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八十五章 小试牛刀

第八十五章 小试牛刀


  魏琼楼下令道:

  “我们要赶在贼寇之前夺桥,弟兄们,加快步伐!”

  说罢与兰子义率领前队一千骑兵沿大道加速向前,

  贼寇见身后骑兵追来,显得越发慌乱,甩开步子向前跑去。

  贼寇落荒而逃本是好事,但令兰子义有些疑惑的是虽然贼寇逃跑时越发的队形混乱,但却没人掉队,也没有四散奔逃,还是团结在一块。贼寇有受过这样的训练吗?

  魏琼楼见敌寇逃跑,立马下令全队加速,一定要抢在前面夺取桥梁过河,顺便向后传令,让二队更紧。

  两条腿果然是跑不过四条腿的,眼见身后骑兵即将跟上,贼寇团成一团离开主道,跳到路旁水田里。

  小溪东岸,道路为东西走向,从路北的水田对面就是山包和小树林。

  为防止敌寇逃往路北,泅渡后直接逃进树林里,魏琼楼分出一小波人冲进路北水田,

  就是因为这群流寇害得将士们在这破天气里急行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战马死的七七八八,自己也都病的不清,一路憋了老大的货这会终于又出发了,

  那些不长眼往路北跑的,眼疾手快跑回路南边的还好,见了一条命,几个腿脚慢的直接被辑虎营骑兵的长槊洞穿,钉在了田间。

  往路北边清理贼寇的骑士们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但兰子义和魏琼楼也都看得清楚,比起在硬地上来,这次攻击既没有速度,也没有冲击力,是因为贼寇没了胆只顾着逃命,而且人数不多,才被将士们快速处理掉的。那些冲到田间的军士们为了归队费了不少周折,而且这么一折腾,马匹也都有些疲倦。

  不过夺桥的目的终究是达到了的。

  魏琼楼与兰子义带队过河,在河西顺着道路,在山包脚下沿着树林一字排开,

  二队的一千将士则在河东侧展开,做出一副要向逃窜贼寇发起冲锋的样子。

  贼寇这时已经顾不得回头看了,在那个神棍打扮的人带领下跳入河中泅渡。

  魏琼楼与兰子义率领的前队加速前进为自己争取了一个休息的机会,看着准备渡河的贼寇,魏琼楼说道:

  “要是弓还能用,今天这些流寇别想跑掉。卫侯,贼寇半渡,我看有可乘之机。“

  兰子义说道:

  “刚才将军还执意不肯出战,这时候倒是乐得一战了?”

  魏琼楼听着兰子义话中带着戏谑之情,也没客气,笑道:

  “卫侯你在马上骑了这么久都没事,看来我手下将士们病的也没有那么重。”

  兰子义听到魏琼楼讽刺自己身体虚弱,扭头瞪了魏琼楼一眼,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大笑起来。

  兰子义感冒没好,这一笑又引得一阵剧烈咳嗽。

  止住后兰子义说道:

  “刚才魏将军也看到了,骑手们冲进水田就是陷进泥里,根本冲不动。而且将士们大多带病在身,也打不动。为了这点甜头将将士们置于险地,我觉得不划算。”

  魏琼楼听着点点头,说道:

  “唉。只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心有不甘啊。”

  兰子义说道:

  “其实我并不觉得这是个机会。魏将军你想,我等赳赳铁骑追在这群流寇身后,放一般人早就四散奔逃了,这群贼寇居然聚在一块还跑了这么久,这不对劲……”

  突然兰子义身后桃逐鹿大喊:

  “卫侯小心!”

  话音未落,兰子义身后突然传来嗖嗖风声,一把梭镖擦着兰子义头盔飞过去,这不是单独一把,而是好多梭镖从兰子义他们身后树林中飞出。

  将士们身披重甲,这种梭镖根本不会造成伤害,但座下战马就没这么好运了,不少马匹屁股中标,受惊跑起来。

  “有埋伏!”兰子义心中闪过念头,

  与此同时林中鼓噪大起,人头攒动,看不清多少人山包上的树林里冲了下来。而逃窜的贼寇居然已经渡过小河,来到了河西边。

  兰子义咬着牙,面相凶狠,与魏琼楼换了个眼色,两人都看出对方与自己心意相通,都下定了决心。

  接着两人纷纷拔出佩剑腰刀,高声吼道:

  “弟兄们,冲锋!”

  说罢带头冲进水田里。

  由于兰子义他们来到河东边后已经展开战斗队形,这时掉转马头沿大路逃窜已经来不及,而转身迎敌就不仅是来不及了,更要面临上坡攻击,中埋伏后心理慌乱等不利条件,一旦在山坡上陷入缠斗,已经渡河的贼寇主力在从背后夹击,而还在河西的后援又无法顺着道路赶过来,那就不好玩了。

  再加上魏琼楼与兰子义都是好勇斗狠之人,这时候逃跑岂不是被人夺了士气?更有可能被人看破虚实。于是两人电光火石之见做出了当下最合适的选择,带队冲击刚渡河的贼寇。

  辑虎营将士们得到命令后将长槊放平,夹在腋下,高声呐喊着随着兰子义与魏琼楼冲向贼寇。桃逐鹿与桃逐兔紧紧恩在兰子义身后,生怕兰子义出什么闪失。

  将士们士气虽高,可是挡不住地利不在自己这边,根本就冲不起来,下田里后就冲了几步,再往后就只能挣扎着往前挪,速度也就是刚好躲过身后追兵。

  渡河的贼寇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惊慌失措的逃跑样子,而是在那个神棍的指挥下水田里站住,虽然没有排开阵型,但看来是要硬抗兰子义他们这次冲击了。

  魏琼楼赶着马艰难的往前走,看到贼寇打算顽抗,对这兰子义说道:

  “我们中计了?”

  兰子义道:

  “我觉得不是,要是中计贼寇不会这么仓促。

  最主要的是无论有没有中计,现在我等只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才有生机!跟丫的拼了!”

  说话间骑兵已经来到贼寇面前,招呼过来的先是贼寇齐刷刷扔出来的梭镖。

  梭镖如同蝗虫般铺天盖地而来,看着非常吓人,但大部分碰到将士们身上铠甲全都弹开了,有些也只是划伤了没有着甲的部位,个别军士运气不好被扎中了小腿。

  与人相比由于战马没有披挂装具,受伤的倒是不少。

  骑兵们冲到贼寇身前已经没有了多少冲击力,长槊也都没了用处,被将士们纷纷投掷出去。接着将士们拔出马刀与贼寇贴身肉搏.

  只见将士们抡圆马刀在人堆里左右劈砍,泛着寒光的刀刃切破空气中的雾水,在空中画出一道又一道完美的弧线,在如此阴沉天空中,居然如同流星一般点缀出了一番诡异的美景。

  贼寇没有甲胄,大部分人只是拿着几只梭镖,面对骑在马上的京军居高临下的劈砍只能下意识的举枪挡刀,结果也可想而知,被砍中的人只能被连人带刀一起斩作两半,有的脑袋被削掉一半,有的手被砍断。

  兰子义也拿着佩剑左右劈砍,因为带病在身,没有力气,虽然也砍到了人,但也只是砍伤。不过兰子义亲眼砍到旁边士兵是如何砍瓜切菜般把流寇斩做数段的,有一贼寇靠到将士马旁想要拉人下马,却被马上的战士一刀贴着左脑壳劈下,削掉左边面皮后直接拆掉了贼寇肩膀。那贼寇中刀倒地,捂着伤口只喊了几声就被后面上来的其他京军的马蹄踩死。

  辑虎营不愧为守护京城的将士,刀法纯熟,训练有素,哪怕地形不利也能士气高昂。按理来说一群乌合之众聚在一块的贼寇在这种犹如屠宰牲口,一边倒的杀戮场面中早该士气崩溃了,没想到贼寇军中带队的神棍却在后方高喊口号:

  “心有法宝,转生成仙

  降妖除魔,一步登天!“

  周围贼寇就像疯了一样跟着高喊:

  “降妖除魔!一步登天!”

  就像是看不见眼前被骑士们砍倒的同伴一般,继续扑向京军将士。一时之间战况竟然打成了胶着状态。

  兰子义砍了几下已经没了力气,直觉天旋地转,自己就差晕倒到马下去,幸好桃逐鹿与桃逐兔一直护在身边形影不离,替兰子义将贼寇挡在外面。

  兰子义见战况如此心中焦急,如果放在平时,以京军如此战力,贼寇这样悍不畏死只会死的更快,可现在军中战士大部分和自己一样身患疾病,这个时候是拼着一口气在战,过了这一会,一旦泄气可就没劲了,倒是后如果贼寇没有崩溃,他们就有有麻烦了。

  这时刚才在山包上埋伏的贼军已经全部从山中树林里冲下山包,人数不多,也就几百人而已,看来只是事先安排在此做接应的人,不是事先准备好埋伏圈要堵截兰子义他们。

  就在这伙贼寇叫嚷着想要从后面包夹兰子义他们时,中军那一千骑兵疾驰着从桥上下来,正好冲进下山的贼寇伏兵中间。虽然在道路上无法展开,骑士们正面只能容得下三骑并排冲锋,但这已经够了,那几百贼寇根本不够这一千骑兵冲的,大部分都被冲到或者砍翻在地,少数运气好的已经彻底吓破了胆,夺路而逃。

  与兰子义他们酣战的这伙人原本就在硬撑,这时见到官军的接应已到,终于兜住了,在队伍后面的人转身逃跑,一旦一人开始逃跑剩下的都被带的无心在战,贼寇瞬间士气崩溃,不少人被撵的着急慌乱中只好跳入一旁小溪里。

  带头的神棍见状大声骂道:

  “胆小鬼,都回来!你们现在跑了都得要下地狱!我等信得是转生大道,现在在这里斩杀正妖,就可以转世成仙,一步登天!快回来!都给我回来!”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身旁的人都已跑的差不多,而魏琼楼已经骑马来到他身边。

  神棍觉得身边异样,转头一看之见一个砂锅大的拳头朝着自己面门飞来,

  被打翻在地后,猛地又被一脚踩在胸口,差点断气。

  魏琼楼下马踩在神棍身上,觉得不解气又抓住神棍头发把人提起来,骂道:

  “王八蛋,害的老子手下兄弟挂彩,还让老子吃了埋伏,你觉得我会刮你多少刀才让你死?”

  这神棍听到魏琼楼的话居然哈哈大笑

  “埋伏?刚才树林里的也叫埋伏?现在的才叫埋伏!”

  =====================

  感谢大家观看,你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