在那时我遇见了你娘,从我见她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这辈子我非她不娶。只是,只是……”

  兰千阵喘着气,似乎要花费很大力气才能说出下面的话来,

  兰子义清楚,他的母亲曾经向他讲述过茅人的事情,他也了解自己的血脉,还有发生在他的父母之间的故事。

  喘着气,最后鼓起劲说道:

  “只是那晚我屠杀了茅人上下近万口人。当时有个女人抱着自己孩子递给我,求我饶她孩子一命,我看着那个孩子,小孩躺在我怀里还一个劲的冲我笑,我明白我在做什么,所以我把那孩子给摔死了!然后送他娘去地府陪他。头一次,头一次血迹溅到我身上我嫌恶心。可那是我做出的选择,无论我找借口说这是君命难违还是说我要带我的人回家都是借口,我下的命令屠杀了那群手无寸铁的茅人,我摔死了那个孩子。我的决定,我来负责!”

  兰千阵一边说一边闭上了眼,神情痛苦,但还是坚持说了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兰夫人悄无声息地走上了凉亭,来到兰千阵身后,

  兰子义正要出声,却被他娘止住,

  兰千阵此时心神动荡,明显没有发现自己夫人的到来,他接着说:

  “你知道吧子义,在你小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抱你,不是我不喜欢你这儿子,而是,当我抱起你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又抱起了那个孩子,我不想摔死他!我不想摔死那个孩子!可我还是那么做了,我每次抱起你都有想把你摔死的冲动,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有,我害怕,那对被我杀死的母子时常出现在我梦中,在梦中我一次次想阻止自己再杀死那个孩子但我还是摔死了他。子义,这是为父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情。”

  说着兰千阵睁开眼,望向子义,

  猛地他发现了身后的夫人,

  夫人的脸庞映着月光显得格外沉静,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充满了悲悯,

  兰千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伸出手抓住了自己夫人的手,一时间涕泪交流,无语哽咽。

  兰子义见状识趣的说了句“孩儿告退”

  便起身走下假山,走在小道上时感到有阵暖风轻轻拂过大地,一转角来到花园,满园桃花都被吹开,

  映着月光只觉银光配红,温馨无比,

  花香阵阵,沁人心脾,

  兰子义听到山顶凉亭传来父亲的哭声

  “夫人!夫人!我实在是担不起这份痛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摔死那个孩子,我不该杀那对母子,我不该下令屠杀茅人,那晚我不该对你做那么粗鲁的事情。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吧我求你了!…….”

  兰子义走出几步,回头望见自己父亲跪在地上,扑进母亲怀里泣不成声,而兰夫人眼角也盈着泪水,脸上露出了几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温暖人心的温柔神情,她用手轻轻抚摸着兰千阵的头发任凭他在自己怀里哭泣,不发一语。

  兰子义回过头,深吸了一口气,只觉花香飘进了心里。

  “看来父母的事情终于结束了。”兰子义心里想着,慢慢的走在桃园里,欣赏这难得的月夜桃花景。

  =================================

  新人首次发书,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好记得收藏、打赏、推荐。如有兴趣可以加入我组建的读者交流群,群号299820403,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