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七十九章 老骥伏枥

第七十九章 老骥伏枥


  张望说道:

  “卫侯莫嫌老夫我这粗茶淡饭,马上就要带兵出征了,后面这口饭你可得天天吃。”

  兰子义看着张望,心下骇然,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要来的?

  张望伸手请兰子义入座,

  见兰子义行过礼后坐下后,张望问道:

  “卫侯眉头怎么皱的那么紧?难道是怕老夫给你摆鸿门宴?“

  兰子义说道:

  “子义只是想不明白太尉怎么知道我要来?“

  张望听到兰子义发问,先是一阵仰天长笑,兰子义觉得这次张望和上次他见到的那个张太尉截然不同,身上没有了上一次那种垂垂老矣的颓废,反而散发出一种其吞万里的豪迈之情,就好像他要出征一般。

  兰子义怔怔的坐着听张望笑完,然后就听到他说:

  “戚荣勋我见过,质朴有余,灵巧不足,是一员将才,但不是帅才。他跟着他爹在东边打过几年,得了他爹戚准那套真传,但小子心眼太实在,脑袋已经僵住了,说白了,他觉得打仗就是那个样子,所以根本不回来找我。“

  兰子义问道:

  “那太尉为何断定我回来找你?“

  张望笑道:

  “兰家后生,你在塞外以五百番兵打破马贼的事迹我知道的,我也知道你从小想当书生,没跟你爹出去砍过人,在当时能有那种胆识谋略,一是积淀,二是灵性。积淀那东西说来还是跟你在将军府里耳濡目染有关系,而你的灵性则是像一个商人一样精打细算,选择合适的手段出击。这是将领最基本的技能,但也是训练无法得到的技能,有些人兵法背的烂熟,阵法闭着眼睛都能排出来,但就是不会算,就是没有那股灵性。“

  张望这话说得当然非常受用了,兰子义故作谦虚地笑道:

  “可是太尉,我只不过打过一仗而已。“

  张望说道:

  “小子别在那沾沾自喜,一场胜仗当然看不出来什么,可你人我是见过的,而我是不会看错人的。“

  兰子义被这一声呵斥揭穿了心里想法,脸立马红了起来。兰子义心想这张太尉还真是老辣,几句话就把气势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张望哼了哼,拿起桌上干粮蘸着豆酱,就着腊肉干嚼起来,

  兰子义也有样学样的跟着嚼,真是刮嗓子。

  看着兰子义下咽的表情张望笑道:

  “小子,到军中可是只有军官能吃到这玩意,当兵的吃的比这还惨,别太娇气。“

  兰子义心想自己好歹也是跟着大军从塞外回来的,吃的哪有这么惨?只是张望没有给他发牢骚的机会,话锋一转问道:

  “卫侯以为现在出征缺什么?”

  兰子义答道:

  “缺兵。”

  张望点点头,接着问:

  “怎么个缺法?“

  兰子义答道:

  “贼寇号称有十几万人,号称四十万,就京营这点兵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况且倾巢出动,京城空虚,一旦有变,悔之不及。“

  张望笑了笑,语气略带嘲讽,问道:

  “这就是卫侯增兵的理由?“

  兰子义听出张望在嘲笑自己,心里不快,问道:

  “那张太尉以为呢?“

  张望不答反问道:

  “如果给你增兵你怎么用?“

  兰子义被这一问,有些迟疑,想了想后说道:

  “兵分三路,两路沿大江两岸齐头并进,一路走水路朔江而上,三路并进,剿灭贼寇。“

  张望笑道:

  “然后呢?“

  兰子义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说道:

  “然后围住江陵城,贼若出战则以堂堂之阵将之击破,贼若龟缩城中则把他们困死在里面。“

  张望听后哼哼的冷笑起来,

  兰子义已经有些气愤,问道:

  “太尉笑什么?“

  张望收住笑声,脸色转冷,两眼犀利的盯着兰子义问道:

  “卫侯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兰子义没听明白,随口答道:

  “是转生贼寇。“

  张望问道:

  “转生贼是什么贼?“

  兰子义彻底懵了,说道:

  “就是阴谋造反的反贼啊?还能是什么贼?“

  张望笑道:

  “卫侯补补课吧,这样子将来带兵是要吃亏的。“

  然后张望又给自己塞了口肉,咽下去后说道:

  “卫侯要打的可不是反贼,而是流寇。“

  兰子义问道:

  “流寇不就是反贼吗?”

  张望笑着说道:

  “哈哈,不是这么讲的。阴谋篡位者,才是反贼。

  清剿反贼,只需要集中兵力,一鼓作气将起事的领头人干掉,把他篡位的借口消灭掉就赢了。反贼很好对付,因为他们的目的明确,无非篡位或是以篡位为借口行割据之事,这样一来反贼的行动很好理解,只要斥候撒的够多,舍得花钱买通内线,对方一举一动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很容易做到知己知彼。“

  兰子义点点头,又问道:

  “那这么说流寇就是不为篡权而起事的暴民了?”

  张望说道:

  “也不全是,有些只是做了土匪,不是流寇。”

  兰子义问道:

  “这还有区别?”

  张望答道:

  “当然有。

  落草为寇者,多是因为官逼民反,或是单纯想要劫掠财物,起事之后肯定是站住自家山头,时不时出去抢一下周边郡县。对付这些土匪打也罢,谈也罢,都有处发力,毕竟土匪的目的也很明确,这样你就能找到处理的办法,能找到处理的办法就不用害怕。“

  兰子义听着大有感触,接着问道:

  “既然如此那何为流寇呢?”

  张望抬头越过兰子义眺望远方天空,叹着气说道:

  “何为流寇?我也不知道何为流寇,流寇起事或许有原因,但它没有目的,它为了起事而起事,为了起事之后还有机会将混乱带给四面八方流寇会四处流窜以图存活,就好像流寇这个整体结成了一个有灵魂的生命,它想要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哪里有饭吃有钱花流寇就会往哪里打,哪里官军少能活命流寇就会往那里逃。

  你可以认为活命就是流寇的目的但你不可能通过这个目的去推断流寇的行为,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想活命,那根本不是目的,那是本能。

  你知道这些流寇的处事原则但你就是没有办法做好防备,因为需要防备的地方太多太多。

  这些流寇每过一地都像滚雪球一样吸纳当地的地痞无赖,无业流民,

  老实巴交种田的又因为战乱可能无田可种,要么饿死,要么最后不得已加入叛军。“

  兰子义恍然大悟,又听着害怕,赶忙问道:

  “那依太尉之见应当怎么剿灭流寇?“

  张望说道:

  “有上中下三策。上策,增兵围困;中策,进兵围剿;下策,扼守大江,保住江东。如果困守京城,放任贼寇流窜是为无策,天下亡矣!“

  兰子义问道:

  “何为上策?“

  张望答道:

  “既然流寇是为了活命那我就让他活命。

  愿意安下心来种田活命的就给他田种,所以出榜安民,出来的人越多,造反的人越少,一点一点削弱流寇;

  一心造反的就死死围住让他动弹不得,

  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过是苟且偷活而已,如果纵兵攻击就会让对方团做一团,一致对外,但要是困而不打这些歹徒就会分崩离析,自相残杀,

  等到逃命的逃出来,顽抗的损耗的差不多,官军只需要进去打扫战场即可,此所谓上策。“

  兰子义问道:

  “何为中策?”

  张望说道:

  “如今流寇拧做一股,合兵一处,

  当此时机兴大兵讨伐,以堂堂之阵将其击败并不困难,

  赢得一场仗固然痛快,可以后怎么办?

  难道一仗能把流寇全部杀光?

  根本不可能,兴兵讨伐看似打了大胜仗,但只不过是把流寇打散,将一股流寇变作无数股流寇,

  到时候流窜四方,要想剿灭花费的代价更加巨大。“

  兰子义听着不禁入迷,又问道:

  “那何为下策?”

  张望冷哼道:

  “江东京城所在,民户富庶,每年朝廷赋税江东占了四分之一。

  只要江东不乱朝廷就还能维持,只是这样一来流寇必然做大,就算最后剿灭也肯定落得内地糜烂,后面会发生什么可就不好说了。

  而要想凭借城墙将贼寇挡在京城外,连江东都不管了,那就真是亡国了。

  不过军机处和朝中大臣也不是傻子,下策都不会用,更别说是这无策了。“

  兰子义心想以德王色厉内荏的孬种劲,搞不好就困守京城了,幸好现在当政的不是德王。

  兰子义问道:

  “既然太尉分析的如此清楚,为何不向朝廷上书,要求增兵围剿呢?”

  张望冷哼一声说道:

  “你以为我没写?刚得到零陵起事的消息时我就感觉不对,连夜上书皇上,可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调京营出征。”

  兰子义问道:

  “为何朝中大人还有隆公公都不同意增兵围剿呢?难道他们看不出事情利弊吗?”

  张望冷笑道:

  “你以为大正江山是台城的花岗岩铸造的?

  不是,大正江山是窗户纸糊起来的,哪里破了补一补,能凑合用就将就下去了。

  人也就能活七十谁整天想着千秋万代,江山永固去?

  增兵围剿就是结硬寨,打笨仗,没有事功可捞。皇上和隆公公想扶德王,这么打怎么往德王脸上贴金?

  这都还是细枝末节,其实最重要的问题就两个字,

  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