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十四章 惹祸上身

第三十四章 惹祸上身


  德王拍着桌子跳起来,指着兰子义骂道:

  “兰鞑子!瞧你做的大好事!”

  兰子义无缘无故被骂,莫名其妙,一脸无辜的问道:

  “德王为何发火?我做了什么?”

  德王恼怒异常,旁边王三李四一个给拍背一个给顺气都没降下火,

  德王接着骂道:

  “你做的事情你还不知道?”

  兰子义起身抱拳道:

  “德王有事请说清楚,子义确实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德王问道:

  “你说!你昨天是不是进宫了?”

  兰子义道:

  “是的,王爷你知道……”

  德王打断兰子义厉声呵斥道:

  “那你还敢嘴硬说你什么都没做?你昨天在御沟沿岸驱马前行,还夜闯宫城犯了大忌,今天已经有御使呈递奏章弹劾你这件事,说什么‘卫侯兰子义目无王法,德王纵容无道,应免去籍田之务以安天下’。亏你昨天晚上回来还装的那么镇定,今早还过来给我装什么正人君子,魂淡…….”

  兰子义听到“夜闯宫城”四个字时脑袋嗡的就炸了。

  “难道昨晚上有其他人看见了?招贤门外就有居民被人看见也不算稀奇,可那么晚怎么能确定是我兰子义?就算确定是我兰子义又怎么会这么快传到御使耳朵里?还能这么快就写好奏章弹劾?怎么会这么巧?有人要害我?是谁?鱼公公?他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御使?不不不,他不会,台城卫是他的人,出了这种事情后没有第一时间上报反而让御使弹劾他也逃脱不了干系。隆公公?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知道我驱马上桥的事情啊。章中堂?不,他不会的,他干嘛要这么做?”

  兰子义闹钟嗡嗡作响,思绪混乱,无数个念头划过脑海,

  这时桃家兄弟围到他跟前,桃逐虎发现兰子义脸色煞白,忙问:

  “少爷!你还好吗?要不我们先去歇一歇!”

  兰子义还在发呆,目光直直盯着前方书桌,只是轻轻问了一句:

  “大哥!昨天我们有没有被人跟踪?”

  桃逐虎听兰子义发问,与一旁桃逐鹿桃逐兔换了眼神,然后答道:

  “少爷,昨天没有人跟踪我们。”

  兰子义又问道:

  “你确定?”

  桃逐虎答道:

  “千真万确!”

  桃逐鹿在一旁补充道:

  “如果有人跟踪绝对不会逃过我们兄弟的法眼,少爷请相信我们。”

  兰子义听到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一旁德王还在叫骂:

  “……魂淡!魂淡!要你何用!尽给我找事!明明说好是让我去籍田,现在又要让太子去。都是因为你兰子义!你说怎么办!”

  一旁再给德王拍背揉的王三说道:

  “王爷息怒,可别伤着龙体啊!”

  李四一边被德王揉肩膀一边说:

  “就是,籍田只是小事,王爷你要是给气坏身子才是大事。”

  王三说:

  “种田那种事本就不是王爷您这么尊贵的人干的。”

  李四说:

  “不去就不去了。万一刮风下雨感了风寒那岂不是更伤人。”

  王三说:

  “伤了王爷,您以后还哪能好好玩啊。又不是非得籍田才能出去玩。”

  李四说:

  “又不是非得籍田才能出去,王爷您只要愿意,咱今天下午就出去游猎去。”

  王三李四你一言我一语的居然说的德王连连点头,气也不生了,火也不发了,还说道:

  “三儿,四儿,你们才是本王的社稷忠臣,说的真是太对了!就按你们说的,今天咱就去打猎,至于籍田什么的交给太子就好!”

  一旁坐着的吴幽思听着几乎忍不住快笑出声来,

  周游艺也听得恼火,呵斥道:

  “天下大事岂是你们这两个市井无赖再次胡言乱语的?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王三李四听到呵斥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德王听再次发怒,派了桌子指着周游艺骂道:

  “你说谁是市井小人?他俩说的比你们这群光会念书的大臣受用多了,你天天吗被人市井小人,我看你才是市井小人!”

  周游艺听德王这么骂出奇的没在发火,也可能是对德王的性子有了了解,懒得在发货了。

  周游艺只是瞪着两人恶狠狠地说:

  “老夫是皇上钦点的王府讲师,哪怕是德王有错我都有权利奏明皇上处罚,你们两个佞臣以为老夫斩不了你们吗?”

  两人一听周游艺发狠,低着头赶紧退了出去,出门后就啐了一口。

  德王还想叫住两人,却被周游艺喊住:

  “王爷!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籍田乃帝王兴农重本之举,事关重大,皇上将此事安排给王爷是对王爷的信任,为何说扔就扔?”

  德王怒气冲冲的答道:

  “周老头,前几天劝我上表皇上把籍田让给太子的是你,今天让我抢着籍田的又是你,你说,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周游艺道:

  “前几天老夫劝王爷谦让是为了让王爷履行孝悌之职责,王爷本非太子,此等恩宠岂是能给了就受的?当然需要跟皇上上表,让给太子。皇上没让太子去而是顶着满朝百官的压力将这机会给王爷本就是有意培养王爷,无论如何最终也会交给王爷,王爷此时谦让正好可以赚取人望,缓和与朝中百官的矛盾。现在有人故意给王爷找事,只是一点小事,王爷怎么就能把籍田这种重任拱手让人呢?”

  德王冷哼一声,说道:

  “怎么都是你有理,反正你就是聪明是吧?”

  周游艺又问旁边的太监:

  “公公,请问御使的奏章到哪里了?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太监说道:

  “回周博士,弹劾的奏章今儿一大早就递到了军机处,军机处几位大学士很快就拟了票交给司礼监,只不过被隆公公退了回去。”

  周游艺问道:

  “票拟的是什么意见?”

  太监道:

  “几位阁老准了御使的上奏,要求撤销德王籍田资格,改由太子代行,还要抓捕卫侯,投入刑部大牢。”

  桃家兄弟一听大惊,不过被兰子义拉住,兰子义小声说道:

  “不用慌,这奏章已经被退了。”

  周游艺又接着问:

  “不会就退了这么简单吧?”

  太监又回答道:

  “御史大夫与大理寺卿一早就呆在军机处,奏章刚被退回来他们就又上了一封,要求将卫侯押解至刑部衙门进行三司会审。”

  兰子义一听这话肚里就像是苦胆破了一样,又苦又酸,从牙缝里挤出艰涩的声音:

  “我绝对不会去刑部!”

  德王听兰子义这么说骂道:

  “你不愿意去?你不愿意去!?你捅出篓子来你还不愿意去?你还得我这么倒霉你不去还想怎么样?”

  这时戚荣勋说道:

  “王爷,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这事既然是兰卫侯惹出来的就应该让他自己处理,让他去刑部接受三司会审。”

  周游艺看了戚荣勋一眼,然后对德王说:

  “王爷,卫侯不能去。”

  德王掉过头问道:

  “你怎么替兰子义说话了?你不是说王府侍读应该选取天下文学名士,反对兰子义和戚荣勋来我府上吗?为什么现在有替他说话了?”

  周游艺听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估计心里已经把这个嘴巴没门的德王骂了千百遍,但还是解释到:

  “这事不是卫侯一人的事,而是王府的事,卫侯只是被人选中攻击王府的借口而已。卫侯要是去了无论最后审出来结果如何都对王府不利。”

  吴幽思这时也说道:

  “卫侯被押过去就是在抽王爷您的脸,王府侍读作奸犯科,还是当朝侯爷,居然还进刑部,这跟王爷您自己被抓进去没什么两样。”

  德王恼火的问:

  “那怎么办?不过去去哪?”

  吴幽思说道:

  “那也不去,耗着就行。这事本就是奸人栽赃陷害,卫侯是无辜的,德王府是清白的,清白之身为什么要去刑部衙门?不去!”

  说着吴幽思就向在场的其他人投去目光。

  兰子义自然是感激不尽,

  李敏纯则尽力避开,显得事不关己,

  戚荣勋好像没想到这一步,脸上有些懵,

  周游艺则点了点头,说道:

  “幽思说的对。不去。”

  一旁的太监也说道:

  “隆公公已经退了一道奏章,现在不好再退,而且这份奏章也显得合理,没有理由退掉。但隆公公吩咐小的带话,刑部来拿人的时候绝对不能给他们,耗着就行。”

  周游艺与吴幽思听后都点了点头,周游艺说:

  “时候不早了,今天事情也多,就先讲到这里吧。”

  吴幽思叫来门口仆人,吩咐带太监去账房领些赏钱,等太监出去后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吃午饭吧,我才刑部的人就快来了,待会正好教他们好歹。”

  德王一听,面露难色,说道:

  “啊?难道是要我去对付刑部的人?”

  吴幽思与周游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吴幽思说道:

  “这是德王府,人家又是奉命办事,当然需要王爷您亲自办了。吓唬吓唬他们就行。”

  德王一脸扭捏,哼了一声就往出走,走到兰子义跟前时指着兰子义恶狠狠的说:

  “你个没用的废物,还得让我给你擦屁股。”

  说着就走了出去。

  屋里众人也都陆续跟上往午饭处走去。

  兰子义呆呆的坐在座上,直到最后才起身准备出去。

  桃逐兔咬着牙说:

  “哪个王八蛋敢抓我们少爷我就要他好看!”

  桃逐鹿拍拍自己三弟的肩膀,说道:

  “别冲动,以少爷的身份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你要是敢对抗官差到时候可就不光是少爷的事了,将军也会惹上麻烦。”

  兰子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谢谢三哥,不用担心的,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