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十七章 草堂小叙

第二十七章 草堂小叙


  小厮领着兰子义走在府中回廊里,

  回廊两侧种植者各种珍奇花木,正值春季各种花朵争相开放,不时引得蜜蜂蝴蝶寻觅在花丛中。

  兰子义跟着走过一段段回廊,一座座凉亭,

  看到无数假山怪石依山傍水,亭台楼阁映湖濯影。

  兰子义自己也忘记过了几座湖,小厮引着他来到了一处院落。

  小厮说道:

  “卫侯请在此稍等片刻,我家老爷马上就来。”

  兰子义点了点头,小厮作揖后转身离开。

  兰子义慢慢转身观察周围景象,

  院落傍湖而建,

  湖畔堆着假山怪石,形象万千,

  山外青石做阶,阶旁梧桐参天,

  梧桐树下小屋数间,小屋门外,一座凉亭沿着长长的码头伸入湖心,好似遗世而独立,看得人清闲。

  兰子义站在岸边,望着湖心的凉亭发呆。

  微风轻拂,湖面轻轻飘起一阵涟漪,

  沿湖望去府中建筑一片连着一片,虽然可以看得全,但总是感觉望不到头,

  兰子义知道府中人很多,而且也见到人很多,但这静怡的湖面总是让他觉得这里是片世外桃源,与世无争。

  “若是能拿本书来在此处看上一下午,或者是找几个朋友泛舟湖上,载歌载舞那一定是妙事一件。“兰子义想着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阵爽朗的声音,好不拖泥带水

  “卫侯也喜欢这风景?等到了晚上,一轮明月升起,湖光月色,宛如玉璧映天涯,那才是美不胜收呢。”

  兰子义闻言回头望去,只见一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小书童站在不远处,也在眺望湖面。

  男子年龄应该比兰千阵还大,个子比兰子义略矮半头,但依然算是身材高大,最主要的是这中年男子腰杆挺得笔直,身形挺拔,面容好似精雕细刻,棱角分明但却不至于惹人厌,双目悠远,变幻莫测,长须美鬓,随风微抚。男子身穿一件鹤氅,发髻高悬,身后书童也生得伶俐,提着一个饭盒静悄悄的站着。

  兰子义抱拳作揖,问道:

  “先生便是……”

  中年男人点点头,说道:

  “在下章鸣岳,没想到卫侯这么快就来。我还想怎么也得等上个把月再发两份帖子才能把卫侯请来。”

  兰子义一听,赶忙深深的又做了个揖,说道:

  “晚辈惶恐,中堂大人肯下帖已经是晚辈莫大的荣幸,怎敢再劳大人殷勤相邀。”

  章鸣岳笑了笑,说道:

  “我这府中沿湖筑室无数,我唯独喜爱这‘草堂’。所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而已,也就在此处,本官可以忘记自己尚书的身份,好好的欣赏风景。”

  兰子义一听章中堂在他休养的地方接待自己,瞬间感到自己离着士林魁首拉近了距离,不仅如此,兰子义还感到章中堂这是主动在对自己开诚布公,顿时从心里暖到了脚底,浑身上下都是热的。

  兰子义作揖说道:

  “承蒙中堂关爱,竟能让晚辈一起欣赏草堂美景,真是晚辈的荣幸。”

  章鸣岳看着兰子义,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伸手引了引路,说道:

  “也已经是下午了,我让府里厨子作了几个菜,我们到湖心凉亭里边吃边聊吧。卫侯请。”

  兰子义说道:

  “中堂大人请。”

  然后章鸣岳在前面引路,兰子义跟着一起踏上码头,走向凉亭。

  湖中凉亭里朱红的漆柱顶着高高的枋梁,仔细一看六面枋梁上都画着不同的壁画。

  兰子义与章鸣岳对坐在亭中石凳上,书童打开食盒,将菜一个一个上到石桌上,而后拎出一壶酒,为两人满上。

  章鸣岳举杯,与兰子义捧杯对饮,书童有位两人满上后抱着酒壶往一边站去。

  章鸣岳问道:

  “卫侯路上可好?来京城可算顺利?”

  兰子义听章鸣岳这么问,突然想起旧都太守刑讯逼供的事。于是赶忙说道:

  “中堂大人,其实在入京的路上,晚辈撞见了一件伤天害理的惨事……“

  说着就把旧都抢粮,太守抓人,刑讯逼供最后胡乱杀人的事情给章鸣岳说了一遍。

  等兰子义情绪激动的把事情说完,章鸣岳又喝了一杯酒,说道:

  “真是岂有此理,旧都罗应民是不想活了。“

  兰子义听到章鸣岳如此愤慨,心中欣喜,想着“章中堂果然是国之栋梁,为民请命啊!”

  接着兰子义说:

  “那还请章中堂赶快将罗应民绳之以法,替旧都百姓讨还公道!”

  章鸣岳喝了口酒,又吃了几口桌上的菜,说道:

  “卫侯别光顾着说话,来,先吃口菜。”

  兰子义随便夹了口菜,赶紧嚼完咽了下去后说道:

  “章中堂,晚辈亲眼所见,罗应民榜掠百姓,刑罚残酷,手段狠毒无所不用其极;栽赃陷害,严刑逼供,良民无辜受此横祸,天理何在啊?大牢里的惨叫闻之令人胆颤,肉刑之景过目难忘,至今还留在晚辈脑海里。中堂大人,这种事情决不能在发生了。”

  章鸣岳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兰子义看到后不解的问:

  “中堂大人为何摇头?”

  章鸣岳说道:

  “罗应民呈送的文书我已会同军机处其他几位大学士审过了。虽然读得时候就觉得这文书有问题,但当时并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罗应民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其他几位大学士又催促我尽快拟好意见呈送皇上,因为五军都督府一直在追问军粮被劫的事情。我也就拟了意见呈送皇上了。”

  兰子义听着心中一紧,心想“父亲竟然这么做,难道不弄清楚在追查吗?”

  接着又问章鸣岳:

  “那中堂大人给皇上呈上的是什么意见?”

  章鸣岳吃了口菜,说道:

  “按罗应民所奏,杀旧都学政使,以谋反罪斩杀乱民。”

  兰子义听着直接从座上跳了起来,说道:

  “大人怎能如此?!”

  章鸣岳喝了口酒,微微闭上眼说:

  “现在看来真是酿成大错。”

  兰子义追问道:

  “那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章鸣岳摇摇头说:

  “司礼监已经披红,圣旨也发给了旧都,估计已经到了。“

  兰子义听后重重的坐回了凳子上,一脸颓废。

  章鸣岳放下酒杯,盯着兰子义,慢慢的说道:

  “卫侯真的想替旧都百姓伸冤?”

  兰子义一听这话,头立马抬了起来,问道:

  “还有办法吗?“

  章鸣岳又点点头,说道:

  “如果卫侯所言属实那罗应民就是欺君罔上,罪该万死。只是……“

  兰子义听着着急,赶忙追问:

  “只是什么?中堂大人请讲。“

  章鸣岳接着说:

  “……只是这事无人作证。如果卫侯肯作证的话……“

  还没等章鸣岳说完,兰子义就抢过话说:

  “中堂大人放心!此事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一定到圣上面前禀明此事!“

  章鸣岳听着点了点头,说:

  “卫侯果然忠肝义胆。入宫面圣暂时不用,我会你一份奏章向皇上秉明此事,卫侯只需在奏章上签字画押,替我作证就好。如果圣上问起此事,需要卫侯入宫的话还请卫侯不要推辞。“

  兰子义抱拳应诺道:

  “定不辜负中堂大人。“

  等兰子义说完再次坐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章中堂没在说话,

  兰子义也不知该说什么,不过既然为旧都百姓伸冤的事情有了着落,兰子义还是很高兴的。

  两人无话,只是一边吃着菜一边看着湖上风景。

  太阳逐渐西沉,湖面的颜色逐渐由明亮的反光变成了金黄色,

  这时章鸣岳突然说道:

  “说来惭愧,我当年科举时第一次可是落榜了呢。”

  兰子义一听颇有些喜上眉梢,说道:

  “中堂大人还曾落榜?唉,晚辈连考三年,乡试落榜,连举人都中不了。”

  章鸣岳笑着说:

  “都是虚名而已。我第二次进京赶考拿了二甲第一,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仕途。当时只觉得京城广阔,甚至迷茫起来,不知道自己将来回到那里去。那时候可没想过会在葱河边上修葺这么大的园子。”

  兰子义也笑了笑,说道:

  “晚辈渡江时就赶到京城雄伟,犹如天上仙境,绝非世间所有。不过对我来讲京城里最重要的倒不是他的风景或是雄伟,而是他的人才。”

  章鸣岳听后那眼神余光扫了一眼兰子义,“呕?”了一声,问道:

  “卫侯指的是?“

  兰子义端起酒杯,望着远处的湖面上飞起的几只丹顶鹤,说道:

  “晚辈一直想与天下读书人中的俊杰好好交流一番,一起钻研圣贤之道,以文会友,研讨诗词歌赋。如今来到京城,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章鸣岳听后灿烂的笑了起来,说道:

  “卫侯雅量非常,志向远大,一定可以有所成就的。我听说城中与你有相通志向的青年倒是聚在一起,结成了一个‘江南诗社’,很有名气,我倒是可以推荐你去。“

  兰子义听到大喜过望,赶忙谢道;

  ”多谢中堂好意!“

  章鸣岳笑道:

  “卫侯先不要谢我,我只能向诗社推荐你,却不能让你成为诗社成员。如果想要成为诗社一员,卫侯还需要得到其他人承认才行。“

  兰子义忙说:

  “这个不用中堂大人操心,晚辈能够与志同道合之人一起交流就好,我迟早会获得大家承认的。“

  章鸣岳听到后笑了笑,接着说:

  “卫侯参加诗社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德王那边卫侯怎么交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