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十二章 秉笔太监 下

第三十二章 秉笔太监 下


  兰子义问道:

  “隆公公可记得当年诛灭茅人之战?”

  兰子义听人说过当年诛灭茅人之战极其血腥,北军参战军士对此多闭口不谈,按兰子义所想隆公公在此一战中被擒,还被送入宫中净身做了太监,一定会被刺到痛楚,没想到隆公公听到兰子义的问题后一点也没有吃惊的样子,风轻云淡的说道:

  “当然记得,那一仗正是你爹率部打赢的,赢得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兰子义听公公如此回答,心中惊怖异常,一个人在这一战中亲朋好友被屠戮一尽,自己还被施以宫刑,他的心中得要是什么样的状态才能盛赞一个屠杀他全族的刽子手,兰子义实在是无法想象。

  似乎是察觉到了兰子义的想法,隆公公解释到:

  “这世上没有人会希望看到自己族人被人屠杀,更何况只有他自己一人活了下来。在看到自己的亲朋好友一个一个被杀掉的时候我的心中痛苦无比,被带到宫中又下了蚕室,我当时多想自己了结了自己的性命。我想了很多,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哪怕我已经是个废人,但我确实是最后剩下的茅人,我只要活着就代表着整个茅人都活着,我不是为我一人而活,我是为了死去那些兄弟姐妹活着,他们把生得权利献给了我,把生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好好活下去。”

  兰子义问道:

  “可公公你活的难道……难道不觉得沉重吗?”

  隆公公笑道:

  “是有些累,但我可以承受。”

  兰子义又问:

  “那公公就不恨杀害你族人的凶手吗?”

  隆公公听后大笑:

  “卫侯是害怕我报复代公吗?不用担心,绝不可能。无论我是谁,我都是大正子民,无论皇上做什么我都是,忠君爱国是我的本分,也是代公的本分。你爹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我也只是承受自己该承受的处罚,我在宫中待了十几年了。如果还像卫侯你这么念念不忘的话皇上怎么可能放心把我放在身边天天伺候他?至于代公,就像我刚才说的,他尽了他的本分,我理解他。卫侯如果不信也大可不必担心,满朝文武都知道我的出身和代公当年的战绩,我要动手所有人都会以为我在公报私仇,到时候光是朝中百官的口水都能把我淹死,更何况代公功勋卓著,乃我大正北境铁壁,我哪里动的了?”

  兰子义听得眉头紧锁,这隆公公把当年的事情说的如此简单,简单的人都不敢相信,如果他不是被吓傻了,那就是他城府太深。

  这时隆公公突然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我知道你们家与鱼公公私交甚密,我也知道鱼公公对皇上一片忠心,但这次让你进京是为了好好服侍德王,至于其他就不要多掺和了。毕竟鱼公公与代公都掌管机要,如果被人瞎戳脊梁骨,说什么内廷藩镇互相勾结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边说着,隆公公一边领着兰子义他们走到宫城西门祛恶门,守门卫士见到隆公公纷纷行礼。

  兰子义也在此与隆公公作揖说道:

  “已经到了,不劳公公远送,子义先告辞了。”

  隆公公说道:

  “卫侯慢走,杂家就不再送了。出门不远就是德王府,步行就能过去,卫侯的马匹明早会派人送还府中,放心好了。我刚才说的还请卫侯三思。”

  兰子义做了揖,在卫士带领下从旁边偏门出去。

  出宫之后兰子义与桃家兄弟都没有说话,一路西去往德王府走去。

  这时兰子义也冷静了下来,想到今天一天之内与桃家兄弟发生这么多冲突,之前在落雁关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大家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一想起这些,心中不免伤感。

  只这出神的一会功夫,四人已经走到了德王府东门,叫开门后,王府小厮照例作揖行礼,之后带着四人回到鹿苑。

  穿过竹林小道后,四人回到屋里,哲儿在门口道着万福说道:

  “卫侯回来啦!卫侯刚出去不一会宫里鱼公公的人就来请卫侯,奴婢告诉他卫侯去了章中堂府上。”

  兰子义坐回椅子上说道:

  “我知道,从章府出来后我就去了鱼公公那里。”

  哲儿接着说:

  “王爷晚宴的时候也派人过来邀请卫侯,奴婢说卫侯外出还没回来。”

  兰子义答道:

  “知道了。辛苦哲儿姐姐。”

  哲儿答道:

  “奴婢不敢。卫侯大人,三位少爷,后堂已经烧好了洗澡水,还请入浴。您要加的床也已经备好了,三位少爷今后可以在此休息。”

  兰子义说道:

  “我们待会过去,哲儿姐姐可以去休息了。”

  哲儿道了万福,转身要走,兰子义好像想起什么,叫住说道:

  “对了哲儿姐,麻烦帮我备顶轿子,多少钱我来出。”

  哲儿点头道:

  “奴婢知道了。这事不用卫侯操心,一切花费都有王府承担,不劳卫侯的。”

  之后就转身告退。

  兰子义与桃家兄弟坐在堂中,一时沉默。

  兰子义试了好几次想开口,但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还是桃逐虎最先打破沉默,说道:

  “少爷,今天在鱼公公那,少爷你……太失礼了。”

  兰子义被感到自己的心好似被一团厚厚的棉花包裹住后狠狠挨了一记重锤,又闷又晕,虽然他也觉得当时做的过火了,但这话有被人说出来多少还是让人很不舒服。

  兰子义吸了口气,说道:

  “有些东西我是一定要坚持的。”

  桃逐虎听着叹了口气,桃逐鹿问道

  “少爷是要坚持什么呢?鱼公公并没有责罚少爷的意思。”

  兰子义本来想回来跟三位哥哥道歉,但只这么几句话的时间兰子义已经心潮涌动。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发作,虽然他也不知道他要发做什么或是为什么发作。

  兰子义答道:

  “我要坚持的是读书人的气节。”

  桃逐鹿说道:

  “可刚才根被没有那句话有损少爷作为一个读书人的气节的。”

  兰子义感到自己就像是把反胃的东西在咽回肚子里一样,他再次把自己的无名怒火强压回去,说道:

  “他在质疑我对德王的忠心和我践行自己道路的决心!”

  桃逐鹿听到后看了自己两位兄弟一眼,三人都摇了摇头,桃逐兔说道:

  “少爷,就德王那德行,骂他有错吗?”

  兰子义愤怒的瞪着桃逐兔,直到对方把头低下。

  兰子义心中泛起一丝苦涩,短短一天之内,原本无话不谈的兄弟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兰子义问自己。

  兰子义换了个口气对桃逐兔说:

  “三哥,德王还年轻,只要我努力引导,德王会变好的。”

  桃逐兔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地板。

  这是外面传来声音

  “德王到~!”

  兰子义一听立马领着桃家兄弟出门,刚好德王在一对侍女簇拥下走到门口,兰子义连忙作揖道:

  “王爷驾临,子义有失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德王放开搂着的两个侍女,说道:

  “子义不必见外,我晚宴上没有见到子义,特地前来探望。”

  兰子义道:

  “不敢劳驾王爷。”

  说着就要顺势将德王迎入房中。

  德王摆了摆手说:

  “我就不进去打搅子义休息了。白天的事情你可别往心里去,我就是喝醉了,有些冲动。那个,那个谁来着。”

  德王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桃逐虎

  “就是你,白天动手也不全是你的错,戚荣勋也有问题。你们三兄弟午饭没吃吧?赐你们五十两白银,以后好好跟着子义!”

  说着一挥手,身后一个小厮用托盘送上一个大元宝。

  桃逐虎接过后说道:

  “小的谢过王爷!”

  兰子义见德王专门过来解释,心中激动,脸上不由自主的挂上了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忙说:

  “还请王爷进屋。”

  德王只是摆摆手,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说:

  “不了,不打搅子义休息了。早点睡吧,啊。要姑娘的话只管说,一定给你们四兄弟安排好!”

  说着领着一群人走出鹿苑。

  兰子义望着德王的背影,感慨良久,最后对桃家兄弟说:

  “你们看,德王本性是不坏的嘛。”

  身后桃家兄弟互相望了一眼,都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

  兰子义目送德王出去后,转身到了后堂,高高兴兴的洗了个澡。

  第二天兰子义起了大早,吃过茶点后就催促这桃家兄弟一起出去。

  桃逐兔被从床上睡眼惺忪的拉起来,叫苦不迭

  “好不容易能好好睡一觉,少爷干嘛要起这么早?”

  兰子义说:

  “如今为德王授课的是当代大儒周游艺,天下多少学子想拜入周博士门下都没有机会,我怎么能不早去。”

  桃家兄弟见兰子义这么兴致高昂,都赶紧起来陪着一起往书堂走去。

  在丫鬟的带领下兰子义来到王府授课的闻道堂,由于时候尚早,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这并没有打消兰子义的热情,

  兰子义先是给堂上圣人像上了三炷香,然后撸起袖子就开始打扫书堂,桃逐兔拦住兰子义说道:

  “少爷这是做什么?这种活计自然有丫鬟仆人做,少爷干嘛干这个?”

  兰子义说:

  “古有程门立雪,我今天扫扫书房又有什么关系。三哥嫌脏就先出去等等,我扫完再进来。”

  桃家兄弟见状叹了口气,也抄起家伙帮着兰子义一款打扫。

  兰子义与桃家兄弟将书房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而后兰子义又将讲师用的书桌上的东西摆放整齐,磨好墨后才算满意,见还是没人来便掏出书来自己先读了起来。

  这一读就是半个时辰,直到巳时戚荣勋才和新罗世子李敏纯来到书堂。

  见兰子义和桃家兄弟已经等在书堂,戚荣勋冷哼一声找了个位子坐下,李敏纯则向兰子义点头示意。

  这边两位刚坐下,后面吴幽思就跟了进来,见到几人后笑道:

  “看来人都来齐了。”

  兰子义本来已经等得不耐烦,听吴幽思这么说一时火大,问道:

  “什么叫人来齐了?德王和周先生都还没来呢。”

  吴幽思笑着坐下,翘起二郎腿说:

  “德王还不会来,从来没有这个时候来过。至于周先生,卯时末的时候就到德王寝处去了。”

  兰子义听着大惑不解,问道:

  “书堂不是在这么?难道周先生只为德王一人授课?”

  吴幽思哈哈大笑:

  “卫侯想多了,周学究只是去叫德王起床而已,每天如此。”

  兰子义听后大惊,立马跳了起来,桃逐虎问道:

  “少爷这是做什么?”

  兰子义道:

  “大哥留步,我去请德王!”

  桃逐虎听后也吃了一惊,不过联想到昨天兰子义所说的话,倒也可以理解,虽然想劝但也知道劝不住。

  见兰子义奔出闻道堂,吴幽思嘲弄的摇了摇头,开始磨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