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八十三章 出师不利

第八十三章 出师不利


  兰子义他们回到营中是整个东辑虎营都已经动员了起来,五千将士身披蓑衣,扎好行李等在马旁。

  兰子义对魏琼楼说道:

  “魏将军,先派斥候走到前面,一来侦测敌情,二来让沿途备好粮草。”

  魏琼楼问道:

  “粮草是从京城统一补给的,为何要让沿途郡县准备?”

  兰子义说道:

  “大营在后,我们在前,哪怕是沿江前行也不见得会按时给我们送过来,更何况这次是急行军,又往上游走,如果不让沿江郡县准备没到夷陵我们就得饿死了。”

  魏琼楼点点头,赶紧传令让人现行。

  一旁桃逐虎说道:

  “当年将军南征茅人倒是这么干过,可派出斥候沿途通报的时间要比这早得多,而且沿途没有下雨,走的都是兵站重镇,现在时间仓促哪怕让人提前准备也来不及呀。”

  兰子义说道:

  “如今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通报了还多少能准备点,没通报就完蛋了。”

  这时桃逐兔与桃逐鹿取来甲胄蓑衣为兰子义换上,等到大家准备好后齐齐翻身上马,

  魏琼楼早已在手下兵将伺候下穿戴整齐,回头忘了兰子义一眼,见兰子义用力点头后大吼一声

  “出发!“

  接着五千辑虎营骑兵列做行军队形,一路西奔而去。

  兰子义他们虽然星夜兼程往前走,

  但没想到出营之后雨更大了,原本还能凑活着走的道路彻底变成了泥浆汇聚的小溪,

  马蹄陷进烂泥中拔都拔不出来,

  夜间赶路时天黑路滑,不少马匹打滑摔到,连累马上将士一起受伤。

  不得已兰子义他们只得命令先锋骑士砍树铺路,这才走的快了起来。

  沿途郡县早就被德王带着几万人围猎玩乐的阵势吓坏了,

  接到兰子义他们要求提供粮草的命令后,全都消极执行,能提供所需一般补给的郡县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就在这种不利情况下兰子义他们还是强行军赶到了江城,只是路上花的时间比正常行军快不了多少。再加上连日阴雨,沿途潮湿,强行军导致人员马匹体力透支严重,又没有干燥的地方圈养军马,最后军中痢疾流行,马瘟泛滥,除去沿途掉队,受伤的,累死的,从京城出来时全营没人一匹主马,一匹副马一共一万匹,到了江城的马只有两千匹,不少将士在沿没马,只能途乘船赶往江城,最后陆续到达的只有勉强四千人,其中一大半都染上痢疾。

  戚荣勋带的是神机营,虽然想方设法弄到了不少马匹,但军中火器太多,行军速度比起兰子义他们来更加惨不忍睹,唯一有优势的一点是兰子义他们在前面铺好了不少路,戚荣勋走的稍微轻松一些。

  好在江城是大江中游连接南北的重镇,之前一直有禁军驻防,只不过北征诺诺后调走了。兰子义他们到达江城后再也走不动了,只能驻扎在禁军营中修整。

  兰子义虽然向江城太守要求提供医生,药品,粮草,给养等等东西,但江城太守只是爱理不理,给的东西也就勉强够用。将士们累了一路,又多少都带着病,现在只是勉强填饱肚子,每天怨声载道。好在魏琼楼平日治军严整,又是从小兵一路拼杀上来的,能和将士们打成一片,军中暂时还没有哗变的危险。

  兰子义也感染了痢疾,不仅如此,连日被雨淋还让他感冒发烧。

  来到江城驻扎已经过了两天,这天兰子义正躺在床上,被烧得半梦半醒,还要时不时下去拉肚子,要多难受有多难受,他感觉自己就快死了。

  桃逐虎与桃逐鹿在兰子义安排下出去有事,桃逐兔因为也感染了痢疾就留在营中照顾自家少爷。虽说桃逐兔染了痢疾,但已经快好了,比起兰子义病的半死好的太多。

  桃逐兔这时把刚熬好的粥盛到碗里,走到床边准备给兰子义喂食。

  兰子义感到有人走来,睁开眼睛,见到桃逐兔端过粥来,摆摆手说道:

  “你吃吧,我不想吃。吃了还得拉肚子,太难受。“

  桃逐兔说道:

  “少爷,哦不,卫侯。吃点吧,不吃的话人撑不住的。“

  兰子义还想说话,却被开门声音打断。

  来的是魏琼楼。

  魏琼楼猛地推开屋门,门外暴雨还在倾盆而下,

  魏琼楼转身关上门,脱下蓑衣拍拍雨,骂道:

  “这雨越下越大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样下雨的。照这势头今年大江有可能发洪水。“

  兰子义让桃逐兔把他扶起来,他靠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问魏琼楼道:

  “魏将军,我让你打探的江北那边可有消息?“

  魏琼楼走到桃逐兔的小锅旁边,揭开锅盖给自己舀了一碗粥,

  桃逐兔说道:

  “喂,干什么呢?那是我给我家卫侯熬得!“

  兰子义拦住桃逐兔,说道:

  “魏将军不必客气,随便吃就好。”

  魏琼楼端着饭碗坐到兰子义床前,一边喝粥一边说:

  “都是给军中的军粮,分什么专门熬给谁的?”

  没等桃逐兔说话魏琼楼就接着说道:

  “卫侯,你为何这么关心江北?这几日夷陵不停的发文书求救,贼寇都已经围攻好几天了。幸好夷L县令是个硬骨头,据城坚守。贼寇这样子看来是铁了心要西进,不会渡江的。“

  兰子义说道:

  “夷陵城小墙矮,又没有驻军,贼寇真要是西进入天府,哪里会打这么久都打不下来?我怀疑这是贼寇声东击西之策。

  说到底将军究竟又没有派人察看江北?“

  魏琼楼说道:

  “荆州以北樊城就有禁军驻军,贼寇怎么会往那里撞?我看卫侯你是想多了。

  自从往江城进发以来我一直都在与樊城禁军联系,没有动静的。

  至于我的人。卫侯你也看到了,哪里还能出的去?“

  兰子义听到江北没有事情,心里踏实了许多。

  就这么几句话间魏琼楼已经把粥喝完,放下饭碗后对兰子义说道:

  “这也是我今天来找卫侯的原因。这次冒雨强行军损失太严重,马死了一大半,人掉队了一千多,现在在这的又都病怏怏的快死了,江城城又啥都不给。我看没等接敌我们自己就先病死了。“

  兰子义没有说话,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魏琼楼见兰子义不吭声,自己接着说:

  “你说咱沿途走过那些郡县,对付咱就跟打发乞丐一样,啥都不给。倒是听说戚荣勋那小子一路走来地方官员们都尽心伺候。咱这是糟了什么罪啊?“

  桃逐兔皱着眉头说道:

  “听将军的意思是嫌卫侯给你带晦气了?”

  魏琼楼说道: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看着神机营在那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在这吃西北风实在不爽。”

  兰子义说道:

  “神机营人少,马也少,各地衙门操办粮草还简单些。况且神机营也在急行军,还要随军携带火药火器,哪里能喝上辣的。魏将军不要多想了。”

  魏琼楼说道:

  “好吧,我不去眼红他们可以,可是当下我辑虎营将士困在这江城城外,没有给养,没有药品,人员马匹都补给不上,这可怎么打仗?如果驻扎在这里不动将来搞不好又要治我们一个畏敌如虎的罪名,这可怎么办?“

  桃逐兔说道:

  “魏将军,京营是朝廷的兵,我家卫侯与你一样也只是随军出征,没有实权,现在又卧病在床,你这样苦苦相逼是要做什么?”

  魏琼楼听桃逐兔这么说颇为恼火,说道:

  “你家卫侯是王府近臣,此次出征挂着副将的名号,比我官都大,怎么叫没有实权?再说了,这次要不是德王那个饭桶坏事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家卫侯就看着德王那么不干人事连个屁都不放,我好歹还去德王那里说过一通呢。”

  桃逐兔听着要发火,被兰子义止住。

  兰子义睁开眼说道:

  “我在落雁关时曾经听北军宿将说过行军艰难,只是真到自己走的时候才知道有多艰难。魏将军你心里有火我清楚,但你朝我发又有什么意义?”

  魏琼楼说道:

  “我是来让卫侯想想办法的。”

  兰子义说道:

  “办法我在路上就想到了,当时你说要在浔阳修整被我止住就是因为我知道要等到朝廷的补给根本来不及,得到江城才能有办法。”

  魏琼楼问道:

  “那卫侯倒是赶紧把问题解决了呀?营中将士现在又病又饿,都快撑不住了。”

  兰子义说道:

  “差不多了,就这一会,应该回来了。”

  兰子义话音刚落,桃逐虎与桃逐鹿便推门进来,脱下蓑衣后对兰子义说:

  “卫侯,东西都已经运到了。”

  兰子义听着点点头。

  魏琼楼问道:

  “什么东西?”

  兰子义说道:

  “我家在全国各地卖马,江城重镇,这里也是我家在南方贩马的一大集散地。那天刚住进来我就让桃逐虎、桃逐鹿去联系我家在本地的马政,调来库存的两千匹马,还有急需的药品和粮食。马少了点,但是将就一下,人手一匹,还能凑活。“

  魏琼楼听后大喜,冲到床前拉起兰子义的手使劲摇晃

  “卫侯出手真是大方,一下子又是马,又是粮,我魏琼楼感激不尽啊。”

  桃逐虎对着魏琼楼说:

  “琼楼兄,我家卫侯身子还需,你别这样。”

  兰子义说道:

  “魏将军感激什么,我是为了大正江山社稷,又不是要卖你人情。”

  魏琼楼也觉得自己失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放手做了回去。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军士推门冲了进来。

  魏琼楼骂道:

  “怎么这么没规矩?不知道敲门?”

  军士说道:

  “将军!不好了!江城太守派人通报,西南发现转生贼寇靠近,要我们赶紧出营迎敌!”

  =============

  你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大家要多多向人推荐,与更多的人分享阅读的快乐。

  如有转载的需要可以加入我的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