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八十章 老将用兵

第八十章 老将用兵


  张望说道:

  “排除那些细枝末节,根本问题就两个字,没钱。”

  兰子义问道:

  “没钱?”

  张望说道:

  “正是。”

  兰子义问道:

  “怎么可能,从去年年末到今年战事结束,北方一直都在向边镇运送粮草,前线打仗军饷也没有拖欠过,怎么会没钱呢?”

  张望听后哈哈大笑,说道:

  “卫侯可知在过去十几年间朝廷每年的税赋都被分做三份,一份留给北方战事,一份供给东方剿灭海贼,朝廷每年开支只有赋税的三分之一,就在这三分之一里还有很大一部分给工部用作兵器制造,仔细算下来每年朝廷税收八成以上用作军费。”

  兰子义听着心中惊讶,原来每年军费开支如此巨大。

  张望接着说:

  “我一向看不起你爷爷,莽夫一个,有勇无谋,在我看来他就是个脑袋里都是肌肉的野人。但你爹真是一员将才,当年朝廷谋划北伐时你爹呈上一封奏章,写清楚了需要多少兵力,多少民夫,需要贮存多少银子,多少粮草。年初北伐整个是按照你爹的计划进行的,现在还在往北方运送的赈灾粮草都是之前计划好的。”

  兰子义笑了笑,说道:

  “张太尉你当着我的面骂我爷爷,让我情何以堪啊?”

  张望冷哼道:

  “别说是在你面前骂他,就是站在他坟头上我都这么骂。

  只是就算我把你爷爷从坟里骂出来,他也变不出军饷来。

  哪怕你爹谋划的这么好,朝廷也是整整攒了十年的钱才供他打了三个月,要是战事再拖一拖现在就没有钱粮赈济北方边民了。“

  兰子义问道:

  “可是按照太尉上策只需要将流寇围住……“

  张望打断兰子义说道:

  “流寇流寇,四处流窜才叫流寇,拖家带口动辄几十万人,兵派少了围不住,兵派多了粮草怎么来?流寇可以在当地烧杀抢掠,官军呢?十几万军队每天吃掉的粮食比十几万人的城吃掉的要多得多。还有军饷,打赢胜仗按首颅下发的赏钱,补给损耗的马匹、车辆、衣物、器械的费用。算算吧,比北伐诺诺花的只多不少,而且战事要更加旷日持久。“

  兰子义听得头大,原来打一仗这么麻烦,父亲在北镇这些年每天都在思考这些东西。

  张望说得情绪激动,停下嘴后深深地吸了两口气,之后喝了口浊酒。

  兰子义现在只觉得自己当时在草原上打赢马贼纯属运气,原来领兵出征学问这么深。

  看着兰子义脑门渗出虚汗,张望笑道:

  “卫侯紧张了?“

  兰子义点头说道:

  “子义只觉得自己能力不足,知道的太少了。“

  张望问道:

  “所以卫侯担心自己能不能打赢?“

  兰子义答道:

  “正是。“

  张望哈哈笑着说:

  “这就对了。人永远无法做好准备,总有你控制不了的事情会发生,不知道并不可怕,知道自己不知道就会努去知道,可怕的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而止步不前。重要的不是你接受过什么训练,重要的是你有意愿,那种主动出击,赢得胜利的意愿。“

  兰子义听着深吸一口气,再看张望时看见的已经不是一个赋闲京城的老人,而是一座大山。

  兰子义看着张望,眼中满是敬仰,说道:

  “子义当然有那破阵杀敌,建功立业的意愿,也愿意为此想尽一切办法取胜,但主帅是德王啊。“

  张望听着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就德王那德行,还统兵?要是德王上次籍田的时候像点样子,这次也用不着皇上为他强行立威。“

  兰子义问道:

  “那依太尉之见,这次谁该带兵出征?“

  张望笑道:

  “我大正驻军虽多,可要说能统军作战,决胜千里的就三个半。我一个,你爹一个,戚准一个,御马监的鱼朝恩算半个。至于年轻一代的将领,都还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谁知道呢。不过经此一战,卫侯说不定有这个可能。”

  兰子义说道:

  “太尉过奖了。

  太尉说的三个人还好理解,半个又是为何呢?要鱼公公在外监军多年,刀锋舔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何张太尉只把他算半个?难道是瞧不起他是个太监?”

  张望说道:

  “只有内臣看不起别人,哪敢有人看不起内臣,卫侯可不要胡说。

  我说他算是半个正是因为他监军出身的缘故。

  作为监军他要考虑的是统军将领的忠诚,部队的纪律和士气。打仗本身是交给将军的。他鱼朝恩监军几十年严刑峻法镇的边军腿软,冲锋陷阵也的确胆色十足,可是运筹帷幄,排兵布阵他真的会吗?所以有将才带兵,他做监军自然是事半功倍,但让他统军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吧。“

  兰子义听罢叹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这次连中规中矩都做不到了。“

  张望听兰子义这么说只是看了看兰子义,没有接这话茬。

  张望说道:

  “老夫已经老了,卫侯为什么说这种话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卫侯这次来我这里想必该问的都已经知道了吧?”

  张望这话听着像是送客,其实也只是想岔开刚才的话题,兰子义直到张望只是想避嫌而已,否则刚才也不必说的那么眉飞色舞。

  兰子义说道:

  “子义还是觉得这次出征兵少,心里没底。”

  张望听着哈哈大笑,说道:

  “京城九营去了六营,手里有这些兵,要说围住贼寇那是不够的,但要说打赢那是绰绰有余。”

  兰子义问道:

  “此话怎讲?”

  张望答道:

  “你以为打仗是拼人多,街头痞子斗殴吗?若是不能合理组织阵型人再多也只是挤作一团,外围的人被乱刀砍死,里圈的人被活活挤死。

  流寇虽多可说白了也就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趁势而起聚在一起,行无部伍,战无阵法,只要逼他们出城,排好阵势打过去就好。卫侯出身北边,只要带上两个辑虎营从左右两翼插到贼寇后侧就已经赢了一大半了。贼寇一无弓弩,二无火器,辑虎营全是具装重甲,哪怕不饶侧翼,从正面直接冲都能赢,根本不用担心“

  兰子义笑道:

  “太尉说着轻松,子义一介书生,哪里能打的这么随意?我看是太尉自己想这么打吧?”

  张望说道:

  “你把自己当书生,你就永远是个书生了。别把自己锁的那么死嘛。

  至于我的话。真要是我出征我带一个八里营就够了。

  你爹来的话肯定是带着两个辑虎营上了,就那点流寇还不够北边鞑子冲的呢。

  戚准的话应该是一个先登营再加一个神机营,他扫荡海贼这几年火器用的精通。“

  兰子义说道:

  “太尉这么有洞见,竟然把我爹和戚准看的如此通透。、

  只是太尉说自己带上八里营就够恐怕是小瞧贼寇了吧?八里营只有一万人,全是步兵,怎么能打得赢十几万反贼?骄兵必败,太尉可不要说大话啊。“

  张望笑道:

  “兰家小子,你可还没见过老夫我的身手呢!让我带上一万步兵,一个能当十个用。若有机会交手老夫一定教你这个小子怎么带兵打仗。”

  兰子义听后也哈哈大笑,然后说道:

  “如果真有那一天,那可真是多谢太尉赐教了。

  差点忘了问。太尉可知京营军士战力如何?“

  张望听后说道:

  “京营将士多是从禁军诸营中选拔而来,体格健壮,训练有素。只是京营驻守京城,未经战阵,经验不足。而且基层将校买官捐官,浑水摸鱼的不少,也是一大隐患。不过各地驻军都有这种情况,也算不上是致命伤。总的来讲打流寇够了。“

  兰子义听罢抱拳说道:

  “子义领教了,今天的确不虚此行。多谢太尉!”

  张望说道:

  “卫侯切记,兵闻拙速,不贵巧久。

  京城离江陵千里有余,出征之后一定要想方设法快速行军,最好能打贼寇一个措手不及,最坏不可让贼寇离开江陵流窜到其他地方去。一旦贼寇流窜又没有援军可以堵截,那大军就会被贼寇牵着鼻子走,跟着一起四处流窜,时日一久,粮草跟不上,士气低落,说不定会变生肘腋。“

  兰子义听着点点头,问道:

  “那么依太尉之见,贼寇下一步会想哪个方向逃窜?”

  张望答道:

  “流寇那对付就是因为不好判断他们行踪。我也是能是猜猜而已。

  往西进入天府道路太难走,

  往东顺江而下倒是可以沿途劫掠郡县,收集粮草,但是越往京城方向官军越多,太危险。

  南边已经被他们抢过一回了,回去会饿死。

  如果我是流寇那我就向北渡江。“

  兰子义说道:

  “可是北边已经有旧都过来的禁军了,还有大江天险。往京城走都怕官军的话又怎么会往北边碰石头呢?“

  张望笑道:

  “你都觉得不可能,江北镇守的禁军也不会觉得可能,那你觉得他们会怎么防守呢?况且只要击败江北禁军短时间内就不会有其他阻力,而向京城方向走阻力只会越来越大,这可是明摆着的。”

  兰子义听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张太尉说的也确实在理。

  当晚兰子义又与张太尉聊了许久,直到深夜入睡。

  ============================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在此我祝(zu)愿(zhou)大家光棍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