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八十八章 天罡将军

第八十八章 天罡将军


  这些日子天罡将军非常郁闷,真的是非常郁闷。

  自从混世天王带着大军去了夷陵后他就一直在这里坐守孤城。

  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这里呢?

  既然大军要往天府道走为何还要守住这座江陵城?这里无险可守,又不是零陵老家,本地的士绅们根本对转生教不感兴趣,他们只是害怕浩浩荡荡的转生军而已。

  这里愿意入教入军的壮丁已经被征召,不愿意的也已经被拉走,粮草钱粮都被搜刮一空,江陵已经没有了意义,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起事的老家零陵都扔掉了,为什么要守住一个江陵?

  既然要人把守想必是要在这里生根吧,但留在这里的都是没经历过战阵的新兵,虽然对转生道非常狂热,但手里只有梭镖,天王连刀都没有给配齐,更别说铠甲了。最可恶的是前些日子又要派了那个王八蛋真人过来搅局。那个蠢货!

  朝廷的官军已经开到了江城,一旦剑指江陵,就以城中这些乌合之众想守住都困难,天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要我们主动进攻江城?真是疯了。

  现在可好,全军被那个蠢货带出去送死,只有两千多人逃了回来,人人身上挂彩,能打仗的也就一千出头,而且官军已经开到城外驻扎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那个蠢货和他提拔起来的废物都死在那一仗里。现在天罡将军又牢牢地掌控住了江陵城。是的,是牢牢控制着,没有必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天罡将军揉揉太阳穴站起身来,走到窗边,

  窗外还在淅淅沥沥下着雨,不过比起前几天来就要小的多了。

  真是天公不作美,如果还很继续下大雨,官军的威胁就要小的多了。

  难道老天爷是站在朝廷那边的?

  天罡将军自言自语的苦笑了两声。

  从一开始他就不同意天罡将军起事。

  现在的江陵城天罡将军与混世天王是同乡同宗,小字辈的远房亲戚,在乡里也是亲戚们口中的聪明孩子,家中虽然务农,但也还供得起他读私塾,只是没考上秀才而已。

  天王很是聪明,从小读书用功,秀才一举便拿到。只是考不上举人把人给逼的魔怔了,大病一场后就说自己是什么真神儿子,降世救苦,教人转世登仙。

  哪有这种事情?

  天罡将军当然是不信的,家里的老字辈当然也是不信的。老人家们乱棍把这个逆子给赶了出去。

  但天王能说啊!到处游走在各个乡间,居然拉起来了一票信徒。亲族之中也有不少人信奉他的转生道。

  再赶上从去年开始官府开始丈量天地,核实人口,原本家里只有十亩地,偏偏能算出来二十亩,开的荒地这会也都算到官府的账簿上去,偷偷摸摸不报户的孩子被查出来还要进班房挨板子。

  下乡主事的那些衙门官吏一个比一个横,好不容易捡到发财的机会,到处敲诈,不给钱就按罪名抓走。

  这也就罢了,今年年初下来又要收什么助军钱,说是官家收的要给边阵打仗用。不给钱就要全家迁走,迁到北边几千里外的沙漠去垦荒,把地留给外乡的来的那些没田没地的流民。

  这简直活不下去了。

  虽然天罡将军心里是不信这个转生道的,但官府实在是逼得人活不下去了,天王回乡里一招呼,大家都跟着起事,自己到底也是同宗,怎么也得跟着一块呀。除了同宗的这千把号人,远近乡里也都云集响应,当时的场面想起来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本来开始时只是想着不让朝廷移民,不要上缴那些杂税,但后来事情全都变了样了。

  天王率领着转生军攻占四方,每到一地都开仓放粮,招纳新人,这些事情干着痛快当然无可厚非,但为什么要杀戮朝廷命官,还要焚烧圣人庙宇和大觉教的寺院呢?就是因为要信什么真神?这种鬼话说着自己信就可以了,还真的要干出来?

  天罡将军好歹读过私塾,也是童生,心思敏捷,打起仗来自然也长脑子,学得快。再加上是天王同宗自然平步青云,一路高升了。

  但同样是因为天罡将军读过圣贤书,对天王走一路烧一路的做法最为反感,每次有机会都会跟天王辩驳此事,好几次还当众吵个面红耳赤。

  同时他也看不惯其他的天将和天罡地煞们那副样子,就知道吃喝嫖赌,**掳掠,每过一地都给搞的是鸡犬不宁,身为天王同宗,怎么能看着他们干出这些混蛋事情?现在是已经反了朝廷,也正因为反了,所以将来要重建天下,这种搞法怎么能行?

  天罡将军想着这些事情不禁叹了口气,世事艰难啊。眼下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得要想办法解决才行。

  得到前线失利的消息后天罡将军在第一时间内将将城外的人撤入城内,拣选精壮民夫组织起,配发器械,乘城据守,等到后来收拢残兵,人心也稍微能安定下来。

  好消息是城外官军并不多,只有四千人左右的样子,全是骑兵,没有攻城器械,一时半会的肯定不会攻城。

  只是城里的粮草补给很成问题,天王走时将这里的东西几乎扫光,现在闭城之后又没法从乡下运粮食进来。

  “都怪那个蠢货!”

  天罡将军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那个真人不过是后来才加入转生军的,不是零陵同乡,更不是天王同宗,凭什么那么嚣张?对天罡将军指手画脚,是个什么东西?

  大雨淋了这么多天,留守零陵的转生军本来就身上带病,江城又有官军,你个什么真人来了之后就说天王传令要攻打江城,到底长不长脑子?怎么打?能打赢吗?那么多人在围攻夷陵,倒是抽点人过来呀?要想打江城早干嘛去了?为什么要去打夷陵而不是把大军转向过来打江城?真是匪夷所思。

  天罡将军当然不同意进攻江城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是送死。

  可这个真人仗着有天王撑腰,根本不把天罡将军放在眼里。见天罡不听他的命令,竟然斩了一个地煞,他提拔起来的那个是个什么玩意?比真人还蠢。另一个地煞倒是没被斩,跟着真人一块出征了,于是就死在了官军刀下。

  现在自己手下连人都没有,想想真是让人心痛。明明那两个地煞都是跟自己一路拼杀过来,有勇有谋的好汉。

  天罡将军想着这些烦心事,叹了口气,回到桌前坐下,喝了口茶,看着摇曳的灯火,黯然神伤。

  难道是因为自己顶撞天王的缘故,天王要把他留在这里自生自灭?

  不不不,不会的。天罡将军摇着头把这念头摇出脑海,大家是同宗,天王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天昂将军已经向夷陵排除信使,很快天王就会派援军过来就江陵了。不会有事的。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守卫说道:

  “将军,马老板求见。”

  天罡将军一听来了精神,忙说:

  “快快有请。”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胖乎乎商人膜样的人和另一个瘦高瘦高的乡绅进门,同时进门的还有两个身高马的壮汉。

  这个胖乎乎的就是门口卫兵嘴里说的马老板,另一个严乡绅是城中的名望,这两位是天罡将军刚刚任命的地煞将军。

  这时候用这些非转生老军的人也是没有办法,自己的人都死干净了,现在城里防守的主力是临时招募的江陵民夫,挑选本地乡绅领兵也是顺应军心之举。最重要的是这两人都是当时攻占江陵时自己亲自从天王刀下救出的人,自己对他们有救命之恩,是完全可以信任的。

  天罡将军上下打量一番跟着一起进来的壮汉,问道:

  “两位将军,你们身后的是谁?”

  马老板笑嘻嘻的说:

  “将军,这两人是我二人的同门的侄子,现在多事之秋,我们出门也得带个保镖不是?”

  天罡将军说道:

  “这里是议事重地,哪怕是两位的至亲也得回避一二。”

  马老板笑了笑,说道:

  “那是应该,但外面阴冷,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忍心看着自家孩子受罪是吧?将军放心,都是自己人,绝对信得过。”

  天罡将军见马老板诚恳,不好意思推辞,也就不做声默认了。

  接着天罡说道:

  “都已经上任这么久了,卫士们还是改不过来口,还在叫你马老板。”

  马老板笑道:

  “将军说的哪里话,我本就是个商人,只是承蒙将军救命之恩,为将军尽一份力而已。待到将军渡过这番劫难,我还是要做回自家生意的嘛。“

  天罡点点头,接着说道:

  “马将军,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可以解决当下粮草问题。城外正妖不多,不可能把江陵城围困。只要我们找好时机就能从其他城门出去,把粮草运进来。”

  马老板和严乡绅听天罡这么说,面上有些僵硬,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天罡。

  天罡有些纳闷,问道:

  “两位将军不同意?可不这么干的话城中粮草就要见底了!”

  马老板和严乡绅换了个眼色,之后马老板笑呵呵的说:

  “将军对我二人有救命之恩,我二人永世不忘。今天我们过来就是因为已经想出办法,既可以解决城中粮草问题,又可以解除城外官军围困。”

  天罡听后大喜,忙问道:

  “两位将军有何妙计?”

  马老板说道:

  “如今大军在外,远水解不了近渴,官军驻扎城下,城中人心惶惶。天王对将军似乎又有微词,此时此刻对将军来说,明智之举莫过首倡大义,赶紧向朝廷投诚才对。这样一来既可以重为朝廷忠臣孝子,又可以保全城中百姓性命,岂不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