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杀将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杀将


  桃逐兔指着前面说道:

  “卫侯!快看前面。”

  兰子义顺着桃逐兔指向看去,接着天上时隐时现的月光星光,兰子义看到前方有百人左右正骑着马狂奔。

  那活人也听到了后面紧追而来的马蹄声,回头望了一眼,见追兵赶来便更加拼命的抽马股。

  兰子义说道:

  “追!”

  不用兰子义提醒,辑虎营将士们已经在加速冲锋。

  当阳被围的耻辱,惨遭埋伏客死他乡的袍泽兄弟时刻鞭挞着辑虎营将士们的灵魂,让他们寝食难安,

  现在终于抓到机会他们当然要拼尽全力。

  贼寇的马匹已经狂奔许久,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虽然在贼寇的鞭笞之下还在卖命奔跑,但任谁都能看出来贼寇已经不支,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兰子义他们换马而来,完全有加速冲一波的实力。

  但机会只有一次,因为贼寇大营已经离着不远,如果再往前恐怕会有贼寇援军。

  生死只在一线,能否成功击杀贼寇就要看兰子义他们的身手了。

  随着辑虎营将士们马匹的狂奔,两军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达到了角弓的射程之内。

  兰子义立刻下令

  “放箭!”

  一旁桃逐兔说道:

  “再等等卫侯,在等着近一点。现在放箭还是太远。”

  兰子义说道:

  “不行,再等等就要到贼寇大营了,那就没机会了。”

  然后兰子义对着全军高呼

  “放箭!既然你们是身手最好的,那就想办法把贼寇射下马。“

  众军听令,站在马镫上面,取出弓箭拉弦放箭。

  箭羽离手,弓弦震空,

  箭矢呼啸而过,直指贼寇要害。

  辑虎营的将士们准头还是很好的,箭矢的落点全在后颈,后心,腰间命门处,

  但问题是兰子义他们是在追赶敌人,箭羽在空中滑行时还要抵消贼寇逃跑的速度,等落到贼寇身上时就已经没了力道,

  再加上贼寇全身披甲,密集的箭羽敲在贼寇身上只能打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贼寇被箭羽攻击后也取出弓箭回身还击,但贼寇明显骑射不精,放箭简直就是没有目的的乱射,那箭羽飞得到处都是,反正没有一支落在辑虎营将士身上。

  兰子义见贼寇准头这么差,高兴的笑出声来,招呼道:

  “就贼寇这本事,便是我们的盘中餐,口中肉,

  弟兄们,再加把劲。“

  本来刚才追击时将士们还在担心贼寇还击,放箭时动作小心翼翼,放完箭就压低身子,护住甲胄缝隙,免得被击中。

  现在见到贼寇箭术的准头,也都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众将士都快马加鞭,立在马背上放心大胆的射。

  这时旁边桃逐兔说道:

  “好象不对。“

  兰子义正在兴头上,踩着马镫挥舞着佩剑高声喊杀,听到桃逐兔的话问道:

  “哪里不对?“

  桃逐兔说道:

  “卫侯忘了当阳被围时我们冲贼寇本阵时,贼将近卫里的神射手?那一箭击中我小臂,伤口还没好呢。

  如果现在我们追的就是当日的贼将,这些近卫就应该是当时放箭的人,为何准头差到这种地步?完全不像是同一群人……“

  兰子义听到这里心中一沉,大叫

  “不好!大家小心。”

  话没说完兰子义就感到面前不远处有风声,赶忙低头。

  在低头的那一刹那箭矢贴着兰子义头盔顶擦过,将顶上白色盔缨射下。

  兰子义趴在马背上仔细摸了一遍脸,见没有受伤再摸摸头顶盔缨,惊出一身冷汗。

  其他辑虎营将士们在兰子义的提醒下也都赶紧压低身子,

  但还是晚了,很多将士都被击中,一些人盔甲薄弱处中箭,有几个倒霉的面们中箭直接跌落马下。

  兰子义见状恨得牙痒痒,这个雷有德诡计多端,把自己算计了这么多次,

  一旁桃逐兔问道:

  “卫侯,没事吧?”

  兰子义说道:

  “没事。:

  然后骂道:

  “贼寇人少,今天就是拿人命堆今天也能一命换一命灭了这伙王八蛋。”

  接着兰子义高声宣令:

  “射中贼寇者赏银十两,射杀贼寇者赏银二十两。

  又能射中贼将者赏银五十,能射杀者赏银一百,要是能活捉了雷有德就赏他两百两!

  我兰子义以自家积蓄做赏银,绝无虚言!“

  不用兰子义加赏银,辑虎营的将士们就已经被贼寇的诡计激怒,

  听到兰子义开出的价码后将士们更是杀敌心切,

  刚才中箭将士咬着牙一声不吭把身上箭矢折断,小心翼翼躲避贼寇箭矢,同时放箭还击。

  一路追赶过来,辑虎营离着贼寇越来越近,有一将士起身引诱贼寇放箭,刚刚躲过之后便挽弓还击,

  贼寇还没来得及回头,一箭射出,正中咽喉,贼寇应箭落马。

  兰子义见状高呼:

  “击中贼寇赏银十两,击杀贼寇赏银二十,合计赏银三十两!

  把名字报过来,回去领上。

  看到没有,论骑射贼寇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前面跑的不是敌人,是一锭又一锭雪花花的银子!贼寇可是有限的,你们赚钱的机会可不多。“

  众将士见贼寇被射倒,勇气倍增

  又听到赏银丰厚各个眼红,

  于是众人各展身手,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放箭,透过贼寇铠甲缝隙将贼寇射落马下。

  电光或是之间双方人马已经交换无数火力,

  贼寇在不停还击,辑虎营这边也时不时有人中箭落马。

  不过贼寇中箭的多,辑虎营中箭的要少,

  贼寇人数本来就比辑虎营少,现在射了这么多轮人越来越少。

  两下追逐,贼寇与辑虎营越来越近,眼看着都能抽刀砍人。

  突然辑虎营这边有一骑马失前蹄,代人滚翻在地。

  桃逐兔说道:

  “贼寇射马眼!“

  兰子义恨恨的咬牙,说道:

  “贼寇已是穷途末路,给我射!“

  辑虎营将士们本不愿射马,但见到贼寇这么不讲理辑虎营将士也不愿再客气,几人射一匹,照着马腹马腿放箭。

  贼寇马匹已经跑到极限,一中箭再也支撑不住,跪地不起。

  就这样贼寇以很快的速度连人带马被射翻在地。

  终于射得只剩最后十几骑,兰子义已经可以看到贼寇主帅钴蓝色的甲片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最后这十几骑全是贼寇精锐,他们所骑的战马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良马,马力强健,他们身上铠甲的鳞片都层层叠叠,护的严严实实。

  看得出这十几骑是贼将雷有德的贴身心腹,他们的忠诚无可置疑,

  这十几骑分做几层,将雷有德护在最前。

  见辑虎营将士围上来,这十几个贼寇骑士猛地集体转身来了一轮齐射,十几发劲箭直扑兰子义这边而来。

  兰子义与辑虎营将士紧紧贴在马背上,躲过贼寇箭矢。

  兰子义骑马居中,外围辑虎营战士已经从两翼包抄追上了追后面的贼寇,两军马匹相距很近,几乎贴在一起,

  辑虎营将士没再留给贼寇搭箭的机会,引满角弓,瞄准贼寇头盔下摆的空隙,放弦而出,箭羽直扑贼寇咽喉而去,中间贼寇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便像个麻袋一样滚落马下。

  里圈贼寇赶忙拉弓瞄准两翼跟上来的辑虎营战士,但刚才贴在马背上的中军这时集体起身,一轮齐射放出,全部击中贼寇大腿根部,贼寇应弦落马。

  到这时雷有德只剩两骑护卫,而且两人身上都有伤。

  但经过这一阵搏杀,拐出几个弯后贼寇大营已经映入眼帘。

  兰子义说道:

  “千里杀将,只在此时,不可错失良机。“

  众军当然明白这点,忍着没有还击贼寇,

  等大家都准备好后,躲过雷有德最后两位护卫的还击,两百多人齐放箭,一阵箭雨猛扑贼寇而去,

  一名贼寇大喊一声

  “天将小心。!“

  便催马护在雷有德身后,一半箭矢将他击中,人马瞬间变成刺猬,接着便栽倒在地。

  另一人中箭之前回身向兰子义放了一箭,代价则是正面脸部、咽喉、腋下,裆部统统中箭,不用说也滚落马下。

  这两人的牺牲为雷有德换来了宝贵的出逃时间。

  雷有德伏在马背上不停抽打马屁股,都已经把马屁股抽出血来,

  可能是被抽得太疼,也有可能是觉得命不久矣,雷有德座下战马突然之间加速,竟然向前跑去甩出兰子义他们老远。

  贼寇大营已在眼前,可以看到营门已经洞开,里面出来许多游骑和步兵接应。

  兰子义喊道:

  “最后了,不可放跑贼将。“

  辑虎营将士闻言在此引弓,又是一轮齐射放出。

  但雷有德的战马越跑越快,拉开了有一段距离,再加上雷有德紧贴马上,身上批得甲胄又尤其精良,两百多只箭羽竟然没有将雷有德射死,只是崩掉了雷有德身上的甲片,雷有德的战马身中数箭,居然还在狂奔,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兰子义看着雷有德,两眼喷火,吼道:

  “逐兔将军!“

  桃逐兔早已人立马上,角弓画圆,直瞄雷有德左边腋下一处甲片缺处,

  接着桃逐兔一声闷喝

  “歹!“

  一箭放出。箭羽直奔那处要害而去,一旦击中定是重伤。

  可没想的是雷有德可能是想看看后面是否还有威胁,突然从左边回头,身体一扭,肩膀便滑到了刚才甲片缺失的地方。

  一声尖叫箭羽射中雷有德肩膀,

  雷有德中间后痛苦不堪,趴在马背上用手捂住伤口,

  贼寇接应已经出寨,雷有德的战马在踩上自家步兵前一刻摔到在地,将雷有德重重的甩到人群中,

  雷有德肩上箭矢被折断,血流不止,但他的命被保住了。

  在桃逐兔放箭之后兰子义便叫停了辑虎营的追击,见雷有德没被击杀,兰子义叹道:

  “贼寇亦有天助?!“

  桃逐兔还想追上去再补一箭,兰子义把他叫住

  “贼寇阵型已定,我军已是人困马乏,不能再上。

  我们撤!“

  众军眼中全是不甘,可贼寇弓弩手已经准备就绪,没有留下机会,大家只好掉转马头,往裕州城撤回去。

  ==============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对我的鼓励,谢谢你们