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十一章 旧都太守

第二十一章 旧都太守


  兰子义感到眼前的景象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

  他好像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世上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他像是一个观察者,只是注视着这一切发展而没有参与其中。

  在那个老官员询问谁是兰子义时,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关其他牢房里的桃家兄弟和兰子义身旁的周步辉,

  当衙役解开兰子义镣铐,从牢里扶出来时,

  兰子义才算是稍微回过些神,大骂道:

  “你们这是目无王法,你们这在草芥人命,我要上奏朝廷秉明这些事情!你们赶快住手,快停手!”

  老官员只是有气无力“嗯”了一声,就说:

  “卫侯偶感风寒,水土不服,又受了惊吓,还是先休养休养比较好。”

  说着也不管兰子义与其他人如何咒骂,就领着衙役,扶着兰子义一行人出了大牢。

  随着身后牢门合上,里面继续传出非人的惨叫和狱卒们拷打问责的声音。

  兰子义彻底回过神时已经在太守府衙里坐了许久,大概已经是寅时了。

  兰子义坐在府衙后面的内堂里,身上裹着毯子,那个老官员正在给兰子义倒酒,

  老官员倒好后递给兰子义,说道:

  “卫侯受惊了,来,喝杯酒压压惊。”

  兰子义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随着烈酒入喉,才算是平复了心境。

  老官员慢慢坐到兰子义旁边椅子上,说道:

  “老夫罗应民,乃是旧都太守,卫侯既然路过为何不提前通报一声,本官也好早做安排。”

  兰子义没管太守,自顾自的问道:

  “我的人怎么样了。”

  老官员喝了口茶,缓缓地说:

  “那位周指挥身份已经确认了,刚才回了客栈;卫侯你的护卫刚才去指认了抓你们的捕头,现在他们正在客房休息。我早就怀疑叛贼渗透到了衙门里,果不其然,这捕头分明是想借刀杀人,以官府之名除掉卫侯好完成他们毁我大正江山的奸计。我已经把那个捕头还有指认你的店小二、客栈老板全都投入大牢,命人优先审问,卫侯放心就好。”

  兰子义听到还在审讯,心中就像敲了锣鼓一样,恐惧、愤怒、耻辱一起涌上心头,

  兰子义看着太守,愤怒的说:

  “太守大人!你审问什么?那群无辜的人你要审问出来什么?“

  太守又喝了口茶,慢慢悠悠的说:

  “无辜?不是吧?卫侯的护卫们刚才跟我说在来旧都的路上卫侯亲眼目睹暴民抢粮,自己还差点被抢了。哪能说那群人无辜呢?“

  兰子义怒目圆睁,吼道:

  “可你是在乱抓人!你抓的人有几个是参与抢粮的?“

  太守放下茶杯,晃着脑袋说:

  “既然卫侯说我抓错人,又是目击证人,不如帮本官指认一下参与抢粮的暴民如何?”

  “这……”兰子义一时语塞,毕竟当时情况混乱,抢粮的人又多,哪还能记得都是谁跟谁呢?

  兰子义被堵住了话,但突然想到另一点,接着质问太守:

  “大人,你说抢粮的农夫是阴谋造反,过往的北边旅客是喏喏细作,这种天方夜谭的罪名强加于人又怎么说?草原上仗都打完了还派细作干什么?”

  太守打了个哈欠后还是用那不紧不慢的声线慢慢悠悠的说:

  “诺诺虽败,但丘豆伐余党未灭,喏喏亡我之心不死,如今的细作们更是要做困兽之斗,与我大正拼个鱼死网破。本月以来加上这次,我河****已经连续发生三次抢粮事件,如果不是诺诺细作煽动乱民造反,那还请卫侯告诉本官我大正的子民为什么要抢大正的军粮?”

  兰子义答道:

  “圣人有云‘君子德风,小人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如果太守治下民风淳朴,圣人教化得以施行那么百姓自然会安居乐业,那可能出来暴乱抢粮!”

  太守听到兰子义这么说,两眼放光,一下从坐上跳了起来,

  兰子义本来以为这太守已经老眼昏花,经不起折腾,这一跳把兰子义自己给狠狠下了一跳,

  太守在客堂里来回踱步,兴奋地自言自语:

  “对呀,教化不行,民风顽劣,所以喏喏细作才能肆无忌惮的煽动乱民造反,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哈哈哈哈,对对对,就是这教化不行。”

  接着太守大喝一声:

  “来人!传学政使!”

  兰子义一听不知太守这疯疯癫癫的想干什么,但自己话没问完,还要接着说,于是站起身来想要开口,但刚一站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接着脚下一软晕倒在了地上。

  在意识消失之前兰子义听到的最后对话是太守询问衙役的

  “怎么回事?卫侯为何晕倒?”

  “回禀大人,卫侯脑袋烫手,是发烧了。”

  “啊?赶快把人送到卧室里去。去请大夫,快!”

  ==========================

  兰子义觉得自己忽大忽小,周围的空间忽小忽大,

  自己与周围的空间极不匹配,要么被压缩,要么被空置,难受的要死。

  兰子义梦见自己被狱卒抓出去,放到刑具上,鞭挞火烧接踵而来,

  而他跑无处跑,叫没法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折磨。

  慢慢的情况缓和了,空间逐渐与自己一起变大,一起变小,后来不再变化,两者都静了下来。

  而后兰子义似乎回到了落雁关,与自己父亲一道站在山脊上眺望远方,

  自后来兰子义好像看到了自己母亲,只听见母亲对他说:

  “吾儿,路还长,慢慢走。”

  接着兰子义感到自己躺回了床上,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了窗外的阳光,

  兰子义刚睁开眼睛就听见一旁的桃逐鹿说道:

  “大哥!三弟!少爷醒了!”

  接着就听见脚步声,等兰子义睁开眼便看到三人齐刷刷挤在床前,桃逐虎和桃逐兔都一副急哭了的样子。

  桃逐虎担心的说:

  “少爷,你可算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了。”

  兰子义张口说话,发现自己竟然有气无力,

  “大哥,我想喝水。”

  话音未落桃逐兔已经端来茶水,桃逐鹿将兰子义扶起来,

  见是茶水兰子义摇摇头说:

  “三哥,我不想喝茶,只想喝水。“

  桃逐兔一听立马把茶水倒在了地上,转身从身后丫鬟那接过水杯递给兰子义,

  见兰子义喝水,桃逐兔高兴地说:

  “少爷,咱先喝点水,养养精神。得待会能下床了你想吃什么说就是了,我去给你弄。听说旧都的驴肉汤和锅贴是一绝,我去给你买一份。“

  旁边桃逐虎说道:

  “少爷大病初愈能吃那些生猛玩意?待会去让太守府的厨子弄点粥来,先养一养。“

  桃逐兔听着直挠头,咧着嘴笑了笑。

  听到太守府,兰子义又想起来那晚的事情,他躺回床上,问道:

  “我们还在旧都?“

  桃家兄弟点点头。

  兰子义又问:

  “还在太守衙门?“

  桃家兄弟又点点头。

  桃逐兔以为兰子义还在为那天晚上被抓的事生气,说道:

  “少爷,那天抓我们的捕头和供认我们的店小二、客栈老板已经被斩了,这口气已经出了,你别再生气。“

  兰子义听到捕头和店小二被斩,心里不是滋味,因为这怎么看怎么像是太守推卸责任杀人灭口,而杀人的原因却背到了自己身上。

  兰子义把脸转向床里面,痛苦地问:

  “那晚狱卒们刑讯逼供,你们为什么没有阻止他们?“

  桃家兄弟听着面面相觑,桃逐虎先说:

  “少爷,其实那场面我见过,只是之前的都没这次这么狠。“

  桃逐鹿说:

  “我们有文书有度牒都被抓进去,当时多嘴绝对不是聪明的举动。“

  桃逐兔打着哈哈说:

  “少爷也不要怪我们啊,你不也没出声么……“

  话还没说完桃逐虎和桃逐鹿就给桃逐兔使眼色,桃逐兔见自己说错话,赶紧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但兰子义听到这句还是心中绞痛,越发的把脸扭了过去。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又传来了太守那老迈昏沉的声音。

  “我早说过卫侯身体强健,这点小病不在话下。“

  见到太守进来,桃家兄弟都没好脸色,也没行礼只是站在一边让开了路。

  太守不知是没看见桃家兄弟的举动还是装作没看见,只顾自己笑眯眯的走到兰子义床前,坐下说到:

  “卫侯感觉如何?我请了旧都最好的大夫来看,大夫说卫侯只是穿的单薄,染了风寒而已,一点小病以卫侯的身体肯定是没问题的。“

  听到这桃逐兔说道:

  “穿的单薄?我家少爷从冬装到夏装一应俱全,都在行李里放着,要不是那晚穿着睡衣被压进大牢会染风寒?你可真会说。“

  太守只是笑笑,说:

  “那是捕头作祟,阴谋造反,他已经被斩首了,卫侯放心就好。“

  兰子义看着太守的脸,心里只想一拳把他的脸给打碎,但身体虚弱,此时动怒可不是好事,也就只好问道:

  “以我大正律令死刑需刑部核准交皇上御批才能生效,太守大人这么快就把人杀了,可是有违律令啊。“

  太守慢慢悠悠的笑道:

  “那是死刑,当然需要走流程;这次的可是谋反,按我大正律令地方督抚有权视情况采取一切手段,本官只是恪尽职守,为皇上尽忠而已。“

  兰子义又问:

  “说是谋反,可证据在哪?”

  太守笑道:

  “犯人们都已经招了,口供录的巨细无遗,从上峰到下线,各种同谋,谋反的时间地点,来往的喏喏细作都有谁,全都招了。这群乱民都是全宗全族参与谋反,人数众多,关系复杂。不过本官已派出捕快捉拿剩下的漏网之鱼,相信很快就能将这群反贼一网打尽。”

  兰子义说道:

  “你的口供全是刑讯逼供而来,没有实际证据的。”

  太守慢慢说:

  “按我大正律令,对人犯用刑是天经地义,必须采用的手段。卫侯是对我大正律有意见吗?”

  兰子义盯着太守,好像一口唾沫啐到他脸上,接着问道:

  “你的口供解释不了为何全族的人造反。”

  太守呵呵笑道:

  “不错,但这都是旧都学政使办事不力,教化无方的结果,若他学政使能够尽心尽力教化百姓也不会让这么多人受喏喏细作蛊惑背叛君父了。我已经上奏朝廷,弹劾学政使,就等着朝廷批复了。”

  兰子义惊道:

  “你说什么?”

  ===================================

  新人首次发书,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好记得收藏、打赏、推荐给自己的好友阅读。如有兴趣可以加入我组建的读者交流群,群号299820403,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