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十七章 中流砥柱 下

第六十七章 中流砥柱 下


  杜畿听着一阵冷笑,说道:

  “卫侯编故事的能力真是一流,真要是我有心要杀这少女,昨天尸首就不会殆尽京城来,更何况仵作验尸的结果证明少女是被人虐待致死,乱军之中还有时间干这个?”

  兰子义冷冷的说道:

  “这是合理推断。要我说杜大人你是为了诬陷德王,专门将少女带回城内,倍加摧残,虐待致死,最后还要将这惨案嫁祸到王府。我就想问问杜大人,昨天你在对这毫无还手之力的少女施暴时心里可有一丝不安?”

  杜畿听着再也绷不住了,跳起来骂道:

  “兰子义你血口喷人!”

  一旁章鸣岳说道:

  “昨晚就已经问过籍田的御林军将士,当时是德王下令残杀百姓,也有将士亲眼见到少女被德王掳进车里,卫侯又何必替德王再三掩饰?”

  兰子义说道:

  “既然是御林军所说那就把将士们请来当面问清楚。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兰子义没什么可掩饰的!”

  如果说太医还需要赌一把,那御林军就彻底稳了,台城禁卫中,大内侍卫是皇上贴身近卫,现在由隆公公把持,御林军属于台城卫所辖,昨晚之后鱼公公肯定要狠抓一批,根本不怕他们会走漏风声。

  果不其然,听到要找羽林军过来对证章鸣岳与杜畿都不说话。

  兰子义乘胜追击,说道:

  “杜大人丧尽天良,干出惊天惨案,这还不够,竟然还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事情嫁祸给德王,我倒要问问天理何在?王法何在?“

  兰子义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厚颜无耻,真令人面红耳赤,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不无耻还真说不过去。

  杜畿两眼喷火,死死盯着兰子义,不说话。

  一旁章鸣岳说道:

  “卫侯所说都是猜想。“

  兰子义答道:

  “大人所说也是。“

  章鸣岳说道:

  “我们有证据。“

  兰子义说:

  “我也有。“

  章鸣岳道:

  “昨晚捕快们拦下贼人,搜到尸体都是证据。“

  兰子义道:

  “籍田时王府近臣都可作证那对兄妹要状告杜大人。“

  章鸣岳道:

  “你们有可能作伪证。“

  兰子义道:

  “京兆府的捕快也有可能。“

  章鸣岳看着兰子义,头一次露出些许憎恨的表情,挑着眉出了口气,说道:

  “卫侯说杜大人为了封口前天专门挑起事端,可前日负责护卫德王的是御林军,由台城卫所辖,兵部都无权管理,怎么杜大人怎么可能插手?“

  兰子义说道:

  “我又没说杜大人指使御林军,难道杜大人手能伸这么长?前天籍田时,围堵德王车队的是两拨人,前面是那对可怜的兄妹喊冤告状,当时我等随行正在听这对兄妹哭诉杜畿残忍无道,没想到后方暴民接踵而至,不由分说就与御林军发生冲突,还有人要抢夺武器。我大正百姓皆向王化,哪里会干出这种有伤君父的事情?更何况这里是天子脚下,如果不是杜大人你教化无方,那就是有人故意挑拨,今天再看杜大人你这幅嘴脸,我敢说背后教唆暴民的就是杜大人你!“

  说到这些兰子义想起旧都罗应民找借口栽赃学政使,自己还一直骂他厚颜无耻,打算参他来着,可现在自己对付杜畿的借口跟他一模一样,想来真是讽刺。

  杜畿坐在座上恨得直磨牙,看着兰子义回答道:

  “回来的御林军和幸存的百姓都说当时是德王下令要杀戮百姓的,卫侯竟然愣生生说成了是我挑拨离间?”

  兰子义说道:

  “御林军乃皇上近卫,就算德王是皇上亲儿子也没有可能僭越去指挥御林军,又怎么可能下令杀戮百姓?如果杜大人有御林军和当时参与劫车的暴民作证,那就开堂取人证来,把事情说个清清楚楚。”

  杜畿说道:

  “御林军平日训练有素,器甲精良,按照卫侯的说法他们得受到怎样的攻击才会大开杀戒?那些百姓手无寸铁,怎么可能造成损害?当场一定有人发号施令,只有德王有这个资格。“

  这时章鸣岳说道:

  “下令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要王爷来主要是问问昨天女尸的事情,杜大人不要把话岔开。“

  一直伺候在一旁的一个领头老太监听到章鸣岳这话后说道:

  “章首辅,今早台城卫那头刚送过来一份问话的结果,那日指挥御林军作战的是戚荣勋戚指挥,隆公公还专门让老奴带话给您,让您今天召见两位爵爷时问清此事,怎么就要下次再说呢?章首辅记性也太差了。“

  章鸣岳笑了笑,说道:

  “还真是多谢公公提醒,要不然鸣岳还真给忘记了。“

  兰子义听到公公所说,心里明白隆公公是要拿戚荣勋做替罪羊,于是说道:

  “杜大人要问昨天是谁在发号施令,现在也清楚了,戚指挥下的令,与王爷无关。“

  一旁戚荣勋本来一直坐着看戏,但现在突然之间就把矛头指向了自己,顿时大惊失色,满头大汗,指着兰子义说:

  “兰子义,你,你说什么?“

  兰子义看也没看戚荣勋,只说道:

  “前天多亏戚指挥排兵布阵,才好好护卫了王爷,大功一件,你又何必推辞?“

  戚荣勋喘着粗气,磕磕绊绊的说:

  “我只是让步兵结阵防守,骑兵退后待机而动,时势所限当时这样处理是最合适的,我根本没有……“

  兰子义心中暗笑这戚荣勋打仗确实有两下子,可放到这种场面下一点定力都没有。

  兰子义可没给戚荣勋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打断说道:

  “那到头来还是戚大人您在指挥,您也说了‘时势所限’,可见当时暴民逼迫紧急,戚指挥您下令戡乱都是情理之中。“

  戚荣勋有话说不出,脸涨得通红,指着兰子义说道:

  “军中无长官,群龙无首,我只是尽我做军人的职责代为指挥,免得局势恶化,我根本没有下令杀人!“

  兰子义这时心里都笑开了花,这戚荣勋还真是耿直,一点心机都没有,可这么单纯的一个人当时兰子义刚来德王府时为什么又能抓准时机给自己下马威?难道是背后有人指点?李敏纯?

  这是杜畿说道:

  “戚指挥不要惊慌,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谁都不会胡乱下定论。“

  戚荣勋听到杜畿的话才稍微定了些精神。

  只是兰子义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接着说:

  “刚才戚大人都已经说清楚了,御林军是他在指挥,是他下的令,跟德王无关。“

  戚荣勋指着兰子义刚想发话,杜畿已经先说到:

  “卫侯刚才已经说过御林军乃皇上近卫,德王都没资格指挥更何况是别人?戚指挥有什么权利调动御林军?就算要调有人会听他的?如果说戚指挥因为自己乃是武勋世家出身指挥了御林军,那卫侯你也有能力调动羽林军。“

  兰子义哼哼冷笑道:

  “杜大人又想把杀戮百姓的罪名安到我头上?戚荣勋所说军机处里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是他在指挥御林军,他下的令,杜大人还能信口雌黄再把黑锅扣到我头上来?大人可真是断案如神,明镜高悬啊。“

  杜畿整张脸都快揉在一起了,瞪着兰子义就像是发怒的狸猫恐吓对手一般。

  兰子义接着说:

  “杜大人刚才说道戚指挥就算下令也没人听是吧?戚荣勋东军世家,武勋卓著,这都没人听,德王年纪轻轻,根本没在军中待过,大人你觉得王爷下令就会有人听?今天一开始杜大人就在歪曲事实,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要置王爷于死地,大人你是想干什么?今天几位大人将我叫来,围成一圈在此兴师问罪,到底是何居心?幸亏今天来的是我,要是德王亲来你们这样审犯人一般审问王爷哪里有一点做臣子的样子?各位大人知道今天你们是在做什么吗?你们这是私结朋党,惑乱朝政!今天回去后我就将上奏皇上,问你们私结朋党之罪!“

  兰子义此话一出,在座诸位人人变色,一直专心批改公文的李澄海立马说道:

  “老夫身处军机,只是做个人证,听听诸位大人和卫侯最后能说个什么,私结朋党?老夫可掺和不进去。“

  接着李澄海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章鸣岳笑道:

  “李大人一向遗世独立,哪里会结朋党呢?只是卫侯觉得你是,你也逃不脱干系呀。“

  刘瞻说道:

  “卫侯只看到我等同心协力,就说我们私结朋党,按照卫侯的说法一起为朝廷尽忠的都是在私结朋党了?“

  兰子义答道:

  “刘大人此言差矣,是公忠体国还是心怀不轨皇上圣明,自会分辨。可杜大人今天在这里栽赃陷害,一定要置德王于死地,这种行为那里是为朝廷尽忠,根本就是想要剪除王室,阴谋造反!那刚才帮腔的大人还敢说自己不是在私结朋党?!”

  说着猛拍椅子扶手,其实陡增,压迫全场。

  章鸣岳看了兰子义一会,笑了笑,说道:

  “卫侯能为德王辩解至此,真不愧为骨鲠之臣,鸣岳佩服。今天请王爷来此只是为了说明事情,绝无其他想法,还请卫侯不要冲动。说了半天诸位连口水都没喝真是不像话,来人!看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