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八十九章 乍喜乍悲

第八十九章 乍喜乍悲


  马老板说道:

  “现在江陵孤城一座,外又有官军驻守,依在下之见,将军最好早早出城投降,不要再做乱臣贼子。”

  天罡将军听罢怔了好一会,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缓缓问一旁严乡绅

  “严将军怎么想?”

  坐在马老板旁边的严乡绅眯着眼睛,屏气凝神注视着天罡将军,目光几乎能把人给冻住,

  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天罡将军,而是等了有一会才说道:

  “我今天是与马老板一起前来为恩人谋出路的。”

  天罡将军听到这话并没有厉声指责二人谋反,再叫门外卫兵将这两人拖出去斩首示众。

  这本来是他应该做的,可是他现在并没有这么做。

  天罡将军垂着脑袋想了半天,悠悠的问:

  “我已经跟着天王起事了,现在投降正妖难道能放我活路?”

  马老板笑呵呵的说:

  “如今天王攻略四方,气势正盛,大正西南糜烂,朝廷却连一城一地都没有收复,此时将军向朝廷投诚,既可让江陵百免遭兵乱,又能投朝廷所好,让王师有不战而胜的美名。如此一来就不仅仅是放将军活路了,朝廷一定会重赏将军,将军下半辈子就可享尽荣华富贵了。”

  天罡将军犹豫的说:

  “可天王是我同宗,我全家上下十几口人都随天王一道起事,现在投降怎么能行?”

  马老板说道:

  “正是因为将军全宗都在反贼军中,所以将军投诚朝廷才更显得重要。当今太平盛世,我大正朝廷北逐诺诺,东平海贼,当此时节谁人愿意谋反?不过只是一撮狂徒挟持无知百姓的狂妄之举,不会长久的。天王既然是全宗起事,等到兵败那天不用判个什么诛灭九族就能把全家杀光,将军现在投降正是为自己上下百口着想,为祖宗留下血脉啊。”

  天罡将军扶着额头靠在桌上沉思了很长时间,心中烦躁的想从楼上跳下去摔死。他脑袋其实是停转的,他想不通天王为何要把他留在这里,更想不通为何天王要派人来领兵去打江城。现在手下可以依靠的两人又劝自己投降,这到底该怎么决定?

  过了半响天罡将军缓了一口气才说道:

  “两位将军先请回,容我再想想。”

  这时严乡绅突然说道:

  “如今官军近在城外,一旦攻城,全城百姓都成了乱臣贼子!事情紧迫,刻不容缓,哪里还有时间等将军再想一想。”

  天罡将军被这么一催,脑袋里终于清醒了一些,勉强提起精神说道:

  “两位将军请回,我身为天王宗族,势不能轻易投降正妖,二位都是我信得过的人,只要我等同心协力,坚守江陵,天王援军不日便可到达。等到将来成就大事,两位便是功臣。

  两位将军,危难时刻切不能自乱阵脚啊。“

  听天罡这么说,马老板与严乡绅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接着严乡绅说道:

  “我二人本是为你好,在这里苦口婆心劝你走上正道,没想到你死了心要造反。

  你要做反贼那是你的事情,我们可没有心思陪你一道。“

  天罡将军这才听出话音不对,到吸一口凉气厉声问道:

  “你们想干什么?“

  话音未落严乡绅便给身后两名侍从递过眼色,

  说时迟那时快,其中一人一个箭步走到天罡旁边,把人一把摁在桌上,

  另一人掏出藏在身上的短刀走到门口,手起刀落将门外闻讯冲进屋里的两名守卫斩做四段。接着掏出令箭照天天上射去,只一瞬间由两位士绅统帅的丁壮便如潮水般涌入府中,刚刚听到动静出来观望的转生军被一下打蒙,没怎么抵抗就被缴械。

  城中残余的转生军虽然还有零星的抵抗,但奈何人数太少,又事起突然,没抵抗几下便死的死,降的降,不过一会江陵城内便被两位乡绅的人给控制了。

  天罡将军被摁在桌上,虽然知道大势已去,但还是挣扎着骂道:

  “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狗贼,竟然谋反!“

  马老板冷哼道:

  “明明是你在谋反却要骂我?我为朝廷除贼何来谋反一说?“

  天罡将军骂道:

  “你们忘恩负义,我救了你们的命,你们却想着害我!“

  马老板说道:

  “我们两个刚才给你指出明路你不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至于救我性命。我家在城中过得好好的,你们这群贼寇过来便烧杀抢掠,家里不少人都死在你们刀下,现在还跟我说什么救命恩人的事情。要不是我马某人重情义,看在你好歹从刀下救过我一命的份上让你率众投降,大家伙早就把你生吞活剥了。“

  接着马老板吼了一声:

  “把这贼寇绑了,立即送往城外大营。“

  看着天罡将军被押出门外,严乡绅笑道:

  “这小子太年轻,说了这么半天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马老板说道:

  “我还以为府里会有什么抵抗呢,没想到这小子真没把我们当外人。年轻啊!“

  ============================

  城外大帐内兰子义正裹着被子拥着炉火瑟瑟发抖。

  痢疾虽然止住了,但身体太过虚弱,感冒非常重,一路颠簸过来人居然还活着兰子义自己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在城外驻扎了有五天了,原本听说江陵富饶,城外商铺住户非常多,现在剩下的只有一片废墟,人要么逃亡在外,要么被转生军主力劫走,剩下的都在官军到来前被劫入城内。

  兰子义他们这几天都住在帐篷里,虽然雨小了许多,但还是阴冷异常,这一顿折腾的兰子义病更重了。

  现在兰子义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征前浇自己那三桶冷水害的自己成现在这幅样子。

  忽然帐篷门帘被掀开,桃逐鹿探进脑袋来说道:

  “城墙上有火光,时候到了。“

  兰子义一听点点头,打起精神在桃逐兔的帮助下站起身来,走出帐篷与桃逐鹿一起往军中大帐走去。

  自从来到江陵城外,桃逐鹿就一直设法与城内取得联系。城内转生军已经没有多少,现在守城的主力是被强行拉上城墙的壮丁,管事的则是两个被火速提拔起来的乡绅,

  这两个乡绅一和桃逐鹿的人接触便便表示不劳王师出力,他们自己就能搞定贼寇,只是需要准备几天以便将城中贼寇一网打尽。

  而约定的时间就是今晚

  军中将领都已经在大帐内等候,见到兰子义后桃逐虎起身作揖,

  魏琼楼点点头说道:

  “卫侯还好吗?“

  兰子义用沙哑的嗓音答道:

  “不好,可也得撑着。”

  接着兰子义说道:

  “这守城的贼寇是怎么想的,新拉得壮丁配上本地的士绅,就算我们不来这不明摆着还是让人反吗。“

  魏琼楼说道:

  “管他呢,省我们的事就好。“

  大家在帐中等了一会,便有人到帐外禀报:

  “将军!城内马、严二位士绅押着贼人到了。“

  魏琼楼嗯了一声,说道:

  “有请!“

  接着马老板和严乡绅就带着人押着天罡将军来到帐外,他们两的手下被拦在帐外,只有他们两个和捆住的天罡将军被军士押解进入大帐。

  一进来马老板和严乡绅就齐齐向帐下魏琼楼作揖,

  魏琼楼摆摆手说道:

  “我等身为朝廷官军却未能及时赶来,令江陵百姓受苦了,

  两位行礼,本将甚是惭愧!“

  马老板说道:

  “将军千里奔袭,救我江陵百姓于水火,我等感激不尽!哪里还敢……“

  魏琼楼没让马老板说下去,直接打断问道:

  “躺地上这个小子就是那个什么天罡将军?“

  马老板笑道:

  “正是!“

  魏琼楼点点头,说道:

  “两位智勇双全,公忠体国,以一己之力安定江陵实在是大功一件。我已拟好奏章,写明两位功绩,等着受赏吧。恭喜了,两位大人!”

  马、严二人一听这话,知道自己有望借此机会做官,赶忙作揖道谢。

  然后魏琼楼问道:

  “我等昼夜兼程,一路损耗巨大,城中还有没有多余的粮草可供我等补给?”

  严乡绅忙说:

  “贼寇为了据守江陵,搜刮了不少粮草堆积城中,可供军资。“

  魏琼楼点点头,刚想接着说话,突然门外令兵冲入帐内,说道:

  “启禀将军!紧急军情!“

  接着望了一眼在座众人,欲言又止。

  魏琼楼说道:

  “直接说,都是自己人。“

  传令兵这才说道:

  “江城太守急报,襄城被贼寇攻破了!“

  帐中诸将听后大惊,兰子义更是惊得直接从马扎上站了起来。

  魏琼楼走到天罡将军旁边,一脚把人踢着翻过身来,问道:

  “说!怎么回事?!“

  天罡将军惊慌失措的说道:

  “这不可能!天王明明是带人去打夷陵的!怎么会是襄城被攻破?”

  魏琼楼吼道:

  “襄城还有禁军把守,这都被攻破了,你们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

  说着就打算拔刀剁天罡将军。

  兰子义头晕脑胀,刚才起得太猛,再加上这突然之间形式变化太快有些受不了,人快要晕过去了,幸好桃逐鹿与桃逐兔过来扶住。

  不过兰子义还是鼓起劲说道:

  “那他出气也没用,他只是弃子!”

  魏琼楼听罢也明白了什么,收刀入鞘,放过了吓得脸白的天罡将军。

  然后立马传令:

  “来人!命令全军,一人两马,火速前往襄城!“

  军士问道:

  “马匹不够怎么办?“

  魏琼楼说道:

  “没让全军去,只挑一半人,挑身体好的上。剩下的留在江陵修整!“

  +++++++++++++++

  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所投的推荐票,谢谢热心读者的支持,要知道,你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