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八十七章 转生大道

第八十七章 转生大道


  桃逐虎在战场中央与兰子义相会,远远地便高声呼唤道:

  “少爷!我们赢了!”

  兰子义催马来到桃逐虎身旁,问道:

  “桃偏将,你为何从贼阵后面杀了过来?”

  桃逐虎闻言一怔,然后说道:

  “回卫侯,刚才琼楼兄派人传令后我便将人分做两队,一队按所传军令沿大道阻击敌军,我率领另一队爬上山包,穿过树林,原来树林后面是片小沼泽。

  我本以为贼寇不多,绕后是想追击敌军,见到沼泽地后就打算退回大道上来,只是这时听到池塘对面传来喊杀声,听起来战事陷入焦灼,我才与将士们趟过那片沼泽地,绕到贼阵后方,从荒草地上向贼寇发起攻击。“

  魏琼楼刚刚一刀斩了一个逃跑的流寇,溅的半边身子半匹马上全是血迹,之后用袖子把马刀乱擦干净,催马来到兰子义他们这里,见到桃逐虎后大笑道:

  “逐虎兄,你要是再来迟点可就没有你驰骋的机会了,这么胆小怎么攒军功?”

  桃逐虎笑道:

  “我若是再来迟点你可就身首异处了,怕死就直说,还要责怪我。”

  此言一出众人哈哈大笑,

  桃逐兔说道:

  “这回不会再有伏兵了吧?”

  魏琼楼说道:

  “问问便知。”

  然后传令下去,让人把抓住的贼寇头目带过来。

  过了不一会一个骑士用绳子牵了一人过来,

  这人身上脸上有好几道伤口,蓬头垢面,满身血污,穿的虽然是绫罗绸缎但已经划得破破烂烂,仔细一看这一身竟然是临死进棺材时穿的寿衣,难道这贼寇头领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与官军交战的?

  贼寇头目虽然被绳子捆得紧,但气势很凶,来到众人马旁,先是抬头朝骑在马上的众人喷出一口血雾。

  魏琼楼可没有客气,对这这人脸上就是一马鞭,

  这人不愧是贼寇头目,有骨气,被抽了一鞭子也没怂,还是气势汹汹的瞪着魏琼楼,嘴里说道:

  “心有法宝,转世成仙

  斩妖除魔……“

  魏琼楼赶紧打断道:

  “打住!听你们扯着鬼话听了有快一个时辰,心烦。

  我问,你说!

  你在贼寇里是个什么官?“

  贼寇哼了一声,答道:

  “我乃转生军地煞将军,你等这些妖魔鬼怪还不早早束手就擒,要是等到天公发怒降雷劈死你们到时候可就成了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

  兰子义听着无奈的笑了笑,

  桃逐兔听着似乎起了兴趣,问道:

  “喂,那你跟我说说跟了你们那个真神有什么好处?就是个死后投胎?“

  贼寇被这么一问来了兴致,毫不在意自己现在是被人抓做俘虏,如数家珍地说道:

  “信得我等转生道,今生苦难不用逃,

  跟随天军四方战,登天成仙就是好!

  我本来是村里没人要的闲汉,跟了转生大道后,现在我是地煞将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全做到了。你玩过女人吗?我告诉你在荆州城里可是睡过女人的!

  你只要肯破除妖道,改信真神,好好努力你也能有这些!

  死了也不怕,只要能斩杀妖魔,就能直接登天成仙,到时候就有吃不完的肉,喝不完的酒,睡不完的女人。“

  兰子义本来累的要死,病的心慌,但听到这人的胡言乱语还是哭笑不得,这番中了邪说出来的话居然有一种诡异的幽默感,尤其是在现在被一票京军将士围在中间,随时随地会被一刀砍掉脑袋的时候。

  魏琼楼可没有耐心听这货继续说鬼话,抢过话头来问道:

  “行,你是地煞将军,你死后升仙,好样的。我只问你,你们来了多少人?“

  贼寇说道:

  “说出来吓死你!我们来了一万人。怎么样,怕了没?“

  魏琼楼冷笑两声后问道:

  “那为何这样布置?“

  贼寇被问愣了,问道:

  “啥?“

  魏琼楼不耐烦的说道:

  “就是你们为何分了三千人往江城走,又为什么留了这么多人在这。”

  贼寇被问到后自豪的说:

  “这是真人妙计,让我们在此埋伏,引诱你等大正妖魔前来此地,好打你们个措手不及。”

  兰子义问道:

  “真人?什么真人?“

  贼寇说道:

  “就是我转生大道的传道之人。这次听说你们这些妖魔鬼怪从京城赶来送死,天王他老人家专门从北边派来真人传令,命我等江陵守军前往江城斩妖除魔!“

  兰子义听着心中灵光一闪问道:

  “你说江陵守军?“

  贼寇听到兰子义这么问,异常自豪的说道:

  “不错,我率领的可是江陵城的转生大军,整整一座大城的守军,厉害吧?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我信转生道信得踏实,信得真!真人来到江陵就看上我了。

  城里的天罡将军和原来的地煞将军竟然敢违抗天王旨意,不愿出征。真人直接就把那个地煞将军给斩了!我是要来打江城要的最积极的!只要杀了你们这些妖魔,我就能登天了!哈哈哈哈哈!“

  贼寇还在滔滔不绝的说,兰子义听着都笑出声来,这贼寇真是单纯的可爱,毫不做作,耿直的让人敬佩。

  魏琼楼听明白了兰子义的问话,这人其实已经没用了,不过看在他说了这么多有用信息的份上,魏琼楼也没有要杀他的意思。

  魏琼楼调侃的问道:

  “‘地煞将军’,你还不是最高的官?那你干的有什么意思啊?”

  贼寇一听更来了劲,说道:

  “我转生军天王统天将,天将统天罡,天罡统地煞,地煞统众军。你们这些妖魔知道个什么?”

  魏琼楼也被这贼寇逗乐了,说道:

  “那你们那个真人是什么?不是天兵天将?

  对了,你们的真人应该是……“

  说着就四下寻找想找点什么,旁边的军士互相换了个眼色,就有人从后面传来刚才被割喉的那个神棍的脑袋。

  魏琼楼高兴地结果人头,拎着对贼寇说:

  “……应该就是他吧?“

  贼寇看到魏琼楼提着的人头,立马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骂道:

  “正妖!你杀了真人,你不得好死!你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

  魏琼楼冷笑的:

  “你们的真人真要是灵验,那你们这一仗为什么输了呢?“

  贼寇说道:

  “那是因为军中有人信道不诚!刚才带头逃跑的就是!他们死后要在地狱永远受难。“

  魏琼楼听着笑了,问道:

  “你们真要是想要埋伏我等,主力应该放在树林里才对,这样就可以一面围攻过河之兵,一面封住桥堵住河东骑兵增援。可你们为何要躲在池塘那边的野草地里?”

  贼寇被问得支支唔唔,说道:

  “真人说他率军往前走一点施法,就能将你们全部被天雷劈死。我们等在这里方便待会他带我们回江陵。”

  魏琼楼已经把该问的问完了,笑着让骑士押解这贼寇下去。

  贼寇转身走了两步后兰子义好像想起什么,叫住贼寇问道:

  “你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于我们作战的?”

  贼寇扭头答道:

  “我哪里会死?死的是你们这些妖魔!”

  兰子义问道:

  “那你为什么穿着一身?”

  贼寇不解的问道:

  “穿这身怎么了?城里有钱人不都穿绸缎吗?我是地煞将军,难道还要穿短衫?”

  兰子义哭笑不得,摆摆手示意可以把人押走了。

  等贼寇走远后桃逐兔调侃道:

  “这人真是个单纯的汉子。“

  大家听着都笑了,

  然后桃逐鹿说道:

  “如果这人不是故意说假话,那么现在江陵就是做空城了。“

  兰子义点点头,说道:

  “而且江陵贼寇中明显有内讧,这个什么天罡将军还是有脑子的,知道不该往东边江城打。那个什么真人也没打算真来和我们硬拼,他只是想把人拉出来兜一圈立威,以便回去夺权。“

  魏琼楼说道:

  “再有脑子的将领没了兵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然后魏琼楼大声问道:

  “点清楚没有?斩首多少人?“

  后面有军士上前大声通报:

  “会禀将军!算上刚才的斩首五千余人,俘虏了三千人,剩下的被跑掉了。”

  魏琼楼点点头,说道:

  “来人,传捷报回京,就说我辑虎营首战告捷,斩首三万,虏获生口三千,要京城给我们进爵给赏钱!”

  全军将士听到后兴奋的高声呼喊,一名军士立马领命而去。

  接着魏琼楼就转头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江陵空虚,我们正好可以收复失地。”

  兰子义点了点头,

  桃逐虎说道:

  “打了这么久将士们已经疲惫不堪,我们又没有副马,单靠一匹马跑到江陵太伤。就算能打下来,刚刚补给好的马匹又会损失一大半。雨也没有完全停下来,还不知道江陵的路况如何。最主要的是,卫侯,你的身体……”

  兰子义摆摆手,说道:

  “我们没有必要打江陵,只要人去那里就够了。

  贼寇主力损失于此,现在城中人心惶惶,只要官军一到,内部必然生变。

  如果我们止步不前,一旦贼寇稳住人心,拉壮丁入伍,到时候再打就难了。

  我的身体无妨的,够用。“

  桃逐虎心疼的叹了口气,知道拗不过兰子义。

  魏琼楼见兰子义同意,高声呼喊道:

  “众军听令,今晚在此露营。传令回去,命人将东西运过来。明天我们去拿回江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