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九十九章 败军之将

第九十九章 败军之将


  第九十九章败军之将

  兰子义望着躺在床上的桃逐虎,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你们怎么可能上的这么重?“

  桃逐虎笑道:

  “卫侯不必自责,我们人数本来就少,生力军还自行出击中了埋伏,能活着回来已经是祖上积德了。卫侯你自己也挂彩了呢。“

  兰子义摇摇头,长叹一口气。

  桃逐虎换了个语气说:

  “卫侯到底是将门之后,上次出塞击杀马贼,这次连番恶战,卫侯你都一路冲杀过来,胆色十足,指挥作战也镇定自若,游刃有余,真是将才啊。”

  兰子义被桃逐虎一语言中心事,说道:

  “我一直都是个书生,带兵也是迫不得已。等到战事结束回去还是书生一个,不会带兵的。”

  兰子义不想带兵,自家祖上从开国以来一直带兵打仗,所有人谈起兰家来首先想到的就是打仗,倒不是说兰子义对打仗有多反感,只是他不喜欢自己的身份被被人强制定下来,再加上小时候兰千阵天天逼着他弓马骑射,排兵布阵,他打心底里反感这东西。路是自己选的,为什么就一定得要子承父业?为什么生在这家就一定要当将军。

  兰子义才不干呢,他要选择自己的道路,

  兰子义一个人站着想了半天,过了一会发现没人说话,再看看床上的病人,桃逐虎脸色颇有一些委屈。

  兰子义换了个话题问道:

  “将士们情况怎么样?”

  桃逐鹿躺在床上答道:

  “出征时全营能战士五千,马匹一万,到今天这仗打完清点人数只有一千两百多人,就这还是算上了清点战场时找到的伤员,马匹损失更惨重,只剩下没有参战的那五百匹马。事实上现在全营能打仗的只有最后赶来的那五百骑。”

  兰子义皱着眉头听完,叹气道:

  “败得这么惨。“

  桃逐鹿说道:

  “谈不上败,这一场血战下来我们斩首五千余级,首颅数有我们人数的两倍,而且并没有被贼寇全歼,怎么看都不算输。“

  兰子义说道:

  “我们当然可以这么说,但朝廷会怎么想?朝廷是要我们剿灭贼寇,对我们来讲没赢就是输。而且这一战折损了这么多弟兄,一时半会上哪里去补充人员?后面的仗还怎么打?这黑锅谁来背?“

  这时桃逐虎说道:

  “是啊,折损了好多兄弟,魏琼楼已经伤心欲绝。“

  被桃逐虎一提醒兰子义说道:

  “魏将军人在哪里?“

  桃逐鹿说道:

  “再大帐里一个人喝闷酒呢。“

  兰子义有些惊讶,反问道:

  “喝闷酒?“

  桃逐虎说道:

  “一个人喝闷酒,从扎营之前就开始了,一边喝一边哭。“

  兰子义听到这些深吸一口,心里冒火,说道:

  “他大帐在哪?带我过去!这种时候他一个人哭?是哭得时候吗?”

  说着就往帐篷外走去。

  桃逐虎赶忙给桃逐兔递眼色,桃逐兔点了下头,吊着胳膊,拿起斗笠就跟着兰子义出帐篷。

  在桃逐兔的带领下兰子义很快就找到魏琼楼的帐篷,可能是魏琼楼自己的要求,外面竟然连一个卫兵都没有。

  还没到帐篷门口就听见里面的哭声

  “是我不好,是我不对,都是我干的,都是我干的,我害死了你们啊!是我害死了你们啊!“

  兰子义在帐篷外听得火冒三丈,直接推门而入,指着魏琼楼骂道:

  “全军惨胜,士气低落,你身为一营统领不想办法鼓舞士气,反倒是自己带头在这里哭。哭有什么用?你告诉我哭有什么用?“

  魏琼楼一人坐在马扎上,手里拎着一坛酒,一边喝一边哭,身旁全是空酒坛子。他身上的伤口都还没有缝合,只是简单的包扎住,一动弹还从纱布里往出渗血。

  听到兰子义的骂声,魏琼楼醉眼朦胧的看向门口,接着摇摇晃晃站起来,一把把手里酒坛子扔脚下摔个粉碎,碎陶片和酒水溅的到处都是,连兰子义的裤脚都被打湿。

  然后魏琼楼“呼“的一下扑过去,连让桃逐兔阻挡的时间都没留下,抓住兰子义的衣领说道:

  “你小子说什么?“

  桃逐兔出门时没带佩刀,这会儿只好伸手抓住魏琼楼,厉声呵斥道:

  “魏琼楼你想干什么?“

  兰子义见到魏琼楼这架势也下了一跳,这是要打架啊。

  兰子义虽然从小没跟人打过架,但长于边关,阵仗是见过的。这倒是吓不住他,

  兰子义只是瞪着魏琼楼说道:

  “我说你是个懦夫!“

  =====================

  前几天失眠了,昨晚情况刚刚好些,今天鼓起力气来为大家更新,还请诸位读者见谅

  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的推荐票,多谢你对我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